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之将门嫡女

第119章 看个热闹,图个清净

“不知姑娘为何要以纱遮面,可是身份上多有不便?”郑文州似乎意有所指,锐利的凤眼中迸发出了似冰凌般的眸光,好像他早已将虞常宁所设下的伪装看透,无形中自有一股压迫感朝着虞常宁迎面扑来。

虞常宁抬手抚上面纱,神色之中略带些许防备地回答他说:“郑公子说笑了,倒也不是身份不便,只不过先前因为意外伤了脸,羞于见人罢了。”

徐子良闻言,责备地看了郑文州一眼,也不知文州兄今日究竟是怎么了,居然追问人家女孩子为何要以面纱遮蔽容貌,问出这种问题未免太失礼了……他能感受到两人之间奇怪的氛围,思索再三后站出来解围道:“若是此次招考我们三人都能得文曲星眷顾,那大家以后便是同窗了。”

“期望如此。”虞常宁苦笑着道,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拼得过在场这些苦读了多年的学子,她不过是仗着自己头脑聪明又读过许多书,就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

这边人声喧闹,那边书院深处却寂静无声,巨大的梧桐树上正小憩着一个身着朱红色锦衣的俊俏少年,少年的长相还未完全褪去孩童的稚气,肤色白皙如同刚敲破壳的鸡蛋,鸦青色的长发被高束在脑后,额间还戴着一副绣金虎纹的蜀锦抹额。

少年的怀中抱着一只白猫,那白猫睁着一对如同琥珀般的碧绿眼瞳,体态有些微胖,神色之中满是惓懒。

“二公子,贺家郎君来了。”侍从银元站在树下对着谢淮高声喊道,谢淮似乎清梦被扰,皱着眉满脸不耐地缓缓睁开了眼睛,银元被他满是微恼神色的眸子瞪得心慌,不由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谢淮轻叹了一声,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替怀中的白猫顺了顺毛,白猫舒服地趴在他的胳膊上,轻轻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它露出这种心满意足的可爱模样,让谢淮一扫情绪上的阴霾。

“阿淮。”贺声站在梧桐树下,笑容满面地看着倚靠在树上,姿态散漫的谢淮,“明日报考的那些考生今日都来书院熟悉线路了,可要与我一同去瞧个热闹?”

谢淮瞥了他一眼,兴致缺缺地摇了摇头,“我在这还能图个清净,你自个去吧。”

他现在一想到他过段时间还要跟外面那些考生一起再多学一年,他就想把君熠寒揪着衣领揍。

他就不明白了,他谢淮生在武将世家,怎么看都不是读书考取功名的料,偏君熠寒非要他窝在这四方天地里死读书,其实在他心里,比起窝在这里还不如送他去战场上历练。

“怎么说你都是要重学一年的,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就是,我家那老头子要知道我愿意多读一年,一定还以为是我贺家的祖先显灵了。”贺声玩世不恭地说道,整个人看着样貌风流倜傥,可眉宇之间却多了一股子痞气。

谢淮闻言,回过头认真地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向他这样的浪荡子居然能说出这么讲义气的话,“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贺声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酥以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