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第47章 爆炸一点儿也不美?

“你这是聋了吗?回答我,武士,你们铁之国是不是想和我们开战?”

秋山悠輝站在屋檐上,面色铁青,浑身的杀气向着西斯涌来,周围的气温都像是下降了几度,不少人如坠冰窟,瑟瑟发抖,西斯面色不变。

草忍村的首领再强,还能强的过老紫?

见识过人柱力那种怪物,普通的忍者已经很难让他心生波澜。

左手夹紧了漩涡无,西斯咧开嘴,

“我说过了,我不是铁之国的武士,我只是个浪人,别以为不用忍术,不结印的都是武士,可能对方只是不想在喽啰身上浪费查克拉罢了。”

说完,西斯从屋脊上高高跃起,长刀插回腰间,右手结印,

“风遁·真空大玉!”

两唇一张,数枚体型巨大的螺旋风球就被吐了出去,瞬间瓦片乱飞,威势无比。

西斯拥有灼遁的血继限界,灼遁是由风遁和火遁两种性质变化组合而成,一般源于遗传。

至于那些用排列组合搞出血继限界和血迹淘汰的绝世猛人,他目前只听说过,还没见过活人,不管咋说,照美冥他反正是没见过,只能说未来有机会,当然,极有可能是在战场上。

因此,西斯对于风遁和火遁忍术也算是小有心得,只是平常用不着,在这种需要隐藏身份的时候才拿出来用用,毕竟灼遁实在是太显眼了。

严格来讲,西斯擅长火遁,风遁,土遁,以及本身的灼遁,至于雷遁和水遁,一个是完全没天赋,一个是在砂隐村没必要。

秋山悠輝身形一愣,对西斯突然使用忍术有些诧异,怀疑也逐渐从铁之国转移到了流浪忍者以及岩隐村身上。

力排众议,选择亲近木叶可是为他吸引了一大波仇恨,这使他不由得不心生警惕。

“真是个天真的小鬼。”

秋山悠輝一手提着那枚巨大的手里剑,就像是提着一面巨大的盾牌,凭着巨力,在他的手中挥舞的如同风车一般,只听见一连串砰砰的声音,所有的真空大玉尽数被挡在了手里剑上。

“去死。”

腿部肿胀的肌肉同时用力,秋山悠輝纵身一跃,手中的大手里剑当头朝着西斯砸来。

西斯侧身躲过,重新拔出长刀,刀锋一转,亮白的锋刃自下而上,与那把巨型手里剑撞在了一起。

叮…叮…叮…

金铁上溅起火花,西斯瘦小的身躯下同样隐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不似人类,每一次挥击都会让秋山悠輝手臂发麻,和西斯比力量,他做了一个相当错误的决定。

第一回合比拼力量的胜利,那完全是手里剑占了惯性的便宜。

“我真是小看了你,但你记好了,忍者所拥有的,可不仅仅是力量!”

秋山悠輝猛地一用力,一个拍击击退了西斯,拉开了距离,两手结印。

“水遁·大瀑布之术!”

无尽的水流从村子四处涌出,旋转,形成一道迅猛的洪流,从地上冲天而起,转瞬及至。

西斯面色凛然,同样单手结了寅印,

“火遁·豪龙火之术!”

凝练的查克拉构成一条灼热的火龙,带着热浪,与水柱撞在了一起,迸发出漫天的水蒸气。

趁着火龙阻碍,西斯夺路而逃,不用灼遁,单论忍术,西斯与老牌忍者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果不其然,西斯才刚刚躲开,那条粗壮的水柱就冲开了水蒸气。

嘭嘭嘭!

信号弹在空中连连爆开,从村子各处赶来的忍者越来越多,把他围在中间,就算单体素质再差,到了一定数量,也总能出现一两个强者,西斯知道,他差不多该脚底抹油了。

“杀啊!”

喊杀声骤然响起。

秋山悠輝红了双眼,他好像注意到了越来越乱的村子,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西斯只是个诱饵,村子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

当然,这个锅西斯肯定是不会背的,他只承认自己挑起了头,至于为啥有这么多人趁火打劫,那问安保不比问他强?

轰!

突然,草忍村的中央地带发生剧烈的爆炸,庞大的蘑菇云腾空而上,秋山悠輝的心都在滴血,那不仅是民脂民膏,那更是他好几代人辛辛苦苦搜刮而来的心血啊!

“混蛋,混蛋,我要你们死!”

他的脖颈上鼓着青筋,布满血丝的眼睛中尽是疯狂,那枚体型异乎寻常的手里剑朝着西斯丢来,他怒吼道:

“给我上,都给我上,今天,今天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草忍村!”

“是。”

附近的一众草忍战战兢兢,急忙朝他行了个礼,飞快的向着四周掠去,不少人更是直接朝着西斯追来,至于他自个儿,没有去继续追西斯,而是转身向着村子奔去。

攘外必先安内,跟村子这么多年的基业比起来,西斯又算得了什么?

西斯嘴角微翘,这草忍村乱的可真及时,不怕它乱,就怕它不乱,不乱他又怎么能趁机逃跑?

他大笑三声,夹着漩涡无就跑。

“怎么样,无?开不开心,在刀尖上起舞就是这种感觉,不过草忍村还是太弱了,换成岩忍,那可才是真刺激,天上尾兽玉乱飞,倍儿爽!”

漩涡无的身上蹭满了鲜血,小脸涨的通红,严重发育不良的身体挂在西斯身上,眼睛中闪耀着别样的光芒,小脑袋点的飞快。

“嗯嗯,真刺激。”

一手抓着西斯的袖子,一手忽然张开,笑容有些奔放,

“从此刻起,让草忍村感受痛苦!”

西斯一个趔趄,差点儿从半空中栽了下去,摸了摸漩涡无的头,眼皮都在发抖。

这倒霉孩子是跟谁学的这破话,呸呸呸,真不吉利。

莫非…莫非是漩涡一族有这中二骚话基因?

……

草忍村内,蝎的脸黑如锅底,身上披着一件黑色斗篷,正从草忍村的核心区域向着外围掠去。

“浪人?马尾?长刀?西斯!呼~”

蝎长长的吐了两口气,肺都快被西斯给气炸了,在心里暗骂道:

“混蛋西斯,不是说好了在草忍村休整几天的吗?怎么一出门就竟惹事,还要我来给你擦屁股,你知不知道,爆炸这种转瞬即逝的东西真是一点也不美。”

橘猫本肥

作家的话
好像续了一个蚊子腿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