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之城里的侦探日常剧

咒之城里的侦探日常剧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尸检(下)(绝望的死者)

第二具尸体虽然在冬天保存的不错,但是腹部已经有些许腐败了。

“真不想把它打开。”

我心中的话从嘴里蹦了出来。

“看起来的确是淹死的,尸体上也没有什么搏斗伤。”

“保险起见还是开胸看看吧。”

即使听了麦克的判断我也不能下确定的结论,还是要打开这个“宝箱”。

“等等!让我来,让我来。”

医生看起来已经被我们吓出创伤后遗症了。

“时间不允许我们耽误了,医生就先好好帮皮特缝好吧,我和拉斯特会小心的。”

麦克开始解剖尸体了,我在一边偶尔打打下手。

这一句尸体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太正常了,没有什么异常在现在也太异常了。

“会不会夜晚上厕所的时候掉下去了...”

“好想法,嘉贝萝。”

“我们船上是有厕所的。”

医生打断了我们的“推测”,不过我也一开始就没有当真。

在我们干好了以后医生也完成了仪容整理。

“医生,一起解剖下一具吧。”

“我还是先把马特也缝上吧...”

“先解剖罗伊吧,等等一起缝好可以一起走,不然医生被幽灵袭击就不好了啊。”

把想要远离腐烂尸体的医生弄到手术台上面,我脱了手套开始记录尸体的情况。

———————————————————————————————————————

“海上幽灵”(暂定)

死者二号马特

“正常”

(太过于正常了,就想不慎跌入水中一样,可能吗?)

———————————————————————————————————————

恶臭传入我的鼻子里面,腐败的气息像是死神的枷锁一样套在我的脖子上面让我难以呼吸。

“这里就没有通风的地方吗?”

“窗户呢?”

我和嘉贝萝开始找起来了窗户,但是却没有。

“在头顶上面有通风口,地下二层有时候会在水线上下浮动,所以就没有窗户。”

医生指了指我头上的房顶,的确有几户排风管道。

“嘉贝萝会吹风吗?”

“工作量太大了,等等要留一点记忆好的“狂风”防止意外...”

嘉贝萝说完后又顿了顿。

“算了,还要其他的攻击方法。”

她果然也忍受不了这股恶臭啊,不知道格尼是害怕他的“贵宾医务室”沾上恶臭还是高估了他的排风管道。

“罗伊死的时候我其实看过了。”

要是没有看过才奇怪吧。

“医生发现了什么吗?”

“罗伊绝对是被别人杀的,至少不是幽灵。”

“怎么说?”

麦克和医生的谈话让情况有明朗的趋势。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医生开始了他的讲述。

“我们发现罗伊死了之后,大副他们就封锁了现场,之后联系到了船长。”

“因为我是船上现留的唯一一位医生,所以当时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

“你们看罗伊的手。”

我和麦克跟着医生的话看了尸体的手,指甲全部断开了。

“发现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了,不止如此,胳膊,腿的关节也都有严重的磕碰的痕迹。”

“脖子上面有他自己的手印,一定不想自己的肚子里面灌进水才这样的吧。”

“医生!罗伊的房间是不是只有他的床上面有水。”

我打断了医生的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对,是的,怎么了拉斯特先生。”

我看不见医生的脸,也无法分辨他话语中的感情,而是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和绝望。

“把袋子合上吧。”

我的声音可能是颤抖的,那种死法光是想到就令人不寒而栗。

“麦克,你去看看棺材盖上面是不是有抓痕...”

!!!

!!!

!!!

大家都反应过来了,嘉贝萝也停下来了,大家慢慢的走到棺材盖。

铁木的棺材我见的很多,没有那么沉重,但是也非常坚固耐用,我父亲给别人做棺材的时候就是用这种木头。

上面厚厚的镀银层有划痕,我就是通过其中几道看出来里面的木材是什么的。

被人关在充满水的棺材里面活活窒息,这种残忍的手段简直令人发指。

“罗伊!”医生双手颤抖着扶着旁边的桌子,滑动的桌子让医生差点摔倒,幸好麦克即使扶住了医生。

“不管是谁,不管是谁!都太过分了...”眼泪在抽动的嘴角挂着。

看见医生的状态不妙,嘉贝萝跑过去扶着医生的头施展着安抚,即使这样过了好一会医生才缓了过来。

“医生!验完尸了吗?”

科莱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

“啊...科莱,对了,你去找一下船长,说要给他们举行葬礼。”

医生让科莱出去找船长。

“着件事情还请你们不要告诉科莱。”

“嗯,”

我们点了点头,医生从门口的手臂上离开,默默的转身去缝马特的胸口了。

在事情基本都忙完我开始整理罗伊的线索和进行我的推测。

———————————————————————————————————————

“海上幽灵”(暂定)

死者一号罗伊

一,死者的死因是凶手将其溺死,在棺材中想要自救却被阻止。

(即使镀上厚厚的一层银,但是棺材的重量也绝不会太重,用手和脚蹬是可以蹬开的,凶手用重物压在了上面...)

“医生,罗伊身上有搏斗痕迹没有?”

“没有...”

二,没有搏斗痕迹,死者可能没有反抗和改变来不及反抗。

(极可能是熟人或者有计划的作案,在死者没有反应过来或者在无法反抗的状态下动的手。)

三,棺材在我们捞上来的时候是封闭的。

(为什么!这种情况只能用咒术解释了,但是为什么?即使棺材上面有咒术的痕迹也无法推测其中的力量。)

小结;

一号死者绝对是死在正常人手中,从二号死者来看“幽灵”不会怎么费劲的去杀人,恐怕二号死者的死因才是幽灵的杀人方法。三号死者的死因,恐怕是被人杀后被幽灵附体,在幽灵附体后进入了棺材,然后幽灵使用了咒术让棺材成为或者接近为“未打开”的状态。

棺材上面的贝类较多,多到上下的有,贝类的尸体给予的物质包裹了棺材,而藻类可能是在水流中被扯了下来。

(比起凭空变出来的贝类我跟愿意相信棺材上面的生物在飞速生长,但是湍急的暗流让相对脆弱的藻类被不断的撕扯下来,生长、撕扯的循坏导致藻类较少,但是没有这些藻类,死掉的贝类躯壳也不会像现在一样的严密。)

———————————————————————————————————————

我们推着一具一具尸体向着甲板上去,路上我开始盘算着如何让那个幽灵和凶手显身。

蜡油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