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炮灰她拿了团宠剧本

穿书后炮灰她拿了团宠剧本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粥粥养成第二十五天

她十分清楚自家儿子的品性,能乖乖上学就不错了,如今竟然太阳打西边出来,想去上培训班了?

但粥粥的眼神真诚不像作伪,她忽然又有点不确定了。

“阿姨,您一定要多带小哥哥上几个培训班,提前学习上学的课程,多做练习题,这样小哥哥才能赢在起跑线不是吗?”

粥粥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阿姨。

看我真诚的目光!

小胖墩脸皮剧烈抖动,眼睛里流露出的害怕神色越发藏不住。

这是什么魔鬼?

他慌乱地看向妈妈。

妈,亲妈,你可千万不要答应啊!这个小魔鬼一定是在骗你的!

在小胖墩忐忑的目光中,女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她也是该报几个培训班了,让孩子赢在起跑线!嗯,对!

女士感激地摸了一下粥粥毛茸茸的脑袋,充满斗志地拽着苦大仇深的小胖墩走了。

粥粥神秘一笑,转身欲离去,深藏功与名。

“啪~”

粥粥的小脑袋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

“嘶~”

粥粥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吸气声,捂着额头远离了那堵“墙”。

待离得远些了,粥粥定睛一看,

这那是一堵墙?

分明是一双穿着黑裤子的腿!

是谁?这么不长眼睛?竟然碰瓷到粥粥身上了?

粥粥艰难仰起头,顺着大长腿一直往上。

啊!

一张散发着冰气的扑克脸。

扑克脸嘴唇紧抿,几乎成了一条直线。

越来越寒冷的冰气显示出了主人的不悦。

见小孩儿还挡在原地,傅以洲的眼神越发冷峻。

“让开!”

干净利落的两个字如玉石碰撞清冽动听,然而却蕴含着主人的不耐烦。

粥粥被吓得瑟缩地抖了一下,不自觉往后多退了几步。

傅以洲目不斜视,迈着大长腿快速离开了。

背影消失在了拐角处。

粥粥回神,陷入短暂的自我怀疑中:

是粥粥不漂亮吗?

是粥粥不可爱吗?

为什么这么嫌弃粥粥?

粥粥紧皱着眉头,沉思中……

不!当然不是!

粥粥突然福至心灵: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给你打开一扇门,就会关掉你一扇窗。

这个叔叔长得这么好看,肯定给关掉了他的智商这扇窗。

嗯对!粥粥小拳头一握,一定是这样,难怪这么大块地方这个叔叔看不见,偏偏要往粥粥站的地方上挤!

粥粥对某个日进斗金的大总裁的智商表示了深刻的怀疑。

―――――――――――――――――

傅以洲转过拐角后,直接上了在一旁静静等候的低调黑色迈巴赫。

“嗡嗡~”

傅以洲接起电话:

“什么事?”

“傅总,路少爷还是不接受我们的帮助。”

傅以洲沉默了一阵:“由他去。”

电话对面的李柯连忙回应“好的好的”,同时心里暗暗想着:傅总这是不准备帮路少爷了,由他自生自灭?

李柯莫不可闻地哀叹了一声。

难道天底下的总裁都这么言简意赅吗?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

一时间两个人陷入沉默。

关键是李柯也不敢挂电话啊!

安静了几分钟,电话中又传出了总裁的声音:

“她呢?”

李柯当然知道“她”指的是谁,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回复:

“小姐还没有找到,但我们已经得到了一批最新的消息,正在筛选中,兴许很快就能得知小姐的下落了。”

傅以洲疲惫地按了按太阳穴,语气有些低沉:

“尽快!”

“好的,傅总!”

傅以洲挂断电话,目光透过玻璃看向无尽的远方。

半晌,无力一笑。

妈妈啊,您可真是给我留了个难题!

――――――――――――――――

粥粥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客厅。

小孩子的烦恼来的快,去的也快。

客厅的电视正在放映着奥特曼。

云寒珏手里拿着遥控器。

从云寒琮脸上的红印子不难看出兄弟俩一定是经历了一场恶战,最后哥哥占得上风。

粥粥对奥特曼不感兴趣,但是有些好奇地坐到了正在绣花的云老太太身边。

云老太太戴着一副老式的金丝眼镜,丝线灵活地在光洁的绣布上,上下翻飞。

粥粥一瞬不瞬地盯着绣布看。

一针一线地多次穿梭,绣布上就有了丰富的色彩。

只是盯久了,粥粥眼睛有点花。

她眨巴眨巴眼睛,四处偷瞄,想寻找什么有趣的东西。

这一转,她就看到了奶奶花白的头发上。

不,准确的来说,是头顶上。

这里正有一团灰气在绕着圈圈循环流动。

咦?

粥粥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怎么回事?明明之前没有的呀!

粥粥又偷偷瞄了瞄奶奶的脸色。

老太太专心绣花,并没有注意到粥粥的视线。

粥粥颇为苦恼地挠了挠头。

盯着灰气许久,她还是决定伸手去摸一摸。

粥粥很警惕地伸出一根食指,试探性地戳了戳那团灰气。

带有不好讯息的冰凉触感一下子从粥粥的指尖直抵心脏。

粥粥莫名开始心慌。

但是没过多久,从深处传来的一阵温暖安抚了她的心。

粥粥舒适地吐出了一口郁气。

仅凭刚才短暂的接触,粥粥就有种直觉:

这团灰气不好对付!

粥粥想了想,食指又伸到了灰气边缘。

但这次她没有直接触碰,而是将指尖绽放出的一团金光靠近了灰气。

刚才突然涌现出的温暖倒是提醒了她。

几乎在瞬息之间,金光吞噬掉了一大块灰气。但吞噬掉后的几秒钟,金光也消失不见了。

应该是被庞大的灰气给吞噬掉了。

但是吞噬掉金光后,灰气并没有壮大,反而看起来少了一点。

粥粥眼睛一亮。

有用!

于是她又重新凝聚出了几团金光,反复吞噬灰气。

重复五次过后,粥粥就凝不出金光来了。

粥粥失落地叹了口气。

但看着少了一小半的灰气团,粥粥心里又充满了斗志。

等她今晚去找姐姐充会儿电,明天再来帮奶奶消除一点灰气。

粥粥小拳头对着灰气团扬了扬,眼睛里透露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粥粥,你在干嘛?”

云舒拿着一瓶酸奶走了过来。

盛知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