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杀之仁心

商杀之仁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4章 聚会扰民

吕琦的到来,让气氛彻底上升了到了一定的高度。

“宫姐姐这么美,怎么会和他们两个混在一起。”吕琦说:“这不是一朵鲜花被埋没在粪堆里?”

“虽然比喻不太恰当,但是领会了意思。”宫羽深有感触。“他们两个实在是……我不想见他们了。”

吕琦指着叶千秋说:“以后不许欺负我姐,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千秋问乐扬:“不是同性相斥吗?怎么她们这么好?”

“也有可能是报团取暖。”乐扬说:“一颗冰凉的心,必须靠近炙热的心。”

叶千秋竖起了大拇指。

宫羽颇为不满的说:“乐扬,你说谁‘炙热’呢?叶千秋,你也不管啊?”

叶千秋一耸肩,“怎么了?”

“‘炙热’就是‘烧’,少个‘h’,你再读读看。”宫羽说:“乐扬。和谐社会把你救了。”

乐扬说道:“宫羽,你这是故意曲解,挑拨离间!”

叶千秋一皱眉。“你这骂人可有点太绕了。”

“Sorry。我可没有那意思,她这种强词夺理。”乐扬说。

“那就自罚一杯。”吕琦给乐扬倒了满满一杯。“谁也不许帮忙。”

乐扬说:“不喝这杯,赚点钱愿不愿意?”

“行啊。那得看赚多少。”吕琦说:“怎么玩吧?”

“广开的于吉源约我谈事。订你那了。”乐扬说:“怎么样?”

“呦!于吉源啊?”吕琦说:“这家伙的酒量可是很大的,你能陪好吗?”

“你帮我喝点也行。”

“我凭什么帮你喝?”吕琦说:“我们家千秋不乐意。”

乐扬说:“小音酒量不行。千秋明天陪着我一起去。”

叶千秋点点头。“于吉源约了我们两个。”

曲梁音说:“这是另有所图吧?因为我们见了何光?”

“对了。”乐扬说:“天海这潭水,要搅起来了。你们还不知道呢。今天晚上,何光约了万笑笑。也许现在还没聊完。”

“万笑笑?”曲梁音惊讶的说:“什么情况?”

乐扬起身,从钱包里拿过名片递给曲梁音。“眀岚国际副总,万小姐。”

“我得告诉馨姐。”曲梁音拿起电话走到一边。

“馨姐。”电话接通后,曲梁音在酒精的作用下语速也快了很多。“万笑笑回来了。”

“我刚知道。”陈馨的语气与平日没有多大的变化。

“哦。你知道就行。”

“过去这么久了。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了。万笑笑……应该没有那么小气。没什么问题的。”陈馨的话,好像说给自己宽心一样。

曲梁音慢慢走回来,她觉得陈馨有些不太对劲。

“琢磨什么呢?”乐扬问:“陈馨疯了?”

“没有。”曲梁音说:“她算是很冷静。”

“很正常。”乐扬说。

曲梁音不理解。不止曲梁音,吕琦也不明白。

“前女友杀回来,还位高权重,她不紧张?”

叶千秋说:“何辉又不是什么宝藏!但凡见过市面,万笑笑还能留恋何辉什么?”

乐扬拍拍手问:“你们举几个何辉的优点看看。”

曲梁音说:“还是有些优点的。比较专一,有原则一些,还挺正直的。”

吕琦似乎明白了一些。“那陈馨确实不用紧张了。”

曲梁音点点头。“现在的万笑笑要是喜欢这些‘优点’,那才奇怪呢。”

乐扬说:“过了这几年,挑男友的标准和需求肯定不一样了。万笑笑可是长袖善舞,甚至超过她父亲万子愈。她不会再喜欢这个‘单细胞’的。”

叶千秋说:“但是,我们也要小心一点。万笑笑报复陈馨。”

“我觉的不会。”乐扬说:“一是万笑笑的格局不会那么低,二是她这次来,肯定有任务。任务要是与何辉、陈馨无关,也就罢了。有关……”

吕琦说:“那就是完了。”

五个人说说笑笑,聊得很晚。吕琦正讲笑话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

乐扬开门一看,门前是一个穿着睡衣、带着黑框眼镜的女人。女人已经卸了妆了,一脸疲惫的看着乐扬。

“您好,请问有事吗?”乐扬问。

“我正在上面复习资料。你们的聚会什么时候结束?我忍到十二点了,你们可扰民了。”

乐扬连声抱歉。“真对不起。耽误您读书了。我们马上结束。”

曲梁音也过来说:“对不起啊,刘姐。我们不吵了。对不起。”

这个女人就是曲家父母口中的“剩女”刘燕颜。

“我走了。”刘燕颜说:“别再吵我。”

乐扬说:“耽误您了。”

乐扬回到桌上说:“头悬梁、锥刺股,学习哪是这个学法。那大黑眼圈,都成熊猫了。”

“刘姐平日工作忙。经常值班、手术什么的。过年都不休息的。”曲梁音说:“好不容易有点休息时间还要学习、考试。真的是很累的。”

乐扬说:“那向白衣天使致敬。喝完这杯散了。”

吕琦叫了代驾,与叶千秋一起回家。宫羽住在乐扬的小屋,乐扬帮她找了一床被子。乐扬睡在南屋,曲梁音本来想回家,被乐扬给扣下了。

“我家这么近,当然回家了。”曲梁音瞪着乐扬。

“你不是不放心吗?”乐扬说:“你得看着我点。这孤男寡女的。”

“该我不放心才对呢。刘燕颜说的对,不要扰民。”宫羽进了门,将门锁的死死的。

乐扬洗漱之后,看到床上硬生生的用被子给隔开了。

乐扬说:“你这样做,我应该是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你应该是个老实人。”曲梁音说:“我困了。这两天都没休息好。”

“好。”乐扬说:“那好好休息。”说完,深情的亲了曲梁音的额头。

早上,宫羽起来洗洗脸,绑了一下头发就来到了厨房。面包和煎蛋给自己做了一份。然后端到桌子上就开始吃。

曲梁音打着哈欠出来,看到宫羽的早餐有点懵。宫羽就只做了一份。

“你要吃吗?”宫羽问:“乐扬不吃这些。他在国外早上也不是很喜欢吃面包和煎蛋。”

“我想家里还有早饭。”曲梁音尴尬的说。

乐扬推开门回来,手里拿着五块油炸糕和两杯豆浆,同样没有准备宫羽那份。

曲梁音一皱眉。她发出灵魂拷问:“你们两个确定是朋友吗?”

“只是习惯不同而已。”宫羽觉得很正常。“我不喜欢吃这些,乐扬不喜欢吃我喜欢的这些。”

乐扬说:“这就是朋友。相处的舒服而不用假客套。不用非要捏合在一起。”

曲梁音说:“理解。我要三块油炸糕。”

“凭什么你要三块啊?”

“我就要三块。”

“给。”乐扬愤愤不平地说。

宫羽看得高兴,她捂着嘴笑:“乐扬,你也有今天。”

“你说过了,我早晚有这么一天。”

伴月天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