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夕之壳

第63章 老楼传闻

身穿警服的鲁力和孙聪灵出了胥袁媛所住的公寓楼,转进了楼旁的无人小街,钻进了一辆外地牌照的旧面包车。

“有段时间没穿这身衣服了,还真有些怀念!”待关上车门,鲁力一边脱掉身上的警服,一边对孙聪灵说:“你也赶紧脱了,这身衣服太显眼。”

“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警察,好不容易穿一次警服这么快就脱了?”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孙聪灵还是开始解扣子。

“刚才胥袁媛说的都记了吧?”鲁力把警服外套折好塞进了座椅下面,披上便衣外套。

“一字不漏!”孙聪灵衣服脱了一半,腾出手把刚才用来记录的笔记本递给鲁力。

胥袁媛所在的医院,年初才改建完成,几个月前装修好才开始投入使用,医院的前身是一栋90年代初修建的老楼。

这楼地处市中心比较繁华的地段,医院买下这楼虽没花多少钱,但毕竟是私立医院,有部分盈利性质,需要考虑投资成本。加上这栋近三十年的老楼十分坚固,完全可以继续使用,所以院方选择在这栋楼的基础上改造扩建,而不是拆除重修,因此这间医院的建筑设施有一半是在老楼范围内的。

被改建成医院的老楼,以前是一间叫做“国书饭店”的旅馆,这间旅馆不管是在建筑面积,还是配套设施方面,在九十年代都算得上这城里数一数二的。又因为地理位置处在繁华地段,交通便利,所以从九十年代初开业以来,这间旅馆备受外来游客,甚至是到这城市视察工作的官员青睐。

虽然在当时来说,这家旅馆的收费并不便宜,甚至可以说很贵,但是来此求宿的人仍络绎不绝。老板赚得盆满钵满,又花大价钱升级装修,完善设施,把旅馆打造成了全城同行业顶尖水准。一时间国书饭店成了这个城市时尚奢华的代名词之一,就连很多本地人也把能在国书饭店睡一晚,当做炫耀的资本。

国书饭店如此的风光,却并没持续多久,开业不到十年,这间备受青睐的旅馆,却突然被查封。原因是在国书饭店被查封之前四年里,陆陆续续有入住的客人离奇失踪。

所有失踪的人都没带走任何行李物品,也没有人看到他们出过旅馆。所有失踪者的房间都很整洁,看了一半的书放在床上,浴缸的水龙头一直开着,桌上满满的咖啡还是热的....

种种迹象都似乎在告诉世人,这些失踪者没离开过房间,就好像这些人都是在房间里凭空突然消失的。

开始几起失踪,警方因为苦无头绪,就搁置了下来,直到一名官员千金也成为了失踪案受害者,警方才重新重视起这些案件。

虽然被列为重案,但是仍没有丝毫线索可供警方突破,失踪案件依然在断断续续发生,专案人员一筹莫展,最后迫于上头的压力,只得封了旅馆,阻止案件的继续滋生发酵。

在旅馆被查封的第三个星期,老板宋国书就在旅馆最大的一间房里上吊自杀了,并留下遗书,称那些失踪者都是被他带走了,但是并没有提到失踪者被带到了什么地方,警察也搜遍了国书饭店的所有地方,都没任何发现,失踪者的下落成迷。

这件事当时轰动全城,坊间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个宋国书的遗书根本就是假的,他是因为自己的旅馆被封,接受不了才自杀的。

有人则认为宋国书暗地里做人口买卖,那些失踪者都被卖了,宋国书是看警察查得紧,怕早晚被查出来拉去枪毙才畏罪自杀。

甚至还有人说那宋国书根本是个吃人的变态,那些失踪者都被他给吃了,自杀是因为被那些死了的人索命。

反正千奇百怪的说法什么都有,官方给出的解释,则是宋国书因为家庭原因,精神出现问题,诱拐并杀死了失踪者。虽然这个说法漏洞百出,很没有说服力,但是有关方面也找不出其他解释,只得这样草草了结此事。

在结案以后,国书饭店被充公,因为这栋楼地处繁华地段,很快就被转手卖了出去。奇怪的是,不管这栋大楼被改建成什么,都会毫无规律的出现人口失踪案件,而且每个案件都几乎和国书饭店所出现的失踪案一模一样,毫无线索可查。就好像那个绑架失踪者的人,从来就没离开过,他就静静的躲在这栋大楼的某个角落,守候着自己的猎物。

久而久之,人们都开始害怕这栋楼,没人愿意靠近,天色稍暗就避之不及,连夜晚过路都绕得远远的,更别说花钱买下了,这栋地处黄金地段,原本炙手可热的大楼,再无人问津,成了一座荒楼。

虽然已经被荒弃,但是这栋老楼却并没有消停。政府为了利用起大楼所在的这块地皮,决定拆除大楼。

在拆迁队进入大楼,回收还有价值的建筑材料时,出了事故,一名工人在拆卸铝合金窗户时,从五楼掉了下来,摔断了手臂和两根肋骨。

在送到医院时,那工人不停的说自己是被人推下来的,但是当时是午饭时间,工友都下了楼,窗户拆了一半,这名受伤的工人想拆完再吃饭,所以那时候5楼上只有他一个人,而且其他人都有不在场证据。人们都当这名工人是被摔糊涂了,但是接下的几天里,事故频频发生。

牢固的招牌,莫名其妙的掉下,砸伤了几人。工人外墙高空作业时,几根保险绳突然同时断裂,而且断开的地方像是人为割断的。拆迁机械在楼附近,毫无预兆的停止工作,却找不出故障原因。看起来都是些平常事故,但是这种事故却好像,十分眷顾这栋楼,在一天里,此类事故发生三四起。

而且有工人声称自己独自在楼里时,听到有人在耳边轻声说话,有工人说自己在楼里看到飘忽的人影,还有工人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在晚上看见楼里有奇怪的光。到最后没有工人愿意到楼里开工,即使拿不到薪水也没人愿意再进这楼,拆迁计划才开始不久,就胎死腹中。

至此以后国书饭店闹鬼的传言,不胫而走,自荒弃以来已经渐渐被人淡忘的老楼,又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甚至还有闲人为楼里的鬼到底是宋国书还是以前的失踪者,这样的问题争得面红耳赤。

更有好事者,为寻刺激,冒险夜里探楼,皆被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逃出来。这让国书饭店鬼楼的名号更入人心,即使是白天人们都绕着这楼走,无人敢接近,被拆得破破烂烂的楼体,更显冷凄。这栋昔日被视为时尚奢华之地的老楼,成了繁华都市中的孤岛,与周边的车水马龙形成了鲜明对比。

胥袁媛所在医院的大老板,是个福建人,做生意的好手,向来不信鬼神,低价卖到了这栋好几年无人问津的老楼,随后就开始改建。

说来也奇怪,在这医院改建的过程中,竟没有发生任何事故,也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人们又开始痛斥讹传造谣者无聊,直到医院投入使用,钟情失踪,各种传言又四起。

鲁力看完孙聪灵的笔记中,关于老楼传闻的那段记载,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有人打开了面包车的后备箱门,丢进一叠报纸。孙聪灵和鲁力都惊了一跳,待看清来者,才松了口气。

“死胖子,你想吓死人啊?”孙聪灵骂了一句。

“怎么?看你们衣冠不整,难道是我打扰了你俩的好事了?”丢报纸进后背箱的沈杰也笑回了一句。

“赶紧上车!”鲁力倒也没打趣的兴致。

沈杰关上后备箱的门,小步跑到驾驶座,一头钻了进来。鲁力把手上的笔记本递给了他,沈杰接过笔记本,认真的翻看起来。等看完这个鬼楼的传闻,他反而笑了笑。

“有门儿!”沈杰把笔记本还给了鲁力。

“你那边怎么样?”鲁力接过笔记本问到。

“我去过那医院了,一股怨气味充满了整个医院,不好找源头啊!”沈杰说着扣上了安全带,插上车钥匙:“所以咱分头先了解情况的做法是对的,今晚就先去实地蹲点,那东西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

沈杰扭动钥匙,发动了面包车,车飞快的从路口拐上大路,车后带出的风卷起一张破旧的报纸,报纸上一则通缉公告中,赫然贴着鲁力与孙聪灵的照片......

女大我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