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心塞

第10章

我自幼生在苍岚山下,对于千里苍岚山,我是了解得清清楚楚的。我知道苍岚山有数万条溪流小河,皆汇于深不见底的灵镜湖。我也知道在苍岚派有一个传说,说湖底封印着三百年前为祸天下的大魔头,我还知道封印大魔头的是湖底的一面灵镜,取下镜子,大魔头就会冲破封印,重回三界,危害苍生。

但我从没想过,有一天,竟是我将他重新放了出来……

那日月黑风高,我正打算去苍岚派偷一件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物什,哪想却被守山门的弟子发现,在慌乱逃窜下,我一个猛子扎入灵镜湖中,一股脑的往下游,无意间踏到湖底,无意间跨入封印大魔头的湖底冰洞,无意间看到了被嵌在玄冰之中的灵镜。

我对天发誓,当时我什么都没做!

只是……好奇的拿食指去抠了抠灵镜的边缘,然后……谁他妈能想到那么重要的封印物竟然连这么点稳固性都没有!“哐当”一下就砸我手里了!

当时吓得我大腿一抖,简直恨不能剁了自己的双手,把它们和镜子一块给扔到天边去。

但根本不给我时间让我这样做,下一瞬间,那块传说中灵气十足的镜子就在我手里裂了条缝,与之相对的,是我面前的玄冰“咔”的也裂了条缝,一块玄冰落下,我看见了深埋在其中的一只拥有美丽弧度的眼睛。

睫羽轻颤,眼睑慢慢张开,这人有着极为深邃的黑色眼眸,好似承载着万天星光。

慢慢的,我在他眼睛里看见了自己失神呆怔的面容。

可不等我继续呆怔多久,我手中的灵镜忽然“咔咔”两声裂出数条细缝,镜片从我手中凌乱散落,登时在湖水中化为齑粉。面前的玄冰亦是在瞬间分崩离析。

我被水波震荡的力量推得往后一摔,滚了好几圈才止住去势。

我抬头一看,传说中的大魔头已经破冰而出。湖水拉动他的衣袍与长发,飘出了奇异的弧度,他正盯着我,眉头微蹙。想到有关于他杀人不眨眼的那些传说,我吓得心颤胆寒,都不及站起身来,爬着就往冰洞外面跑,然而便在这时,湖底猛地一阵剧烈颤抖,晃得我头晕眼花,大地就像娘亲的摇篮,把我甩来甩去,最后把我甩到了大魔头脚边。

我已经被晃得几欲呕吐,情急之下只得一爪子扒住大魔头的大腿,将他牢牢抱住。

“撒手。”我听见来自头顶的大魔头的冷声威胁。

我很怕他揍死我,但我现在身后正有一股慢慢形成的漩涡,带着越来越强的力量把我往里面吸,我更怕吸被进去的瞬间我就四分五裂被绞成碎肉。

左右都是死,我当然要选一个不那么凄惨的。

“魔头大人!是我把你放出来的!你好歹救我一命吧!”

“滚开!”他听起来十分的生气。

在这种生命攸关的时候,我恍而想起了那些愚笨的苍岚派弟子经常说的一句话:“我不会先走的!咱们要死一起死!”我想这话真是太符合我的心境不过了,我死死抱住他的大腿喊:“要死一起死!我不会让你先走的!”

他手中法术向我打来,我不管不顾的一张嘴,“嗷”的一口咬在他的侧腰上,他一声闷哼,好似丹田的气都被我咬散了一样,手中法术消散,身体倏尔往下一沉。背后漩涡的力量猛地增大,我与他在一片混乱中,一同被吸了进去。

昏迷之前,我只想到了一件事。

大魔头的腰腹肉……好是劲道。

然后?

然后……等我醒来,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

我和大魔头,来到了三百年前的苍岚山。

当时我在一片冰天雪地里醒过来,看见大魔头半个身子被埋在雪地里。

虽然还没摸清楚什么状况,我当即便有了一个想法,我得杀了他。这魔头当年弑恩师杀同门勾结魔族残害苍生,劣迹斑斑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名声恶劣到现在父母们还用他的名字来吓唬不听话的小孩。

这样的人是被我放出来的,我当然得补上这个天大的篓子。

我在匕首凝了法术,然后他喉咙间狠狠一划,只听“唰”的一声,匕首与他皮肉摩擦出了一阵火花,然后我的玄铁匕首刃口就卷了……

卷了……

我下巴都快要吓得掉了下来,我这出云匕首可是母亲给我的仙器啊!看着大魔头毫发无伤的脖子,我都来不及心疼母亲的遗物,哆哆嗦嗦的收了匕首,连滚带爬的往旁边跑。

这家伙竟是金刚不坏之身!

难怪三百年前穷三大仙门之力也只是将他封印而不杀,原来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

完了完了,我这篓子捅大发了。

我心里正惊惶不定,忽觉脚踝一紧,我心底一凉,回头一看,果然是大魔头醒了。他冷得跟冰似的手牢固的抓住我的脚踝,一双漆黑的眼眸射出箭一般的杀气扎进我心里,细细一打量,他眼眸深处似还隐隐透着红光。

我知道,这是魔气。

我稳住他:“大人!只要不要命,要什么都可以。”

他拽住我的脚踝,从雪地里挣扎着爬了出来,模样倒是狼狈得和我一样一样的:“苍岚弟子?”他声色如雪。

被封印在苍岚山灵湖下三百年,定是恨透了苍岚派弟子,我连忙摇头撇清关系:“不不不,我不是!”见他打量着我的衣裳,我又赶紧解释,“这是我偷的!我我我……我是魔族人!”

情急之下,为了保命,我不得不对他说出我最大的秘密。只望他念在同族情义,放我一条生路。

他默了一瞬,我感觉有一股气息从被他捏住的脚踝处往上,探入了我的身体之中,我知道是他在探查我的底细,便由着他的气息在我身体里窜来窜去,隔了半晌,他神色不明的问我:“半人半魔?”

我点头:“爹是魔,娘是修仙的……”

他神色变幻,连我都轻而易举的看到了他的情绪波动。

怎么的……我这个身份,比苍岚派弟子更遭他嫌恶么……

那早说呀!我会毫不犹豫承认自己是苍岚弟子的!

而最终,他还是留了我一命。

我被大魔头抓着一起往雪山下面走,当时我并不知晓为什么苍岚山的景色变得让我感觉到十分陌生,直到走过山下苍岚派立下的高大牌坊,我一声嘀咕:“这牌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又新又干净了。”

大魔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沉沉的问我:“你方才说,我被封印了三百年?”

我点头,见他眯眼,我立即竖起了手指,指天发誓:“若有半句虚言假语,定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大魔头眼中神色变幻,终是一声呢喃:“那现在,便是三百年前。”

九鹭非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