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残香

第9章 宿命

所以曼姝的名字也不会出现在三生石上,因为她属神界。

奈何桥,是鬼魂入轮回的必经之路。奈何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是黑色。越下层越凶险无比,里面和忘川河一样,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

生前行善事的鬼魂走上层,善恶兼半的鬼魂走中层,去历劫的神仙也走中层,行恶的鬼魂就走下层。奈何桥下几千丈,云雾缠绕,等待来生的是什么,谁也不知,只是知道自己去轮回的是哪一道。

来生的约定,只是此生的一种后续,喝下了孟婆汤,已经忘却前尘往事。来生未必再相见,即便相见,也是相对重逢却不识,为陌路之人,是一种重新的开始。

奈何桥前可奈何,奈何前世的离别,奈何今生的相见,无奈来世的重逢。

阿因说:“往生门又叫鬼门关。对于过了奈何桥入轮回的鬼魂来说,是往生门;对于寿终来冥界报道的鬼魂来说,是鬼门关。往生门内有六道,判往哪道去哪道。”

曼姝问道:“那就没有被漏下的、没喝孟婆汤就去轮回的鬼魂吗?”

“有,每天那么多鬼魂,都要我一一确认,顾不了太多,难免会有漏下的。这就像阳间的律法,阴律也不是天衣无缝的。”

曼姝又问道:“没有喝下孟婆汤,便去轮回,阳间不会出乱子吗?”

“即便他记得前生事,可别人不记得,只会以为他是胡说八道,漏下一个两个的不会有太大影响。”

录简氏想着来黄泉路看看,他刚到路边,曼珠沙华竟开了。一望无际,就像血做的毛毯,的确花开不见叶,这大概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吧。

录简氏满心欢喜来揽净轩找曼姝,曼姝问道:“村长这回是因何事而如此高兴?莫不是那曼珠沙华开了?”

录简氏直点头,说:“使者说的是,就是那曼珠沙华开了。”

曼姝笑着说:“走,村长,叫上阿因,一起去看看。”

曼姝、阿因和录简氏来看这曼珠沙华,阿因说:“真不愧是冥界之花,受这冥土滋养,反倒越开越盛。”

曼姝说:“冥界,是死亡之地。你们看这花,开时不见叶,将来叶生不见花,可谓是生死两相隔,永世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阿因说:“这样看来,曼珠沙华承载的尽是离别悲伤和死亡,还有地狱的召唤。”

算来已经有一千年没回紫微垣了,曼姝想着回去看看。曼姝路过云天潭,她正要往里走,一个男人拦住了她,问道:“站住,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紫微垣?”

曼姝心想,这云天潭不是有三首蛟镇守,什么时候多了个侍卫。曼姝转过身来,男人见曼姝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想起来了,便惊讶道:“是你!”

曼姝反问道:“你认得我?你到底是谁啊?”

“我,我是三首蛟啊!是你给了我一颗曼珠沙华的种子,你忘了吗?”

曼姝想了想,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不过时间太久了,我也记不大清了。你……就是三首蛟?”

“如假包换!哎对了,听说你去了黄泉当渡魂使者,怎么样,冥界好玩吗?”

曼姝说:“冥界有什么可玩的,来来往往的都是些各种各样的鬼魂。我跟你说啊,这要玩呢就得去凡间!我呢先去见天帝了,你呀自己在这玩吧哈!。”殊不知竟因这句无意的话,让三首蛟动了去凡间的心。

华清殿内,天帝正在办理公务,曼姝上前来,天帝抬眼一看,便说:“是曼姝啊,你有一千年不曾回这紫微垣了。此次回来多待些时日吧。”

曼姝说:“嗯,曼珠沙华开一千年,曼姝是待花开之日才重回紫微垣向天帝复命。”

天帝点了点头,问道:“对了,曼姝,渡魂一事做的如何?”

“我正要说这事儿呢,黄泉路上仅有曼珠沙华作路引渡魂,恐是余力不足。不如向玉帝建议再设立个摆渡灵魂的差职。”

天帝点了点头,说:“嗯,此事可行,玉帝那边回头我派人去说。”这个摆渡灵魂的差职以后被叫作灵魂摆渡人。

灵魂摆渡人是一个古老的职业,他们的任务就是协助曼珠沙华渡魂。他们把滞留在阳间的鬼魂送上黄泉路,为永生付出了代价。灵魂摆渡人永远行走在黄泉的边界,阴阳之间,这是很危险的。

在设立灵魂摆渡人以前,这个任务是由黑白无常来完成的,后来凡间的人越来越多,鬼魂也就随之曾多。有了灵魂摆渡人,黑白无常便成为灵魂摆渡人的上级。

曼姝来到阎王殿,阎王前来迎接:“使者来此有何贵干哪?”

“哎,我正有一事要请阎王帮忙。”

“何事?使者不妨直说。”

“额……我在六界游走,显现真身,多有不便。阎王可有解决的办法?”

阎王捋了捋胡子,说:“办法到是有一个。”

曼姝大喜:“阎王请说。”

阎王接着说:“使者可以塑造肉身。”

“请阎王细细说来。”

阎王接着说:“这肉身按照使者的形态和凡人的寿命塑造,所以每一百年要重塑。不过……”

曼姝纳闷道:“不过什么?”

阎王继续说来:“不过这肉身虽然不老,但是会死,死时与凡人寿终时的状态无异。真身需回来与新的肉身融合,而且倘若真身元气大伤,肉身必定先遭殃。”

曼姝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那请阎王为我塑造肉身。”从此以后,曼姝便用肉身游走六界。

十个太阳原来是十盏天灯,放在太阳殿,玉帝派专人看管,这个官职叫太阳官。天上挂一盏天灯照亮天下,其他九盏备用。

十个金乌是玉帝的儿子,小金乌调皮,有一天他趁太阳官不注意,到太阳殿偷偷地把十盏天灯都挂到了天上。

不想这十个太阳就像十个大火团,晒的人间寸草不生,大地干旱。炎热烤焦了森林,烘干了大地,晒干了禾苗草木,它们烧死了许多的人和动物。

清风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