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漱背后的男人

第4章 空瓶子和维修工人

余舒仍旧在路上迷惘,背后的男人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并及时作出反应。

余舒笑了,啤酒瓶子会砸得特别猛烈,直到打破她的愉快。余舒哭了,啤酒瓶子会放声大笑,然后欢快地滚来滚去。余舒在墓地旁重新获得了感悟,啤酒瓶子们开始窃窃私语,计划着下一步要怎么做。

“唉,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闲的人?”余舒问一块墓碑。

墓碑裂开一条缝,发出嗬嗬的魔鬼音:“那就要问你们活人,为什么愿意花时间看电影,关注娱乐八卦,聊邻里闲话啦?”

“那是因为,我们需要娱乐。”

“这就是啤酒瓶子们想要的。”

看余舒还没有理解,墓碑指了指墓园角落的一堆啤酒瓶子,说:“其实,你也可以把它们当成娱乐。”

“它们是谁的?”

“守墓园的大爷的。”

“他喝了那么多酒?”

“谁知道呢?每个人都有自己伤心害怕的东西,都有想要喝醉了静一静的时候。哎,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看那一堆酒瓶子。”

“那是一堆空酒瓶子。”余舒很努力地观察。

“是啊,谁说不是呢。只是空瓶子而已,多么潦倒,多么可怜,哈哈哈……好不好笑?”墓碑捧着腹,牙都快笑掉了。

余舒很努力地想要跟它一样笑起来,可是她并不觉得好笑。

墓碑斜眼看看余舒,终于也止住了嘲笑,很无所谓地一耸肩:“好吧,你现在还处在自己的困惑中,我忘了你是笑不起来的。但总有一天,你也会去嘲笑空瓶子。”

“什么时候?”余舒倒是有些期待。

墓碑想了想,说:“当你自己不是空瓶子的时候。”

余舒告别墓园,往回走。天渐渐亮了,路灯熄了。一根根长杆子像守卫似的杵在路边,它们有自己的职责,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即使熄灯,也不会迷惘。

余舒路过其中一根路灯杆子的时候,看见有个维修工人在修理它。

“你好,余舒!”维修工人笑着跟余舒打了招呼。

余舒觉得从缺氧中活过来了,她也打招呼:“你好。你在干什么?”

“路灯坏了,我正在修理。”维修工人把换下来的坏灯泡拿给余舒看,“瞧,它已经没用了,可以扔了。”

“你要扔了它?”

“是啊,有新灯泡代替它工作了。”

“那你能把它给我吗?”

维修工人诧异地看了余舒一眼,“你要它干什么?它不过是个坏灯泡,不会亮了的。你还是个年轻的姑娘,应该拥有更好的。”

余舒学着墓碑耸耸肩:“也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也是个坏灯泡了。”

维修工人像看怪物一样最后看了一眼余舒,但还是把坏灯泡给了余舒。也许他觉得余舒看起来不再像个年轻姑娘,就再也没对她笑过。

余舒拿着坏灯泡走远一些,回头去看。哪里还有什么维修工人,分明是一朵黑色的巨型喇叭花在维修灯杆。

她仓皇地跑走,发誓再也不要跟一个打招呼的维修工人多说话。也许,那个对你微笑的人,转眼就会变成恶毒的大喇叭花。

余舒跑啊跑啊,突然撞到一面玻璃墙。墙里面有朵丑陋的大喇叭花,像她一样扶着被撞了的额头,趔趄了几步。

月晓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