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装了,妈咪是大佬

第95章 一物降一物

自从樊墨白生病后就总是容易困乏,但睡不了多久又会醒来。当樊墨白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就看见一老一小正坐在沙发上愉快地聊着天。

大头正在一旁伺候着茶水,听见床上有动静,回头看见樊墨白醒了,赶紧走过来,“老大,你醒啦?老爷子来了。”

“嗯。”樊墨白点头,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爷爷。”

樊天雷闻声转过头来,本来笑眯眯的眼睛突然一瞪,胡子也竖了起来,刚才那个和蔼可亲的老人瞬间变成一个严厉的老古板。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爷爷?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你住进世华医院了,都没人通知我这个老头子,我还是从别人的嘴里才知道!”

“唉,人老啦,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啦!”

末了,樊天雷一声叹息,又变成了一副孤寡老人的模样。

“爷爷……”樊墨白一阵头痛。

从小到大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怵他这个爷爷。

小时候,可能是他父亲那一辈没人能接管樊家衣钵的原因,自他出生以后,爷爷就把他当作接班人来培养,对他要求特别严厉。他做得越好,爷爷对他的要求就越高。爷爷就好像是一座永远无法翻越的大山,他永远得不到爷爷的认可。

长大后,当他披荆斩棘终于接管了刑侦处,他以为这下可以让爷爷满意了,谁知爷爷对他的要求更是层出不穷、花样百出。哪怕是他搬出了老宅,爷爷的苛刻要求也从没断过。

也许是刚醒来神智不清,刚才那一晃神,竟以为看到了爷爷慈祥的一面。再看现在,这才是他那个时刻精神威压的爷爷!樊家的掌门人!

“老白你醒啦!”沐樊悠小跑着来到樊墨白床边。“是不是刚才我们说话声音太大吵到你了?”

樊墨白刚想摇头,只见沐樊悠扭头冲樊天雷噘起小嘴抱怨道:“我就说嘛小点声小点声,您的声音太大了都把老白吵醒了!”

“悠悠,不得无理,那是你太爷爷!”樊墨白立即教训沐樊悠道。

那可是樊家的当家老祖,惹怒了他恐怕日后沐云溪进门和沐樊悠认祖归宗就难了。

同时,一句“太爷爷”也是告诉樊天雷,这是他樊墨白的女儿,他已经认了,那她就是樊家的人,即使有人反对,也要顾及他这个现任少主的颜面。

还未开战,已经是剑拔弩张的节奏!

“你凶什么凶?吓坏了我乖重孙了!”樊天雷怒目圆睁,拐杖往地下用力一杵,差点儿杵出来一个窟窿。

“您小点声,都说了您声音太大了,怎么还是改不了?就算您老当益壮不怕气大伤身,可我家老白还病着呢,如果他病情加重了,我可不叫您太爷爷!”沐樊悠嘟着嘴巴坐在床边,小手紧握着樊墨白的手。

“好好好,是太爷爷错了,太爷爷改还不行吗?以后太爷爷说话都轻声细语的,就这样,好不好?”樊天雷猫着腰陪着笑脸,好生哄着小丫头,生怕她一不高兴翻脸不认人。

樊墨白又是一个恍惚。

是他头晕眼花了吗?

老爷子在笑?

老爷子在低头认错?

老爷子怕小丫头不认他?

樊墨白转头看向大头。

大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没错,你没看错!

这也是大头生平第一次看见老爷子也有服软认怂的一面。为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老脸都不要了!这话也是说出去,谁信?随便跺一跺脚京都都要抖三抖的人物,竟然跟一个刚认识十来分钟小丫头低头认错了!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一物降一物!

沐樊悠给樊天雷使了个眼色。樊天雷撇了撇嘴,“那个,你感觉怎么样啊?要不要转去圣坤?”

“不用,这里挺好的。”

樊天雷“嗯”了一声,眼睛不自觉地四处张望。

沐樊悠嘴巴一翘,“这里当然好啊,这里是顾叔叔的医院,圣坤哪有这里好!”

樊天雷立即笑盈盈地附和,“我也这么觉得,尤其是姚家那女娃,我不喜欢。”

沐樊悠一听这话立马喜笑颜开,举起白嫩嫩的小手掌到到樊天雷面前,击掌为盟,“英雄所见略同!”

大头悄悄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照片丢进群里。

大头:老爷子的底线呢?当初是谁扬言老大再不结婚就断绝祖孙关系的?是谁说姚菲菱可以考虑的?又是谁默许姚菲菱自由出入老宅的?

秒回。

沈良:老爷子的底线你敢质疑?分分钟灭了你!

江辰:小祖宗干得漂亮!

徐非:️乘2!

渔夫:️乘3!

鱼饵:哭!老大终于脱离苦海了!

江辰:️乘2!

渔夫:️乘3!

门外,老管家钟伯老泪纵横。樊墨白是他看着长大的。不怕说句托大的话,他是把樊墨白当作亲孙子一样看待的,而樊墨白对他甚至比老爷子还亲近。

门另一侧的陆峻适时地递上一张纸巾。

“谢谢。”钟伯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

“你是?”从他们一来,这孩子就在门口守着,莫非是孙少爷身边又来新人了?

陆峻道:“我是陪悠悠来的。”

“哦。”钟伯点头,那应该是孙少夫人的人了。看这孩子气宇不凡,一定也不是个普通人。只是不知道孙少夫人怎么样。

想到这里,钟伯释怀一笑。以孙少爷的眼力,一般人又怎么入得了他的眼呢?

钟伯偷偷扒着门缝儿继续看里面。

“她妈妈呢?怎么没来医院照顾你。”樊天雷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生硬,但还是让樊墨白有些不悦,微微蹙眉。

“有事出去了。”

“有什么事比你还重要?要我说,十年前她能丢下你一走了之,十年后未必不会!”想起这十年里他宝贝孙子受的苦,他就对沐云溪满腹怨言。

“爷爷……”

“太爷爷,您说的是我妈妈吗?”沐樊悠小嘴又噘了起来。“虽然您是我太爷爷,但我也不允许您说我妈妈坏话!”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太爷爷不说。那你能不能让你妈妈来见见我呀?”跟他孙子说不通,跟重孙女说可以吧?

“不行!”沐樊悠一口回绝。

“为什么?”

沐樊悠犹豫了一下小声嘀咕道:“那个,我妈她不知道我来京都。”

安之若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