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云巅

止战云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惹事

在沉沉的睡梦中醒来,揉揉惺忪的眼睛,顿觉口干舌燥的,起身找了一杯清茶,正要呷一口,却发现身边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

皱了皱眉头,难道是自己出现了错觉,回顾了下昨天发生的事情,孟林努力拼凑记忆,在脑海的晕晕乎乎中总算是记起来,昨天在八大仙山上带回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是师父的小女儿,名唤白薰……白薰呢?

孟林咂了咂嘴巴,心中略略一思索,大呼不妙,抽身跃出了门口,气息未有做改动,健步上了村庄的正中心,便有了眼前拥挤的人群,而在熙熙攘攘里有一群围着的人,似乎在瞅着什么东西。

纷纷扰扰的声音不绝于耳,有一丝异样,在人堆里有一个朗声喝道的声音,“你这个小姑娘,难道还想逃出本大爷的魔爪?”

人群中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人影,在冷峻的面庞下有两颗深邃的眼神,嘴角一歪。

循着他的视线望去,果然有一个小姑娘被一群黑白道服的男人团团围住,而这个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自八大仙山上带回来的白薰。

“你用膳不付银两,还想脱逃,想的倒是极美啊!”带头的一个面目狰狞的人怒喝道,将方才说话的人推到了一边。

双手叉腰,嘟着嘴巴道,“明明方才有好心的大叔已经帮我付了钱,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姑娘家是不是太没有道理了啊!”白薰小俏脸发着红晕,气呼呼道。

面目狰狞的男子摆摆手,道,“我薛某作为斗弈阁的首席弟子,无论何时都要践行我帮历任帮主传承下来的帮规,若是有人受到欺辱,我们都要出手相助!”义正言辞,倒是不符合他的长相。

“我哪里欺辱人,他们店主方才前来抓我,这不轻轻一推就倒在地上了吗?”白薰挑着眉头,眼神无辜道。

冷哼了一声,薛武双轻轻地向前奏了一步,顿了顿,笑道,“这种辩驳之词是不是很无力啊,你本就是臻体修行者,凡人如何可以承受你所谓如此的轻轻一推。”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白薰怒道。

“今天不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小姑娘,果然是不能让你认识到错误!”薛武双身边的一个男子手中似乎抓了一把什么,做好阵势,便要投射出去。

“凡知己过而不改者,都该死!”薛武双的嘴角一抽,眼睛陡然露出了杀气!

“咻!”从那个男子手中射出的黑白武器,直面向着白薰飞去!众人大惊失色!仔细一看,竟然是用以围棋的黑白棋子!

孟林知道,这就是师父曾经与自己道过,天下会用黑白棋子杀人的只有是魔教斗弈阁,这个门派满口仁义道德,维护天下秩序,其实是为了满足斗弈阁阁主作为天下霸主的野心。

白薰见黑白棋子来势汹涌,有些始料未及,不能招架,正当她绝望之际。余光望到一块更为急速的碎石冲着黑白棋子而去!

爆裂出一团巨大的烟雾,气浪将白薰一个激灵掀翻在地。

白薰臻体修为尚浅,陡然感觉到胸口血液翻涌,喉头有物,憋止不住,哇的一口呕了出来。

“谁人胆敢出手干涉?给我站出来!”薛武双使出一招“武技!震天摄!”单掌将一个路人用无形的力量举起,狠狠地摔在地上,登时粉碎在地,“谁人与我斗弈阁做对,下场都是这样!”这么一做,似乎这个被摔死的人只是一件用以吓唬所有人的一件道具,而不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血殷虹地在地上漫开来!

揉着头疼的白薰被刚才薛武双的这个举动简直吓得不能动弹,在众人大气都不敢喘的时候,她竟然哆嗦哆嗦地嚷了一句,“你们斗弈阁都是一群变态!”

言罢,几束目光齐齐都照向了她,而这个像狼一样的目光,在下一秒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或许白薰与方才那个无辜可怜的路人的下场是一样的。

“呵呵!”薛武双此刻一反常态,竟然以一种温柔的态度缓步靠近还倒在地上的白薰。

身形划过,遮住了白薰,而这个人的正面正好极度靠近薛武双。

薛武双一怔,是谁有胆子做出这样的事情,不觉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在下南山北麓飞鹤之巅孟林。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孟林不温不火,似乎没有瞧见方才的情势一样,面目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有谦恭。

咽了一口口水,薛武双知道这样胸有成竹的人必定是极为难以对付的,刚才的这些事情他不可能没有看见,不然他就不会上前施以援手了。

“小兄弟,这里不是你该插手的地方,如果你现在走,我们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薛武双巧言令色地微笑道。

感受到一股寒气。

孟林倒是想看此人的臻体修为与自己相较如何。

可是现在离白薰太近,如同两人动起手来,一定会伤着这个姑娘。

他摊摊手,微微提动嘴角,“确实这事情我不该插手,或许交给几位斗弈阁的前辈们会更加妥帖一点。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几位了。”说罢,转身就走。

才未有走出几步,身后突然有一股炙热的感觉,还听到有一些暗器在空气中摩挲处来的刺耳的声音。

“他果然动手了!”

孟林灵光一闪,囫囵转了一个身,将薛武双使出来的气流纳为了己用。

气流在他身周凭空转了了一圈,竟然收到了他的掌心之沿。

薛武双不禁咂舌,这个年轻人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臻体修为,而这招也确实是南山北麓飞鹤之巅的臻技,“武臻技——花祭”。

“小兄弟果然是一等一的高手,如此臻体修为让我的师弟们都会觉得甘拜下风吧。”薛武双冷嘲暗讽起这些身后的师弟起来,这些弟子都是师父从各处招募而来的流氓混混,并不会安心修为。对他们来说,勤奋、道德、原则全都是一场空,而这些是所有门派弟子都最应该掌握的,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这些弟子果不然都低着头,默默地不说话。

“真是可笑!”白薰冷哼了一声,又一次吸引了薛武双的目光。

“你这个小妞!今天不受我一掌,看来绝对是不会安静一些了!”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离白薰越发地近了。

单掌将气流凝滞,化为球状,冷风在脸庞边划过,直指对面姣好的面容。

一股更加猛烈的气流从旁边呼啸而来,薛武双来不及抵挡,等反应过来伸手一挡的时候,身体如同纸片一般已经被吹出了几十丈了。

“好厉害的臻技!”薛武双幸亏臻体修为十分结实,否则估计已经内伤不止了。

他匀匀地呼吸了两口,虽然没有觉得身体有非常不适的感觉,但身体里血液有些反常地澎湃。

不知道到底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臻体级别,否则的话,倒是选择进退了。很明显这个年轻人再测试自己的臻体级别。

掌心有一股火辣辣,他摊开手掌一看,在一些静脉上似乎有淡淡的紫色,这种紫色很快就消散了。

“这个小子居然有魔性修为!”他惊诧地望着这个年轻人,一脸夹杂着稚气的正气,竟然有这么邪乎的体质。魔性有时候是后天修炼的,有些人是先天就有魔性。

这两种魔性的区别是后天修炼的魔性会比较明显,每一次发动臻技,都会显露无疑。而先天有的魔性,往往不会明显,会暗藏在修行的人体内,在寻常的情况下都会在暗中控制这个身体,使修行者的臻体修为无限放大!

难怪这个小年轻的臻体修为如此可怕!就算他现在在自己之下,那么不日就会赶超自己。这些才是真正的魔头!

颤颤巍巍收起了双手,无论如何都是不能丢了面子的。他暗中思考道。

“前辈得罪了!”还是那种不温不火的语气,让人感受不到任何的杀气。掩藏地越为深厚,越让薛武双感觉到无尽的恐惧。

那股黑白棋子的气流还在环绕着孟林。

橙芒四射。

咬了咬牙,薛武双从地上缓缓爬起,双掌合一,轻微地一动,在袖口内取出一块洁白无暇的玉,而这块玉翻过面来,居然是黑色的。

所有的师弟都惊愕不已,师兄取出的是师父赠与的斗弈阁神器,“混沌玉盘”!

看来揣测无疑!这是要大开杀戒的前兆!

轻声念念有词,将手中的混沌玉盘抛掷向半空之中,臻技使出黑色气流,向玉盘冲去。玉盘登时变得飞速旋转,几乎上下的黑白融合成一方巨大的混沌!

混沌初开,竟然令薛武双上空的空气变得随着一起旋转起来。

师弟们明白,当这个混沌玉盘若是给师父使用起来,那么效力就不仅仅是如此像师兄这么使用起来一般简单了。上一次见到这个混沌玉盘的时候,师父正在催动天地的力量,绞杀一群臻体修为高手。而这些高手最后全身筋脉与骨头完全崩碎,没有一个人逃出生天。

所有人都闭住呼吸,看着薛武双使用这个奇怪的器物!

孟林此刻的表情也不如同方才那么镇定了,他将白薰藏掖在身后,自己独独挡在了前面。

嘴角划过一丝阴冷的弧度!

文钧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