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之城里的侦探日常剧

第39章 咒之眼的进化:希普利斯的游戏

“你那里来的车?”

“刚刚买的啊,怎么了吗?”

“没什么...”

坐在白鸽的车上,拿着从报亭买的地图查看着,这里的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基本是以元素学府为中心建设的。

白鸽把车停在学校门口,带着我到安保室里面登记。

和嘉贝萝妈妈聊天我就发现了,这里的安保不是一般的严格,嘉贝萝在这里上了六年学,而她的妈妈居然完全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嗯,担保人白鸽是吧。在这里签个字。”

保安大爷扶着眼睛仔细的观看了担保书,然后让他去签字,在白鸽签完后又对着我慢慢的说:“你在会面厅见到学生后可以随意在学校安全区行动,不过不能离开学生的身边。”

“而且!不能打听学校的任何消息,除非学生或者导师主动和你说。”

最后一句话压的特别重,甚至到达了威胁的程度。

那股灵魂上传来的压力一直伴随着我到会面厅才消失。

“那我就先走咯!”

大叔把我送到会面厅就和我告别了,不过除了这句话,他还说了一些意义不明的事情。

“不要太相信警局高层哦,他们随时可能会坑死你。”

我的确应该这样做,比如这次就是很明显的例子。

完全不知道嘉贝萝会什么时候来,本来就是顺便过来和她道个歉,没想到大叔居然帮我担保,这样一来不在这里好好逛逛的话,完全对不住大叔啊。

“咚咚!”

门口传来声音,但是不是敲门声,绝对是人为发出来的声音...

“你在干嘛啊?”

我把门打开就看见了嘉贝萝,她穿着厚厚的黑色金线棉袍,本来就是小个子,现在看起来就像裹了一层棉被一样。

“敲门啊。”

面无表情的和我说话,完全没有一点客套啊。

她转身就往学校里面走,我跟在后面。

“对了,上次来晚了我—”

“嗯,我知道的,没必要特意过来给我道歉。”

话说了一半,剩下的时间已经没有话题了...

“那个,你黑眼圈有点重,在忙着学习吗?”

!!!

她突然就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头发都炸了起来。

“今天几号了!”

“十八号啊,怎么了?”

“今年又毕不了业了。”

不是,你留了几级啊?!

“这里毕业的要求这么高吗?我感觉你挺厉害的啊。”

她慢慢的转头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绝望:“我已经连续两年因为论文没有合格而毕不了业了。”

“你才二十岁吧,晚一点毕业也没有问题啊,反倒是你现在毕业才让人吃惊吧。”

“二十一岁还没有成为高级法师的话,就完全是个废物啊...”

她用手抱着头,脸上透露着恐惧的表情,虽然话很扯,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认真。

但是.....但是!她真的好欠扁啊。

“啊...干嘛锤我头啊?”

“没什么,就是想锤。”

“既然这样,带我去学校逛逛,权当散散心咯。”

“真是臭不要脸啊。”

她用极度嫌弃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我又忍不住想锤她一拳。

“啊!”

嘉贝萝抱着头又惨叫了一声。

———————————————————————————————————————————

“这是教学楼、这是食堂、这是寝室...”

“等等,有没有什么景点或者其他著名的地方,不要给我一直结束那个食堂的饭好吃啊!”

嘉贝萝带着我逛了好几个食堂后我终于忍不住了!

她听见我的话后用左手端着右手关节,右手端着下巴,摆出沉思的动作:“著名的景点吗?”

“这是沉睡的希普利斯,可是我们学校的著名景点哦~!”

她把我带到一个布置精巧的湖厅,满满的东国风格,两边的柳树枝条在水面上钓着鱼。

顺着嘉贝萝手掌的方向,我看见一个人像,人像穿着宽松的黑袍,通过缝隙可以看见里面的蓝黑色衬衫。

最夸张的是它的头部盖着黑色的头巾,头顶到后肩处是一大块画满了白色眼睛形状的整张布匹,而前方和两侧则是一条一条布络搭在前方,让我看不清它的脸。

“这是什么啊?为什么要一直看着湖面呢?”

完全看不懂这个雕像的意义,与建筑风格也不搭。

“哼哼,才华洋溢的天才法师,十九岁获得高级法师的称号,结果在那之后每天都在这里从清晨发呆到半夜,所以就成了学校著名的景点啊。”

“啊,是这样的...活人啊...”

我收回了差点就要碰到头巾的手,打消了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念头。

“不妙啊嘉贝萝,他扭头过来了啊!”

“等等,你为什么跑到我的背后啊。”

“回话啊!嘉贝萝!”

看着把头扭向我们的希普利斯,我本来想询问嘉贝萝的,但是她早就跑到我背后躲起来了。

“不...不知道...明明以前我说什么都没有反应的啊...”

“什么鬼!”

我对这个情况完全没有办法啊。

“嗯~虽然很稚嫩,但是已经开始有些显现了。”

希普利斯对着我们的方向,用嗓子发出干涩,粗糙的音节,就像刚刚学会说话一样,让人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要不是有节奏,我都怀疑他在清嗓子,等等,可能是在说顺口溜清嗓子呢?

“那个小鬼,你是最近的考生吧。”

“什么小鬼,明明是同年级的。”

这个时候就不要这么硬气了啊,在心里不断的吐槽嘉贝萝。

“嗯?如果你不像让人知道你说的那些话,我建议你叫我老师。”

“对不起!老师!我错了!”

嘉贝萝好像被抓住尾巴的小猫一样,大声的...服软?

“嗯~嗯....”

希普利斯做在轮椅上面,看着我们,口中不时发出思考的声音。

不一会,他对着我们说:“两位,和我玩一个游戏吧,如果赢了的话有奖励哦?”

“不稀罕!”

嘉贝萝扭头就想带着我走。

“为什么我交不到朋友?是因为我太让人讨厌了吗?”

希普利斯发出了意义不明的语句,嘉贝萝听见后又扯着我回去了。

“等等!嘉贝萝..该不会...”

我对着陷入窘况的某人询问着。

“我以为他就是一个脑子被烧话的残障,所以,所以...”

我已经想到,一个孤独的女孩在她认为不会透露信息的“树洞”里,放上自己的心事的故事了。

“今天又下雨了,好羡慕那些有人撑伞的人啊。”

“停!不要说了!”

爆发了惊人的速度的某人把希普利斯的嘴牢牢捂住,在三确认希普利斯不会再说了之后才放开。

“看来不先说奖励,你们是不会陪我了。”

希普利斯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能感受到他对我有极大的“兴趣”!

嘉贝萝站在他背后,准备随时捂死他的样子,但是他好像对此毫无感觉,或者说丝毫不在乎。

“如果你们完成了,小鬼的论文哪怕是空白的我都会让她合格,而你,我会告诉你那双眼睛的真正用法。”

他用手背撑着脸,我发现他的手干枯修长,指甲宛如鹰爪一般尖锐。

从散开的布络里看到一摸惨白的笑容,我心中迸发着一种强烈的预感,我今天算是来对地方了!

“我参加!”

“那就来吧!”

“哼哼,真是有勇无谋,不过我喜欢...”

———————————————————————————————————————————

“主教,这个画是什么东西?”

“嗯...完全不知道,奥贝因为什么会画一条锁链在盘子里面呢?”

贺弗莱和其他几位主教站着白鸽面前,看着他手中的那幅画。

画上两头带着三角头的锁链占据了盘子所有的部分。

“我的老眼的看花了啊!”

贺弗莱揉了揉眼睛,皱纹随着手掌的揉动而起伏。

“老家伙,感觉把位置给我吧!”

“等着!”

贺弗莱拿着主教杖往旁边的其他的主教身上抽着。

蜡油头

作家的话
希普利斯:论文要怎么写啊……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当枪手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