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子的英灵荣光振兴术

第94章 第五天·爆破

灰烬,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可以用来形容的词语。

满天的火星当中将这座建立在郊区内的出租别墅破坏得异常彻底,以至于无法判断出破坏者的真正意图。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风暴撕碎了一样,一点也看不出原来的痕迹。

但是幸运的是,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损失。

米莉亚从自己从者的怀中挣脱出来,由于受到了Lancer 的及时援护,少女的身上甚至都没有任何灼烧的痕迹。但与之相对的,在同一间屋内的索伦森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他身上的正装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那蓬头垢面的样子只会让人以为他是难民。

虽然论正面战斗saber的确是不逊色于厄尔克斯的优秀从者,但是论应对大范围的爆炸,估计没有任何从者比厄尔克斯更加擅长了。

“那是什么。”

米莉亚的声音有些低沉,虽然她没有受到爆炸的波及,但她的据点已经被刚刚的爆炸全部炸毁……除此之外,米莉亚估计还要付出一大笔违约金。

回想起刚刚突然冲入屋子中的运载货车,米莉亚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那并不是从者的宝具。”

厄尔克斯站在米莉亚的身后,防止可能出现的第二次袭击。在他的身周涌动着阵阵清风,将废墟内的热空气连同空气中漂着的灰烬一起向着外围排开。

清凉的感觉让少女的心情略微好了一点,她略带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从者。

‘除了战斗,其他的不要都还挺擅长的嘛’

米莉亚的心理难得产生这样的想法,但立刻这种杂念就被她甩在脑后。

货车在驶进屋内的同一时间便发生了爆炸,突如其来地爆发甚至让米莉亚都来不及展开防御术式。

“货车在进入结界的瞬间就……”索伦森刚想分享一下自己的见解就被一阵猛烈的咳嗽所打断,他弓起身子企图将气管中的灰尘全部咳出,在他的身边saber斯巴达克斯正犹豫着要不要拍一拍自己同伴的后背来缓解索伦森的痛苦。

所幸这样的悲剧并没有发生。

在斯巴达克斯掌握好力度之前,索伦森便已经先一步停止了咳嗽。

“是【试纸】。”

索伦森大口喘息着,但当他看到两名从者迷茫的眼神时他便知道自己做了无用功。

米莉亚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少女精致的小脸渐渐平静了下来。

厄尔克斯却可以感觉得出米莉亚此时的心情比之刚才更差了几分。

“caster。”

突然,少女吐出了这个单词。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少女的直觉告诉她这绝对与caster有关。

但并没有等厄尔克斯细想两者之间的联系时,他便感知到了有人在靠近,他立刻向着自己的御主低声提醒道:

“Master,请立刻转移。”

厄尔克斯并没有去向米莉亚询问什么“试纸”的事情——他知道那只是浪费时间的举动,即使是到了魔术式微的现代他也无法理解魔道的高深。

米莉亚微微偏过脑袋,递给了厄尔克斯一个询问的眼神

“有人向这边过来了。”

他用尽可能简短的语句向米莉亚解释了现在的状况,虽然在这个时间点会过来的家伙多半是无关人士,但即使是这样厄尔克斯也不想在这方面浪费时间。

虽然这里是郊区,但是想要带着一个活人从这里悄无声息地离开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分开吧,否则目标太大了。”

索伦森主动提出了这个建议,此时他已经被saber扛在了肩上。以边种滑稽的姿势索伦森对着厄尔克斯和米莉亚说道:“晚上我会来找你们的,就在昨天晚上的公园。”

米莉亚对着索伦森轻轻回应了一声,少女转身爬上了Lancer 的怀中。厄尔克斯也并没有多做解释,他找准一个方向向着街道中钻去。有一点索伦森的确没有说错,和saber一起逃亡“目标”的确太大了。

事情发展地太快,甚至厄尔克斯都不知道接下来刚做些什么。

但是——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假如这次袭真如米莉亚所说是caster一手策划的,那么本来因为caster一直以来的无所作为而不安的他也可以稍微将悬着的心却放下了。

如果caster沉默了这一段时间只是为了这一次的爆炸,那么这样被动的局面也不是没有可以破解的方法了。

—————————————————-

米莉亚的直觉并没有错,但也并不全对。

这次的袭击的确和caster有关,但这却并不是caster一手策划的。用caster本人的话来说,他并不想先将Lancer 淘汰出局。

但是caster的“御主”却并不会这么想。

caster已经有十二个小时没有待在工房中了,在他临走之前甚至还将工房里炼金人偶的操作权限链接到了自己名义上的“Master”,奥雷欧斯的魔术回路上。

奥雷欧斯称不上正统的魔术师——这样说未免有些太过含糊,他只是一个魔术天赋异于常人的黑帮罢了。或许他的祖辈也曾显赫过,但传到他这一代的时候已经完全沦为了普通人。

借助caster的帮助,奥雷欧斯成功上位成了这一带组织的掌舵人,但是他却对caster并不是十分放心。

即使是没什么心计的他也是会怀疑的。最近他发现自己的记忆总会莫名其妙地出现断层,联想到那些魔物恐怖的力量,他不由得心生恐惧。

但他没有办法,除了依靠caster之外他没有任何手段可以破解现在的局面,他只能让caster知道,自己并不是一无用处的废人。

对此他能做的也就只有依靠“符合他身份的手段”来解决掉现在的敌人。

既然敌人故意暴露在别人的视野,那么他能做的也就只有一件事了——在不暴露自身的情况下实行暗杀。

他出动了自爆卡车,当然,既然是为了对付魔术师和那些魔物,在车内装炸弹的这种小手段当然是不能用了,所幸他还有caster留下的东西。

奥雷欧斯有些满足地倚靠在沙发上,观看着电视中的直播报道。那漫天的飘舞火星和满地的焦土都标致着他的胜利。

非酋之哀

作家的话
抱歉,事情太多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