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之将门嫡女

盛宠之将门嫡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7章 惆怅

凛冬下的建康城在短短半月间接受了三场风雪的洗礼,然江南的雪总是带着点滴柔情,纷纷扬扬地自天边飘落,好似被吹散的蒲公英,一夜之间,天地浑然一色,仿若被素净的银纱所笼罩。

年近年关,建康城四处喜气洋洋,大街上人声鼎沸,不少临街的商户都已经在自家的房檐上挂好了火红的油纸灯笼,人们的欢声笑语充斥在大街小巷中,新年的脚步愈发地近了,带着烟火气的年味也愈发得浓了起来。

虞常宁在崇正书院的日子过得安稳,除了每日必不可少的读书修行,她偶尔还会跟着谢淮和贺声一同打马球、踢蹴鞠。

彼时据她收到赵临安的赐婚圣旨已经过了一月有余,虽然她的未婚夫近日好像很忙的样子,但还是每隔几天便会抽出时间来书院看她一次,来的时候他会给她带些新奇玩意,会教给她一招半式的武功和剑术。

她有时还会在书院中碰见许子良,听说郑文州考试落了榜,如今已经没了读书的念头,正在外面给人做谋士。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虞常宁时刻关心着边境的动态,然而书院里的消息过于闭塞,所以她对赵凌云中毒濒死的消息不得而知。

这日清晨,虞常宁趴在案上睡得正香,昨天晚上她熬夜背了诗文,今早公鸡打鸣时她才头晕脑胀地睡了过去。

谢淮有事儿来找她,在门口轻声唤她的名字,然而唤了半天也没听见里面传出过动静,他还以为是虞常宁出了什么事,情急之下便翻窗进了屋子。

进屋以后,他抬眼便看见身着鹅黄色袄裙的少女正趴在案上,等走近了听见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才知道她应该是睡着了。

这家伙……昨天夜里应该又熬到很晚才睡吧。

谢淮轻叹一声,临近年末,书院要于近日举行今年的冬试,虞常宁想在冬试中取得好的成绩,而她又一贯是个做事必须全力以赴的性子,所以最近总是抽晚上的时间进行复习。

熬夜伤身,谢淮已经记不清自己说了她多少遍,可她每回都只是乖巧应下,却从来不肯听话。

“真是不长记性,这样下去……要我怎么放心离开啊……”谢淮惆怅般喃喃自语。

他目光所及是虞常宁稚嫩的容颜,十三岁的小姑娘气质秀雅绝俗,眉宇之间自有一股轻灵之气。她肤色白皙,原本幼态的长相随着时光的慢慢流逝而逐渐长开,如同新月生晕,愈发夺目。

“年纪轻轻的,老皱眉干什么……”谢淮见虞常宁睡觉时还紧紧蹙着眉头,便伸出手替她抚平。

临了,他似恶作剧般临时起意,拿起狼毫蘸着浓黑的墨水,动作轻缓地在虞常宁的小脸上涂涂画画,不到一会功夫,他便放下了手中的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画作”。

面前的虞常宁,已然被谢淮画成了一只花猫。

“……”虞常宁似被谢淮的动作弄醒,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酥以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