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装了,妈咪是大佬

第51章 墨爷的小心机

沐云溪睨了他一眼:“你不是有卡吗?从二楼到六楼,你墨爷想吃饭谁敢拦着?”

樊墨白撇撇嘴,那是卡的问题吗?是一张卡能解决的事吗?

孟刚见樊墨白默不作声闷闷不乐的低头吃了一口点心,十分不开眼的问:“师父,你是不是有点怕我师母?”

“咔吧”一声,樊墨白手里的筷子变成了两段。

孟刚吓得赶紧低头吃饭。

沐云溪撩了一下头发和声细语的问孟刚:“孟刚,你几岁了?”

“28。”孟刚不明所以,瓮声瓮气的回答。

“你28,我31,如果你不怕胳膊腿也像筷子一样,尽管多叫几声师母试试!”

孟刚突然觉得,师母的气场好诡异!

“是,师——”孟刚下意识的开口,却在看见沐云溪清冷中透着杀气的眼神后声音戛然而止。

然后“师”字变音成四声,“是——夫人!”满满的求生欲!

可是,又说错了吗?怎么师母这眼神之中又多了一层——怨毒?

怕他再不开眼,沐樊悠夹了一块点心放在孟刚盘子里,“师兄,你尝尝。”并用手半掩着面使劲儿的给他使了个眼色。

孟刚终于智商上线,把注意力专注在了吃上。

一顿饭感觉吃的惊心动魄。

饭后,樊墨白走在前面去开车,沐云溪看着他绅士的打开车门,冲他妩媚一笑:“那就辛苦墨爷送你的徒子徒孙回家吧。”

“那你们呢?”樊墨白一笑,就知道是这样。

沐云溪玉手指向路边停着的大切,“在那。”

萧雨看见楚南山的车顿了一下,“人太多了,我打车走吧。”

“就打这辆吧,车大,宽敞。”沐云溪直接忽略了樊墨白,拉着萧雨往前走。

楚南山坐在车里看见沐云溪他们出来了,赶紧掐灭了烟下车跑过来。

“墨爷。”

樊墨白点点头。“人就交给你了。”

“啊?”什么情况?楚南山是收到沐云溪信息后过来等的,他以为沐云溪给他机会送萧雨,怎么连沐云溪也归他管了?

几个人往车那边走,楚南山回头看向樊墨白,樊墨白摆摆手上了车。

“溪姐,什么情况?”上了车,楚南山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

“没什么,咱们不是顺路吗!”沐云溪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沐樊悠和李毅凡跟她坐在后面,萧雨坐在副驾,从上车一直在拽安全带。

“怎么了?”楚南山问。

萧雨尴尬的看了看他,“拽不出来。”

楚南山俯过身去帮萧雨拉安全带,萧雨不自觉的往后靠了靠,可是微热的气息近在咫尺,还是不禁红了脸。

“热吗?”楚南山看她脸色微红,把车窗打开一半。夜风微凉,萧雨打了一个喷嚏,楚南山单手开车,把外套脱下来塞给萧雨,“穿上吧,别着凉。”

“噗”,萧雨被气笑了,“到底是热还是冷啊?”

“那个,你先拿着,冷了就穿上。”楚南山尴尬的笑笑。这是逮捕小白后第一次见萧雨,有点不知所措。

楚南山先送了李毅凡回家,然后送萧雨,在门口,两人小声嘀咕了一会儿,楚南山才回到车上,最后开车回云鼎伴山。

可能是下午健身打拳体力消耗太大,沐樊悠在车上睡着了。沐云溪把外套脱下来给她盖在身上,轻抚着她头上的刘海儿,轻轻叹了一口气。

楚南山从后视镜看了看沐云溪,欲言又止。

沐云溪抬头瞥到,“说吧。”

“你跟墨爷……”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两个保持距离,对谁都好。”

楚南山点头,“墨爷好像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才一直让自己跟着沐云溪他们。

也许这就是默契吧,即使十年没有在一起,他们还是会明白对方的想法,会为对方考虑。

“死士那几个人有招的吗?”已经一个星期了,审讯应该有成果了。

楚南山摇头,“本来预想是三天之内至少能攻破一个人的,结果发现,死士还真不是一般人。连陈卓和天机处都用上了,还是没找到突破口。”

“嗯。”沐云溪点点头,沉思一会儿,“明天我叫冷夜去一趟吧,换个人磨一下试试。”

“那就太好了!谢谢溪姐!”楚南山感觉车子都轻盈起来。

“哼哼。”沐云溪冷哼一声,“谢就不必了,你帮我看好他们就行。”

本来还在开心的楚南山,这会儿才反应以来,冷夜跟他家墨爷就是一对冤家,水火不容啊!

“溪姐,他俩要是打起来了,我也管不了啊?”楚南山为难道。

“管不了啊?那就别用了!”沐云溪胳膊支在车窗上,眼睛微眯,一副懒散的样子。

“别别。”楚南山赶紧求饶,“要不明天你约墨爷去散散步?”

沐云溪一抬眼皮,一道凌厉的目光通过后视镜折射到楚南山眼中。楚南山突然觉得后脊发凉,“那要不我问问姚菲菱还在不在海城?”

沐云溪闭上眼睛,懒懒的说:“问呗。”

还学会威胁人了!信不信我把借给你的人都给你撤了?

楚南山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沐云溪,悄悄在手机上点了几下。

“OK。”

对方是——墨爷。

……

樊墨白送完孟刚和吴岐才知道,原来他们两家住的不远。

那一片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没有正规的小区门禁,只是一片楼群,六层的红砖墙,老式的铁架窗户锈迹斑斑,堆满杂物的楼道里充斥着发霉的味道,一家说话大点声整栋楼都能听到。

吴岐下了车朝樊墨白和孟刚摆摆手,“谢谢叔叔,师父,你们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就行。”

这条路他每天都一个人来来回回的走,习惯了。

孟刚不放心,也下了车,“师父,我去送他。这离我家不远了,我走回去就行,你先回吧。”

樊墨白点头,也没着急开车,点了一支烟。

孟刚把吴岐送到家门口,看他进了门,才折回来。到了弄堂口,就见樊墨白的车还停在那里。

“师父,你没走呀!”孟刚小跑过去上车。

樊墨白掐了烟,打火。

到了孟刚楼下,孟刚想说请樊墨白上去坐坐,可是看了看这乌漆麻黑的过道,想想还是算了。

“你以前不是打拳吗?怎么没攒点钱?”孟刚能在健身馆开年费一万的会员,却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樊墨白有点想不明白。

“嘿嘿,有事都花了。”孟刚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

“行,走吧,有事打电话。”樊墨白启动车子朝孟刚摆摆手。

昏暗的车里,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他用余光瞥了一眼,楚南山:“OK。”

嘴角勾起一抹性感的弧度,车子向云鼎伴山的方向开去。

安之若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