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夕之壳

第33章 活液

夜叉的高调出现,再加上大量的土灵冲,显然是有人故意想把动静闹大,吸引大厦外驻扎的鬼魂部队,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引开驻军潜入大厦。

能布如此多的土灵冲,没有个几十年的修为是做不到的,鲁力那边年纪最大的,应该是刘洁,但是她对道术的研究,仅限于灵魂医术这块,土灵冲这种高端道法,想学到也不容易。

所以沈杰很肯定,这个把鬼魂部队玩弄于股掌的人,不会是刘洁鲁力那帮人中的任何一个。还有什么人会在这冥门阵中出现?

一股刺鼻的味道打断了沈杰脑子所想,这像是焚烧油脂的味道混杂着浓烈的腥味,有些呛人,这味道是从楼上传来的。李康对这味道也有反应,看来不是灵的味道。

“小心点,上面不对劲!”越往楼上走,这刺鼻的味道越浓烈,沈杰的喉咙被呛得发痒,皱着眉头说。

李康当然知道这味道有蹊跷,也提高了警觉。他把沈杰给的那截短棒别到后腰上,换做双手握紧那把重新装填了子弹的44马格南,多年的工作习惯,他在比较紧张的时候,手里握住枪会比较安心。

两人小心的行至19楼,楼梯间的墙壁和地上出现开始出现一块块焦痕,一些焦痕上还闪动着没有燃尽的火苗。

火苗跳动的光如烛火一般微弱,散乱分布在被安全出口指示牌映成绿色的楼梯间中,薄薄的绿光被压了下去,原本就光线不足的狭小空间,被这星点的火光衬得更黑暗。

沈杰在一片火苗中扒出一小块带着火星的木片,借着火光,他仔细的看了看木片,这块木片大部分被烧焦,只有一小截还保持着木头本来的样子,这一小截没被烧焦的地方,还沾着些红色的粉末。

“朱砂!”沈杰闻了闻那粉末。

“这是在烧什么东西?”李康捂着鼻子闻。

“烧的啥,我不知道,只知道是谁烧的!”沈杰展示出手中的木片:“这上面有朱砂,道家用朱砂矜持符纸或者是驱邪灵物,来发起或提高灵力。这块木头应该是道门的炎木锥,没有猜错的话,烧焦这些东西的和外面布土灵冲的是同一个人。”

沈杰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那个把外面搅得一片混乱的高人,确是先他们一步进了天启大厦。说话间,楼梯间里星点的火光一个接一个的暗淡下来,楼梯间重新笼罩在薄薄的绿光之中。

突然李康手中的枪响了,大口径手枪的声音被狭小的楼梯间放大得更震耳,毫无准备的沈杰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震得一阵发懵。

好不容易缓过来,一滩液体落到沈杰脚边四溅开来,躲过飞溅的液体沈杰条件反射的抬头望向液体落下的地方,这才发现,涂着白色墙漆的楼梯间顶部,竟是黑色的,还隐约看到有东西附在上面蠕动。

李康又开了一枪,有了先前那声枪响,对这震耳的第二枪沈杰多多少少有些心理准备,不至于被震愣住。

借着枪口一闪而过的火光,他看清楚那原本也是白色的楼梯间顶部,布满了一团团暗红色的粘稠液体,盖住顶部原有的颜色。这些瘤状的液团像是脓疮长满楼梯间顶部,让人头皮发麻。

这些液团像是有生命一般,被李康子弹击中的那团液体应声掉下,周围没受影响的液团马上蠕动着填充到那空出的地方。在宴会那晚,这种活液差点淹死廖璐,沈杰还记忆犹新。

而李康是看那蠕动的液体十分诡异,所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开枪。那些在楼梯间里被炎木锥烧焦的,应该就是这种东西。

第二枪过后,昏暗的楼梯间里响起啪啪啪的声响,是液体落地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多,附在顶上的瘤状液团,像雨一样落下来。

刚才这些东西忌惮炎木锥的余火,只是伏在楼梯间顶部,现在余火已经全部熄灭,这些活液没了顾忌立刻从顶上扑下。

铺天的活液从头顶落下,狭窄的楼梯间里无处可躲,暗红色的粘稠液体带着浓烈的血腥味,落到两人身上立刻像水蛭一般吸住皮肤,并快速的向头部聚拢。

虽然李康那些经过处理的子弹能对这东西起作用,但总不能对着自己的身体开枪吧!他只得胡乱把手枪插到腰间,拔出身后别着的陨铁短棒,拍打身上的活液。

短棒打在液体上的效果比子弹要明显,被短棒触及的活液,立即冒出一阵青烟,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顾不得纠缠,飞逃开。但敲掉一个,马上又掉下来两个,地上的活液也都在往两人身上爬。

“楼上有人开路,往上跑!”沈杰拍掉一团正往他鼻孔里钻的活液,喊了一句。

这胖子嘴还没闭上,一团活液从他肩膀跃到了脸上,对准嘴巴就往里钻,若不是他反应快,把陨铁棍横到了嘴前,那活液就灌进了嘴里。

两人尽量用手中的棒子护住眼耳口鼻,也不看路,只顺着楼梯往快速往上爬。脚下的活液几乎占满了地面,这让楼梯变得异常的湿滑,两人跌跌撞撞好不容易上到20楼,却发现通向21楼的楼梯间里,涌出了更多的活液。

“出楼梯间!”李康甩掉上身吸附的液团吼了句。

这被活液占满的楼梯,很滑很难爬,一旦跌倒,肯定立即被活液淹没,被这东西钻进七窍那就真是神仙难救了。

李康吼完撞开20楼的门,两人拍打着身体跌跑进了20楼的楼道。这楼道里比楼梯间空间更大,也更暗,但好在没有铺天盖地的活液。进了楼道,沈杰转身把门抵上,活液紧跟在后从门缝里渗了进来,但马上就被沈杰的陨铁棍赶了回去。

“你来守着门!”沈杰叫正在帮他赶走身上活液的李康接手抵住门。

李康也没多问,抄起短棒,照样拍打赶回门处试图挤进来的活液。沈杰退到门前,咬破手指,在地上画了起来。

沈杰用血勾画出一个八角形的图案,这图和18楼那凶案现场厕所墙壁上画的图案一模一样,李康到现场见过,审问沈杰时的照片也是他拍的。不过这个图要比18楼厕所那个要大上几倍,这楼梯间门口的地面刚好被这图案覆盖完。

“好了!退回来,小心别弄花了阵!”沈杰画完八角图,对李康说。

李康小心的避开地上的图案,跳回到沈杰身边。楼梯间里的活液没了压制,疯狂的从门缝往里钻。

最先钻进来的活液接触到八角图案,突然像被加热,沸腾起来,发出滋滋的声音,随着冒起的白烟消失,就像接触到烧红金属的水滴。

随后涌进门缝的大量活液,也如飞蛾扑火般被化作了蒸汽,整个楼道瞬间被这白色蒸汽和浓烈刺鼻的腥味充满。

“你不是说,那是你的艺术作品吗?”李康用袖子捂住鼻子,一只手扇着脸前的蒸汽。

“被这作品震撼了吧!”沈杰也捂着鼻子。

“臭得让人震撼!”李康嫌弃的说。

活液涌进门缝的数量越来越少,两人算是暂时安全。不过现在的情况也不是休息的时候,这楼梯一时间也是不能用了,要想去楼上,只能冒险试试电梯。不过电梯能不能用,还是个问题。

两人先到了这20楼的电控室,发现整栋大厦的供电一直都是没问题的,只是所有的照明以及需要用电的设施都被人关掉了,看这大厦漆黑一片应该每层的照明供电都被关了。电梯的供电是总开关控制的,应该能用。

“如果有人要断了这大厦的电,为什么不直接关总开关?”走出电控室,李康觉得奇怪,禁不住自言自语。

天启大厦员工失踪的时候,应该是白天上班时间,没有理由上班时间不开供电。难道是有人在这些人失踪后跑来关闭了供电?就算是真有这样的,那他也没必要一层一层的关,那么费劲,一楼总闸一断不就完了!

“天王盖地虎”一个声音突然在楼道里响起,打断了李康的思路。

活液被八角阵法蒸发出的白汽,充斥整个楼道,挡住了两人的视线,分辨不出这个声音的具体位置,只知道是从电梯方向传来的......

女大我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