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灵法师事务所

第14章 病房

镜面般的刀刃之上有不少修补过的痕迹,这与多数工艺收藏品截然不同。赵炎目光低垂着翻转刀刃插入皮鞘,当银白色的反光消失后,他眼中的那抹锐意才随之消匿。

幕府时期那些惨烈战斗的画面闪过心间,一切已成往事,但冷兵器格斗的本领这么多年却始终用得上,因此赵炎才会有每天简单锻炼一下的习惯——战斗凭借的不是长篇大论,而是肌肉记忆。相比网络上那些满口嘴炮的“大师”,赵炎对“武艺”一道的理解自然更加深刻。

技艺是常练常新的,看似完美的套路,千百年琢磨下来永远有进步的余地。但总有人觉得“古人”那一套最正确,还觉得所谓“古武”战斗力最强——赵炎作为经历过整个“武术”发展史的人,对此从来都是嗤之以鼻。

但这些不过是练刀之后的随想,他并没有谁可去交流的。把刀放回原位,赵炎想了想,换身衣服,揣上一捆现金便出了门,临走前他还是把造型怪异的风镜挂在了脖子上,并将白骨匕首揣进了兜里,虽然上面的“死灵之力”所剩不多,但这样安全感终归多点。

门口早点摊吃了豆浆油条后,他便乘公交去了医院——自己那辆京牌陆地巡洋舰一年前被撞进了山沟里,在帝都想换车都要本地牌照,看来这也是个麻烦事。

一个是换车,一个是寻找线索,赵炎思索着这两个问题,进了医院之后,才得知胡岳川已经转院的消息。

“华日友好医院?”

从护士那里得到消息的他点点头,正准备离开时,一位穿着西服的年轻助理迎面上来。告知他是专门留在这里等赵炎的——显然秦梅这位母亲对儿子的救命恩人很上心,不但派了专人守在这里,更配了专车。

“秦总因为联系不到您,只能靠这种方式等候了。可以的话,我现在把您送过去。”

赵炎对此并无不可,同意后便跟着这位助理上了等在医院门口的奔驰S600迈巴赫。坐在巨大后排的赵炎面无表情的打开了座椅按摩和加热,把椅背向后调整后闭目养神。这让原本还打算说什么的助理不得不沉默下来。

他原本以为自己来接的只是个普通人,但看这个架势,明显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赵炎一路上惜字如金,静谧的车厢内回荡着巴赫的大提琴曲,他听了没多久,睁开眼睛,在柏林之声音响那银色的外壳上停留几秒,随即直接通过后排扶手上的老板控制关闭了音乐——对于他来说,“回忆”带来的情绪总与一个个面孔的消逝有关,所以他一直避免在某些环境中陷入回忆无法自拔。

客厅里那副“慎独”的字是这样,此刻车里放的音乐同样如此。

助理有些不解的从副驾上看了一眼,赵炎没有解释,只是目光望向全景玻璃之外灰蒙蒙的天空。当樱花树的枝叶出现后,他便知道这里到了华日友好医院的范围。

说起来,帝都服装学院就在旁边,那个叫韩琦的女孩儿应该就在这里上学吧?

哦,昨天因为车祸的事,手机都忘了买了。

他这般想着,在迈巴赫停稳后走了下去,可是刚刚进入医院大堂,他就皱眉停住了脚步。

赵炎在这里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那是他在异界的坟场时总会遇到的东西——用通俗的话讲,就是“负能量”。

鬼魂、恶灵、诅咒……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非自然存在都算是“负能量”的一种。它们集合在一起时,赵炎不用“亡者之眼”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而他用于施法的“死灵之力”,也都是由这种力量转化而成的。

不过并不是所有“负能量”都能转化为“死灵之力”。只有被死灵法师用法阵捕捉或束缚的“灵体”,才能进行转化。因此赵炎曾经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墓地坟场转圈捉鬼。

现在在医院体会到如此熟悉的气息,他略微思索过后便明白了:之前那个小医院本身建立时间短,不治身亡的人也不会太多,肯定无法和华日友好医院这种老牌医院相比。医院说白了就是经常死人的地方,积累这么多年,“负能量”多并不意外。

这边挂号排队的人明显很多,不过助理带着赵炎一路去了住院部,随后乘电梯上了14楼的特护病房——有钱有势的人当然不会和普通人挤在一起,当赵炎踏入这片区域后,发现所有的病房都是单间单人的,装修也豪华一些。

走廊里安静异常,助理登记了探视资料后,便在护士带领下一路到了胡岳川所在的病房。

赵炎脖子上的风镜让助理很是好奇,不过他最终还是没问出口这到底是什么。推开隔音效果极好的大门,他向屋里的秦梅简单汇报几句便退了出去,留下赵炎站在门口。

“您好。”

赵炎客气的向秦梅点点头,后者冲他笑了一下,随即将目光转回面前的科室主任:“那您的意思是……需要转去精神科?可是他这会不会是……”

“我理解您的担忧,不过目前所做的检查表示他的头部内外并没有任何异常,从头部外侧的伤口来看,他的大脑也没有遭受过直接冲击。现在的状况我认为……”

主任医师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几张脑CT图给秦梅讲解着,后者眉头紧蹙,显然无法接受儿子可能出现“精神病征”的事实。

这种时候赵炎自然是不能插话的,他只得站在一旁默默打量四周:可以移动的病床比正常医院看到的稍微宽一些,屋内的装修素雅中透着一点日本人才有的品味。墙上挂画,角落摆花,若不是墙面上那些氧气插口和呼叫器,把这里当成豪华酒店也不是意外。

窗外是14楼所能提供的良好视野,落地窗拉着纱帘,元大都遗址和护城河隐约可见。

“我们怀疑行为异常可能和车祸受到的惊吓有关,但这些问题还是要精神科来和您解释并且进行另一番检查了——”

“这样……好吧。”

秦梅最终还是接受了建议,没等说别的,门外又有人敲门,这一次是穿着警服的交警。对方看上去是有领导提前打了招呼,进门后很是客气:“秦梅女士吧?我过来做一下笔录。”

这表示案子已经定了性,秦梅显然不是一般人,这事情多半已经当成普通的交通事故处理完毕,如今不过是走个过场。

不过这位警察刚说完便看到了赵炎,他目光微微一愣,随即认出了这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你也是当事人之一吧?你是那个踹……额,开门救人的!”

围观路人拍摄的视频在网上出现没多久便被尽数和谐,但作为调查这起案件的交警,李七夜却是完整的看到了摄像头中赵炎“怒踹”兰博基尼的一幕。

作为一个每周两次拳馆训练、周末健身房还要加强力量的“武痴”来说,虽然李七夜是交警,但他对赵炎的强大明显有着“内行看门道”的深刻体会。

力的作用都是相互的,多数人都看到车被踹的平移,却没想过人的骨头和肌肉是否能承受这种力量。李七夜估计如果是自己那么踹,大腿至少是个骨裂的下场。

“哦,是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赵炎平静打了招呼。李七夜虽然很想和他探讨力量训练的问题,却又碍于当前的公务不能仔细询问,只得忍住道:“等下也简单录个笔录就好,没什么别的事。”

他转过头来,刚想对秦梅说话,却见旁边床铺动了动,一直睡觉的胡岳川缓缓睁开了眼睛。

宝剑侍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