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古代考科举

第13章 终于进学

县衙后宅。

邹氏将青花白瓷杯放到桌上,示意大丫鬟退了下去,这才柔声道:“老爷,之前也没听你提起过。”

陈渭彬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老神在在的开口:“知府章大人只有一个掌上明珠。”

邹氏聪慧,思虑半晌后就明白过来,章大人之妻出自孔家,章小姐已到启蒙之年,章大人和孔氏都打算送爱女去青涯书院读书。

谁曾想章老夫人不同意,认定了女子无才便是德,抛头露面就等于失了贞德。

老夫人还闹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让章大人脸面全失,也让整个府看足了笑话,偏偏一个孝字压下来,章大人和孔氏只能退让。

陈渭彬此举也算是间接的表明了态度和立场,他不求得到章大人的提携,只希望不被使绊子,一想到曾经的座师刘謇,陈渭彬眼底有厉色快速闪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转眼到九月,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

林家私塾是两进的宅子,前面是读书的地方,后院则是林夫子一家三口的住所,远远的就听到朗朗书声从院子里传了出来。

李氏圆脸上满是喜悦的笑容,摸了摸湛非鱼的脑袋,“小鱼,你好好学。”

湛老大还是一贯古板的模样,可眼中也透着笑,女儿不但能入学,还给自己挣了脸面,湛老大这几天出门干活,谁见到了都要奉承几句,夸他生了个好女儿。

“爹娘,我会努力的。”湛非鱼点了点头,之前爹娘的冷战就这么结束了。

三人进了私塾,湛老大又习惯的板着脸,看着冷硬又严肃。

李氏也因为紧张收敛了笑容,唯独湛非鱼忽闪着一双眼,打量着四周。

院子里种了一棵桂花树,枝繁叶茂的,而正对院门的是三间砖土房子,一间是仆人董老伯妇女俩的住所,另外两间就是读书的地方。

过了县试的童生在左侧第一间屋里读书习字,紧邻的第二间房子则属于开蒙的学童,人数足足有三十多人。

湛大郎县试没过,如今还跟着一群启蒙的孩子坐一起读书。

见到一袭青衫头戴学士巾的林夫子从屋里走出来,湛家三人连忙开口,“林夫子。”

“随我来。”林夫子点了点头领着三人往后院走去。

书房。

看着紧张不安手脚都无处安放的湛老大和李氏,再看着目光清明,小胖脸透着喜悦的湛非鱼,林夫子目光温和,“今日就拜师吧。”

湛非鱼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熠熠生辉里是对读书进学的向往和期待,这纯粹却又热烈的目光让林夫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林夫子朗声道:“《礼记》有云:礼义之始,在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正所谓先正衣冠,后明事理。”

林夫子抬手替湛非鱼整理了一下衣裳,拜师第一步的正衣冠算是完成了,随后让湛非鱼对面前的至圣先师孔子神位跪拜,“行拜师礼,一拜……”

湛非鱼双膝跪地九叩首,之后又对着端坐在一旁的林夫子恭敬的三叩首,“夫子。”

“林夫子,这是束脩。”湛老大赶忙将手中的竹篮放到了桌上,里面装着拜师的六礼。

一把芹菜:寓意为勤奋好学,业精于勤;莲子:莲子心苦,寓意苦心教育;红豆:寓意红运高照。

红枣:寓意早早高中;桂圆:寓意功德圆满;干瘦肉条:以表达弟子心意。

束脩十两银子则装在荷包里放在竹篮旁。

林夫子并不在意束脩,看着板着白嫩包子脸,肃然恭敬的湛非鱼,右手执笔,笔尖蘸着的朱砂在湛非鱼眉间轻点了一下,“朱砂开智,此后目明心亮、心智通达。”

湛非鱼脸上漾出笑来,眉目如画的胖脸上透着欢喜,似乎所有的阴霾都消散了,“谢夫子。”

拘谨的站在一旁的湛老大和李氏也松了一口气,他们不识字,对读书人有着天然的敬畏和崇拜,一想到湛非鱼日后也是读书人了,夫妻俩与荣有焉,只感觉让湛非鱼读书是最正确不过的事。

拜师结束后,湛老大和李氏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私塾。

林夫子领着湛非鱼进了屋子,原本整齐的读书声戛然而止,二三十个孩子目光齐刷刷的往门口看了去。

金林村的孩子还好一点,其他几个村的孩子对湛非鱼那叫一个好奇,这可是被县令大人考校过的女神童。

这一个多月来,十里八村的人但凡说到读书进学这事,就要把湛非鱼拿出来说一遍,一个个啧啧称奇,有夸张的就差说这小姑娘是天上文曲星下凡,要不是投了女胎,日后肯定是个状元郎。

“都会背了吗?”林夫子温和的表情转为了严厉,目光一扫,刷一下,所有看稀奇的孩子立刻摇头晃脑的继续诵读。

“小鱼,你坐这边。”林夫人把湛非鱼领到屋子右侧,这边一排十张桌子,坐的都是金秋九月刚入学的蒙童。

“是,夫子。”湛非鱼看了一眼对自己挤眉弄眼的山娃子,把小书包放了下来,将刚拿到的《三字经》放在桌上。

吕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