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从李师师身边醒来开始

历史从李师师身边醒来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1章 极之尽头就是道

后人常言:北宋无良将,南宋无贤相。事实上,有宋以来,从不缺能战之师,传世名将。但说北宋一代,初时有与辽国铁林军、西夏颌鹞子、金国铁浮屠、蒙古重甲骑并称于世的静塞铁骑,北宋末亦有种家军、折家军。将才更是层出不穷,杨业、潘美、狄青、范仲演、种世衡、种谔、种师道兄弟。。。。。。

后世脍炙人口的杨家将,不过是因评书而封神,杨业虽为难得的当世名将,其子孙也只有老大杨延昭(评书中的杨六郎)勉强称得上名将,在宋时还远不及杨业夫人折氏(评书中的佘太君)的娘家折家,折家自唐时世代镇守府州,有宋一代,更是名将辈出,阻西夏铁骑于黄河西岸,护中原百年安宁,可惜军阀性质的折家军永远家族利益永远放在第一位,后来又降了金国,才淹没于历史之中。

北宋真正称得上将门世家,为大宋军民所景仰的,只有一家,那就是种家军。

戏台上,杨家将满门忠烈、七狼八虎出幽州,历史中种家五代子弟、数十猛将陨西北。

自种世衡创建种家军,种世衡、种诂、种谔、种诊、种谊、种朴、种师道、种师中皆为当世名将,群星闪耀。

种师极,原名种建中,哲宗时曾率部与夏军激战,俘敌三千并牛羊十万余头,此战更使大宋与夏国攻守之势逆转,宋军转入战略进攻。为此,哲宗特意在宣德门为其举行献俘仪式,一时名声大振。

徽宗即位后,种建中为避建中靖国年号讳改名种师极。徽宗派童贯去西北,不屑奉承讨好的种师先是被蔡京罢免,复又将其打入元祐党籍,不得叙用。

今年五十五岁的种师极,身材不算特别高大,给人相当壮实之感,步子迈得很大,却无急躁之感,反而让人觉得很沉稳,这大概得益于他那张威严的脸相,威严来自于久经战场的蓄养,五官却是典型的儒雅书生模样,颌下的胡须打理的整整齐齐。

他是将门之子,又是从文官做起,脸上、手背、手臂自然不会如韩世忠一样,刺上自己军队的番号。

因为现在无官无职,今日穿得倒象个闲散文人,披着件宽大的灰色直掇长衫,头戴逍遥巾。赵佶

种师极早年从事文职,也是个能文能武的人,算起来,朝廷文武双全的人才也不少,只是大多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到了近前,赵佶上前几步,抢在种师极跪拜之前以双手扶住了他,笑言说道:“种老远来辛苦,不必多礼。富贵,给种老奉座、泡茶。”

皇帝的友善让种师极还是有些小激动的,赶紧躬身谢过陛下。

赵佶双手扶起种师极,请其入座,温言说道:“又不是正式朝会,还是叫官家亲切些。我看种老在家这几年,这身子骨保持的挺不错,精气神十足啊。”见他神色一黯,心知这沙场老将,赋闲在家,想来精神上也挺苦闷的,赶紧省下后面的客套话,直接问道:“今日请种老来,是想问问,去年夏国遣使,今春辽国亦遣使,讨还我大宋这几年收复的失地,请求和议,这事种老怎么看?”

“童经略于前年、去岁对夏国的用兵甚为成功,去岁更是取了银州,一雪永乐城之耻,听闻一个叫韩世忠的新兵还一刀斩杀了夏主李乾顺手下的一员猛将附马监军兀移。如此一来,夏国自不会坐视银州之失,西北只怕会战火连连,夏辽联姻既成,亦不会毫无作为,况夏宋有庆历和议在前,道义上也应归还。”种师道未做思忖,直接说道,想来这个问题早有考虑过。

赵佶与宗泽交换了下眼神,再看着种师道问道:“种老也认为应该归还所复之地?”

“还与不还在于官家与童经略,还有还的说法,不还有不还的利弊。”种师道波澜不惊的说道。

想不到桀骜不驯的种师道被弃用这几年也变滑溜了,赵佶无奈,只好直接问道:“若我以种老换下童贯,经略西北,此事种老又做何言?”

种师道眼中精光一闪而没,复归平静,说道:“一切皆听官家之意。”

赵佶摇了摇头,苦笑说道:“种老的意思我也明白,若只有夏国,这所复之地自然不能还,但如今辽国横插一手,事情便复杂了,大宋现如今只有西北之军犹有战力,我也不能去赌辽国会不会出兵。所以,这和谈自然得谈,这所复之地也要归还。但怎么着也得拖上些时日,让李乾顺多放些血出来。”

种师道看着赵佶有些意外,说道:“官家所言极是,如今三国鼎立,自去岁夏辽联姻,夏辽已成事实上的联盟,夏国损兵失土,辽国断不会坐视不理,任我大宋坐大,引发三国实力失衡,况夏国国主李乾顺也算英明之主,辽国天祚帝虽昏庸,但衰落仍需时日,以我们大宋如今的战力,只怕应付不来。”

赵佶点了点头,说道:“童经略热衷开边,继续留下来怕是不妥。种老对西北熟悉,就烦请去西北换童经略回来。”

种师道闻言,一下站了起来,脸上的神采都不一样了,容光焕发,顿首谢恩。

赵佶扶起种师道,很郑重的说道:“一时退让,只为将来计。种老去了西北,多找机会练练兵,可以边打边谈,边谈边打嘛,尤其是那个韩世忠,你多栽培下。另外,你全权负责与夏国和谈,不管怎么谈,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了也要多占点便宜回来,比如战马、青白盐,随便开口。另外,去岁吐蕃各部复又叛乱,你自己视情处置吧。”

种师道听出皇帝话外之音,说道:“官家放心,老臣一定会在西北带出一支虎狼之师来,随时听候官家差遣。”

赵佶笑道:“种卿治军之能,我深信之,诏书过几日便会下给你。听说你当初在建中靖国那年避讳改了名字,今日我便送个名字与你,我既决定用你,便是深信你的治军用兵之道,极之尽头就是道,你便叫种师道吧。”

皇帝赐名,是显耀之事,殊荣之至,种师极再次拜谢。

止剑花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