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首富从买亏损企业开始

第86章 听风就是雨

【由于人数超过限制,系统部分功能不能使用。】

【38/136】人数依旧超出上限,而且被系统警告,如果享用【分红】等实际技能,必须裁员,将正式员工裁撤到38人上限内。

包括第一批和第二批招收的临时工70名,甘笛才能享受到上千万的企业分红,否则会被系统没收。

“不对啊,3个多月打卡,上限才增加到38人?”

【由于宿主招收临时工,属于系统漏洞,打卡将不再提升人数上限。】

临时工不是我的主意,甘笛本想坚持一年打卡,将上限超过138人,现在梦想破灭,留下淡淡的忧伤。

上千万的分红,补贴系统的建议是裁员。

一桩桩奋斗的历程从窗外划过,三个月董事长之旅,被这群脑补怪一一弥补漏洞,甘笛狠不下心来,他希望快乐是建立在大家幸福基础上。

三个月赚到3万多,和靠双手打拼的员工相比,自己有补贴系统协助,生活肯定比他们轻松。

老妈当初下岗拉扯吴宇和自己,如果没有甘道华的汇款,或许更加艰辛,以己度人,没必要。

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老子的公司,裁员下岗见鬼去吧。

他努力调整表情管理,和记者招手,然后步入宴会。

商报李记者随笔记录:企业低谷充满乐观精神,鼓励员工,对外展现强硬,将压力扛在肩上。等极地公司井喷式销售,甘总已经成为滨海市数得上的富豪,却忧虑企业下一步发展。

“走吧,悄悄进去。”青年报吴记者摘下记者证,脱下棉服,露出藏好的西服,拍拍褶皱的衣角,趁机钻进去窃听资料。

罗英柔知晓得这招,进去别乱说话,大概率没事,撇下羽绒服,跟着吴记者钻进去。

李东宝摸着光头,“戈玲,拿我的战袍来。”

“光头太亮眼,一会让人请出来。”机会稍纵即逝。

双方泾渭分明,雨没有下,气氛却不算融洽,菲利普和塞西尔在小声交谈,鲍威尔手舞足蹈坐在餐桌上捏着牛排,浪费菜品。

“不涉及到技术转让,化学委员会可以过关。”董事会默许这种程度的工厂设立,塞西尔通过谈判将条件压低,能保住菲利普的职位,荣誉和财富。

在紧张的环境中,对待远东已经很优厚,如果按照杜联的战略,工厂转移必须是米国的盟友国家,比如东瀛,远东基本上不会考虑落地设厂。

“如果鲍威尔没反馈的话。谢谢你,塞西尔。”

唐纳德-菲利普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看得很开,虽然投放在鲍威尔的财富增长迅猛,可按照协议必须将承诺落地,尘埃落定或许要两年拿到千万米金。

“协议已经签署,万无一失。”

侯贵举杯和杜联技术官员不咸不淡的解释,杜联官员摇头,“侯先生,协议已经签订,请不要再生事端。”

杜联官员冷淡拒绝,转身离开。

甘笛高调门开头,报纸将谈判开端爆料,从杜联无息贷款到永海化工承担建设,替杜联提供担保贷款。

青年报吴记者感觉发现新大陆,大家的谈论中,他敏锐查询到对比此前报道和具体细节的差距。

至少1700万刀的外汇煮熟的鸭子飞了,干死溶液法按照协议是杜联替代下来的一整套设备,和最早甘笛的先进技术不符。

“又是大新闻。”

侯贵接受现实,杜联虚晃一枪,依旧把技术代差维持在10年以上。差强人意,具体方案会刊登到各大报纸。

有结果总比谈判破裂摇号,侯贵安慰自己,他没有甘笛极限施压的魄力和勇气。

“你好,吃了吗?”

鲍威尔满手油腻,伸出手,这句话是他跟翻译学得问候语,在晚宴上遇到财富密码简直是更加开心。

挤爆艾克斯的空单,不断拉升的曲线,艾克斯不得不下令在高位上赎回,这样进一步推升股价。

而且他放出消息,所以逼空大战再一次形成。

2000万的资金,目前市值到达6700万,鲍威尔不住后悔,略微谨慎,即便是疯子,他也没想到如此顺利,幕后黑手的执行力度。

“祝你用餐愉快。”甘笛应酬完毕,举着鸡腿,把悲痛化为食量,鲍威尔不示弱,两人好像三国志吃包子状态,狼吞虎咽,旁若无人。

侯贵叹口气,低头研究如何明天对待媒体的追问,下午签约仪式没有公布细节,领导要求基本满足,不过就是氨纶厂从黄金圣斗士缩水到青铜圣斗士,都是圣斗士,凑乎能播三集。

没注意到鬼鬼祟祟的罗英柔,侯贵差点撞到她,她鞠躬赶紧道歉。

“希望不要被发现。”她心里紧张,不过对方根本没把心思放在她身上,略微点头后走到甘笛身边,姿态很低问:“甘总,第一次见面,我是侯贵。”

“满手油,不用握手,侯厂长,我哥跟我说了。”甘笛很遗憾国营大厂接收就被杜联坑,他接过协议文本,翻阅到条款细节,“既然签署,还有问题?”

“不甘心,杜联和你谈合作的条款和永海的条款南辕北辙。”反正米国人不懂中文,他就当面直说。

“而报纸已经将1.5亿的股份大肆报道,现在再看……”他苦笑摇头,这一波如果是正常报道,根本不会出现极地公司卖爆的后果。

记者朋友们,你们不要听风就是雨啊,跑慢点才能看得清楚新闻到底是真是假。

罗英柔假装选购餐品,发现对甘笛低头姿态的是永海化工的侯贵,下午谈判签约的负责人,三个月就成长成为一方大佬。

罗英柔正在感叹,就被他招呼过来,“罗记者,帮忙翻译。”

“哦?……好。”这么快就被认出来。

“老鲍,协议怎么回事?”

鲍威尔关注点是在股指期货和道琼斯指数,谈判细节没参与,“需要改动?”他又露出诡异笑容,奶油粘在嘴角,好像马戏团的小丑。

“侯厂长,怎么改?”

侯贵挠挠头,这样儿戏?

塞西尔就在不远处,甘总却和年轻人洽商,有古怪,“杜联投资1700万米金,担保永海化工无息贷款。协议承诺杜联提供干法溶液纺丝技术,派遣技术员定期进行培训。”

“听懂了吗?”甘笛试探对方反应,周振邦留下消息,鲍威尔是轻微神经质股票经纪人,戳破两人默契破产的企图。

甘笛想窥探鲍威尔目的。

鲍威尔几乎没有听罗英柔的翻译,他来回走动,开始打电话,最后在现场画曲线,笑呵呵询问:“EPA在调查什么?”

菲利普警惕看着鲍威尔,杜联的关联事项没有通告他,“和这里无关吧。”

“非常有关。”鲍威尔张开双手,“芜湖~迷雾掌管一切。甘笛的条件就是解决问题的钥匙,要么平息调查,要么官司缠身。”

杜联高管叹口气,天才和疯子真是一线之隔,灵感和神经错乱迸发的几率几乎一致,内心里不断计算。

鲍威尔不满他们的反应:“答应他的合作方式,EPA和其他都能被搞定,而且市值还会上升。”

“不行。”塞西尔皱眉,“不谈协议已经签署,按照原本协议,化学委员会肯定会过问,到时候可能会质询。”

“我们的司法程序很漫长,菲利普。”鲍威尔蛊惑,“有我们在,一切不是问题,不是吗?”

“塞西尔,去做吧,按照原来的意思。”菲利普下定决心,一切的根源是EPA推动,杜联才会把他推出当替罪羊,如果能阻止根源,化学委员会不值一提。

“爱国者,你又来了。”塞西尔脸色不渝,他使劲鼓掌,招呼团队,“撤下晚宴,重新拟定协议,签署后,我们回国。”

试探后,甘笛依旧没有得到任何有用信息,鲍威尔嚣张的和杜联董事菲利普交谈后,塞西尔就答应全部条款。

他们拿我当吉祥物?

侯贵:“?”

“这样就行了?”罗英柔愣在原处,看着双方翻译和技术团队就文本协议再次沟通、吵闹,置身于会谈现场,有种荒诞感觉。

“这么轻松?”

侯贵冲击这三观,好像是国王在下命令喝水一样轻松,想想三天的剑拔弩张的气氛,明明都是企业,怎么就差距好大。

“谢谢甘总。”侯贵抱着甘笛的油手发自肺腑感谢,“甘总为什么杜联就听你的话?”

甘笛惆怅,我特么也想知道原因。

双方翻译和技术官员重新忙碌,重新核对中英协议文本,只有甘笛和鲍威尔依旧在品尝美食。

“年轻真好,好胃口。”

李达康和王重站在一起,“你说送点什么好。”

大罗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