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夕之壳

第116章 狙杀任务

侦察兵这次任务领到的武器,只有一只95式自动步枪,一把92式手枪,一套军用弩和一柄野战匕首。

他扫了一眼武器,没多想就开始组装军用弩,枪械噪音太大,容易暴露自己,而弩有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射程,而且不会产生硝烟,噪音也只有手枪的一半,当然是暗杀首选。

不过营地周围树木密集,视野有限,没有办法远距离狙击,目标也一直在营地内,想要近距离击毙目标,又能全身而退,这似乎也不太容易。

组装完武器,他掩身在矮灌木中,像只老鼠一样绕开了营地外明暗岗哨的视野,找了一处能观察到整个营地的岗哨视野死角,利用枯叶和植被把自己隐藏了起来,便不再动弹,就这样静静的趴着像石头一样一动不动。

他在观察营地换防时间和巡逻队的空隙,同时也在思考,思考是不是真的要杀死那名指挥官。

他的武器都是实弹,并没有演习用的空包弹,弩箭也是正儿八经的碳纤维箭,这些东西招呼在人身上非死即伤,这已经超出了演习练兵的范畴了,即便是选拔特种兵的考核,似乎也太过火。但如果放弃任务,那还有留在部队的机会吗?

他这一趴就是整整一天,直到第四天晚上,才开始有行动,这名侦察兵已经有了决定。这丛林里的雨不但没有停,反而越下越大,雨点与树叶撞击的沙沙声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响,以至于能很好的掩盖住他潜行的声音。这侦察兵借助夜色与灌木,躲开岗哨的视线,利用巡逻队路线空挡,一点点靠近营地。

这个设在小山坳里的营地,左右两侧是不易攀爬的山和密集的树林,前侧留了门,后侧是用木栅栏封死的,前后两侧都设有防御工事,只是前方比较集中,说是防御工事其实都是就地取材搭建的掩体,这也说明,这只是个临时营地。

临时营地岗哨并不多,只有两侧高地一明一暗两处固定哨,除此之外就只有三人一组的两支巡逻队负责外围的巡逻。这样的防御配置虽然简单,但是却能很严密的监察整个营地乃至周边一定范围。

这个由三大两小五顶野战帐篷加上两个简易棚组成的营地,结构并不复杂,帐篷依山而搭分为两列,靠右也就是明哨山坡一边是两个大帐篷和一个简易棚,另一边是一大帐篷两个小帐篷加上一个简易棚,中间留出一块空地。

大帐篷是士兵营房,小帐篷是弹药仓和临时指挥所,简易棚是伙房和茅房。侦察兵的狙杀目标,就住在临时指挥所,指挥所的位置在弹药仓与一个士兵营房中间。

弹药仓靠营地门的防御工事最近,暗哨就设在弹药仓和指挥所背靠的山坡上,这个山坡离帐篷还有一段距离,而山坡脚下还有一个简易棚,那是茅房。

他仔细的观察过,所有的帐篷和简易棚,都完全暴露在高处两个岗哨的视野里,想要靠近而又不被发现,只能从两侧山坡下的简易泄洪沟爬进去。

不过两边的泄洪沟只有沟口在营地外,只能从这里进入,但是沟口又都是开在防御掩体旁边,掩体里有两到三人,配有一挺W95重机枪,想摸进去也容易。

侦察兵借助地形和树木,潜行到了营地门口右边的掩体附近,此刻他的前方不远就是泄洪沟口。可能是连日的降雨,简易茅房的污秽物因雨水灌入而外溢,流到了排洪沟里,虽然下着雨,但是那污物的味道,依然冲鼻。也因为这样,掩体里的士兵为了躲避这味道,尽量的远离沟口,把脸也都转到了一边。

这给侦察兵提供了机会,他绕开掩体中士兵的视线,压低声响,摸到了沟口。因为木栅栏的原因,只能贴着地面,从沟口钻进去,侦察兵没有多想,憋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伏进了泄洪沟。

贴着恶臭的污物,他一路潜行,所幸从沟口到简易厕所并不远,借着简易棚的掩护,他趴到了两个哨点的视线死角开始等待。

现在已经接近午夜,除了执勤的士兵,其他人都睡下了,雨又越下越大,外出走动的只有巡逻队而已。

暗哨换岗的时间到了,一名披着雨衣的士兵从营房的方向走了过来,这个原本径直向茅厕旁边的简易楼梯走去的士兵,突然转向朝厕所过来了,看样子他是想在换岗前,先解决一下。

侦察兵原本计划,等换岗后,有了相对充足的时间,再干掉暗哨里的士兵,此刻却灵光一闪,决定改变计划。

他拔出野战匕首,划开了围住简易棚的帆布,先一步钻进了厕所,猫在厕所门一旁。门外军靴踏在湿泥地上的声音越来越近,侦察兵手里的野战匕首也捏得越来越紧,终于一个身穿雨衣的身影进入了他的视野,侦察兵猛的发难,左手扼住来人的喉咙不让他发出声音,右手的野战匕首随即出手。等士兵没了动作,侦察兵才放开了他,失去体温和呼吸的士兵栽倒在地没了生气。

这是侦察兵第一次做这勾当,刚才那一系列的动作,都是长期训练出来的反射动作,直到那士兵断气瘫软的时候,他也愣住了,等尸体倒地他才回过神,手上粘稠温热的触感,提醒他刚才都干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狙杀本该是同一阵营的人,但他既然决定要完成这次任务,就注定要手粘鲜血。

只愣了片刻,侦察兵把心一横,扒下地上士兵的雨衣披上,顺手把尸体推进了茅坑,取出军用弩,拉弦上箭,准备进行计划的下一步。

他划开面对暗哨的帆布,把弩举了起来。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暗哨,之所以叫暗哨,是因为这个哨点是被掩饰过的,远看就像是树丛,如果不是在观察营地的时候,发现有士兵在这个点出入,侦察兵也不会注意到这里还有哨岗。

隐秘就代表,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是厕所这个位置,刚好对着暗哨的出入口,能看到一些里面的情况。里面只有一名士兵,而这个士兵的半个脑袋,就暴露在弩箭的射程范围内。

“嘣”的一声弦响,黑色的炭纤维弩箭,穿过雨幕无声无息的插入了那暴露出的半个脑袋,暗哨里的士兵没有发出大的响动,就倒下了,隐秘的哨点变成了隐秘的坟墓。

侦察兵将弩隐藏在雨衣里,大大方方的走出了厕所,暴露在对面明哨的视野中。不过此时在明哨点的士兵看来,他只是一个刚上完厕所的自己人。

侦察兵转身从厕所旁的楼梯,爬上了暗哨,他这样做一来是确认暗哨士兵是否死亡,另外就是为自己的下一步行动,找一个合理性。毕竟死在厕所的士兵,是来换岗的,没有这个动作可能会引起明哨士兵怀疑,打草惊蛇。

暗哨里一名被弩箭贯穿头颅的士兵,已经实实的断了气,侦察兵确认之后,翻身出了暗哨点。

一边下着楼梯,他一边观察对面明哨,明哨和暗哨不同,这个哨点是没有任何掩饰的,可以看见哨点棚子里士兵的一举一动。此刻哨点里士兵是面向营地大门的,视野范围覆盖了大门、弹药仓、茅厕和临时指挥所。

下到营地内,侦察兵不动声色,转而走向了厕所,他的一举一动明哨里的士兵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不过只当他是暗哨里换下来的哨兵,便也没多做关注。

这简易厕所是搭建在弹药仓后面的,从明哨的角度看,前面的弹药仓刚好挡住厕所门。侦察兵转到厕所门口,却没有进去,而是矮身摸到了弹药仓后面,左右观察没有人后,他又掏出带血的野战匕首,划开了弹药仓帐篷,钻了进去。

因为这个弹药仓在两个哨点的视野内,所以并没有专门安排人看守,帐篷里整齐的堆放着弹药,除了枪械子弹和手雷,还有三支PF89式80毫米单兵火箭筒和两箱子火箭弹。

他先记录了这些火力装备,然后检查了一下火箭弹,发现有一箱是用电子引信系统的火箭弹,便顺手拿了一枚,又转身原路钻出了帐篷。

在弹药仓背后淋着雨等了一小会儿,明哨的换岗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待到哨点士兵交班,视线挪开,侦察兵快步从弹药仓移动到了临时指挥所背后,躲开明哨。然后贴耳在帐篷上,细细的听里面的响动,过滤掉雨声,可以听到帐篷里隐约的鼾声。侦察兵寻了个离鼾声最近的位置,蹲下开始摆弄从弹药仓带出来的火箭弹。

这种电子引信是可以定时引爆,这样的设计主要是对空或者对掩体用的,在侦察兵以往训练中接触过,所以他也能摆弄。

把火箭弹的引爆时间设好,悬挂在指挥所帐篷上离鼾声最近的地方,侦察兵便匍匐着爬回了泄洪沟,一路朝沟口方向爬去……

……

女大我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