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从李师师身边醒来开始

历史从李师师身边醒来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3章 天子门生朝天子

一早起来,皇后身边的宫女早就为赵佶备好通天冠服。

中国历史上冠服制度的核心在礼,礼服有尚质尚文之别,即礼有崇尚华丽纹饰与质朴素净两种。

宋朝前中期时,皇家衮冕华丽,繁饰耀眼,到后期数次改制,才稍有减少。

赵佶苦着脸,任两名宫女给自己换上白纱中单,云龙纹绛色纱袍,方心曲领,绛纱裙,束上金玉带,系上蔽膝,挂上佩俊,穿上白色绫罗袜,套上黑色重木底鞋,戴上通天冠。

通天冠服仅次于冕服,今儿个是殿试唱名的日子,自然得庄重些。

赵佶看这前壁比帽梁顶巍峨突出,高一尺,宽一尺,缀着二十四道卷梁的高帽,自我安慰道:“总比冕服那十几斤重的帽子好多了。”

梳洗完毕,与王皇后用过早膳,笑道:“圣人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王皇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臣妾家可没待字闺中的女儿家,就不去凑热闹了。”

赵佶笑道:“难怪昨儿个朝中就有几位大臣称病今日不来,敢情是打着外面榜下捉婿的如意算盘。”

“听说每次殿试放榜之后,进士去琼林苑赴宴的路上,无数达官贵人、富商巨富的马车将街上堵得水泄不通,只为榜下捉个如意女婿。可惜没机会去见识下。”

赵佶看王皇后眉飞色舞的样子,笑道:“想看也没事,赐宴那日,朕陪你与这些进士一同出发便是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殿上胪传第一声,殿前拭目万人惊。名登龙虎黄金榜,人在烟霄白玉京。香满干坤书一卷,风吹鬓髮雪千茎。旧时脱却银袍处,还望清光侍集英。”

十年寒窗苦读,今朝天子门生。

今天是集英殿皇帝唱名赐第的日子,赵鼎亦是早早起床,换好白色的细布褴衫,束好腰间衣带,将儒巾在头上整理好,又认真查看自己那张“入集英殿试讫”的号纸,这是入宫的通行证,丢不得。

买了个烧饼稍解腹饥,便向皇城走去,一路上看见不少同样装束的男子也与自己一个方向,想来都是去集英殿面圣赐第的同年进士了。赵鼎甚至还看见一个须发皆白,颇显老态的老士子也与自己一般装束,在自己之前进了左掖门。

六百七十一名天子门生汇集到皇城前自然是个庞大的队伍,赵鼎随着人流凭着号纸过左掖门,往集英殿而去。

大家看着雄伟的大庆殿,此时的心情早已不同,赞叹之余颇生壮志,自己已经双脚踏进了朝廷的大门,以后自然有机会再出入皇城。

赵鼎与其他人一样,激动兴奋,却都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心情,脸上尽力保持平静。

到了集英殿外,进士们在两边檐下站好,等待唱名开始。因为人数太多,殿前阶下也站了数排。

此时的赵佶早已坐在御案后,静等唱名赐第仪式开始。

赵挺之当着殿内二府的高层面给赵佶呈上当科前三名进士的试卷。

因为前三名的试卷是赵佶仔细看过后评定的,大声诵读的环节就省了。

赵佶直接拿起赵鼎的试卷念道:丙戌科殿试第一名,解州赵鼎。

戴着进贤冠,穿上朝服的宰执、执政们站在殿上观礼。

赵挺之站在御案前,大声复述着赵佶的唱名,阁门祗侯听到后大声传给殿门外的亲从官,然后六七名亲从官一起齐声高呼赵鼎,那声音洪亮如雷,传至极远处。

赵鼎听到自己的名字有些发愣:“状元?!自己居然是状元!”

二十一岁便能考中进士,成为天子门生,赵鼎已经很满足了,虽然一朝高中状元也曾幻想过,可自幼丧父,家境贫寒的自己倒也从不认为自己真能成为状元。

所幸按规矩,需连续呼喊三遍后,被喊的进士才能从众人中出列入殿,赵鼎才有足够的时间回过神来平复心情,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出列前行。

一名亲从官待赵鼎走近,便开始核对他的姓名、籍贯、父亲姓名等信息,确认无误后,引领着他进殿至赵挺之身前躬身站立,赵挺之一脸严肃,大声问赵鼎籍贯、父亲姓名,自有引领的亲从官一一回应。

赵挺之这才微笑着点头,示意赵鼎安心等候。

赵鼎飞快地看了御案后的皇帝一眼,便眼观鼻鼻观心的,恭敬待着。

赵佶便又拿起梅执礼的试卷,开始唱名。

等到第二名梅执礼和第三名潘建中一起在赵挺之面前站定,赵佶亲自起身走到三人面前,为三人授予敕黄。

赵佶看着三人,笑道:“你三人是朕斟酌再三,亲自点中的人。二十一岁(实岁,古人按虚岁论,便于理解都从实岁),二十七的榜眼,建中年岁也不过稍长,这样的殿试前三,实属难得,更难得的是,三位居然长得还这么俊俏,只怕等会游街之时,会被人很多少捉去做东床快婿。”

赵鼎三人只是躬身谢恩,皇帝后面开的玩笑,听听就好。

赵挺之见赵传返回御案坐下来,这才高呼“谢恩”,三人躬身再拜后退到后面。

所谓敕黄,是朝廷颁发给及第进士的敕书,以厚黄纸书写,上面写着“某某赐进士及第(进士出身、同进士出身)”,落款由宰相、参知政事画押署名,属于朝廷正式文书,故名敕黄,又名黄牒,相当于现在的公务员录用通知书。

五甲全部完成唱名赐第后,赵佶确实有些累,搁以前肯定要去其他处休息一阵再回来,赵佶不想那么麻烦,便直接开始下一个程序,大声说道:“赐进士袍、笏”。袍即官服,进士袍均为绿色,所以王安石曾有诗云:“却忆金明池上路,红裙争看绿衣郎”。笏即笏板,是官员身份的象征。

于是赵鼎他们赶紧有序的走出殿门,自己取早有人备好在殿外的官袍穿于身上,扎上腰带,手持笏板。

过了不久,殿内赵挺之再喊“谢恩”,大家又再按序进入殿中,集体向赵佶拜谢后离开。

之后,前三名有从皇城正门走出的特殊恩典,再骑上高头大马带着其他进士游街。

按照惯例,游完街后便是去集英殿或琼林苑参加皇帝为进士们准备的宴席。

本来早就决定了今日在琼林苑开宴的,只是还在游街时,皇帝传下新的旨意过来。

三天后,在集英殿宴请今科新第进士。

止剑花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