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第70章 没想到啊

“给我。”

苏青湖伸手。

二蛋瞬间瞪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苏青湖,亏他这么相信她,以为她跟别的收了孩子压岁钱零花钱就不给孩子的家长不一样!

原来都一样吗?

垂下脑袋,二蛋不情不愿甚至有些委屈地去掏裤子口袋,白开心了,原来是空欢喜一场……

“给你。”二蛋伸手,把五块钱给她。

苏青湖:“不是买汽水了吗?”

“那是我以前攒的钱。”二蛋头也不抬,脚尖蹭着地面,说话都蔫嗒嗒的。

以为有五块钱了,以前攒的钱花完也没什么,谁知道现在啥都没了……

苏青湖点点头,表扬他,“不错啊,还能攒到钱。”

话落,她朝大蛋伸手,大蛋乖觉地把钱递过去,也不抗议,也不问。

“周末,”苏青湖把钱放进自己包里,“我带你们去银行,给你们一人开一个存折,到时候压岁钱或者长辈给你们的钱,每攒够五块或者十块,就带你们去存起来。”

大蛋霍地看向她,有震惊,也有惊疑不定。

二蛋直接倒抽了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看向哥哥,满心满眼的震惊。

不是吧?哥哥难道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吗?

大蛋感觉到二蛋的视线,怕他说漏嘴,看着苏青湖,“我们没到年龄。”

“那有什么?我是你们的监护人,这几天把该开的证明给开了,周末直接去办就是了。”苏青湖眯眼,“你紧张什么?”

“我没有!”大蛋矢口否认。

否认完,他有点懊恼,否认得太快了……

苏青湖仰头,笑得乐不可支。

“好了好了,不逗你们了。”苏青湖已经看到早餐铺子了,含笑说,“你们的秘密你们自己保守,我不问。但是记住,如果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我来解决。”

也不等两人回答,苏青湖几步走到早餐铺子前,先别人一步站好,二蛋眼疾手快,在上一桌客人站起来的瞬间蹿过去占了个位子。

苏青湖扭头,“你们两个吃什么?”

“包子油条豆浆都想吃。”二蛋不客气。

大蛋:“都行。”

苏青湖了然点点头,包子油条豆浆白粥点了一通,端着这些到二蛋抢占的座位坐下,“先吃着,不够了再点。”

找零的钱也递过去,一人一毛,“饿了就去小卖部买点吃的。”

这俩孩子的午饭现在跟其他几个双职工家庭的孩子一样,都在学校附近一个退休老教师那里吃,按天收费,三个月交一次钱,三个月之后若有结余,顺延到下一个月或退还。

刚结婚的时候,陈列似乎提过。

苏青湖想到什么,拿着油条的手一顿,问两人,“午饭的钱,放假之前需要再交吗?”

“不用。”是大蛋回答的她,“月底的时候,您提前给我和二蛋准备好学杂费。”

他不想再因为拖延交学杂费的事情被人笑话了。

苏青湖点点头,这个是没问题的,“需要多少?”

“老师说今年进行了教育改革,开始义务教育,学费应该是不用交了的,但是杂费得交。具体多少,月底就知道了。”大蛋安安静静地说着,压根看不出来他因为学杂费的事情烦恼过。

二蛋不参与,只一口油条,一口豆浆地吃着,欢快,满足。

“快吃吧。”苏青湖叩了叩桌子,提醒大蛋,“如果方便,帮我问问你们老师,我想见见他们。”

二蛋一口豆浆还没下肚,就被苏青湖这句话给呛出来,“咳咳咳!”新妈刚才说什么?

见老师?为什么要见老师?老师有什么好见的?

“不用了吧?”大蛋犹犹豫豫,“老师从来没让我们请过家长,需要请家长的都是淘气又不爱学习的……”

苏青湖见俩人如临大敌,若有所思地看了两人一会儿,点头,“不去也行。”

大约这个时候,家长去见老师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吃过饭,三人兵分两路,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

到报社没多久,李大姐还没来得及给岁青湖检查选题,部门就喊着开始开早会。

“开始吧,小苏先开始。”

苏青湖一怔,没想到自己要第一个来报选题,但都准备好了,也没什么好推辞的,冲大家点点头,她说,“好的,主任,那我就先说了。”

“我的选题有两个,第一个选题是‘为什么要学习急救?’,第二个是‘什么运动对关节损耗最小?’。”

苏青湖说完,冲着大家略略点头致意,然后看向主任,“主任,我的选题汇报完毕。”

主任沉吟了一会儿,“都是健康方面的?”

“嗯。”苏青湖点点头,见主任没说话,作势想了几秒,犹豫着说,“还有一个是关于学生尊老敬老的。”

“你有想法?”主任鼓励地看着她,“或者说你确定了采访对象了?”

“算是吧。采访对象还没有确定到个体。”苏青湖又站起来,“目前的想法是对非敬老院内的老人进行报道。”

主任:“为什么?”

“您问的是为什么要选这个群体吗?”苏青湖问完,主任就点了头,“是。”

苏青湖:“现在有一部分孤寡老人,因为不想给国家添麻烦,放弃去养老院养老,我想着我们报道一下,是不是可以引起社会爱心人士的注意,改善一下他们的生活,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层面。”

主任听着听着就笑了,“我感觉你说的这一部分人很熟悉,是退伍退休那部分人吧?”

这些人的思想高度已经跟大部分普通民众拉开距离,确实——

“这个选题给男同志吧。”主任说,“到了地方,如果有需要干活搬重东西的,他们皮糙肉厚,可以使劲儿折腾。”

分配完这个选题,问苏青湖那俩选题能不能今天做完,苏青湖犹豫了一下,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今天不用跟着袁老师学习吗?”

不是把她分配到摄影组了吗?

怎么现在干的不怎么像摄影记者的工作?

我不白

作家的话
推荐给大家本站女频作者荆棘之歌的书《楚河记事》
简介:钢铁直女打脸天命主角,快穿虐渣小世界。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