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她貌美如花

第7章 敢情当她是傻子?

时过晌午,老爷刚从皇宫回府,大公子房中便一番鸡飞狗跳。

“大公子如何了?”魏姨娘望望正座主君,询问为上官玉诊治的郎中。

“回夫人,公子索性中毒不深并无大碍,草民这就去抓药,服用几日便好。”

郎中沉吟了片刻,恭敬答道。

“好,劳烦曹郎中了。”上官宏为人谦逊,他对几个小厮道,“带郎中下去抓药。”

“太师言重了,草民告退。”郎中老先生连忙随小厮去抓药了。

“你们说说,大公子今日去了何处?为何会中毒?”

上官宏一脸阴霾放在桌沿一只手握成拳,他从未如此发怒喝问下人。

“回老爷,我等这几日一直守在大公子身边,不曾想过大公子会被人毒害啊!”

大公子房里的小厮吓得浑身颤抖,连忙如实回答。

上官宏已然脸色发青,他一生称师授教,曾为皇上之师,怎会生出如此不中用之子?

“老爷,稍安勿躁,待妾身再细细盘问。”

魏姨娘察言观色上前一步,将手柔柔放在上官宏的肩膀上以示宽慰。

“你说说,大公子这几日可见过什么人?”

魏姨娘这句话说到了要紧之处,她说话时和上官雪儿互通眼色,二人早已盘算好,左右不过让上官玉病几天罢了。

“回魏姨娘,大公子似是见过三小姐。”

小厮似是想了想,接着答,“三小姐曾来看望过公子,过来借书看,还送了公子一盒荷叶酥。”

“把荷叶酥拿来试毒。”

魏姨娘反应极快,手执丝帕挥了挥。

会探毒的小厮立马上前,将银针从针袋里取出插入荷叶酥中一试。

——果然有毒!

“把婉儿唤来。”上官宏看到这里皱起了眉,但还是让人去将上官婉儿唤来。

他不相信自己的亲生女儿会如此毒辣,但事情终需一问究竟,查个水落石出才是。

半盏茶功夫后,林婉就来了。

“婉儿,这荷叶酥可是你送给玉儿的?”

魏姨娘一上去就拉住林婉的手,一脸不敢置信。

林婉无语,这样假惺惺的有意思?

这是穿越过后,她第一次见到这个魏姨娘。

但是,她一见到此人,本能得生出一丝反感。

也许是莹珠曾透露此人暗藏诛心,但有一部分,是来自原主本身记忆的排斥。

“是。”林婉不着痕迹与这魏姨娘拉出一段距离,再向上官宏行礼。

“女儿见过爹爹,见过魏姨娘,见过二姐姐。”对另外两人也行了一礼。

“婉儿不必多礼,快起来。”

魏姨娘不顾林婉冷淡的态度,依旧亲和可亲回答。

“二妹妹你可来了,我们都以为你一点都不关心大哥哥的事呢,你可知他中毒是因吃了你送的荷叶酥?”

这时原主的嫡姐也上前了一步,装作忧心模样接着添油加醋。

上官雪儿用丝帕掩住唇,隐藏起眼底的几分恨意,端着一副好姐姐的样子。

林婉嗤笑,果然是个装纯卖乖的恶毒姐姐。

面前的这个女子容貌出众,肌肤赛雪,很担当得起她名字中的“雪”字。

这样一个看似貌美和善的皮囊之下,却隐藏着一颗恶毒的心肠。

雪纯洁,而此人心不纯!

原主身为庶女且为人胆小,从小到大受这个嫡姐欺负,今日不是比绣花,明日就是争父亲宠爱,这一世就让她替原主好好活着吧。

“姐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下毒害了大哥?”

林婉反问一句,眼神无害,但这一问已让对方愣住。

上官雪儿美目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今日这小贱人怎么似乎换了一个人?

她刚才看向林婉的眼神,在那眼神里分明瞧见一抹冷冽之色。

这与平日里哭哭啼啼如病柳一样的人太不像了,可眼前这张脸还是她讨厌的绝色面孔!

“妹妹,姐姐能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是问问妹妹罢了。”

上官雪儿面色略显难堪,显然心虚了。

她抚了抚自己上等的水蓝色浮光裙的袖子,又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次她要好好想好对策,等一下怎么对付这个小贱人!

林婉懒得再和她多说一句,暗自冷然一笑。

“爹爹,此事的确与我无关,况且我送的这荷叶酥是太师府的大厨房所做,经手之人甚多,大厨房又是魏姨娘所管,何况我怎会去害大哥哥呢?”

林婉上前了一步,装作不知意,对上官宏细细解释。

两个阴险小人诬陷的小伎俩,敢情当她是傻子?

她早已想好一副说辞,一番解释挑不出任何毛病。

七枝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