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国大暴君

第569章 带上大臣,奔赴正阳

朝议结束后,古夜进入圣域,找到樟树妖。

樟树妖在调教新的树人精锐,训练得有声有色。

看到古夜来了,他赶紧缩小身体,化为人形,是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形象。

“主人,您来了。”

古夜看了一圈,然后吩咐:“你带上十万最强树人跟我走,至于新兵训练,哪需要你事事亲为,交给其他树人就行了。”

樟树妖领命,而后花了办个时辰把精锐中的精锐挑出来。

其修为是真妖和天妖,玄妖也有不少。

走时空通道时,樟树妖心有忐忑,问:“主人,去的方向是仙界吗,我们会不会受到驱逐?”

虽然古夜把他们归为树人,但是在其他人看来,他们依旧是树妖,属于妖族。

“这些不用管,我自有安排。至于什么任务,到了地方我再告诉你。”

十万树人全部穿过时空通道,来到一片广袤无垠的森林上空。

一眼望去,下方尽是些原始树木。

“这里是古妖林,我要你们占领这片林子,但是不能被任何人看到。放心,只是偶尔会有人进来狩猎,只要你们小心点,就不会被发现。”

倒不是怕别人,而是担心影响之后的计划。

古妖林里有个死灵世界,古夜一直记着呢!

而且,古妖林还是上秦目前最南端的天然防线。

可不管这防线多么天然,多么巨大,在修士面前都不够看。

故而,把树人安插在这里,除了是要给上秦埋一支伏兵外,还是一个从南部随时攻向东边的良好渠道。

不过目前,还是死灵世界对古夜最诱人。

龙野说过,他有办法让古夜掌控这个世界。

毕竟,这也是他师父留下来的遗产。

“主人,我明白了。”

“嗯,那就好,你先做好前期准备,后面大概率还有树人要来,最终维持在百万数目。”

做完这一切回到皇都,时间已经不早了。

前线战报正式传遍天下,震惊了无数人。

但是,这场大战,不足以改变各仙国对上秦的看法,还有更多阴云在汇聚。

第二天午后,在古夜的招呼下,司战,柳甫君,顾元宗,以及其他几位负责科举的大臣,一起穿了便装,微服私访。

代步的是仙舟,在古夜的强制要求下,一群人颇为随意。

“记住,你们是要参加考试的,和我同样地位,别演得像我的仆人一样。”

司战嘿嘿笑问:“陛下,到底是什么事嘛,让我等有个心理准备。”

“一个惊喜,但如果有心理准备了,还能叫惊喜吗?其实没你什么事,只是顺便看看,到时候帮点忙罢了。”

其他人听出了意思,没司战的事,肯定有他们的事。

那么,此事大概率与文臣有关系。

他们不敢多问,跟着一起去就行了。

更奇怪的是,阿叶跟着一起去。

让后宫女子跟上,看来,并不是正事。

有人甚至以为,可能只是游玩一番,缓解些压力。

这段日子,上秦官场的压力太大了,尤其是诸位大臣。

半途中,古夜突然问负责科举的大臣:“你们的准备工作做得怎样了,有没有出现问题?”

三个人,一正两副,正的叫做于简。

他除了是此次科举的总负责人外,还是吏部侍郎。

古夜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就是看他性格坚毅,刚正不阿,做事也很利索。

此时听到古夜的问题,他马上回答:“回陛下,除了一些小问题外,大体上还好。”

“什么小问题,说清楚。”

于简愣了下,回:“比如人手不够,我们无法做到监控全天下。再比如,报名限制过低,以至于报考人数剧增,我们忙不过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人手不够。

“既然人手不够,怎么不早说。”

于简苦然道:“陛下啊,您忙成这样,臣哪有时间上奏这些问题。之前倒是写过奏章,但是没有回应。”

古夜转头看向船外,免得被他们发现尴尬。

由于各种杂事,以及古夜偶尔懒散,使得朝会殿聚集的奏章已经不少。

这就是改制的后果,没了丞相府后,很多事都要古夜亲自过目。

如果是以前,这种杂七杂八的事,柳甫君能够直接决定。

古夜没有回答什么,一路到了正阳城,并在城外落脚,不能惊动里面的人。

柳甫君惊问:“陛下,我们来正阳城干嘛?”

“叫我什么?”

“陛……古……古兄。”

“这就对了嘛,来正阳城赴宴,你们都要参加。到时候,你们不能随便说话,更不能表露身份,明白吗?”

“明白。”

阿叶先行,她去把叶秋带来。

古夜则带着六位肱骨大臣,前往所谓的天丰楼。

距离倒是不远,但他们一路视察城内民情,耽搁了不少时间。

“陛……古兄,正阳城的民生还是可以的。”

古夜白了柳甫君一眼,讥讽:“若是皇都门口的城池都不行,其他地方岂不是烂透了?”

柳甫君尴尬地笑了笑,落后边与顾元宗低声说话。

就这么走了近半个时辰,终于来到天丰楼。

叶秋到了一段时间,已经在楼里被张银一顿夸赞。

由于阿叶的提前嘱咐,叶秋忍着,虽然脸色不好,却也没有发飙。

张银包了整个顶层,人数不少。

有县令陈权之子陈展,李家的嫡系子孙李喆,袁家的袁富仲。

更有县里的镇抚邹强,县丞林组。

本来,陈权也会来坐坐。

但因为这些日子风声不好,不敢来。

其他家族的大人都没来,只是派了些年轻人。

被找来代考的不只是叶秋,还有其他文笔较好的学子。

有的冷漠相对,有的沉入其中,卑躬屈膝。

为什么要如此猖狂地在白日设宴,就是为了把所有人捆绑在一处,谁露了消息都要遭殃。

也即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张兄,你这次运气好啊,有第一才子为你答题,这正阳城第一的名额,非你莫属。”

年轻人喝了酒,开吹起来。

张银回应:“哈哈,你也不差。到时候,我成了州令,如果你们混得不太好,我这里的府令随便挑。”

“那可说好了。来,干一杯。”

古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