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棺匠

第59章 青铜鼎(一)

我们几人都在想为什么龙逸飞会突然消失了。

我心里越来越不敢想,这龙逸飞到底是人是鬼,但是从龙逸飞身上穿着的衣服和说话的语气,很明显是现代人无疑啊!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的奇怪,这龙逸飞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周教授在竭力控制着自己心里的恐惧,因为周教授估计也看出来事情的不对劲。

“龙逸飞不会害我们的,他要是想让我们死,我们绝对活不了,这里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周教授这句话说得是不无道理,大家都只好同意这个观点,也希望周教授说的是对的,以此来慰藉自己心底的那份恐惧。

周教授依旧拿起手中的独鱼龙尾佩,在不停的打量,我估计这个独鱼龙尾佩不一般。

“是啊!上古之物,简单的东西没有几个!”周教授说完又将独鱼龙尾佩放回了原地。

周教授随即用手试着拽了拽地上的链子,那四道铁链紧紧地将石台拉着。

周教授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只是用自己的手继续抚摸这几道锁链。

黑漆漆的锁链,足足和胳膊宽度差不多,看起来就让人胆颤心惊。

这锁链到底为了锁住什么,冯雨柔也凑上去看了看。

就在周教授和冯雨柔刚走上水池的时候,忽然那四道锁链紧紧的绷住,然后拔地而起,一个巨大的青铜鼎忽然横空出世,悬浮在我们的面前,那个石台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啊!”

青铜鼎悬符在我们的上方,足足由十多米高,刚才那四道黑漆漆的锁链原来尽头在四周的墙壁之上。

看着这足足有百米之长的锁链,拉着一个巨大的青铜鼎在空中,任谁此时估计心里都是崩溃的!

这太匪夷所思了?

难道是刚才周教授和冯雨柔其中一个人触动了机关,或者说这些是龙逸飞所为?

饶是周教授见多识广,经历过无数的考古发掘工作,这个时候也不淡定了。

因为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好像都是被安排的,从一开始经历的巨龙石雕,再到水虺之王,然后是二圣四兽,接下来是天外陨石和远古祭祀。

周教授刚才手中所拿的独鱼龙尾佩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时候只有希望唯有青铜鼎能够给我们一点解释了。

这个古鼎上边乃是透着碧青色,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这鼎的年纪小不了。

尤其是现在已经发掘出来的青铜器,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青铜器不能够被复制,在世上的每一件都是珍品,称为无价之宝也不过分。

这个大鼎看去足足有两米多高,这是我看见过最大的鼎。

“周教授这比司母戊鼎还要大啊!看来中华第一鼎要易名了!”

我之前听历史老师讲过,司母戊鼎乃是商王祖庚为祭祀其母戊所制,是商周时期青铜文化的代表作。

周教授告诉我们后母戊鼎乃是用陶范法铸造而成的,在商后期铸造后母戊鼎至少需要1000公斤以上的原料,并且要在几千人的密切配合之下才能够烧铸成功。

但是眼前的这个巨鼎我估计得万人同时工作才有可能烧铸完成。

“上浮桥!”

我们几人赶紧跑上浮桥,因为只有在浮桥之上才能够看清这巨鼎的样子。

上了浮桥之后,周教授和冯雨柔已经管不上龙逸飞消失的事情了,只是一个劲朝着这个巨大的方鼎看去。

“竟然是用失传千百年的焚失法铸造而成!”

冯雨柔告诉我们,鼎是我国青铜文化时期的代表。鼎在古代被视为立国重器,是国家和权力的象征。而在夏商时期青铜器就已经铸造技艺达到巅峰。

但是这青铜器的起源无人能够探寻其源头,焚失法最早见于商代中晚期,但这些都不是很重要,关键这上百的纹饰看起来很模糊,不知道是距离太远还是光线的缘故,总之这个鼎看起来很神秘,总让人感觉心里不安宁!

我看着这个巨大的方鼎,在上边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男子的面孔,虽然只是简单的勾勒了几下,但是那个男子的面孔,我越看越感觉像龙逸飞。

我按耐住自己心里的悸动,但是从周教授的脸色当中看到,周教授也应当是觉察出来了。

上边的那个男子的面孔和龙逸飞长的很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等到距离越近就越能够看清这青铜鼎上的图案,正对我们的一面上边的上方有着匀密纤细的云雷纹,云雷纹和密集的羽状纹相交织,构成繁丽诡秘的云层之图。

在云层之下有着一棵高大的树,仔细看去这棵树我总感觉在哪里见过,我稍作回忆。

“我的妈呀!这青铜鼎上的树不正是我们面前的这棵树吗?”

我这句话刚说出来,周教授几人也是朝我看了一眼,然后随即朝着我们面前的这棵树看去,真是像极了,丝毫无差。

另外在树上盘绕着一个浮龙,一个男子正站立在浮龙的躯体之上,然后朝着远处看去。

在这树纹之下,竟然有着很多的奇异怪兽皆成跪拜状!

那些似兽非兽、似人非人的兽面像,瞪目而视的表情、奇异的装饰和夸张的造型,还有很多人面兽身的图案,都在地上匍匐着,没有抬头的,全部都是低头看着地下!

尤其是那些夸张的人面,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青铜鼎一般没有盖子啊!为什么要在青铜鼎之上放一个盖子呢?”周教授自言自语的说道。

在远古时代鼎都是用作祭祀的神器,但是这鼎里边到底是什么呢,看来只有打开这个鼎才能够一探究竟。

周教授在其余三个面,发现了十二个远古的文字,和我们之前在那半截骨头上看到的样子很像,但是不是同一个字。

这十二个字的含义我们不知道,也不了解,即使是周教授也弄不懂,毕竟都是第一次见这种文字。

我就在想这个青铜鼎里边会不会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九重天棺,毕竟之前九重天棺的影子可是确确实实的出现过。

“周教授你觉得会不会在这鼎里边出现九重天棺!”

“九重天棺在这青铜鼎之内,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这鼎乃是用来沟通天地的圣物,若是里边出现什么奇特的东西你们也不必紧张,我曾经就在一个商朝的鼎中亲眼见到一个人头,当时我还年轻差点没把我吓死!”

我们几人都站在浮桥之上,思考这个青铜鼎究竟该如何打开,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靠前啊!

所以我们不得不坐下来商量一下,最后经过商量的结果就是秦龙顺着铁链爬到青铜鼎旁边,然后打开的青铜鼎的盖子。

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秦龙也是艺高人胆大,其实除了秦龙,在场的人也没有人有胆量。

我估计周教授有,但是周教授已经这么大年纪了,若是从铁链上摔下去估计不死也得摔一个残废啊!

这不禁让人担心,所以最后就是周教授在上边指导,秦龙在现场操作。

周教授告诉我们,在众多的帝王和诸侯墓中,不乏如鸮尊、四羊方尊、大盂鼎、司母戊鼎等重器,可是除了这些名传遐迩的国宝之外,远古文明时期的古墓中,还出土了大量稀奇古怪,不知道用途的诡异之器,这些奇怪的青铜器上边也许记述了那段尘封的不为人知的往事,窥测那段远去的历史。

秦龙也是手脚麻溜,没有几分钟就顺着铁链爬到了青铜鼎的上边,但是用力的用手往上用力一扣,但是那青铜鼎的鼎盖却纹丝不动。

秦龙也是纳闷了,青铜鼎上的鼎盖并没有什么重物啊!

“周教授用手弄不开怎么办?”

“特殊时期也只能够用特殊办法了,用军刀试着看看能不能撬开!”

秦龙随即从腰间拿出自己的尼泊尔军刀,朝着鼎盖的缝隙探进去,然后用力的在撬动这鼎盖,但是丝毫没有作用,我们能够很明的看到尼泊尔军刀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变形。

军刀弯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难道这鼎盖是长在这青铜鼎上?

秦龙也是一个倔强的主,用着匕首试探了十几下都是毫无作用。

本来周教授让秦龙匕首来撬开这鼎盖对这个远古文物是一种伤害,但是这个时候除了这个方法,还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秦龙还是依旧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可奈何。

“看看上边有没有什么机关?”

“上边除了几个花纹,在什么都没有了!”

莫非这个鼎盖是真的长在这青铜鼎上!

周教授也是一个不服输的主,直接攀爬着锁链朝着青铜鼎爬去,但是为了周教授的安全,我们几人还是往周教授的身上系了一根绳子用来保护周教授的安全。

周教授年龄大了,行动自然是没有秦龙那么迅速,但是周教授这一份考古的心倒是让我们几人敬佩。

他不断地喘着粗气,在将近十分钟过后,周教授的手终于摸到了青铜鼎!

五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