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楼住客

第39章 矛头指向张生

我们都是一惊,扭头看去,只见高高大大,一脸正气的老人正在几个保安的簇拥下看着我们,是张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到张生的眼神变得闪烁,特别说落到黑红色的血字上时,连脸色也变得难看。

我本来向找个借口,但是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音,这个理由实在有些不好想。

黄晓龙却十分耿直道:“这里闹鬼,我们是来抓鬼的。”

张生的脸上浮现出怒色道:“哪有鬼,哪有鬼。”说完,转头对几个保安道:“报警,有人破坏公物。”

其中一个保安连忙拿出了电话,开始拨打报警电话,我们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中毕竟是我们这里最好的中学,警察来得很快,不过事情并不算大,一番批评教育后,罚了我们1000元钱,便放我们离开了。

伍剑赶过来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正垂头丧气的在一中门口坐着,身后还有几个保安正在虎视眈眈。伍剑愣了一下,我连忙示意大家离开。

将事情给伍剑说了一遍,伍剑也变得无奈,随即也将他的发现告诉了我们。

首先便是受害者。

苏晴,一中学生,死的时候18岁,自杀。在厕所产子后受不了人们的风言风语和家人的责备而自尽。

谭梅,一中学生,死的时候19岁,自杀。初步判断正是谭梅无意间见到苏晴在厕所产子,而将事情传播出去的。

陆人甲,一中学生,死的时候18岁,自杀。

陆人乙,一中学生,死的时候17岁,自杀。

……

后面还有好几个人,而死因在结案中判断的都是自杀,死亡的地点都是一样,这个废弃的厕所。

不过其中有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答案,从苏晴父母和同学的笔录中也没有发现,便是让苏晴怀孕的男人是谁?

伍剑将简单的资料说了一遍,便拿起一份厚上不少的资料,不同于刚才的卷宗,这些资料明显是A4纸临时打印的。

张生,现年61岁,已退休,15岁上山下乡,高考恢复后,考入华中师范,毕业后分配到一中,从此再也没用离开过,从一个小教师,一直坐到副校长,最后在副校长的位置上退休,在苏晴自杀期间,正是一中的教导处主任。

剩下的便是张生得到的各类奖项和详细工作经历,但是伍剑只让我们粗略的看了一下,便拿出几张纸道:“这些才是重点。”

我好奇的拿过来,只见上面是一遍报社道歉的新闻,我大体浏览了一下,内容是县城报社向张生道歉:在没有切实证据的情况下,发表了不适的言论,向张生道歉。

我完全没有看明白,将纸递给一边的何小如,看起了第二张,而第二张正是报社发的文章,大意是一中出现禽兽教师,猥亵强兼女学生。

我似乎有点明白了,连忙翻看最后一张,是一份情书的影印,上面用青涩的字迹述说着少女的心事。

我详细看了一下,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于是便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伍剑。

伍剑伸手指向了情书上的几个字,我顺着伍剑的手指看去:我们这段禁忌之爱,能不能得到上天的祝福。

而重要的便是在禁忌之爱上,我急忙问道:“这封情书是哪来的?”

伍剑道:“是苏晴死后,在她的书包里面找到的,后来作为证物保存了下来。”

苏晴,禁忌之爱,难道让苏晴生下孩子的人很特殊,是师生恋还是……。

伍剑见我看完,叹口气道:“内容并不明确,但是我觉得张生有很大的嫌疑。”

一边的何小如也看完了资料,不解道:“报纸都正式道歉了啊。”

伍剑道:“报纸道歉不代表就是报道出错,也可能是迫于压力,我查了当时的资料,报道出来之前,张生已经作为优秀教师代表,被提名了当时的一个国家级奖项,所以报社极有可能是迫于压力才公开道歉的。不过,这篇报道的时间还在苏晴自杀前几年,很明显和苏晴没有什么关系,只能侧面证明张生不像大家夸奖的那样道貌岸然。”

我点了一下头,虽然看似有点眉目,但是实际上却一点用也没有,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将一切指向张生。

伍剑很明显也是知道这点,将我拉到一边说道:“我们已经被张生盯上了,再去刮墙已经不现实了,你看能不能让鬼楼的帮下忙,晚上将墙上的血字弄出来,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我也同意伍剑的话,答应晚上去上班的时候好好求求鬼楼的美女。

资料依旧由伍剑保管,见了齐林后,很明显短时间内何小勇他们都不会有什么危险,于是大家便各自回家。

我也回去补了一会儿瞌睡后,匆匆去鬼楼上班了。

或许因为昨天晚上有迟到有早退,花姐看我的眼神已经透出一股寒气了,我自然不敢马上向花姐求助,只好一副努力工作的样子,先讨得花姐的欢心。

期间试着求了求露露,露露却依旧冷着脸:“你们不是找了覃美女了吗,有她在,还找我干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露露的话语里面透着一股醋意,不过马上甩了甩头,完全是我的幻觉。

小铃铛今晚来的很晚,而且覃美女也来了,看样子似乎是送小铃铛的,进来没多久就要离开,我连忙让小铃铛将覃美女留下来,没办法,现在有点忙,一下子抽不出身。

露露见我留下覃美女,阴阳怪气道:“现在客人这么多,还让她占个位置。”

我一看,的确,鬼楼已经坐满了人,鬼,于是道:“我请她,行吧。随便上几个菜。”说着,我拿出刚收到的小费。

露露却在目光中露出杀气道:“你的小费本来就是我们分的,你用我们的钱去请人?”

呃,我顿时无语,露露的话很正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怪怪的,这个不是我的小费吗?不过我很明显没有胆量和她争辩,只好一脸乞求的看着露露。

露露冷着脸,不悦的递过一盘花毛一体,便不再理会我。

花毛一体,就是花生和毛豆的拼盘,一般是作为赠品,我拿着盘子愣了一下,见露露完全没有再拿出什么菜的意思,只好将花毛一体给覃美女送了过去。

强大的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