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夕之壳

第73章 上门服务

猎鬼这个行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一两个月接不了一个活儿很正常。能接连做两趟生意,至少沈杰是乐意的,鲁力和孙聪灵也没有什么意见,人总是要生活的嘛。

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雇主强调说是鬼上身,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对方开的价格挺诱人的。临走前王老板,给了雇主的地址,又给孙聪灵鲁力一人一张自己的名片,算是开发新人资源吧。

“牙行清洁公司,区域经理,王诗寒!”破旧的面包车上,孙聪灵拿着王老板给的名片念了起来:“这公司名字,像是做洗牙的!王诗寒这个名字,像九十年代言情小说女主角!”

“是吧!我也觉得像!”沈杰坐在副驾上,翻看着自己的包,准备可能用得上的工具:“听说这个王老板,自己还搞副业,做美容的,好像叫什么初夜艺术美容,真能洗牙!”

“初夜?这名字更缺心眼儿!哈哈哈!”孙聪灵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发现你们两个越来越八卦了!”鲁力开着车,没正眼看两人,把手边王诗寒给的雇主地址递给沈杰:“这地址你查查在哪里,我路不熟!”

“这个地方,应该是在城郊!”沈杰算是全国各地跑的人,大致能分辨方向:“具体的位置,小聪哥,网上查查!”

“越来越会使唤人了!”孙聪灵说着拿出手机,打开地图导航。

“我这不是在准备工具嘛!”沈杰说着手上没停,抽出一截陨铁棍,摇摇头又放了回去,又拿出一个八卦镜,一袋朱砂丸子,一把桃木小剑,放在自己面前一字排开。

“鬼上身而已,你不有棒子吗?直接照脑袋上敲,不就完了,还准备这么多麻烦的工具!”孙聪灵打开语音导航,把手机递给鲁力,看沈杰没准备用自己最趁手的陨铁束魂棍,有些好奇。

“小聪哥,咱们工作也要讲究方式方法!”沈杰说着,拿出一根皮鞭,看了看又放了回去:“我们这行,在野外做业务,雇主看不到,随便奔放无所谓!但是这种上门服务,就不能乱来了,你家女儿被鬼上身,有人上来就要用棒子敲她,你也不乐意对不对?”

“恩,有点道理!”孙聪灵附和到。

“所以啊,上门服务,需要下点功夫,最好能跳段大神,这样既显得我们卖力,又有观赏性。雇主看得高兴,再额外打赏点也说不定!”说话间沈杰从袋子里掏出一件裹成一团的黄袍子,扔给了孙聪灵:“待会儿你就穿上这个,上去舞一段!”

孙聪灵从脸上拿下袍子展开,黄色的袍子上绣着八卦太极,明显是道袍:“我可不干,再说我也不会跳啊!”

“随便尬舞一段就可以了!”沈杰又掏出一支红烛:“也没有合适的道具了,你就拿着这个舞吧!”

“你这什么袋子?什么都有?哆啦A梦跟你什么关系?”孙聪灵接过红烛:“红烛,皮鞭,还有没有红绳子,手铐什么的?”

“有有,你要用?我给你找找!”沈杰说着拉开袋子。

“我去,你都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孙聪灵笑骂到。

鲁力没有理会这两人,只是认真的跟着导航驾驶。慢慢的车外的建筑越来越低矮,最后干脆就没有明显的人工建筑了,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树木植被,但是道路却依然宽敞,路灯依然明亮。

“我说,这导航没问题吧?”鲁力有点不确信,再开下去能不能到目的地:“这城郊也郊得有点过分了!”

“应该没有错吧!”孙聪灵接过手机,仔细核对了自己输入的地址,再确认了一下车外的景色,按时间来算,出城没多久不至于如此荒凉:“出城也没多久啊,前面是个收费站?”

孙聪灵指了指前面,他所指方向的路被截断了。本市通往周边县区的高速路有很多,按理说城郊有几个收费站并不奇怪,但是前方截断道路的,却并不是起降杆,而是两扇大铁门。铁门旁有栋不大的房子,看样子是和铁门一体的,这是附近唯一的建筑,

“收费站,可没有这么酷炫!”沈杰也看到了前面的情况,见铁门旁的房子亮着灯:“那房子有人,过去问问!”

鲁力踩了一脚油门,面包车颤抖着驶向铁门。逐渐靠近,蒙蒙细雨中的铁门也清晰起来,三人这才看清,铁门截断的不仅仅是这条公路,长长的高墙,以铁门为起点,向路两边延伸出去。在三人面前的,似乎是个院子,只是这个院子大得离谱,而这路上的铁门就像是院门。

“我说,咱们不会是开到什么基地来了吧?”孙聪灵觉得情况不对:“还是掉头吧,別给当场击毙了!”

“应该不会,一路上没看到什么标示!”鲁力仔细的看了看路两边,铁门上也没有任何门牌警示。

“小聪哥,别怂!”沈杰说着,把原本挑选摆出的工具,收进一个稍小的背包里:“咱就问个路而已,再说凭哥几个的长相,不说和蔼可亲,也是人畜无害嘛!”

天启大厦事件之中,原本是偷偷潜入封锁区的鲁力和孙聪灵,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但是官方对这件事的态度,出奇的冷淡,事件中失踪的人员,全部按受灾救灾失踪或遇难处理,其中包括李康他们。事件中活下来的几人,只有鲁力的伤比较严重,不过在刘洁的治疗下,恢复得也很快。

伤愈之后鲁力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搞清是谁在操控冥门阵,沈杰虽然在事件之后又一次消失了,可鲁力很清楚,这个胖子有他神秘的一面,但是想要弄出这么大动静,还能很快平息下来,并不是以他的能力能做到的。冥门阵背后那个人,不可能是居无定所,过着流浪汉一般生活的沈杰。

而唐强这个人,鲁力通过刘洁和王帆做了一些了解,他虽然很强,对炼魂邪术也很痴迷,也是他启动了黑竹阵,并暗保了凶鬼,但是从事件中他的表现来看,唐强好像并不在乎冥门阵能否发动,否则他不会发现黑竹阵失控后,在天启大厦布下五行御邪,来阻止灵体涌入黑竹阵。

唐强对冥门阵,更多的是好奇,像发现新玩具的孩子,严格的说唐强算是个投机者,他想在冥门阵中得到些能为己所用的东西,比如廖璐,虽然鲁力并不知道这个女人对唐强来说有什么用,关于炼魂、术数,鲁力本就只是个门外汉。

找出案件主谋,本是鲁力的工作,况且这次他要给李康和冥门阵中死去的人一个交代。不过当时他只是个停职的刑警队长,加上官方的态度,通过正常渠道,是没办法调查整个事件了。

鲁力只有靠自己,哦不,还有孙聪灵,他也想知道那些差点把自己当成容器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就是那个把王娅杀死在35楼的人是谁。虽然王娅背叛了自己,但是在看到她被杀死时,那股莫名的快感,让孙聪灵很内疚,就算他知道那是受凶鬼影响。

对于冥门阵背后的人,孙聪灵首先想到的是黄晨宇和杨德胜,这两个人是天启实业的高层,要在天启大厦地下搞那么大个空间,天启实业高层不可能不知道。

黄晨宇在事件之后没有再露面,根本找不到人。杨德胜之前和鲁力打过交道,找他比较好找。不过当鲁力和孙聪灵找到杨德胜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被虐打割喉而死。

更糟糕的是,所有证据,都指向鲁力和孙聪灵:凶器上的指纹,现场的脚印,以及伪造的转账记录——杨德胜向鲁力转账的记录。受贿刑警队长,伙同他人谋杀行贿者的案件,跃然纸上。

冥门阵背后的人,远比想象的,更凶残,更神通广大。在两人被捕前,沈杰出现了,又带着两人消失了。

于是孙聪灵和鲁力成了通缉犯,所以孙聪灵这时的小心,也不能怪他怂,他们不能被捕,至少在搞清事情真相前不能被捕。不过沈杰是习惯了这种见不得光的生活,猎鬼人见得光的没几个,所以遇到这种情况他可不憷。

面包车驶近了房子,三人才发现房门口早已经站了一个人。这个人身材高大,穿着黑色的风衣,举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在细雨里站得笔直。他似乎是在等人,见面包车过来,也没有太大反应。等车停稳,沈杰摇下车窗,正要开口问路。

“是王老板让你们来的?”还没等沈杰说话,那人先开了口。

……

女大我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