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神祇之巨龙神主

第22章 妹妹

一道倩影越过店门,走进了店中。

她有着一双好看的金色瞳孔,并不算浓郁的柳眉微微皱起,扫视着餐厅内的所有人。

那目光似乎是在探寻什么,令一些色胆包天的人一阵吞咽口水。

餐厅里的装饰几乎是对称的,入门的两边各有四张桌子,同时里面还有三间包厢。

此刻,一道携着凛然正气的声音响起:“美丽的小姐,你好,请问...你需要帮助吗?”

“滚!”

她的声音饱含杀意,一头白色的短发显得干练清爽,上身穿着短袖,下身长裤微微浮动,脚裸处被微风侵入。

话落,迈步靠近的男子是多么尴尬。

不过,能搭讪的人往往有一张厚颜无耻的脸。

“小姐,既然你来到这家餐厅吃饭了,那我就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招牌菜吧!”

说着,那名搭讪的青年整了整胸前的黑色衣领,浅灰色的短发微微摇晃,上面居然还竖起了一根呆毛。

正当他要说出口的时候。

“我去你大爷,你全家都是小姐。”她黑着脸,目光也似乎扫视到了什么,金色的瞳光显得是那么阴森。

她嘴角扯动,迈动脚步,在其他客人一脸看好戏的目光中走向白衣。

“老娘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再去勾引其他男人,你忘了你还是个男人了吗?”

少女的大声咆哮,宛若一只母老虎奔袭山下,嘴中的嘶吼就在眼前。

然而那么搭讪的青年此刻非常郁闷。

我的魅力呢?

果然对付这种暴脾气的少女得一步一步来,回去我得学学《富婆的380种讨好方式》,还有那啥来着,《如何让少女爱上你》。

想着,他便再次回到了自己的那一桌,身旁的朋友甚至一阵大笑:“奥摩,你刚才不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能泡到手?哈哈哈。”

此刻的少女死死的揪住白衣的耳朵,紧要的牙齿咔咔作响,两只小虎牙在微张的口中若隐若现。

“啪嗒...”

“噗!”

各种各样的声响在店内响起,当场就有人大喊老板结账,对于这种特殊场面,还是不干扰为好。

甚至还有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人摇摇头,淡笑道:“年轻人...真会玩啊!”

“疼疼疼,我的好云姐姐,别这样。”

白衣嘴中喊疼,双手抓住那只钳子一般的手掌,想要挣脱它,可越挣扎疼痛感就越强烈,无奈之下他只能向黑暗势力屈服。

“抱歉...”

少女勉强挤出一点微笑,对着眼前的南圩致歉,算是打扰对方吃饭了兴致,亦或者是对白衣的骚扰感到抱歉。

不过正当她转身要走时,目光陡然一变。

瞬间,她猛然转身,仔细的打量着南圩,眼前少年虽然有些邋遢,但还是那么熟悉。

她眉头拧紧,目不转睛的看着南圩,好似想要把他剥皮看看里面似的。

“姐,你不会看上他了吧?”白衣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自己老姐的目光,他从未见过有一个男人能让自己老姐这么认真的看着。

“啪!”少女顿时给了男子一个爆扣,后者“嘶~”的到抽一口冷气,一阵蛋疼的抬头看着她。

“我叫白岚云,请问你叫什么?”

白岚云淡淡的开口,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她在思考,总感觉眼前的青年很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似的。

“哦,我叫南圩。”

南圩不着痕迹的用餐巾擦拭了自己手上与嘴角的污渍,随后便要站起身子,去结账。

“呃”白岚云好似卡壳的齿轮,呆呆的愣在哪里,不过两秒,她迅速伸手,抓住了错不及防的南圩的手臂。

“你是南圩!!?”

她似乎还很是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他的身上虽然有些邋遢,但气质还算过得去。

要不然餐厅也不可能让他进来吃饭了。

南圩眉头一皱.

眼前这个看起来就是“良家少女”的美女难道认识自己,前身的记忆中怎么没印象?

这就令他有些犯难,但从这个少女没有第一眼认出来自己的行为来看,她应该与前身不熟,可能会与前身的朋友什么之类的认识。

最有可能的便是......蔻妍!!

那个自己还没见过一面的妹妹。

南圩疑惑问道:“你是?”脸上挂着迷茫的神色,对于眼前的银发少女,脑海之中没有丝毫印象。

看着眼前一脸蒙蔽的南圩,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松开已经捏成猪耳朵的白衣,伸手就要朝着南圩抓去。

他一个侧身,轻松的躲过了那试图想要抓住自己耳朵的魔抓,同时嘴中不满道“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少女嘲讽的轻嗤一声,冷冽是语气从她口中吐出:

“你居然为了赌气独自跑到灰烬森林,你知道她有多担心,你知道你自己的实力有多弱,就连外围的生物都能把你当蚂蚁捏死,你还是个男人吗?”

少女义愤填膺的愤怒指责道。

一旁的吃瓜群众再次一愣,甚至有人大呼不可思议。

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

居然会出现男撩男,男撩女这种事情。

最重要的是,听这名银发少女的话语分析,这名胡吃海喝的少年很可能是那种曰完不负责任跑掉的那种。

此刻,一个角落的中年妇女捂嘴轻笑:“年轻人...真会玩。”

南圩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少女,心中不由思索,这该死的前身,居然给我搞这么多破事,死了也不安生。

“你是谁?”

南圩丝毫没有眼前少女的记忆,自然要装傻充愣,总不能真的去认那些莫须有的错吧。

“你...”

银发少女几乎要被气到吐血,微微抚平了跌宕起伏的内心,她冷淡的开口继续道:“跟我来!”

随后便伸手拉着白衣朝着店外走去,丝毫不顾及后者那一脸茫然的感受。

至于南圩,她不信他不跟上。

果不其然,听着身后响起的脚步声,她心中一顿,冷淡的脸庞不由多了一丝小傲娇,令一旁的白衣惊奇不已。

……

南圩看着眼前的大别墅,内心被茫然所灌满,这个别墅他丝毫没有印象。

院子内的装饰很普通,并不算大,或许是因为城内的地域本来就不宽广,就连这种别墅的院子都小了许多。

可当他随着少女走进屋内,内心居然猛的一揪,这布置似乎看过了千百会一般。

地板是白色的,墙的白色的,整个室内仿佛就是一个白色的世界,单调的色彩却显得有些压抑,真不知道生活在这里的人是怎么忍受下去的。

南圩呆愣在哪里,整个人仿佛是丢了魂一般,看的一旁的白衣一脸惊奇。

他伸手在南圩的眼前晃了晃。

“嘿,没事吧你?”

白衣的内心可不为十分精彩,原本就听自己老姐说过自己的闺蜜,有个很相依为命的男朋友,小时候被一个猎人小队所看中,因此被抚养长大。

可养的时间越长,他们越觉得南圩像是一个废物,使用了一百块神石都开辟不了神域。

和他的妹妹蔻妍一比,真是天差地别,光是开辟神域这一块,蔻妍就以70块神石的战绩绽放色彩。

震撼了无数的低阶神者。

在凡人的阶段中,他们还被细分为一转神者,二转神者...直至最强的十转。

十转之上就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半步超凡,至于超凡之上还有多少东西,也没多人会去仔细了解这个。

南圩的脚步很轻盈,他熟悉的攀上那逛街的楼梯栏杆上,缓缓朝着二楼走去,对于一旁的白衣熟视无睹。

“呼~”

很安详的呼吸声突然出现在南圩的耳边,他朝着二楼的第五个房间看去,那轻柔的呼吸声便是又之中传来。

“白衣,你说南圩是不是在外面撞破了脑子,失忆了?”

银发少女,也叫白岚云,就是白衣的姐姐,她对着一旁一脸无语的白衣问道,话语中怀疑的意味非常浓重。

“谁知道呢?”

反应过来的白衣轻笑一声,对于南圩的情况并不做过多的猜测。

南圩轻轻敲了敲那红木制作的屋门,银白色的把手上方还有着一个猫眼,只不过无法从外面朝里面看去。

“蔻妍?”

南圩声音很清,仿佛是害怕吵醒那个正在熟睡的女孩。

他记起来了,那个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那个甘愿遭受毒打还要维护自己的妹妹。

沉睡中的少女突然惊醒,似乎在睡梦中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两颗漆黑的眸子宛若无尽深渊。

婴儿肥的脸颊显得有些可爱,一袭乌黑的长发越过肩头,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

自从抚养他们的三转猎人意外死在荒野之后,他们的家产也被顺理成章的分给了南圩两人,可多年的害怕与阴影却时刻伴随着他们的精神前行。

回忆起前身童年时的种种,南圩心底不由生起一阵恶寒,那种残酷的训练方式就是为了培养杀戮机械而出现。

南圩与蔻妍,只是他们所培养的工具中的一员。

蔻妍揉了揉睡眼惺忪眼帘,随后反应过来的她立马站了起来,泪痕未干的眼眶还带着一模湿润,想必定是哭了好几次。

她穿起地上的拖鞋,啪嗒啪嗒的走向门前,两人的视线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齐齐放在了一个地方,似乎那就是对方的目光。

万笔扎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