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三国一谋主

我是三国一谋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闻达于诸侯

随着各诸侯的细作从鄄城传出消息。

能被王佐之才的荀彧誉为天下绝品,名声自然就传出来了,各诸侯也都记住了郭嘉与许济的名字。

淮南寿春,奢华的大殿中,一人穿着华服坐在高台之上,脸上的神色颇为倨傲,此人正是袁家嫡子,当今天下的第一诸侯,袁术袁公路。

此时的大殿,只有两个人,站在下首的是袁术的第一谋主主簿阎象,而阎象此来,就是为了劝谏袁术。

“主公,那荀文若素有识人之明,那郭嘉许济被其称为绝品,可见二人必是有大才,主公,此等人才在我豫州境内,主公当尽快发文征辟,不然必会被其他诸侯捷足先登。”

“这二人居然不来主动投奔于吾,还要吾主动去寻他们,难道他二人不知吾麾下拥兵三十万,雄跨荆豫扬三州,谋士如云,猛将如雨,乃是当今天下第一雄主。

其他诸侯哪个敢与我争锋,又有哪个能与我争雄!这二人不择我为主,又能择谁。”

“主公莫要忘记,那冀州袁绍,兖州曹操可都是主公的劲敌啊。

那袁绍曾是十八路诸侯盟主,坐拥天下粮仓的冀州,账下的文臣武将皆是海内的豪杰;

曹操更是被许子将评为当世奸雄,其文才武略百年罕见,虽然眼下势力不及主公,可其麾下兵精将勇,荀文若,程仲德俱是天下顶尖的智者。

再加上曹操袁绍二人狼狈为奸,主公,有此二人在,主公万不能掉以轻心。”

“那袁绍本是我家小妾生的一庶子,要论族上卑贱,他只配做我的奴仆;

还有那个曹阿瞒,他不过是个奸宦之后,待我厉兵秣马,第一个灭掉的就是他,以报匡亭兵败之仇!我要杀鸡儆猴,让诸侯看看与我作对的下场。”

“主公啊,万万不可急于向曹操复仇,主公土地人口是曹操的三倍,只要主公休养生息,囤积粮草,精练强兵,曹操与主公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到时大军以势伐之,必可一战而定乾坤。

而那郭嘉许济正是主公您现在欠缺的大才,象请主公尽快将二人征辟到寿春。”

看着执拗的阎象,袁术开口道:“既然如此,主簿你去安排吧!到时把他们征辟到寿春来,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是有真才实学,还是虚有其名。”

“诺!”

......

冀州邺城,袁绍坐在高坐上,看着台下的诸多文臣武将,敲着面前的桌面,朝着麾下诸谋士问道:“那荀彧说天下除了那吕布赤兔马之外,还有两个绝品,他们其中一个善军,一个善政,汝等可知这郭嘉许济是何人也?”

“禀主公,那许济许伯雅与攸同族,多年前他父母健在时,我倒也见过,只是那时这许济不过是个半大孩童,攸只记得此人少时颇为木讷。

只是想不到仅仅不过数年,今日他却传出如今这番才名。攸也着实有些疑惑。”走上前回答袁绍的正是以后叛袁投曹,然后献计曹操火烧乌巢的许攸。

这时另外一个谋士郭图也走了出来:“主公,那郭嘉郭奉孝与图也是同族,只是他那一脉家道中落,年少时只能在颍川寒门私学读书,不曾拜过什么大儒,我也不知这郭嘉为何会被那荀文若称其为经天纬地之才。”

“友若,你如何看待此事?”袁绍看向的人正是荀彧的哥哥荀谌荀友若。

“禀主公,家弟其人颇有识才之明,能被家弟如此夸奖,这郭许二人必有其出色之处,家弟言那郭奉孝善军,许伯雅善政,谌想这二人在这军政二途应颇有才干。”身为世家大族的翘楚,荀谌不卑不亢朝着袁绍微微拱手一礼。

同样作为袁绍重要谋士的逢纪这时站了出来:“主公,据我所知,那郭嘉年不过二十有四,许济不过二十有一,之前两人没有传出任何名声,我倒认为这二人的声名着实有些名不副实。更何况主公已尽收豫州河北的名士,难道主公麾下的诸公还比不上区区两名黄口孺子吗?所以主公您无须在意。”

逢纪此时心里想的却是“现在河北谋士的竞争压力太大了,已经有了许攸,田丰,沮授等人,可不能再有新人过来了,不然万一被主公看重,到时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权柄又得分出去一些。”

而身为河北士族的代表,田丰,沮授,崔琰等人却也没有出声反对逢纪,豫州士族在河北已经压了当地士族一筹,若再让豫州士族进入河北,那本土士族在袁绍面前的话语权就会更少了。而且他们也不认为这郭嘉许济的才能能胜过他们。

袁绍微微点头,笑道:“元图说的也是,吾已有诸公相助,天下英才十之八九已入吾彀矣。就留两个儒子给那曹阿瞒吧。毕竟,吾还得靠着曹阿瞒帮我拖住我那个不省心的弟弟。”

……

此时,冀州的东南面,青州平原国,国相府中,一中年男子正在仰天轻叹。

“大哥,又叹劳什子气啊,谁惹你不痛快了,我去替你戳他一万个透明窟窿。”

“翼德,休要胡言,我只叹平原百姓生活艰难,盗贼四起,缕受天灾,我只是不知该如何让百姓摆脱这艰辛困苦罢了。”

“大哥,自从上任平原之后,外御寇难,内丰财施,士之下者,你都必与同席而坐,同簋而食,与民同耕,与民同住。大哥,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只是这天灾人祸,终不由己。”

“云长,你说的不对,正因为我做的不够好,百姓才会受苦。”刘备说完心中微微感觉酸苦,这个世道怎么了,大汉的百姓为何会有如此多的苦难。

关羽在旁摇头无语,而张飞却抱着个酒樽喝起酒来,没心没肺。这时一个穿着青色儒服的青年走了进来。

“宪和回来啦,快坐。”刘备看见来人,正是自己的年少好友简雍。

简雍也不客气,看见桌上的酒樽,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主公,你之前不是问我那郭嘉许济之事吗?我已经着来往的客商打听了一下,郭嘉倒是没有什么消息,但那许济却有些许传闻。”

“哦,宪和快说说。”

“那许济,字伯雅,汝南人士,其人在汝南与汝南周边推行芋田之法,此法使每亩稻田增收两成有余;又制出了新犁,之前一亩田需三人一牛用一天的时间才能犁好,但这个新犁出来之后,一人一牛每天至少可以犁好三亩。”

刘备闻言接口道:“这许伯雅果然如那荀文若所言,其人极有善政之才。”

“嘿嘿,还有呢。”简雍又提起酒樽喝了一口:“那许伯雅在那汝南劝百姓同他一起治蝗,研究出据虫卵除虫法,家禽除蝗法,壕堑掩埋法,篝火诱杀法,今年汝南粮食丰收,他许伯雅可谓功不可没。”

“这许伯雅果然大才,若我大汉多些许伯雅这样的人,大汉何至于此。”刘备深深一叹。

关羽听完也是微微点头,屋内众人,只有张飞,在旁边不问外事,只顾着眼前的酒坛。

……

兖州鄄城,州牧府中,曹操听着手下汇报郭嘉许济的过往。

当听到许济创芋田,制新犁,治蝗害时,曹操两眼放光,心中惊叹:“文若诚不欺我。”

这时,程昱走了进来,拿出了一份绢布,开口说道:“主公,这是满伯宁派人送过来的。”

曹操接过绢布,仔细看了一遍,待过片刻,便连声喊道:“快,快安排车马,我要赶去梁国。”

“主公,此去梁国有六百里,难道是袁术来攻?”

曹操闻言却哈哈大笑:“袁术没有来攻,此去梁国,我要亲自去接吾之萧何也!”

历史系小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