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神医,我只会医神

第44章 身边是羊还是狼,被吃了才知道

曾一还像刚开始那样,脸上贴着乌黑色的面膜,眼神依然冷淡,似乎什么事情都引不起他任何兴趣。

他扫了一眼众人说道:“苏飞,给他们在注意事项上签个字,让他们把欧阳秀带回去了。”

容许儿抢过苏飞手中的一叠资料,自己也不看,送到欧阳询手中。

欧阳询并没有签字,重新戴好眼镜,坐在沙发上一字一句看起来,当他翻到最后一张时,面露难色有点忧愁说道:“我们保证不了啊!”

曾一淡淡说道:“那就没办法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这只只负责治疗,不负责安保。”

和集院长办公室。

披着黑色纱巾女子站在王和雪办公桌前,拿着照片,指着其中一个女人:“欧阳秀已经出来了,看她面色红润很多,看上去那个疯子有些手段。”

王和雪皱了皱眉,似乎在下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手中的笔提起又放下,喃自语道:“雨馨,对不起了,执行二号方案,动作隐蔽一点。”

女子转身离开,她身上的黑纱高高飘起,跟随着那曼妙身材离开了办公室。

如意小区十八栋十五楼,也是这栋的最高一层。

欧阳秀不是第一次来到了这里,这是虽然欧阳克询的家,现在也是欧阳秀的家。

虽然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她却一点都不陌生,只因为她小时候就和母亲住在楼下那一层。

欧阳克询坐在沙发上,一脸怜惜看着欧阳秀,小心翼翼削着苹果,关切问道:“秀儿,感觉怎么样了?”

欧阳秀一改往日整天绷着脸的样子,看上去温柔多了,她抚摸着沙发上的座流苏说道:“好多了,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这就好,看来他还是有点真本事,我想问一下,他采用了什么样的治疗手段…”

欧阳秀莞尔一笑:“针灸。”

“针灸,古医手段,有这么好的效果?”欧阳克询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这几年针灸已经多次被和集科谱过了,不知道推广了多少学术讲座,宣扬针灸无用论。

欧阳秀点了点头说道:“他的针灸手段与以前的古医好像有些不同,针灸时,身体里面有一股暖流沿着筋脉游走,非常舒服,这种感觉我也形容不出来。”欧阳秀说到这里,脸蛋儿情不自禁泛起红晕来。

原来…

欧阳克询这才了然,原来那时里面什么都没有发生,自己当时的想法太龌龊了。

欧阳克询有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他呵呵笑道:“秀儿,三十三了,我们该找一个男朋友了。”

欧阳秀张了张嘴,正想回话,然而这时欧阳克询的手机恰好响了起来。

欧阳克询一看来电,皱了皱眉,不过最终还是拿起了手机。

手机里的声音很大,近乎是对方吼出来的,就连欧阳秀都感觉到了这个刚接纳几天的父亲遇到了急事。

“你有事先去忙吧!”欧阳秀了解欧阳克询的做事风格,要不然如意电视台也不会在众多影视制中杀出一条血路,在宜城一家独大。

欧阳克询颇为不舍挂了电话,嘱咐道:“你别去上班了,平时就在家里休养,汪姨会给你做好饭菜,好好保重身体,对了,下午保安部会来接你。”

随着欧阳克询的离开,欧阳秀躺在了沙发上,打开电视。

她第一次这么轻闲看起电视来了,厨房里时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证明汪姨一直在里面忙活着。

汪姨五十来岁,整整比欧阳克询少了十二岁,青年的据说是如意电视台的台花之一,后来嫁给了欧阳克询,两人生了一个儿子,他也有二十三岁了,现在正在海外求学,将近三年没有回过宜城。

以前汪姨对住在下面的欧阳秀也挺照顾的,当欧阳秀的体检报告一出来,汪洁第一时间去医院看望过她。

后来欧阳克询要接纳欧阳秀的时候,汪洁表现得比欧阳询还积极,当她得知还有一个疯子能够治愈欧阳秀时,居然主动拿出五百万积蓄。

欧阳秀感觉到了失去十年的母爱重新回到了身边。

没有半个小时,汪姨端着散发着热气的燕窝羹走了出来,甜甜笑着:“秀儿,尝尝你姨做的燕窝羹好吃不?这是你姨第一次做燕窝羹,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你就将就一下噢…”

欧阳秀自从母亲走后,就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她说过这么温柔的话,所以她待人接物都是冷冰冰的。

这时她的感情似乎随着这次治疗而变得更为丰富,眼角泛着泪光说道:“谢谢汪姨…”

“吃吧,都是一家人了,谢什么呢?”汪姨搅拌着燕窝羹,一脸虔诚与希冀。

欧阳秀感觉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她拿着汪姨准备好的勺子,挖了满满一勺。

“铃铃铃…”

欧阳秀放在茶几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㸓满燕窝羹的汤勺停在了空中,看向她的手机。

这个号码她不得不接,因为这是来自那个疯子的来电。

欧阳秀把电话放到耳边,那边有些沧桑与磁性的声音传来:“去房间听电话。”

欧阳秀哪敢怀疑,拿着手机小跑到了房间里,然后把房门关上。

大厅里,汪姨满是笑意的脸开始阴沉,温柔眼神逐渐冰冷…

“锁好房门,任何人叫门都不要开,等我过来!”

这是汪姨的家,仅仅锁好房门是没有用的,多年的独立让欧阳秀立刻明白了什么,她把房间里唯一的办公桌移到门后,死死抵在了门上。

一分钟后,外面温柔的声音传来:“秀儿,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吗?和汪姨说说,燕窝羹凉了就不好吃了,快出来吃吧。”

欧阳秀此时站在窗户边上,推开窗户,上半身都探出窗外,搜寻着曾一在哪里?

他及时阻止自己吃燕窝羹,只有站在能够看到大厅的地方,欧阳秀四下搜寻了一下,结果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燕窝羹有问题?

汪姨有问题?

叫欧阳询出去的电话也有问题?

是谁在主导这一切?

身边是羊还是披着羊皮的狼?难道只有被吃了才知道?

晚上无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