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境者

猎境者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32章 突破口

严九思的话,让唐舍和胡宇涛都扭头看向他,随后两人又对视一眼。

唐舍其实还真这么假设过,但这种假设太可怕了,等于是把案子又往迷雾中推了一把。

在刑警队做完笔录后,唐舍又找到了魏谷城,询问关于姚母的供述。

魏谷城迟疑了许久,终于道:“姚母说半个月前,她约秦语依去踏青,踏青的时候,她要求秦语依主动和姚起帆离婚,这样对他们两人都好,但秦语依却发疯似的咒骂她,她一气之下,就杀死了秦语依,并且把尸体藏在就近的红苕窖里。”

唐舍问:“她是怎么杀的?”

魏谷城道:“她说是用石头砸在脑袋上,砸了好几下。”

唐舍道:“可是,她一个老太太,搬不动尸体的,而且,那周围除了油菜花田,没有其他可赏玩的地方,也没有农家乐,为何要去那?难道是有预谋杀人?”

胡宇涛道:“明明就是为了她儿子甘愿说谎,背上杀人犯的罪名。”

唐舍道:“还有,他们是如何去那里的?”

魏谷城道:“她开始说是秦语依开车,后来又改口说是坐的出租车。”

唐舍道:“是呀,如果秦语依开车,又是谁把车开回去的呢?”

魏谷城道:“就算是这口供漏洞百出,现在我们依然要等法医那边的报告。”

唐舍道:“还没出来呢?”

魏谷城摇头:“还在等。”

唐舍道:“报告出来,来个电话吧,我去办点别的事。”

魏谷城道:“你们规矩点,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唐舍默默点头,离开刑警队之后,带着胡宇涛和严九思直奔奥利健身房,他需要去检查自己安装的监控到底拍下什么了。

来到健身房,唐舍直奔监控室,浏览着从摄像头安装好之后,直到今天上午所有的健身室的视频记录。

可是,唐舍等人却意外发现,所有夜间的监控记录全部被删除了,只剩下前天晚上一段不到十秒的记录。

记录中,是一个身材微胖的男子站在监控头下面,穿着连帽卫衣,戴着口罩和一副墨镜,对着监控头抬起手来轻轻挥了挥。

唐舍等人反复看了无数次那段记录,可以确定那人的穿着打扮和那天在医院中走出310病房,被警方认为是张佳国的神秘男子一样,而且身材也几乎一样。

唐舍立即前往健身室,发现摄像头被人为破坏了。

胡宇涛来到唐舍身旁,看着摄像头道:“你认为是同一个人吗?”

唐舍摇头:“不知道,不能轻易下结论,一旦下了结论,很容易就会被推翻,我现在只能确定两点,第一,这个人摧毁摄像头的目的,应该是不想让我们看到他是如何利用镜子作为媒介来穿梭的,第二,如果我们想要搞清楚这一点,那就必须在健身室内长期监视,但是,这个人这么聪明,他怎么会想不到?所以,也许他会放弃这个地点,不再从这里出来。”

胡宇涛沉思片刻道:“现在手头的四个案子,是不是都有关联呢?”

唐舍道:“四个案子,第一个案子是张娴静失踪案,委托人是她丈夫钱少豪,关键点是镜子,委托人拒绝我们继续调查的理由不知,我推测为张娴静回来了。第二个案子是乔羽失踪案,委托人是他妻子舒馨,关键点也是镜子,乔羽至今仍处于失踪状态。第三个案子是张佳国车祸案,这个案子很复杂,前后发生了车祸、怪异手机一直到张佳国离奇失踪遇害,这个案子到张佳国死的那天,才发现也许与镜子有关,但现在还不确定。第四个案子,秦语依失踪案,是因为乔羽失踪而衍生出来的,这个案子没有发现与镜子有任何关系,也没有发现与乔羽失踪有任何直接关联,看似只是夫妻仇杀,可是,秦语依又回来了,还莫名其妙多了一具尸体,这具尸体又失踪了,综上所述,你们俩怎么看?”

胡宇涛道:“前两个案子都与镜子有直接关联,第三个还不确定,可是张佳国案子中那个神秘人又出现在了乔羽的案子中,我在想,这个神秘人会不会与第四个案子的尸体失踪有关系?我仅仅只是做个大胆的猜测,这样一来,四个案子都可以由这个人串联起来。”

严九思看着健身室内的镜子:“我还是觉得与镜子有关系。”

唐舍道:“我们是越理越乱,我认为现在的切入点在姚起帆那里。”

胡宇涛道:“为什么?”

唐舍道:“姚起帆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他知道秦语依已经死了,但人却回来了,他很害怕,很无助,在这种前提下,我们带着帮助他的态度去接近他,说不定可以让他说出实情来,最重要的一点是,秦语依明明认识我,却没有和我打招呼,就好像我是个陌生人。”

胡宇涛道:“我想从张佳国遇害案入手。”

唐舍问:“为什么?”

胡宇涛道:“我想查那个神秘人,还有张佳国的案子是不是与镜子有直接关系。”

唐舍摇头:“你的调查方式有问题。”

胡宇涛笑道:“为什么?”

唐舍道:“我已经说过了,切入点不在那,现在张佳国的案子就是一团迷雾,什么都看不清,秦语依案至少在迷雾中还能看到有光源。”

胡宇涛道:“其实切入点有好几个,例如这间健身房,我们可以安装远程摄像头,在家里轮流监视,这个没问题吧?还有,张佳国的那个手机,这也是切入点呀?为什么要从姚起帆下手呢?我觉得姚起帆的案子,也许与之前三个案子没有关联。”

唐舍有些不耐烦了:“我不喜欢和人争吵,这样吧,你查你的,我查我的,合适的时候再碰头,把各自的调查结果拿出来,你认为呢?”

胡宇涛道:“我们分散调查,力量也会分散。”

唐舍道:“但是我们意见不合,你要查张佳国,我要查秦语依,你说服不了我,我也不愿意去改变你,各查各的吧,就这样,我有点累了。”

唐舍说完,直接离开,胡宇涛站在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问严九思:“你师父什么毛病?”

严九思尴尬一笑:“他就这样,固执……涛哥,其实你也挺固执的,我走了啊,再见。”

胡宇涛站在那道:“就算姚起帆认罪了,说他是杀害秦语依的凶手,还是无法查出什么来呀?仅仅只能证明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

胡宇涛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健身室内只剩下了他。

此时,健身房内走进一个胖子,胖子站在跑步机上自拍了一张后,转身离开了。

“自拍打卡呀?”胡宇涛叉腰站在那,“胖不死你!”

胡宇涛长叹一口气,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实在不明白,人怎么可能通过镜子离开屋子呢?

就在此时,胡宇涛猛地扭头看着那远处的胖子,注意力落在他的手机上。

胡宇涛掏出找到的那个怪异手机,开机后靠近那面镜子,尝试着拨打出去,谁知道电话却通了,而他正好拨打的就是张佳国妻子后来新办的那个号码。

可是电话没人接,胡宇涛挂断,再次拨打,可觉得手机越来越烫,最终都烫得像要爆炸了一样,胡宇涛赶紧挂断把手机扔到一边。

许久,手机冷却,胡宇涛再次尝试着拨打电话,这次电话是拨通了,但电话那头的人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根本听不清楚,就像是信号不好一样。

与之前一样,手机拨打两次就烫得厉害,根本拿不住。

胡宇涛只得再次关机,但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唐舍驱车和严九思来到姚起帆家楼下的时候,却看到警察停在那,紧接着魏谷城和几名警员将姚起帆带下了楼,秦语依还疑惑地跟着,不断地问是怎么回事。

唐舍看得出姚起帆的面部表情全是恐惧和不解。

严九思道:“师父,你确定这个真的是秦语依?”

唐舍道:“我确定,我和她一起健身那么长时间,不可能认错,而且秦语依也没有双胞胎姐妹,也不可能那么简单找到另外一个和她如此相似的人,最重要的是,秦语依似乎不认识我了。”

严九思道:“对呀,昨晚我也发现了,她对你毫无反应。”

警察带着姚起帆离开,秦语依焦急不安地站在那目送着,等警察远去,她要上楼的时候,唐舍下车叫住她。

唐舍道:“秦语依!”

秦语依驻足转身,疑惑地看着唐舍。

唐舍看着秦语依:“你不认识我了?”

秦语依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道:“你昨晚也在我家,你是警察吧?”

严九思疑惑地看着这一幕,唐舍也觉得很是不解,为什么秦语依不认识自己?她是装的吗?如果是,为什么?

唐舍见秦语依是这种反应,决定撒个谎,试探下秦语依:“我不是警察,我是侦讯公司的。”

秦语依皱眉:“侦讯公司?是做什么的?”

唐舍道:“实不相瞒,我们是您先生雇来调查您的,我叫唐舍!”

唐舍伸出手去,说自己名字的时候,故意说得很慢,咬字很重。

秦语依没有握手,只是点了点头:“我老公派你们调查我什么?”

唐舍道:“原本我不应该告诉你的,但姚先生现在牵扯到了一桩命案,我们是他委托的公司,有责任查清楚整件事,否则以后我们公司在行业内将寸步难行,所以,我们需要向您了解一些事。”

唐小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