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开局签到圣灵大天使

第87章 四大书院,儒家剑道

“景文兄。”

刘京墨表情有些不太好看,但还是起身对着许景文拱手作揖。

许景文平淡地点了点头,看了眼坐在草席上不为所动的陆行,打量着陆行的装束与身上的气息,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京墨,不是我说你,哪怕你在怎么废物,也不能丢了咱们书院的脸啊。”

“咱们白鹿洞书院怎么说也是四大书院之一,你这样可是会让某些人认为我们白鹿洞书院的水平也就那样。”

说着许景文看了眼刘京墨手里的画卷,别有意味地道。

刘京墨表情尴尬,将画卷收入了自己的储物灵戒中,有些赫然的笑道。

“是我考虑不周,多谢景文兄的教导。”

“嗯,记住了,以后想要给外人看你的画作,最好先给我们这些同窗帮你品鉴一番。”

“以免,让外人见到了,还说我们白鹿洞书院的学子,就这点本事。”

刘京墨低头连连应是。

许景文再次看了眼陆行,嗤笑道:“当然,要是有像这位兄台一样,能欣赏到你画作之美的人,那倒是没关系了。”

“毕竟,这个世界上就连泔水,都有一大堆人挣着抢着。”

“有能觉得你的画不错的人,倒也挺平常的。”

陆行眼皮一抬,看向了许景文,但不等陆行开口,刘京墨就连忙道。

“景文兄,你不是宋老先生的门徒么?等会应该还要参与论道,应该早做准备才是。”

“安心就是,我可跟你不一样,在青年一辈中,能以画道压制我的人,可没几个人。”

说是这样说,但许景文还是熄了继续嘲讽的心思,转身向着高台那边走去。

刘京墨松了口气,坐了下来,对着陆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抱歉,连累方兄你了。”

“无碍,倒是那人是谁?看起来倒是跟你很熟稔。”

陆行摆了摆手,看着坐在高台上软席上,对着身边几人笑谈的许景文,眼底有些疑惑。

刚刚那是……感觉有些微妙啊……

刘京墨苦笑一声:“能不熟么,我们两家可是世交,我跟景文兄更是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一起考上白鹿洞书院。”

“是吗?可我看他的态度和语气,可不像是对待好友的样子。”

陆行说的还算是委婉了,许景文刚刚那态度,明里暗里都在讥讽嘲笑着刘京墨的画作,这哪像是世交好友的样子。

刘京墨也看向了许景文的方向,脸上也带着些许不解。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在考上白鹿洞书院前,他跟我的关系还算是不错,而且待人和善有礼。”

“可是,自从两年前开始,他就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性格变得高傲刻薄不说,还变得异常好勇斗狠,经常在书院的文心殿与他人开展斗画,好多个同窗都被他打败后,一蹶不振,最终离开了书院。”

闻言,陆行眸光微闪,想到了什么,问道。

“那他是不是也找过你斗画,但你没答应?”

“呃,景文兄是找过我斗画啦,可我这水平你也知道,跟别人斗画也不过是自取其辱,于是也就拒绝了。”

刘京墨意外的看向了陆行,好奇地问道。

“你怎么会觉得景文兄找过我斗画?我这样子,可不像是值得景文兄挑战的人啊?”

“呵呵,我不是说了么,你的画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陆行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目光看向许景文,陆行心中已经确定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只差实际证据了。

再次聊了一会儿,鼓楼大门缓缓关上,一道编钟之音悠扬的传入鼓楼内每一个人的耳中。

随着编钟那厚重悠扬的声音响起,鼓楼内的众人纷纷安静了下来,心神一片宁静,大脑思维却变得无比清晰敏捷。

“这是……”

陆行微微讶然,身旁的刘京墨留意到陆行的神色变化,神魂传音道。

“这是应天书院的贤士钟,曾经是孔门七十二贤中,擅长音律之道的一位贤士所用之物。”

“钟声有着开明启智、静心宁神的功效。”

“不过,这应该是仿制品,真品可是仙器级别的宝物,不可能带入现世来。”

陆行轻轻点头,看来这些十地小世界中的顶级势力,底蕴果然丰厚。

编钟之音响了差不多一分钟才缓缓停下,而后八名头戴儒冠分别身穿紫、黑、白、青四种颜色儒袍的大儒,从偏殿中走出,来到了高台上。

“学生,拜见诸位老师!”

高台周边,许景文等那十几个儒生纷纷起身,对着刚刚出现的八人拱手作揖,恭声道。

“这八人分别来自十地小世界中的四大书院,都是道元境修为的翰林学士,很有希望在十年之内成为大儒。”

刘京墨给陆行做着解说。

紫色儒袍的两人是应天书院,黑色儒袍的是石鼓书院,白色儒袍的白鹿洞书院,青色儒袍的是嵩阳书院。

在十地小世界中,虽然也有岳麓书院,但是岳麓书院却并非是四大书院之一。

原因很简单……岳麓书院是近古时代才建立的,那个时候十地小世界已经跟现世断绝了连接。

就跟不久前的情况一样,十地小世界只能跟现世保持联络、传授功法,但却无法传送物品进入现世。

简单打过招呼后,那八名翰林学士便纷纷在四个方位跪坐在软席上。

四大书院基本都是在唐朝前后的时期建立的,那个时候的习惯还是跪坐,而非坐椅子。

这次的论道,主角其实就是上面那八名翰林学士,其他的儒生学子都是听八名翰林学士的儒学理解,明省自身。

八名翰林学士恰好是修炼八个不同方面的儒修,琴、棋、书、画、剑、诗词歌赋、文章、治国策论。

可以说,就这八个方面,就足以概括儒修一道的主要体系。

由于八名翰林学士是轮流说的,所以在石鼓书院那名儒道剑修开讲之前,陆行悄悄使用了天眼通,观察了四周的气运情况。

“果然跟我想的差不多。”

“现世、十地小世界大部分的儒修天才都汇聚在此,果然可以汇聚气运。”

签到系统是根据气运的强度来给出奖励的优劣。

楼台观那种,只是因为老聃讲道就汇聚了大量气运的情况,让陆行产生了一个念头……

“其他人讲道、论道的场所,也会有大量气运汇聚么?”

“如果讲道者的质量不够的话,能否通过数量来弥补?”

抱着这样的念头,陆行才来参加了这场儒修论道大会。

结果真的跟陆行猜想到差不多,因为大量十地小世界与现世的儒修天才们聚集在此,鼓楼内的气运比之昨日起码增加了一倍多。

而且,随着八名翰林学士的讲道论法,获得感悟的人越多,鼓楼内的气运也还在一点点的稳步上升!

“这样看来,明后两天的道门、佛门论道大会也不能错过啊。”

通过天眼通观察着气运缓缓上升,陆行心情愉悦。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里的气运已经不比现世的嵩阳书院要差了。

别觉得嵩阳书院差了。

要知道,嵩阳书院可是经过了数百年的时间,几经重建,气运流逝严重,如今那点气运还是灵气复苏后重新弥补回来的。

陆行没有着急签到,而是等待着气运达到巅峰时刻,起码保底也要抽个八星才得劲儿。

“不愧是宋老的门徒,对于绘画一途的理解当真是入木三分,令人茅塞顿开。”

一旁的刘京墨看着上面白鹿洞书院的画道翰林学士,赞叹不已。听到精妙之处更是忍不住抚掌而笑。

虽然刘京墨的表现有些失态,但在场中有大半的人都跟他一样的表现,倒是也没引起旁人的注意。

等到上面换了人讲道之后,陆行才对刘京墨问道。

“刚刚听你说那人是宋老先生的门徒?这宋老先生是谁?”

“宋老先生是我们白鹿洞书院的大儒,其在画道上的修为堪称十地小世界第一。”

“甚至有传言说,宋老先生得了吴道子前辈的传承,只因十地小世界环境受限,这才只得困于大儒层次。”

刘京墨说起宋老先生,满脸的憧憬与向往。

陆行了解的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高台边上的许景文。

“这么说来,那个许景文跟台上那位翰林学士还是同门师兄弟咯?”

刘京墨回过神来,表情羡慕地看了眼许景文,点头道。

“因为景文兄前两年的斗画经历,让书院的先生们发觉到了景文兄的潜力,于是举荐给了宋老先生。”

“在不久前,景文兄便通过了宋老先生的入门考验,只等宋老先生闭关结束,便会正式举行拜师宴。”

陆行双眼轻眯,呢喃道:“拜师宴……我看,他这个师是拜不成了。”

“嗯?方兄,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刘京墨疑惑地回头。

陆行摆了摆手,笑道:“没事,我自言自语而已。”

……

八名翰林学士各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讲述自身的道。

鼓楼外的天色从阳光明媚的早晨,变成了夕阳西下的傍晚。

在场的都是修者,修为最低也是人仙境,一两顿不吃根本无所谓。

不过,四大书院还是为在场所有的儒生都准备了一盘灵果,用以充饥解渴。

陆行摸着下巴沉思道:“儒修的剑道理念基本上都是遵循孟子的仁义之道、君子之道。此外就是荀子的礼法之道、人定胜天的人道理念。”

“纯正的儒家剑道基本都脱胎于孟子、荀子两人的理念。”

“唔,感觉比起道家剑道那种天人合一的理念,儒家的剑道更偏向于人道为主、自身为主。”

不止是剑道,儒家的修炼之法都是这样,以人道为主。

“虽然这跟我走的道路不同,但是用来做参考,还是很不错的。”

陆行修得是天道金丹,从一开始就注定他所走的道路必定是道家玄门的天人合一之路。

像是儒家这种以人道为主的修炼之法,跟陆行有些不搭。

在八名翰林学士都将自己的理念心得讲述完后,石鼓书院那名腰挂三尺青锋的翰林学士再次开口道。

“今日,我等除讲道的任务外,还肩负着为我等书院招收新生的任务。”

“在场诸位学子,自问有才能者,皆可挑战这几位出自我等书院的精英学子。”

话音落下,高台周边出自四大书院的儒修天才们,便纷纷起身,对着鼓楼内的所有人拱手示意。

“在挑战中表现优秀者,便可随我等回十地小世界的书院内潜修。”

此言落下,鼓楼内顿时有无数人将目光投向了高台周边的那十几人。

陆行拿着一个果汁咬了一口,若有所思地看着高台上的八人。

“跟那些世家的打算一样,想通过这样的盛会以最快速度扬名,然后迅速在现世站稳脚跟么……”

如今十地小世界才刚刚与现世接轨,可现世大部分的修行资源都被现世的势力掌控。

对于十地小世界中的势力来说,进入现世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赶紧抢夺资源。

可是,对于类似四大书院、世家豪族这样一流、乃至顶尖的势力来说,他们更看重的是现世中的人才!

“现世才是主世界,九天十地都不过是依附在主世界上的附属世界。”

“尽管目前比不过九天十地中的强者与天骄,但是随着灵气复苏的进度,现世的天才就会越来越多。”

“比起目前那些最高也就道元境的灵物。地盘、人员才是这些大势力真正看重的。”

所以他们才需要扬名,让现世的修者知道他们的强大,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他们的势力。

陆行冷眼看着忽然热闹起来的鼓楼,来自十地小世界的儒修基本都知道四大书院的精英学子代表什么,所以自然不会上去自讨其辱。

可来自现世的儒修们却不知道,于是一个个以琴、棋、书、画、剑、诗词歌赋、文章、治国策论八个方面展开了比斗。

虽然没有动用修为,看着没有昨天御前大比来的惨烈,但是文人杀人不见血,这种比斗反而更容易摧毁一个人的自信心。

尤其是许景文!

“呵,这就是你的画?”

许景文看着自己对手在宣纸上画的岁寒三友图,嘲弄道。

“笔法稚嫩、结构失衡、画面毫无神韵,就你这样的水平,我觉得你并不适合画道,还是别浪费时间了,趁早转修其他吧。”

“反正你现在也才二十多岁,还有五六年的时间,说不定你能找到适合你的呢。”

虽然从话语上来看,像是苦口婆心的劝告,但是许景文的表情与语气却是居高临下的高傲,让人一下子就觉得他说的话是在嘲讽人。

“景文!”

那名被刘京墨称为宋老先生门徒的叶莫卿,微微皱眉,对着许景文轻喝一声。

“抱歉,是在下失态了,实在是遇见如此作品,让我有些抑制不住情绪。”

许景文立马转身作揖道歉,他表情带着些许怒气,仿佛真的是因为见到太过糟糕的作品,而显得有些恼怒。

这让做为许景文对手的那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向其他人。

叶莫卿看了眼那人的画作,微微皱眉,的确挺糟糕的,不仅结构布局有着严重的错误,而且笔墨浓浅的划分也极为模糊,毫无神韵可言。

于是,叶莫卿挥手裁决道。

“这次挑战,许景文胜。你们都坐回去吧。”

许景文拱手作揖,施施然坐了回去。

而跟许景文斗画的那人,则是低着头,微微拱手,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鼓楼。

叶莫卿等八人也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

一介平庸之才,根本不值得他们在意。

陆行凝视着一脸淡笑的许景文,忽然对着刘京墨道。

“把你刚刚那幅画再给我看看。”

“欸?哦,给你。”

刘京墨一愣,虽然不解,但还是下意识拿出了那副长安早市图,递给了陆行。

“你想不想成为那位宋老先生的弟子?”

陆行接过画卷,但却没有打开观看,而是向刘京墨提出了一个问题。

“如果可以,我当然是愿意。可是就我这能力,宋老先生根本看不上我。”

陆行手里掂了掂画卷,神秘一笑。

“放心,今天过后,那位宋老先生绝对会收你做学生的。”

刘京墨:“?”

不顾刘京墨一脸的问号,陆行拿着画卷起身走到高台前,用画轴指向许景文。

“这位兄台,我有一画,想请你指教指教。”

许景文认出了陆行,眸光不自觉一沉,隐晦地撇了眼刘京墨,然后才慢慢站起身。

“指教不敢当,不过看兄台的装扮,应该是修炼剑道之人,为何要找在下比试。”

“怎么?你不是应该很喜欢跟别人斗画的么?”

陆行笑了,笑得让许景文心里莫名的升起了一丝不安。

“放心,我只是想请你看一看这副画而已……”

陆行将手中抛出,被许景文下意识接在手里。

看见陆行伸手示意自己打开,许景文冷笑一声:“故弄玄虚!”

说着许景文便一把拉开了画卷……

呛————!

一道浩然剑气突兀地自画卷中飞出,在许景文骤然收缩的瞳孔中,击中了他眉心处泥丸宫。

易成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