顶流系男神

第1章 费烟民谣

“是在做梦吗?”陈语感觉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像是踩在棉花上跳舞一般。耳膜边都是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着的声音,隐隐有些喘不过气,努力着想要睁开眼睛却是感觉有些刺眼。

“舞台灯?”

“这是哪里?”

有人说眩晕那一瞬间,看到什么都不要惊慌,等待两秒就好。陈语已经等待了三秒,自己仍旧是站在舞台上,数不清的摄影机在台下对着他。

三个导师就坐在导师位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自己。“选秀?”陈语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某果台的最热的《你就是偶像》选秀组,一档线下直播选秀节目。

顿时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如无尽鳞虾入鲸吞大口。这时陈语才明白自己转生了,这是一个与地球平行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也有四大天王,但是却有些优秀的歌曲在这个世界没有出现过。

主持人优美的嗓音打断了陈语片刻的呆滞,“看来这位选手经过短暂的调整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再次鼓掌为他加油好不好?”

听着耳边热烈的掌声,陈语有些恍惚,前世遭人诬陷睡粉不得志的污点艺人,有多久没有站上舞台了?

融合记忆的陈语微微有些失神,轻微的自闭症仍然影响着自己。今天站在这里也完全是因为佳佳,唯一好友车祸后留下的还在上初中的女儿。

说来也是造化弄人,自小在福利院长大的陈语,本打算初中读完便是打工养活自己。却是遇见了齐康明,“你的学费我来出,但是你要考个好成绩。”这是齐康明对陈语说的第一句话。

那一年,同样孤儿院出生齐康明三十二,娶妻生女,家庭美满正是人生赢家的时刻。资助陈语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七年,直到陈语毕业那天从新闻里看到了齐康明车祸的消息,那一刻陈语内心真的塌了。

石公明隧道出口,货车逆行,齐康明夫妻双双死于非命,因为某些原因,赔偿却是十分微薄,只留下一个还在上高一的女儿齐佳佳。

亦父亦友的齐康明的死让陈语差点崩溃,但是他还是冷静的出现在齐佳佳的面前,“你的学费我来出,但是你要考个好成绩。”

然而一个毕业的大学生有什么能力负担起上贵族高中的齐佳佳的学费呢,所以声乐系毕业的陈语站上了这个舞台。

恍惚过后陈语微微点头示意,准备开口唱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要唱的原唱歌曲已经被人抢注了。如果唱一首不是原唱又知名度不高的歌曲大概率要被淘汰的。

张了张嘴,陈语又向评委席鞠了一躬。主持人懵了,现场的观众懵了,导师也显得有些不耐烦。

号称张快嘴的导师直接开始diss陈语,“我说你唱不唱啊,磨磨唧唧的,真以为自己是腕啊?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观众席上也是一片嘈杂声,毕竟没有人喜欢等待。主持人皱着眉,镜头给了一个特写,渲染现场气氛这种事情她显得很是擅长。

陈语只是看了一眼张快嘴并没有出声解释,毕竟越抹越黑。如果真的不给这次机会,那只能清唱了。

这时,张快嘴一旁的杨小蜜出声道。“人家都鞠躬了,肯定有话要说,让人家说一句吧。”并且示意陈语开口,陈语再次对杨小蜜鞠了一躬后说道。

“能给我一把吉他吗?”

很快吉他被工作人员拿了上来,陈语再次鞠躬道谢。张快嘴这时出声道:“天呐,来选秀都不自己准备吉他的吗?态度就不行,你要是能在我这通过我送你一把吉他。”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陈语丝毫不在意。他现在需要那笔钱,就算是慰藉那个已经消失了的,好心的陈语。

触摸着琴弦,一段舒缓的前奏响起。罕见的沉默的薛谦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不错。此时的陈语没有听见,而是正在酝酿情绪。

这种选秀节目突然间的上场,想要脱颖而出靠的大多是技巧。流水线式的选拔容易新鲜感透支,到后面可能就是单纯的看技巧是否专业了。

陈语要唱的这首歌曾经让民谣彻底在喧嚣的华语乐坛开始走红,并且让原创慢慢走近大众的视野。青少年不再痴迷流行歌曲,主流歌词也不再欧美化。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独特而沧桑的歌喉,当陈语将这两句歌词唱唱出来的时候。全场都安静了,几乎是所有人大脑直接空白一片。

这两句歌词就像一句诗,直击人心,每个人都脑海中都出现了一副寒夜雪景分手的画面。两个想爱的人,站在不同地域南北方思念着那足以让人痛彻心扉的人。

台下,张快嘴的脸色突然就白了。而杨小蜜则是身体一震突然坐直,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台上的陈语,薛谦扶了扶眼镜,露出了笑脸。

从陈语抬头那一刻,薛谦便是知道那个学生不简单,有些当年自己的影子。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看了一眼台下,陈语接着唱道。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如刀割一般的歌词一句句通击心扉,现场导播耳麦里突然想起导演的声音。“快,切观众席,切群演的位置!”

那是安排用来在特定的选手出场时配合气氛群演观众,导播对于群演几人的位置也很清楚。麻利的切换镜头,拉进镜头,就在即将到达群演位置的时候导演又出声了。

“停,右边一点切那个女的,镜头跟过去!”

导播有些不明所以,下意识的服从命令。镜头里那是一个女生,哭的稀里哗啦。大概是刚刚分手,现场导播这样想着。

“唉,干了这么多年导播,突然想抽支烟啊。”导播微微眨了眨眼睛,将心中被勾出的情绪一扫而空,继续用镜头捕捉着观众席上的反应。

江雨萌是一个大二学生,朋友拉她一起兼职观众群演,一听是《你就是偶像》节目组的直接就来了。

本来她有自己中意的选秀爱豆,那是一个唱跳全能的小哥哥,长的一张校草脸。现在她彻底对陈语转死忠粉了,小脸哭得稀里哗啦的,早上花两个小时画的妆早就掉了,不停的哽咽。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荒唐了这一生”

“南山喃,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一曲终了,全场一片安静,只能听见陈语放下话筒的声音。随后等到陈语鞠躬的时候,观众的掌声雷鸣一般的迸发了出来。

可乐不是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