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装了,妈咪是大佬

第11章 谁欺负我女儿了?

不过沐樊悠有一点还是猜对了,他的确是怕沐云溪再跑了。

爆炸后那几年,虽然他始终抱着她还没死的幻想,但那么大的事故,如果不是早有安排根本插翅难逃。

她还活着?不过是骗自己罢了。

于是他展开疯狂的报复,凡事跟那件事有关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如果没有他,也不会把沐云溪逼到那个境地。

结果,不要命的他反而成了神话。

可笑!

直到三年后,他在海城见到了沐云溪。

她像一个普通妈妈一样,抱着孩子在公园里散步。

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光彩夺目,眼神里再没有阴霾和森冷。

那个眉眼酷似他的小女孩,有着像天使般的笑容,一瞬间治愈了一切伤痛。

那一刻,他远远的站着,不忍去打扰她们。

就让她们这样安静的生活在路人的世界里吧。

樊墨白抬起手,想要拍拍沐樊悠的小脑瓜,可是手放了上去又舍不得用力,于是变成了轻轻的抚摸。

“想什么呢!你的脑洞一直这么多么?”

“那——”沐樊悠撅着嘴看他。

“那什么那!以后你会知道的。”

“现在,我们去解决一下今天的事吧。”樊墨白起身,一只大手伸到沐樊悠面前。

“今天什么事?已经解决了啊!”沐樊悠一时没明白樊墨白的意思。

“你那解决了,我这还没有,谁欺负了我女儿,我就去找谁讨回来!走吧。”

沐樊悠把手放到樊墨白的大手里,像个受了委屈找爸爸告状的小女孩。

大手拉上小手那一刻,像所有的父女一样,他们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温馨。

门打开,楚南山和李战走上前。

“墨爷。”

樊墨白向李战点点头,又看着李毅凡和吴岐说:“今天谢谢你们两个,悠悠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是她的福气。”语气和蔼得跟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墨爷完全不是一个人。

可紧接着,他转过头对楚南山说:“去会会那几个人吧。”语气平淡,看不出任何波澜,但楚南山眼皮突然跳了几下。

还没走到审讯室,就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警察和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带着那五个人和黄毛走了出来。

楚南山上前,“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出来了?”

老警察虽然不认识楚南山,但能进到这里的都是警察。他往楚南山身后看了一眼,两个大人和三个孩子,想想,应该是小女孩的家长托了关系找上来了。

他显然也是个老油条了,走过去客客气气的说:“律师来给他们办保释手续,上面已经签字盖章了。”说着,拿出手续文件。

楚南山低头看了看,签字的是副局长邱志。

“他们这是绑架勒索案,这么容易就放人了?”楚南山皱眉。

“谁告诉你这个是绑架勒索的?”黄毛鼻孔朝上拽拽的。

“被害人亲口指控。”

“被害人在哪里?”黄毛依旧强势。

沐樊悠站出来,“我!”

“你也看见了,她好好的站在这,哪里被绑架了!”黄毛狡辩。

沐樊悠一撸胳膊,“还不承认是不是?”

吓得黄毛缩到西装男身后,对警察说:“警察同志你也看到了,是她打我,我才是受害人!”

“你还恶人先告状!”沐樊悠要上前去抓他,被樊墨白拦住,然后看了楚南山一眼。

后者立马会意,“他们现在还走不了。”

“你是谁啊?凭什么你说走不了就走不了!”

楚南山亮出证件,“我是市刑侦大队的楚南山,这个案子现在归我们了!”

老警察见两边都不好惹没有说话。这时,西装男站了出来。

“楚队长你好,我是王东杰的代理律师。这个案子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我当事人指使绑架,甚至没有证据证明你所说的绑架勒索案真实存在。”

沐樊悠刚要开口,律师又接着说:“这个小姑娘只有九岁,她的证词并不足以佐证,而且警察在看到他们时,是这个女孩在殴打我另外五位当事人,我有保留向她追究刑事责任的权力。”

这可真是倒打一耙!

别说沐樊悠和楚南山,一旁的李战都听不下去了。

“颠倒黑白,是非不分,你们就是这么做事的?”李战看向那个老警察。

老警察把李战拉到一边小声道:“这个王东杰,是长盛集团董事长的小舅子,律师就是长盛的法律顾问,上面特地跟邱局打的招呼。你看,这孩子也没吃亏,还把那几个人打的挺惨的,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别较劲了。要不然惊动了上面对你们没好处。”

李战回来在樊墨白耳边低语几句。

樊墨白看着黄毛缓缓开口:“南山,算了。”

李战诧异,这不对呀,不是墨爷的风格啊!

传闻墨爷是极其霸道护短的。

就这么算了?

楚南山转身出去了。黄毛露出鄙夷的笑容。

“哼,知道爷不好惹了吧?还不赶紧滚!”

但是,樊墨白没有动。

李战似乎也明白了樊墨白的用意拦在过道。

片刻功夫,楚南山回来,老警察也同时接了一个电话。他看着律师说:“对不起齐律师,刚接到通知,暂缓保释。”

紧接着又走过来四名警察,给几个人戴上了手铐押着就往外走。

“警察同志,我们已经办完保释手续了。”齐律师拦住去路。

“手续作废,现在案件连同嫌疑人移交市经侦大队接管。”后来的警察面无表情道。

“怎么就作废了?是邱副局长亲自签字的。”齐律师皱眉,搬出领导压人。

“你说的是邱志?他刚刚被停职调查了!”说完,警察带人离开。

这时樊墨白看着律师笑道:“犯了法,就要承担法律责任,我不喜欢用职权压人,但若有人喜欢,我也不介意用一下。”

接着他靠近律师耳边低语:“还有,谁欺负了我女儿,那就要付出比法律责任更高的代价。”

齐律师以前没少处理过这种仗势欺人的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不买账还能把邱志给拿下去的人。

但他毕竟是律师,没有邱志压人,他倒也想起了法律手段,忿忿道:“别以为把人关到刑侦大队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警察总不能滥用私刑吧?”

“私刑?还用不到,也不屑用。”樊墨白嗤笑一声。

“那个黄毛应该不是初犯了吧?看样子你也没少给他擦屁股。那咱们就一件一件的翻出来看吧。”

“就上次的包庇通缉犯,你猜能怎么判?”

“要不,咱们再来打个赌吧?”突然,樊墨白朝齐律师邪魅一笑。后者突然打个冷颤。

“你猜,你还能做多久律师?”

说完,他拉着沐樊悠的手离开。一众也跟随而去。老警察看看律师,擦擦额头的汗也摇着头走了。看来王东杰这个“常客”以后要变成“长住”啦!

安之若愉

作家的话
支持原创,多来点推荐票哦谢谢????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