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三国一谋主

第83章 中山甄氏

众人回到国相府内,许济又命人将全旭、桥蕤、耿衡等人请来,于府中宴会。

许济坐在厅内正位,举起酒杯,这是时隔近两月众人第一次这般相聚。

如今厅中只少了乐进一人,他被许济令在夏邑留守。

许济走下主位,举着酒盏来到曹昂身旁:“公子于夏邑击退张勋,立下大功,济想若是主公知道,必会感到心生欣慰。”

曹昂闻言,向许济拱手一礼:“昂多亏父亲与老师教导,且这次守卫夏邑,多亏高顺将军,若没有他,昂早已中那张勋诱敌之计。”

只见许济眉头一皱,疑惑问道:“噢?居然曾有这事?”

“正是,之前张勋领众将曾在营中饮酒,被我军城上士卒所见,禀报于昂,当时昂曾想夜袭其营,但却被高将军所阻,最终留守城内;

只是第二日袁军攻城甚猛,其大将张承、陈兰二人亲自领兵攻城,那时昂才明白,这张勋在营中饮酒,不过是在诱昂上当罢了。”

许济听曹昂说完,心中顿时感到一丝庆幸,幸亏自己将高顺随曹昂一起去了夏邑。

许济轻轻拍了拍曹昂的肩膀,口中安慰道:“公子尚还年轻,只需多加历练,便可成才,来,济与公子先饮一盏,贺公子击退袁军。”

曹昂见此,赶忙举起酒盏,与许济二人对饮了起来。

喝完之后,许济又对曹昂说道:“济为公子介绍两位新归的大将。”

曹昂之前就见得厅上有两个陌生面孔,一个看其年岁,与自己相差无几,乃是一小将;另一位则已是中年,年岁比起自己父亲,要大上些许。

许济带着曹昂来到全旭面前,对其说道:“这位乃是全旭全将军,年岁不过十九,但却有万夫不当之勇。”

许济说完又向全旭说道:“这位乃是我主公子,与将军同岁。”

二人在许济的介绍之下,互相问礼,又对饮一盏后,许济将曹昂带到桥蕤面前。

“公子,这位乃是桥蕤桥将军,桥将军有防城练兵之能,在当今天下,乃是翘楚。”

许济待为二人介绍后,众人便皆已归座,只是许济发现,桥蕤之前与曹昂对饮时,虽然面上带笑,但那笑容中,似乎又有一丝苦涩。

许济将此事放在心中,等无人时再去祥问。

这时众人只见已渐渐熟络,曹昂与全旭年龄相仿,两人正在一起聊武艺兵法。

许济见二人如此,已打算待主公曹操回返时,就将其推荐做曹昂的新陷阵营副将。

而另一边,许褚与高顺也已拼起酒来,不过一会,一人便喝下一坛,许济看着,也是轻轻一笑。

许济又看向桥蕤,虽然与众人敬酒对饮时脸上含笑,但当独自一人坐在席上时,只见其脸上依旧是满脸愁苦,

待酒宴正酣时,一门外守卫拿着竹简走了进来,众人见此,皆安静下来,连已经喝的满脸通红的许褚、高顺二人,也停止了拼酒。

那士卒将竹简交于许济手上,便退了出去;许济打开竹简,原来是荀彧命人送予自己。

许济看完,见众人脸上皆是带着疑惑看向自己,许济便笑着道:“诸位还请继续痛饮,信中所言,皆乃济的私事。”

众人见此,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氛围。

这时许济虽然与众人依旧在饮酒,但思绪却时不时放到荀彧的书信上。

河北无极甄氏,已经接手自己的祖产,而对方所供的战马,也被荀彧命人一路护送至湖陆。

许济也未曾想到,荀彧做事居然会如此迅速,短短两个来月,就已经将事办妥。

想着与刘备的三月之期,许济准备安置好鄢县迁移百姓后,便出发湖陆,将之前被刘备所俘的曹军军卒赎回。

鄢县迁移百姓,如今对许济来说,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重新建城,不知要耗多少物资财力,如今兖州连连征战,钱财都靠曹操父亲曹嵩的棺材本撑着。

许济又独自饮了一盏,低头再看向那封荀彧所送的竹简上时,许济心中顿生一个念头,待仔细推敲后,确认计划可行,此时许济嘴角一笑,心中言道:“文若啊文若,这次济可是给汝帮了大忙,这就算济为战马之事,对汝的投桃报李。”

…………

……

一行近两千人的队伍正行走在前往湖陆的官道上,这支由曹军士卒与甄家护卫组成的队伍,正守卫着那一千五百匹战马。

而在队伍中一辆马车内,一个十四岁的少女正独坐其中,撑着下巴,掀开一角车帘,静静的看着窗外。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甄家的最小的女儿甄宓,这次带战马来兖州负责交易的就是她。

而甄宓此举也是出于无奈,之前甄家乃是冀州世家大族,中山甄氏乃是汉太保甄邯的后代。

甄邯的岳父博山侯孔光是孔子第十四世孙,太师孔霸之子,官至大将军、丞相、太傅、太师,为四朝辅政大臣,德行高洁,通晓经学,位极人臣,被太皇太后王政君、汉成帝和汉哀帝所尊崇,后来以天下名儒的身份被任命为汉平帝刘衎的老师。

甄邯和族中子弟因此入朝为官,因为材能而得到权臣王莽的倚重。甄丰由地方官员擢升为皇宫内侍大臣,而后更是官至大司空,爵受广阳侯、广新公;

甄邯官拜大司马,爵受承阳侯、承新公,而后又出任大汉太保,执掌天下兵权;甄丰的儿子甄寻任侍中、京兆尹;

甄心为光禄勋,有“四甄”之称,成为朝中新贵,威震朝野,无极也从此一跃成为中山国内的豪强望族,世代袭二千石俸禄的郡守级官职。

但因其父与长兄早亡,如今甄家早已衰弱。

家中几个姐姐都已嫁人,族中诸事由两个兄长做主,只是如今二兄甄俨身患重病,已不能处理事物;三兄甄尧需留在中山处理家族事宜。

其实甄氏并不打算与许济做这交易,但由于是荀谌开口,其人不仅是世家领袖荀家的长兄,更是如今冀州之主袁绍的重臣。

正因为如此,甄氏才接下许济的祖产,以战马作为交易。

这次来兖州,三兄甄尧本不想让甄宓长途跋涉,但甄宓深知家中情况,主动请求来兖州交易战马。

虽然甄宓年幼,但其早慧之名于冀州早已传播,九岁时就非常喜欢读书,博闻强识,只要看过的篇目就能够立刻领悟,还多次用她哥哥的笔砚写字,正因知道甄宓之智,甄尧经过甄宓的再三请求,才愿意放她去兖州与许济交易。

如今许济因大败袁术,早已名震天下,被世人称为世之奇才。

甄宓此刻正在思索,不知这次来湖陆,能否见到这个当世大才。

历史系小白

作家的话
感谢团咪、取个昵称真难啊啊啊的月票,感谢大家投给小白的推荐票。谢谢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