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楼住客

灵楼住客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127章 古城执念7

“先生为何不去取那尸骸?”

我一愣,我还以为娴妃知道事情暴露了,就不会再出现了呢,却没想到他还在这里振振有词。

我没有回答,我讨厌被欺骗的感觉,特别是利用我的同情心来欺骗我。

“先生认为我是在骗你?”娴妃的语气中透出几丝伤悲:“先生走后不久,几名面生的小太监就将一只手臂埋在了枯井边,上面还带着我儿的玉佩,玉佩是真的,但是难道妾身连自己孩儿的手臂都不认识吗?”

“你的意思是这只手臂不是二皇子的?”我终于开口了,因为我不确定娴妃说的是不是事实。

“当然不是。”

“那在城门下的尸骸是你的吗?”我继续追问。

娴妃抽泣几下才道:“是妾身的,皇后想让妾身受尽欺辱,千人踩、万人踏。”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弯腰挖土,将刘妈埋掉的手臂又挖了出来,手臂是10多岁的小孩的没错,但是到底是不是二皇子的,我是分辨不出的。

整个手臂都被挖了,出来,手臂上全是擦伤,然后手臂的根部正插在井壁上的一个洞里。

“娴妃,这不是二皇子的吧。”

“是的,这绝对不是我孩儿的。”

我凄惨一笑,面带悲切道:“娴妃娘娘,自古有言,虎毒不食子啊。这只手臂是不是二皇子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只手臂是由井壁内塞出来的,不然手臂上不会有如此新鲜的擦伤,再者,以你所说,我想无论是谁,都不会为了陷害一个已经死了并且被镇压的人,而冒险去在井壁上挖出一个洞来。”

我站起来,看着枯井井口的位置。

枯井里面再也没有声音传出来,我呆了一会儿,见娴妃似乎已经无话可说,叹口气,转身离开。人不可貌相,我完全没有想到长得一副尖嘴猴腮样的皇后竟然会是一个好人。

走出永寿宫,我又茫然了,娴妃是坏人,自然不可能产生冤气的,但是设下这个幻境的鬼魂又是谁呢?一切回到了原点。

我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皇后的寝宫,站在寝宫外面,我可以很明显的看到皇后那干瘦的身影正蹲在寝宫的花园里,前面是一堆篝火,上面放着一口锅,不知在煮些什么,却又隐约的香味飘来。

我不禁好奇的走过去,皇后身边并没有侍女,只有他一个人,神情显得很是专注,估计一个人走过来也不会被发现,我不算,他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

锅里的水已经开了,食材不时的翻过上来,我看了一下,有蘑菇和野菌,走得近了,香味越加的浓郁。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我赶紧让开,只见一个熟悉的宫女正躬身行礼,然后等待着皇后的吩咐,这个宫女正是先头给皇上送汤的那个。

皇后回头,擦了擦高耸的额骨上的汗水,微笑着道:“汤还需要一会儿,你去将那个木托盘拿来,汤很烫。”

宫女躬身应是,然后转身而去,不多时回来,手上多了一个黑红色的木质托盘,略等了一会儿,汤好了,皇后蹲着亲自将汤盛好,放进木托盘里,然后道:“快去送给皇上吧。”

宫女转身出了寝宫,皇后十分没有形象的坐在地上,枯瘦如柴的手不停的捶打着还没有我小臂粗的大腿。

我向着皇后鞠了一躬,不为别的,就为我的误会,现在皇后在我看来,除了长相,绝对算得上是一名贤良淑德的皇后。

宫女的步伐不慢,我没有多做耽搁,直接跟上,进来的路我只知道一条,所以我打算原路返回,至于寻找那个鬼魂,就只能碰运气了。

皇上依旧在那个偏殿,宫女将汤递给那个锦衣太监后就悄然退出偏殿,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入了偏殿,我很想看看这次这个皇上到底会不会喝汤,要知道这碗汤可是皇后亲手熬制的。

情形和上一次很像,抛开对皇后的偏见后,我却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皇上的表现是很想喝这碗汤的,只是却不敢,是的,皇上给我的感觉就是不敢。我不由得更加好奇,一国之君,为什么会对喝一碗汤而产生畏惧,或者是畏惧大将军。

我记得,大将军是娴妃的哥哥,难道皇上在以故意疏远皇后来安抚妹妹被杀的大将军,我越想越觉得是这样的。

可惜皇后的一番心意啊,我有点鄙视皇上的懦弱,但是也理解他作为一国之君的苦楚,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君。

这一刻,我突然很想知道皇后的过往,比如他为什么杖杀娴妃,为什么娴妃的孩子他却视如己出,同时我也很想知道这个大将军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还有两个月就要回京了,我不由地摇头,找不到那个鬼魂,估计不止两个月,我可能会老死在这个幻境之中。

皇上最后依旧没有喝汤,锦衣太监这次没有打翻汤,而是小心的端了出去,我好奇的跟上去,不知道这个太监会不会将汤倒掉。

但是奇怪的事,太监直接端着汤走进了皇后寝宫,而皇后此时正坐在凉亭里面,拿着一卷书看。见太监过去,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后,微笑道:“皇上又没喝?”

太监跪倒在地,语气带着一丝哀伤道:“皇后娘娘。”

皇后摆手止住太监将要说出的话道:“麻烦公公了,哀家明日再熬吧,正好从太医院得了一个养生的汤式。”

太监抿了一下嘴,朝着皇后十分恭敬的磕了一下头。

汤碗被放在皇后的面前,皇后端起来,慢慢的将已经凉了的汤慢慢的喝完,方才放下碗,拿起一卷书,继续看了起来。

太监走出寝宫后,竟然落下了眼泪,自语道:“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我奇怪的走过去,这次我实在忍不住了,这个太监看起来对于皇上和皇后都十分忠心,而且看样子应该知道不少的信息,是一个绝佳的对象。

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具有很大的可操作性,于是一直跟着太监走到一间应该是他居住的房子,太监进去似乎拿了一卷书,然后又匆匆离开,我看了一眼,应该是去皇上所在的偏殿。

我没有再跟过去,而是在房间里找出纸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一行字,没办法,毛笔用不惯,而且繁体字认还行,但是写却很是困难,于是在纸上的字不但难看,而且有很大一部分的简体字。

我没有再出去,一直在太监房间中等他,一直等到半夜,锦衣太监才面带疲惫之色走了进来,却没有看桌上的纸,而是直接打算脱衣服休息。

我一看,连忙阻止,我可没有兴趣看一个太监的裸体,太监正在脱衣服,却发现衣服似乎被人抓住一般,脱不下来,便奇怪的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摇摇头想要继续脱,我郁闷的将纸直接拿到太监的眼前。

可是我拿着纸刚刚放到太监眼前,太监却正好低头解身上的腰带,我只能拍拍他的肩膀,没办法啊,如果他腰带一解,我估计得直接成瞎子,太刺眼了。

太监看来是累坏了,毫无察觉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纸,然后愣了一下,随即直接一下软倒在地上,手都在不停的发抖,却依旧嘴硬道:“我乃堂堂大内总管王宝,何方妖孽。”

我终于知道了太监的名字,但是这不是重点,我拿着纸靠近王宝,王宝却不退的后退,虽然吓得不轻,但是好歹还是有点气概的。

我见这样也不是办法,只好将纸甩在他的身上,这会这家伙总算明白了,拿起手中的纸看了半响,然后道:“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难道我写得还不够明白,我一把抢过纸看了半响,奇怪,刚才明明都认识的,怎么现在很多字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我郁闷的将纸放在一边,然后拿出书架上的一本书,又拿起毛笔,在书上有用的字下方点了一下,然后递给王宝。

王宝或许见我没有伤害他,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害怕,直接接过书念了出来:“是我,你来帮。”

王宝语气战抖的道:“请问你是哪位?需要我帮什么?”

我顿时满头的黑线,直接拿起笔一个字一个字的点给王宝看,王宝随着我的笔,念了出来:“我是来帮你。”

王宝念完后,茫然道:“我,我不需要帮什么啊。”

我突然觉得交流好累,继续在书上翻着,找着要用的文字,实在找不到的,也用近音字代替。而王宝则随着我的动作,而念着。

“嫌妃找我帮忙,我觉得皇后是好人,于是想了解情况再做决定。”

王宝读完,又奇怪的重复了一遍:嫌妃,然后恍然大悟,脸色变化,直接跪在地上不停的向着前方磕头道:“皇后娘娘是好人,您千万别听娴妃的。”

我就站在王宝的侧面,见他对着前方磕头,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然后拍拍他的肩膀,继续在书上用毛笔点着。

“将事情详细给我说,然后我再做决定。”

王宝连连答应,然后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当然和娴妃的故事不一样。

强大的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