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娘子是NPC

第23章 相公,该吃药了【新书求收藏】

悠闲赶路的三人在中午抵达了一处村落,三人商议后决定,今晚就住在这里,明日天不亮就出发,在天黑前定能抵达悬壶镇。

吃过简单的便饭,三人各自回屋休息了一会儿,快到傍晚时,汪玄宗打着哈欠去找徐馗聊天,等进了屋却发现洛姝也在里面。

洛姝正在给徐馗解释什么是画龙师,后者坐在小木凳上,双手托腮,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汪玄宗对画龙师也是一知半解,索性将自己屋子里的小木凳搬了过来,与徐馗并排而坐,认真聆听洛姝的讲解。

画龙师,顾名思义,就是执笔画龙的一群人。

只不过他们不在纸上画龙,而在人的身上画龙,至于画龙的染料,也分不同等级。

最好的染料当然是真龙之血,其次便是蛟血,再往下依次是虺血和蟒血,至于蛇血,几乎没有人用。因为用蛇血画龙,没有什么效果可言。

当初王朗承若,若是徐馗归顺于他,便用蟒血为他画龙,其实是最差的染料了。

成为画龙师的条件十分苛刻,不禁需要出色的画工,还要由极强的灵魂之力和毅力。

而灵魂之力,也注定了画龙师最高的成就在哪里。

每一笔画出,都会附着画龙师自己的灵魂之力,只有一气呵成,才能赋予所画之龙一个完整的灵魂。

其艰难程度,对自身灵魂的磨砺,可想而知。

所以,强大的毅力也是一名出色画龙师所必备的东西。

至于画龙的好处,便是能得到真龙之力和龙威。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徐馗遇到王朗时,身体会不由自主的颤栗,这都是龙威所致。

众所周知,各族之中,龙族的身体最为强悍。有了真龙之力,便可让自己的身体强度和力量都远超于常人。

这一点,徐馗昨晚在王朗的身上体会到了。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曾以黑蛟精血炼体,否则的话,以他淬体境的实力,如何能扛得住二品画龙师一拳呢。

画龙师的品级从一到九,以此对应了练气士的淬体境到悟道境,这一点到与武夫一样。

除此之外,画龙师的人缘也是极好的,强大的画龙师可以说是一呼百应,毕竟想找他画龙的人,实在太多。

洛姝告诉徐馗,若是有人用真龙之血给他画龙,那徐馗单凭力量,便可与刚入养魂境的高手一战。

徐馗听得热血沸腾,当下询问洛姝从哪去寻找真龙之血。

洛姝眼神怪异的瞅着他,没做回答。

一旁的汪玄宗笑着打趣他,‘你当真龙都是泥鳅不成,这么好捉呢?’

话糙理不糙,洛姝也不禁点了点头。

画龙师想要拿到龙血的方法无非有购买、猎杀两种。一般来讲,龙血有市无价,

卖家通常都会找到高品级的画龙师为自己画龙,剩下的龙血,便会当做报酬送给画龙师。

至于猎杀真龙,难度比较大。在龙岛禁止龙族独自外出后,龙血根本就是一滴难求,所以画龙师们都把矛头对准了大蛟上。

除了这两种方法外,其实还有一种,不过困难程度,犹在两种之上。

这世上有人豢养真龙,为了能取得龙血,不少画龙师都硬着头皮登门拜访,但绝大多数人连门都进不去,就被赶了出来。

徐馗托着腮,暗自点头。

没想到这个世界的纹身产业链已经如此完善了,只可惜绘画图案太单一,就像昨晚自己说的九龙拉棺、睁眼关公开天眼的图案,连尝试都不愿尝试一下就骂人,活该被洛姝一拳锤死。

汪玄宗心中一颤,转头看向身旁的徐馗,担忧道:“九首,你说死了一个画龙师,会不会给咱们带来麻烦?”

徐馗愣了下,根本没想过此事,在他的思维里,别管你有什么身份,只要你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惩罚。

王朗和高逸三人,便是如此。

若是有人还想为他们报仇......

如此善恶不分的人,实属该杀!

这便是徐馗所坚信的,自己已经都穿越了,若是连做正义之事都还瞻前顾后、有所顾忌,那还不如以前呢。

最起码在曾经的世界中,有一种功能,叫录像。

相比徐馗的神色自若,汪玄宗心里便开始有些惴惴不安了。

待三人走出屋子时,已是傍晚。

残阳在天地间折射出一大片火红之色,村民各自返回家中准备晚饭,炊烟袅袅,冲向这火红的天际。

徐馗深吸口气,眺望天际,感受着落日照在脸上的余温,感受着浓郁的乡土气息。

此时此刻,岁月静好,心中一片祥和。

吃过老夫妇做的晚饭,众人一起坐在院子里畅所欲言,聊着各自曾经的过往。

老伯吃饭时多喝了几杯,有些微醺,听到三个年轻人聊得火热,自己也不甘寂寞加入进来,说自己年轻时一表人才,就如徐馗一样,若不是家人阻拦,早就上山拜师修行去了。

老者的一番酒话,遭到了老伴儿的强烈鄙视,丝毫不求情面的将他拎回屋中,执行家法。

三人听到屋中传出老者的求饶声,好笑的同时,又一阵羡慕。

夜色如墨,繁星点点。

徐馗刚摆出一个拳架,汪玄宗就开始鼓掌叫好,十分捧场。

在汪玄宗心里,已经把徐馗当成知己。知己,就是要互相成全对方。

我欣赏你的拳。

你欣赏我的画。

相得益彰。

徐馗这一套拳打得酣畅淋漓,拳意更是比昨日浑厚几分。

与王朗的殊死搏战,让徐馗多了几分感悟,这份感悟,要比被李书怀揍一个月,还要来的珍贵。

徐馗心头一震火热,期待日后能与更多的高手过招。

呼——

徐馗做出最后的收拳式,长出一口浊气,因昨日受了伤,所以今日只打了一遍拳,若放在平常,最少三遍拳,然后再修行一周天的吐纳术。

这一日的修行,才算是完结。

这时,洛姝走上前来,手心一摊,多了一颗黑色药丸。

“相公,该吃药了。”

徐馗身子一颤,全身罡气瞬间散掉,他瞅了眼面如桃花的洛姝,狠狠咽了口唾沫,视死如归般将药丸拿起,直接丢入口中,吞了下去。

洛姝欣然一笑,紧接着又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相公,你想不想练剑?”

小罗安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