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首富从买亏损企业开始

第47章 甘道梁遇刺

怀特回到机场酒店,干冷的脸庞接触到房间的温暖,面部不自然的刺痛感,遇到毫无理智的董事长,这就是第三世界难以成功的原因。

他阴沉拨打国际电话,将事情相告,“那个极度自负的董事长撕毁协议,拒绝沟通,他搞砸了,买最近旧金山的机票,我要马上回去,陪我的孩子。”

对方冷淡的回答:“明白了,先等等,听消息。”

深夜,公寓中的艾克斯得到一份披萨,同样缺了两块,背面是他想要得到的消息,是马洪的杰作。

小甘笛是不喜欢我的礼物,可以理解,谁会放弃一千万信托,自己CEO工作年薪也就500万米金,去选择拯救一家破工厂,他的拒绝反应是在艾克斯预料之中。

杜联信守诺言,艾克斯不会赖账。

作为甘氏集团的CEO,他随口问董事长秘书打听到最近老板出行的安排,将甘道梁的行程抄录在1米刀背面,当小费递给快递员。

“董事长,CEO深夜询问您的行程。”

“以后这种小事无需报告。”

甘道梁反复查看从诺德律所传来的消息,随意打发走生活秘书,不断朝着供奉的佛龛默念着,内心没有丝毫波澜。

艾克斯了解甘道梁董事长,他是不会追查泄露行程的风险,这是他们的默契,之后要看老钱们的行动,和华尔街恶龙的反应。

是否有操作的可能性。

蜿蜒的乡间小路上匀速行驶防弹奔驰,米国乡村特有的杉树从车窗外闪过,副驾驶的秘书和后排随身医生点头,轻声提醒睡着的甘道梁:“董事长,下午1点50分,在乡村俱乐部标准普尔会就ETF上市情况和您沟通。”

甘道梁闭目养神,轻轻点头。

ETF是今年初标准普尔上市的存托凭证,试运行中不算理想,想应该和华尔街恶龙沟通,为了避免人多混杂,才定下乡村俱乐部。

甘道梁先生是华人之光,可惜天妒英才,身体健康堪忧,外出必须跟随医生,却总是要强,亲力亲为。

快到岔口的路上有颗被伐到的杉树,车队紧急停在路边,保镖提高警惕,开始进行布放,让甘道梁先撤。

“没必要,没事,抓紧弄好继续上路,我去方便。”甘道梁讨厌不稳定,一阵尿意上来,自己去往森林里方便,摆摆手示意不要跟上来。

距离一公里山头上,黑影机警回归隐蔽位置,放下望远镜,“情报没错,目标肾脏不好,颠簸后会小便,目标已经进入森林,黑水成色不错,差点发现我。顺便说一句,搞掉这种大人物,没问题吗?”

烤肉餐厅,马洪悠闲等餐,收银台上放着的电视循环播放ATF(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包围韦科山庄,记者语速飞快对答案进行播报。

联邦探员发射催泪瓦斯,马洪低头刀叉开始处理牛排,这些家伙会挑时机,亚裔富翁被刺和韦科山庄比,确实缺乏媒体轰动性,确实没问题。

“我们就不是应该保护老板吗?”新人保镖问道,“不是雷击,有电锯切口,明显是被人设计。”

“菜鸟,你能得到这份不错的薪水,是因为穿这身衣服的人已经死了。”老鸟轻蔑的笑道,指挥人开始搬运树干,清理石块。

“有些时候,眼睛要放亮点。”

泥土和树木混合的乡村味道,落叶和麻雀为伴,全身心放空大脑,一只梅花鹿突然从他身影掠过,甘道梁心情不错的吹声口哨。

“哈哈哈。”

穿着皮带库,满身酒气戴着帽子的中年男子从森林深处,长年喝酒面部不正常的潮红,老式皮靴踩着落叶,时不时举起酒瓶又喝一口。

“就是你抢走我们的工作,华尔街的家伙。”

甘道梁仿佛料到此事,轻松看下表,找个被砍伐的树墩,冲着酒鬼坐下,“你有15分钟的时间。”

醉汉掏出抹去标识的手枪,对准甘道梁的太阳穴,“马上就好。”

“咔。”枪卡壳了。

“FXXK!”醉汉甩甩头,仔细检查没事,将手枪放平,“砰!”

一颗子弹射入树干,惊起一片鸟群。

甘道梁抬抬眉毛,掏出烟卷,递给醉汉,黑洞洞的枪口复对准他,他呵呵一笑,自己点燃,打火机响起的一刻,“擦、咔。”

枪又卡壳了。

醉汉怒不可遏,酒瓶子抡向甘道梁,一缕烟圈吐出,醉汉用力过猛,酒瓶子转向,扣在自己头上。

甘道梁嫌弃的抖抖飞溅的血液。

“菜鸟,走吧,看过大片吗?听到枪响才是我们上场好时候。”黑壮汉拍拍新人。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甘道梁指着外边人影晃动,快速赶来的保镖。

醉汉陷入迷茫,甘道梁身上仿佛有种魔力的盾,一旦枪械进入射程,就完全失效,反复几次,全部卡壳,他喃喃的举起手枪对准自己,检查枪口,“不可能,不可能,我没喝酒,这种事不会发生。”

“砰。”一具尸体倒下。

甘道梁突然狰狞起来,猛踹血泊中的醉汉,“废物,废物,这都打不准,给你机会,都不中用。”

保镖、秘书和医生姗姗来迟,他逐渐恢复平静。

甘道梁将带血的深色西服扔掉,跨过尸体,保镖们拿起对讲机搜索周边,和警局取得联系,秘书赶紧递过来一身新西服,他摆摆手。

“取消行程,去静堂。”

……

深夜,车间点起灯光,依旧一片忙碌景象,员工们扒拉几口饭继续调试机器,准备预生产,一根烟一根烟的在车间现场顶着,他学不来毛彪一样张嘴骂人,郑春红一样体贴员工,老实人工作唯有以身作则,田健眼窝深陷,连续24小时在车间吃住,看着设备一点点抢工。

“田主任,休息会吧。”

“没事,一会吃点东西就好了,你们调试完,明天早晨试生产。”

郑春红晚上带领办公室人员,将备好的热乎饭菜端到车间门口,陶瓷碗土豆牛肉和炒包菜,筷子穿着一串馒头,递给田建。

“你都盯2个班了,不休息身体会吃不消的,孩子不照顾了?”轻轻帮田建拍拍尘土。

郑春红大气,亲和力强,40岁出头,是老职工的梦中情人,一般她说话,田建会听。这次他摇摇头,闷闷的吃饭。

“员工三班倒,人休息,机器不停,那娘俩我打发回娘家,怎么着也帮甘总完成扭亏为盈,时间耽误不起。”田建疲惫中带着兴奋,“不好意思,郑姐,还要你们办公室加夜班,以后我们车间做饭就行。”

“这点事叫啥,一切为了生产。”突然一阵大灯由远及近,大车未到尘土先到,一个人影从车上跳下来。

郑春红和田建吃了一身土,也不急,相反很高兴。

“老田,丁自明拽得跟二百五似的,我要是再特么找他办事,我就死外边。”熟悉的毛彪语录,“1吨氨纶纱,他要24万,进口价格也差不多要17万,这孙子还算说到做到。”

毛彪嘴硬,大略打听行价确实17万每吨,而且是进口价格,但是需求上升的同时供给并不够,国内能提供的是鲁省烟市、苏省云港市和粤省鹤市,年蝉联也不大,而且是供应全国80多加氨纶纺织厂、和化纤制品厂使用。

而且大多数是加工出口创汇,生产游泳衣、练功服、紧身内衣。丁自明于是从港里下手,截留一批进口的氨纶纱。

田建不吃了,一抹嘴喊道:“邹亮、陈阳卸货,开始试生产。”

【宿主今天打卡完成,打卡增幅130%,打卡金额23元,公司处于亏损状态,获得额外工资72元。】

惆怅,公司一线员工连续努力,超额完成生产线的升级。

甘笛接到噩耗,加价15%,那是你自己挣得,24小时就运到,都这样搞,员工还休不休息啊,丁自明,你个浓眉大眼的家伙,本来以为是靠谱的人,现在也叛变啊。

“田主任,你该回家休息了,让员工们身体重要,不能天天拼搏,生产不能着急。”

“啊?甘总,机器响,我听不清楚。”田建敷衍的摘下耳套,跑出车间,对外边喊道,“甘总,保证按照您的指示,艰苦奋斗、自力更生,能否扭亏成败看着一次,赶紧工作。”

不要歪曲我的想法啊,我让你们休息,我的补贴工资啊。

毛彪也不见踪迹,狄茂典去建商银行要贷款,除了苏大强一如既往的稳定,他感觉到公司要脱离他的控制范围。

大罗甘

作家的话
第一次用手机码字,没电脑痛快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