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简总他真香了

离婚后简总他真香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6章 剪刀手

简珩深眉心皱得很紧,好一会儿了才眯了眯眼,缓缓开口,“你这意思是,要跟他走?”

周媛媛心中窃喜,在旁煽风点火,“表哥,既然晚晚都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不必再挽留了!我们也趁早可以把婚事提上日程!”

简珩深莫名心中烦闷,愤怒的朝周媛媛吼了一声,“滚开!”

“表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周媛媛还没见到简珩深这么凶巴巴的一面,顿时委屈极了。

“你要跟他走,就不怕向华……”。

简珩深话还没说完,就被向晚晚冷声打断,“你又要用向华来威胁我吗?阿深,即便向华和简氏的婚姻只是利益关系,可是你和我是两个活生生的人,是人就有人性,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让人很失望!”

“你骂我没人性?”,简珩深冷笑。

向晚晚冷冷看了简珩深一眼,把头别了过去。

“哎呀,你们就不要吵了,再耽误时间,晚晚的血都快流干了!”,老爷子担心的说,“晚晚,快去包扎一下啊!”

楚白握紧了她的手,沉声说,“走!晚晚!”

“向晚晚,你真是活腻了!”,简珩深握紧了拳头,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向晚晚竟然真的跟别的男人走了?真是没想到啊!这还是在简家的家宴上呢!看来这外界的传闻,还真是不能不信!”,旁边的人一阵唏嘘。

“估计向华和简氏的合作也快走到尽头了,否则向家小姐怎么可能跟别人走,这也太不跟阿深面子了!”

向晚晚走出包厢后,轻轻从楚白掌心里挪开了手腕。

“小白,伤口我自己会包扎,你先回去吧!”

“晚晚,简珩深那个该死的家伙那么对你,你不会还对他有期望吧?”,楚白脸上尽是愤怒。

“从简家的家宴上跟你离开,让简珩深在所有人面前丢了脸,估计接下来又会对向华发难,我得提前告诉向家,让他们做好应对准备!”,向晚晚说着就想要起身离开。

“晚晚,没有用的!向家要是能应对早在上回就已经想到应对的方法了,现在只有跟楚氏合作,才能让向华没有后顾之忧!你放心,楚氏绝不会用任何的手段去威胁你们向家,我发誓!”,楚白又说。

向晚晚淡声说,“我现在脑子很乱,还没有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不过小白,我答应你,一定会给你一个答案!”

她看了看流血的手指,顿了顿又说,“今晚谢谢你,我回去了,你不用跟着我!”

“晚晚……”,楚白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看着向晚晚的背影陷入沉思。

看来只有对简家施压,才能缓解向家的压力了……

简氏集团。

向晚晚刚到工位,就被阿呆拖进了茶水间,“呀,晚晚,你这手怎么回事?包扎得那么夸张,还系了个蝴蝶结!”

她尴尬的把手背到了身后,刘妈的包扎手法确实诡异。

“什么事啊?阿呆!”,向晚晚开口。

“不就是上回飞越的事儿吗?那个吴启明找了个借口休假了,但是据说派了个更丧心病狂的人来接手这个项目,你说要是这人在项目上刁难咱们,咱们可真吃不消啊!上回跟吴启明喝酒的事儿我心里还有阴影呢!”,阿呆叫苦不迭。

“我琢磨着吴启明也有阴影”,向晚晚沉吟片刻说,“知道派来的是什么人吗?”

“具体的不是很清楚,但据说有个绰号,叫‘剪刀手’还是什么……”,阿呆抓着脑袋说。

“‘剪刀手’是谁……”。

“总之就是个不好惹的家伙,咱们得当心点,不能被他给坑了!”

这时,托尼拿着个闪闪发亮的杯子走了进来,“晚晚,刚刚在工位没看见你人!你竟然在这里!”

“托尼你这么殷勤的找晚晚,该不会是对咱晚晚有意思吧?”,阿呆冲着托尼嘻嘻一笑。

“去去去……不是我找晚晚,是简总!刚刚问我晚晚来上班了没,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晚晚好端端的为什么不来上班?”,托尼捏个兰花指朝两人走来。

阿呆也纳闷了,“啊?简总最近是不是对晚晚关心过度了啊?你看这时不时的就让晚晚去他办公室,该不会……”。

向晚晚心头一紧,“什么?”

“该不会你犯了什么错自己不知道,简总才用这种方式提醒你吧?”,阿呆又说。

“或许吧……”,向晚晚皱眉。

“对了,晚晚你还是亲自去找简总一趟,他好像找你有事情!”,托尼说完,又把手伸到阿呆的面前,“闻闻,这护手霜味道怎么样?我这可是找了好几个商场才买到的,要不要给你试试……”。

“好像还真不错,果然好姐妹,有福同享……”。

简珩深找她做什么?难道昨晚的事情心里的气还没撒够,要闹到公司来?

总裁室。

向晚晚手扬起还没敲下去,里面的人就打开了门,简珩深沉着眉眼看了她片刻,冷声说,“进来!你不来找我,我就要去找你了!”

“简总,是向华又出什么事了吗?”,向晚晚声音平静。

简珩深把手揣在裤兜里,冷声又说,“飞越集团这次的广告得更上心一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这不仅仅是一支广告,还关系到飞越集团和整个简氏集团其他领域的合作,说得更直接一点,要是这支广告出了问题,飞越完全有借口对简氏发难!”

“飞越和简氏现在合作那么紧密,没有理由因为一支广告解约!”,向晚晚又说。

“你说得不错,那只能说明一点”,简珩深声音冷冽,“飞越找到了更有利的合作对象!”

向晚晚怔了一下,又说,“好,你说的我会注意!知道这次飞越派来的是什么人吗?我今天一早就听阿呆说了,叫什么‘剪刀手’?”

“艾思铭,绰号‘剪刀手’!”,简珩深顿了顿又说,“你最好多准备两稿方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少女辛德瑞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