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楼住客

第90章 曾经的爱人15

我一下愣住了,然后只觉得仿佛整个人被投进了冰水中一般,全身冰寒,不自觉的发抖。

“你在干什么”那个声音似乎见我没有反映,将话重复了一遍。

我缓缓的转过头,视线中全是一片模糊,只能隐约看到前面一个模糊的身影,个子不高,看颜色应该是穿着白色的衣物,至于相貌是看不清楚的。

“你是谁?”我的声音干涩而战抖,让我感觉说话都只是一种幻觉,我甚至怀疑自己到底说话没有。

“你在干什么?”那个声音继续重复,连语气都没有变化,我吞咽着口水,犹豫着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在干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干好不好,只是觉得害怕,但是我能告诉你吗?不能!

在鬼面前是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恐惧的,这个不是在鬼楼学会的,而是小时候街坊邻居逗我的时候告诉我的。

只是我的恐惧表现得是那么的明显,完全没办法有一丝的隐藏。

“你在干什么,水很好喝,你要喝吗?”

声音的话语改变了,多了一些内容,我睁大眼睛看着对方,只见对方从身后拉出一个长方形的物体,我看不清楚,不自觉的后退,随着我的后退,那个身影并没有任何走路的动作,但是却虽然我的移动而飘动,让我们之间的距离保持着一致。

长方形的物体慢慢的接近我,我终于看清了,是一个饮水机,上面还有水桶,我的心抖动了一下,脑海中不自觉的出现了那个充满一束束头发的饮水桶。

虽然,我并没有看见这个饮水桶中有什么东西。

“水很好喝,你要喝吗?”

我听着这个声音,身影不住后退,头也不停的摇着,无论这个饮水机是不是在那个锁住救生员的办公室的饮水机,我都没有要品尝一下的意思,单纯是想起饮水桶里面的头发都让我头皮发麻,当然,现在这一幕可比饮水机恐怖多了。

“水很好喝,你为什么不喝呢?”

“我不渴。”我鼓起最后的勇气,用变调的声音回答,但是似乎并没用让那个身影满意,那个身影向着我靠近了一步,然后继续说道“很好喝的。”

我使劲摇头,有种要将头摇掉的感觉,但是那个身影推着饮水机不断向我靠近,无论我怎么退,距离都越来越近,连饮水机也变得清晰起来。

饮水桶里面没有头发,只装着半桶水,正在里面随着身影的推动而摇晃,似乎很普通的样子,只是在这个环境下,打死我也不相信这个饮水机会是普通的饮水机。

身影随着靠近而清晰,是一个女孩,年纪不大,也就18、9岁的样子,长得很可爱,有点婴儿肥,只是头微微偏着,看上去有几分不自然。

我心中一动,鼓足勇气转移话题道:“你的头怎么了?睡落枕了?”

“我的头很漂亮吧。”女孩果然被转移了话题,但是我宁可不转移话题,因为现在女孩的头发漂浮了起来,在鬼楼呆了很久的我知道,这个表示他生气了。

我使劲的点头:“很漂亮。”

“是啊,肯定很漂亮,不然他们也不会想要拿走我的头。”

我的心里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驰而过,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只能呵呵的干笑,只是突然间,我觉得女孩有点眼熟,没有原因,就是一种莫名的感觉。

一张生活照,一个约莫18、9岁的小姑娘正站在一丛鲜花边,右手比着一个胜利的手势,身体微微向花丛倾斜,清秀的脸庞上带着如同鲜花一般娇美的笑容。

在是一个幽暗的小河边,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孩正趴在河边的鹅卵石上,散开的头发挡住了整个头颅,两条细长的脚无力的放在水里,似乎正随着河水晃动。

也是幽暗的河边,一个同样身穿白衣的女孩正站在没过腰间的河水里,歪着脑袋带着如第一张照片中美丽的笑容,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看上去却总觉得有几分怪异。女孩的头转成了180度。

是他,那个我收到过照片的女孩?后来在电视里也看到过他的名字:陈落烟。

心猛地跳了一下,空空的后背瞬间升起一股凉意,我将背死死的抵在墙上,这样会让我不哪么害怕。

“你很怕我?”陈落烟语气很是平淡:“但是他们为什么不怕我呢,还要带走我的头。”

我没有回话,只是将身体向极力收缩,似乎想要钻进墙里面一样。

陈落烟继续道:“你为什么不帮我?”

陈落烟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我,看得我心惊胆战,看着他不断在空中挥舞的长发,我吞咽了口口水,断断续续道:“我,我,没办法帮你啊,你要,要我帮,帮你什么?”

陈落烟歪着头想了一会儿,道:“他们都把我的照片寄给你了,为什么你不帮我?”

又是为什么,真不知道这个鬼是不是为什么的执念太深了,老是问为什么,等等,照片,他们将照片寄给我。

“他们是谁?”我鼓起勇气,因为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太过重要了。

“你要喝水吗?水很好喝的?”陈落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们是谁?”我又问了一遍,眼睛勇敢的瞪着陈落烟,这件事不但关系着我还关系着老妈和雪儿。

“他们就是他们啊,你为什么不帮我?”

我完全无语了,感觉和陈落烟不在一个频道上,随即我心念一转道:“你要我怎么帮你?”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落烟的眼睛亮了一下,似乎没有了刚才的迷茫。

良久才缓缓开口道:“那天,我打车去外婆家,走到半路,他们要欺负我,我不敢,然后他们就要带走我的头,可是他们弄得我好痛好痛,都没有拿走我的头,然后我看到一道亮光,他们就跑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好冷啊。”

打车遇到坏人,想干坏事,看看陈落烟的样子,嗯,很清纯,虽然说不上特别漂亮,但是也算得上是中上水平,只是陈落烟用的事他们,很明显不是一个人,几个人都拿不下一个小女孩?再说了,就算陈落烟反抗得很激烈,为什么要带走他的头呢,这也太怪异了,而这个他们是不是就是给我寄照片的人呢?

最后的亮光倒是很好理解,想来是有人经过吓走了这群做贼心虚的家伙。

“他们是谁,有几个人啊?是不是他们寄的照片。”我追问道,并且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放在了最后。

“他们就是他们,一共三个人,他们不是他们。”

陈落烟的回答让我愣了半响,随即才理清出来,应该是陈落烟不知道伤害他的人是谁,只知道一共三个人,而他们不是他们应该是说照片并不是那几个人寄的,其实关于这点我也想到了,几个企图欺负女孩子的人,不可能拍下第三张照片。

“他们为什么要带走你的头?还有,他们三个人一直在车上?”

陈落烟想了一会儿缓缓摇头:“不知道,他们一直在车上,我们拼车的。”

我直接无语,大晚上去外婆家,还和几个陌生的男人拼车,你说你不出事谁出事。

“你怎么打的车,是滴滴吗?还有司机呢?”司机应该是有记录的,如果是滴滴打车就一定有记录,如果是出租车应该也能找到。

陈落烟道:“我不知道,我在等车,车停下,问我去哪,然后说顺路,我就上车了。”

我又是一阵无语,陈落烟啊陈落烟,你死得一点都不冤枉。

“车牌你知道吗?还有事什么车,什么颜色。”陈落烟的长发已经落下,而我也渐渐不再害怕,这个女孩太傻了,但是我并不介意帮助他。

只可惜,陈落烟只会摇头,然后除了告诉我是一辆黑色的轿车外,就什么也不能提供了。这让我一阵蛋疼,黑色的轿车,天啊,这是最常见的颜色好吧。

见我许久没有说话,陈落烟道:“你要喝水吗?很好喝的?”

这个呆萌到蠢笨的女人让我完全没有了害怕的心思,听了他的话,我不禁问道:“这是什么水?为什么你一直要我喝?”

本来我以为陈落烟会回答是矿泉水,然后很好喝,却没想到陈落烟直接说了一句差点把我吓尿的话。

“是尸水,很干净的。”

我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重复的问了一遍才确定答案,我的天啊,尸水,这是一个我做梦都想不到的答案。

“这个,额,水是哪来的,为什么要给我喝?”

“是我们大家的,是姐姐让我给你喝的,喝了你就会帮助我们了。”

大家,姐姐,怎么又钻出一些人了。

“姐姐是谁啊?”

“姐姐就是姐姐啊。”

我心念一动,问道:“姐姐是不是全身都是海水?”

陈落烟点点头:“你认识姐姐,那你快喝了吧。”

我摇着头应付陈落烟,心里已经明白了果然是吴婷,他应该是想借刀杀人,只是,我看了一眼陈落烟,心里想到:选择了这样一个呆萌货,吴婷也是醉了。

强大的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