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派老祖宗,开局狂砍女帝

第433章 一人单挑一个道统,极端嚣张,只是外门弟子?杂役?

刀魔秘境之外。

苍穹之上乌云密布。

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气氛比较凝重。

一股阴郁的气息弥漫开来。

好似在预示着什么。

“天下第一宗?”

看到这五个字的瞬间。

拜月圣教的人齐齐脸色一变。

尤其是拜月教主。

心中更是骇然到了极点。

霸拳神宗的人则是惊疑不已。

他们之前还以为。

这天下第一宗是拜月圣教的附属实力。

毕竟在之前。

拜月圣教还帮着天下第一宗的那个女子对付九头蛇。

“刚才我就觉得那女子的声音有些熟悉。”

“现在看来,正是那天杀了九头蛇神子的女子。”

霸拳神宗的强者如此说动。

“竟然是那个天下第一宗?”

“就是当初杀了圣盟使者的宗门!”

下方。

东荒的修者们都惊骇不已。

“没想到,他们连拜月圣教都不放在眼里。”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好戏个屁啊!咱们东荒的道统内斗,让别人看笑话?”

“待会无论结果如何,损失的都是我东荒!”

“唉——”

.......

修者们叹息不已。

心中有些无奈。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强力的道统。

却刚来就和拜月圣教硬钢了起来。

“这个宗门,不简单!”

“拜月圣教的人,竟然怕了!”

东荒另外四个传说道统的强者。

感应到拜月教主的变化。

一个个都有些难以置信。

而另一边。

其他地域的道统。

如玉女浮屠宫和天刀王等人。

则有些不以为意。

在他们看来。

这冒出来的天下第一宗。

实力越强越好。

待会的菜鸡互啄才更有意思。

“我从那艘飞舟里,怎么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很像那个人!”

“难道说......”

天刀王的宫殿之内。

有一个身穿青袍,神情阴厉的高个男子,眸光闪动讶异。

身为绝世刀修。

对于其他顶尖刀修的气息都特别敏感。

此时此刻。

这个男子,赫然从天下第一宗的飞舟内。

感应到了丝丝缕缕的强大刀意。

“雪巡天,真的会是你么......”

男子呢喃开口,眼神中带着期待。

同时,也闪过几许忌惮、敬佩、不甘......

“哈哈哈,天下第一宗又如何......”

这边,裴远东还要嚣张口嗨。

似是不将天下第一宗放在眼里一般。

曾经。

邪魔谷的确很怕天下第一宗。

甚至还集体去天下第一宗门口下跪道歉。

不过。

那是针对莫邪子罢了。

如今有大名鼎鼎的拜月圣教做靠山。

而邪魔谷又被对方杀了那么多人。

裴远东即便心中忌惮。

也要硬着头皮口嗨。

气势上不能输。

可惜。

这一次他的口嗨很快结束。

啪嗒!

一个大耳刮子猛地呼来。

裴远东在猝不及防之下。

吃了一个结结实实。

脸部直接被打爆炸,血肉模糊,牙齿变成碎末。

整张脸面目全非。

好似一堆烂猪肉一般恶心。

众人见到这一幕。

都有些惊呆。

因为......

出手的人并非来自天下第一宗。

而是拜月教主!

此刻。

拜月教主脸色无比铁青。

眼中闪过无尽懊悔。

心中把那裴远东臭骂几百遍。

妈了个巴子!

都怪这个蠢货玩意。

害得我拜月圣教药丸啊!

拜月教主一巴掌之后还不解恨。

嘶啦!

下一瞬。

硬生生撕扯掉了裴远东的双臂。

鲜血淋漓。

掺杂在飘飞的小雨中。

下起了绝巅血雨。

浓重的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

诸多修者看得惊心动魄。

怎么也没想到。

刚才还为裴远东出头的拜月圣教。

在见到天下第一宗几个字后。

便立即转变态度。

噼里啪啦!

拜月教主接下来又是一阵猛烈输出。

极为残忍可怖。

有些修者甚至都看不下去。

呕!

还有人直接看吐了。

太惊悚!

“好可怕!”

有修者惊呼。

感到有些头皮发麻。

飞舟内。

陈小红三人淡淡看着眼前一幕。

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在一旁,流星剑宗的周大福蒙蔽了!

起初。

他的确觉得天下第一宗牛掰。

但是没想到。

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更牛掰。

拜月教主的举动说明了什么?

怂了啊!

“玉女浮屠宫!待会有好戏看了!”

周大福冷冷看向了玉女浮屠宫的位置。

心中杀意涌动。

并且自信顿时上涨了许多。

“前辈!小老儿有眼无珠,冲撞了前辈,还望......”

外边。

拜月教主没有杀裴远东。

毕竟他不敢越俎代庖。

只不过将裴远东打得不成样子。

随即朝着天下第一宗的飞舟。

九十度鞠躬行礼。

诚恳道歉。

语气卑微到了极点。

这一幕。

直接让众人傻眼。

连玉女浮屠宫和天刀王都有些诧异。

要知道。

即便是他们。

可能都无法让拜月圣教如此孙子。

为何只是一个名字。

拜月圣教就如此卑微可笑?

还没完。

更让人震惊的一幕来了。

“前辈恕罪啊!”

下一刻。

便见到那拜月圣教座驾中掠出一道道身影。

齐齐朝着天下第一宗的飞舟行礼。

不怂不行啊!

毕竟他们见识过天下第一宗的底蕴。

妈的。

真打起来。

对方可能轻松就覆灭他们拜月圣教。

而且从刚才对方的态度来看。

显然是不会顾及什么刀魔秘境之类。

“呵呵,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刀干嘛?”

这时。

一道淡漠声音响起。

铮!

刀鸣洞穿虚空,直冲九霄。

一道血色的刀芒。

携带砍天裂地的恐怖威势。

从飞舟中掠出。

嘶啦!

一刀。

拜月教主的手臂齐肩断去一只。

血流如注。

这一幕。

让这片天地陷入了死寂。

针落可闻,寂静无声。

诸多修者噤若寒蝉,目瞪口呆。

眼前的一切太难以置信。

堂堂东荒六大道统之一的霸主存在。

面对这一刀。

竟然不闪不避。

任其砍掉一条手臂。

不是躲不掉。

而是......

不敢躲。

诸多修者都看出了这点。

因此才震撼到难以置信。

这特么。

就太离谱了!

“多谢前辈赐刀!”

拜月教主忍者剧痛,恭敬开口,态度更前辈。

甚至......

扑通!

扑通......

所有拜月圣教的强者。

直接齐齐跪了下去。

姿势非常整齐。

而且身体都带着几分颤抖意味。

拜月教主很清楚。

刚才那一刀。

直接连他的本源都砍掉了。

甚至连一部分神魂都被撕开崩碎。

这条手。

以后基本难以恢复。

不过。

就算能恢复。

他估计也不敢。

“杀不?”

飞舟内。

雪巡天对陈小红问道。

她是师姐。

理当做主。

“想杀,可是......他们太懂事了怎么办?”

陈小红有些无语道。

刚才显露身份的一瞬间。

她就已经决定。

只要拜月圣教又一丝一毫的白痴行为。

便立即解决对方。

但奈何。

拜月圣教求生欲太强。

反倒让她有些犹豫了。

“厉害!”

一旁的周大福心中佩服之极。

拜月圣教啊!

此时却宛如可怜的小羔羊一般。

命运被抓在眼前这位绝巅修者的手中。

这.......

是何等的威风?

一个人。

便让一个大教臣服下跪!

了不起,太了不起了。

“不过,拜月圣教应该是惧怕他们三位背后的宗门!”

“或者说,是忌惮这三位的护道者!”

周大福小心翼翼地看了周遭一眼。

笃定刚才肯定有强者震慑了拜月圣教的人。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识趣。

“这大腿,太值了啊!”

外边。

拜月圣教的人战战兢兢,怕得要死。

心中不住地祈祷。

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反抗的想法。

因为刚才一瞬间。

乖龙已经使用了修为同化。

所以对于雪巡天的那强大一刀。

他们的感受无比强烈。

反抗?

呵呵,闹呢!

“还是杀了吧,不然被宗主知道,就不好了!”

雪巡天幽幽一叹。

随即直接出手。

毫不留情。

离开宗门前。

宗主特意强调过。

不管什么原因。

只要有杂碎胆敢挑衅一丝一毫。

杀无赦!

咻咻咻......

恐怖的刀芒连续砍出。

拜月圣教的众人懵了。

“为何?前辈我等都求饶了,为何还不肯放过......”

拜月教主万分不甘。

妈的。

老子和你拼了。

拜月教主命令众人。

全力催动法力,准备逃走。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

不如殊死一搏!

以求那一线生机。

可惜。

他们逃跑的速度虽然不慢。

但是。

那刀却更快。

簌簌簌——

雨持续下。

拜月圣教的人全都站着不动了。

双目瞪大,眼中满是不甘心和不可置信。

嘶啦!

下一瞬。

人头飞起。

来此的所有拜月圣教强者。

全部身陨。

这一刻。

天地第二次陷入了死寂。

“这是何等的实力?”

有修者惊呼道。

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一辈子的所见所闻。

都没有今日这般震撼了。

东荒其余五大道统的人,更懵逼!

几度以为看到了幻觉。

“哈哈,有点意思啊!”

天刀王大笑一声,似是觉得这一幕很有趣。

以他的实力。

在动用自家无上神兵的情况下。

也能做到一刀解决拜月圣教的垃圾。

“如此神兵,不错,不错啊!”

刚才那一瞬。

天刀王清楚感应到了对方使用了强大的神兵之刀。

品阶很高。

天刀王很心动。

然而。

他却没有注意到。

此刻。

自己身旁的孙子,脸色已经大变。

“真的......是你......”

天云子的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绝世身影。

记忆又回到了那一天。

一刀!

当时那人,一刀便砍了他的所有自尊!

一刀便差点让他道心崩碎。

当时若不是对方手下留情。

恐怕。

如今他早已埋入地下作为一堆黄土了。

“孙子,你怎么回事?”

天刀王刚才听到孙子呢喃。

心中就很奇怪。

此时转过头去看天云子的表情。

顿时更疑惑。

“是他,应该是他没错了!”

天云子震撼出声。

“如此可怖的一刀,如此强大的一刀!”

“一刀,杀无上绝巅啊!”

“我和他的差距,不仅没有拉近,还越来越远了!”

天刀王听到这些话。

只要不是傻子。

都明白天云子在说谁了。

除了那雪巡天!

还有谁能让天云子如此震动?

“真是他?”

此刻。

天刀王的脸色也逐渐凝重。

嚣狂全部消失不见。

若是换一个人。

天刀王自然不将对方放在眼里。

可是。

若砍出刚才那些刀的人是当年的那位传奇天骄。

那天刀王就不敢这么想了。

“妈的!还好刚才忍住没出手,否则本王就嗝屁了!”

天刀王有些后怕地说道。

在感应到雪巡天的神兵之刀很不错时。

天刀王其实生出了贪婪。

但是由于吃不准对方的底细。

便打算先观察再说。

没想到因为这个谨慎。

倒是保住一命。

“在这东荒,别人或许不敢杀本王!”

“但若是那小子,本王就是个菜!”

天刀王呢喃道。

这时。

外边再次响起了淡漠嚣张的声音。

“玉女浮屠宫的垃圾在哪?”

“你们拿了不该拿的东西,立刻交出来!”

此言一出。

天地第三次死寂。

“卧了个草啊!大哥,牛掰!”

周大福服气了。

本来。

他还以为三人准备进入刀魔秘境之后。

再去抢玉女浮屠宫的那个刀魔信物。

万万没想到啊。

这位大哥直接在这里就放大招。

一个字。

牛!

“嗯?”

玉女浮屠宫的人杀机涌动。

胆敢说她们是垃圾?

“哈哈,道友说得好,玉女浮屠宫的人,的确是垃圾!”

天刀王大笑道。

“天刀王,你打算和我玉女浮屠宫不死不休吗?”

玉女浮屠宫的人感觉不对劲了。

“不死不休?就凭你们,也配?”

天刀王不屑说道。

他明白。

这玉女浮屠宫药丸。

此时和即将嗝屁的人口嗨一下。

顺便舔一波雪巡天。

有何不可?

别人或许不知道雪巡天的底细。

但是天刀王却了解一些。

的确。

雪巡天招惹了很恐怖的存在。

是他天刀王,乃至天月神朝都远远惹不起的大恐怖。

但是雪巡天当年又何尝没有结交底蕴?

更何况。

天刀王和其孙子天云子。

都打心底里佩服雪巡天这个传奇刀修。

说是舔也无可厚非!

就特么舔了。

传奇,舔了还是种荣幸呢。

“你......”

玉女浮屠宫的人正待说话。

可惜。

咻!

刀芒又来了!

很快。

“放肆!”

一个玉女浮屠宫的强者现身,去挡。

嘶啦!

没有卵用!

毕竟修为同化。

这个强者即便是无上绝巅。

但在同化之下。

也就和雪巡天一个修为。

周围的人都不知道这种同化存在。

他自己当然也不知。

同境之下。

怎么可能是雪巡天的对手?

一刀。

“啊!”

噗!

那玉女浮屠宫的人失去手臂,惨叫一声,狂喷老血。

出手果断,狠辣。

而且一刀就立竿见影。

“唉!真失败,竟然没一刀砍死。”

飞舟内。

雪巡天有些愧疚地说道。

很是遗憾。

正如宗主所言。

他,还是太菜鸡了。

丢人啊!

“牛掰!”

有人忍不住大叫惊呼。

从头至尾。

那天下第一宗的飞舟内。

就没有一个人现身。

只是出声罢了。

但仅仅如此。

便灭了整个拜月圣教。

败之前还嚣狂无比,傲视东荒的玉女浮屠宫。

“爽啊!”

“太厉害了!”

“不愧是天下第一宗!”

......

东荒的修者们看到这一幕。

想狠狠出了口恶气。

之前积攒的郁闷顿时消散了不少。

他们曾经一直祈祷。

东荒能出现强大道统。

狠狠打脸嚣张的玉女浮屠宫。

可是随着六大道统的认怂。

这种希望直接破灭。

却没想到。

这天下第一宗出场就连续送来惊喜。

丝毫不讲道理。

霸气,睥睨!

“阁下,不知道我宫拿了什么东西,何至于你们如此相逼?”

一刀震慑之下。

玉女浮屠宫的人怂了。

不想拼命,便只能如此开口。

“刀魔的信物,乖乖交出来。”

“否则,我让你交!”

听到此话。

一直都毫无反应的浮屠仙宫坐不住了。

“还有刀魔信物?”

孤独无情神色凝然。

他当然知道刀魔信物代表着什么。

意味着进入秘境之后。

可能优先获得刀魔的最大机缘之一。

这可是好东西。

谁不想要?

孤独无情暗中计较着。

等进入刀魔秘境后。

便抢了这刀魔的信物。

势在必得。

“刀魔信物?有点意思。”

天刀王没有丝毫兴趣。

毕竟雪巡天盯上的东西。

他手下的人可不敢抢。

今天本来是想让孙子来历练嚣张一番。

却没想到雪巡天竟然重新恢复修为。

而且突飞猛进。

远远超过从前了。

这种情况下,孙子天云子的心境早已变了。

等下会不会进入刀魔秘境都不一定。

“嗯?孙子,你去哪?”

这时。

天刀王发现。

天云子正准备走出宫殿。

“去见传奇!”

天云子恭敬而凝重地说道。

曾经。

他便说过。

下次见到雪巡天。

若是不能打败对方。

那么。

他便跪下行礼,以示敬仰!

如今。

到了履行诺言的时候。

“阁下误会了,我宫哪来的......”

这边,玉女浮屠宫打算装傻。

可惜雪巡天却不想听废话。

刀芒再次杀来。

“阁下当真要鱼死网破?”

又有一个强者跃出,冷然开口。

轰!

这一次他挡下一刀。

但是。

那一刀只不过是幌子罢了。

咻!

只见下一瞬。

一道绝代身影从飞舟中掠出。

手持血刀。

杀机澎湃滔天,。

刀气纵横十万里。

刀意冲宵震寰宇。

那人举起手中之刀。

速度很快。

一瞬间。

便来到了玉女浮屠宫强者的身旁。

“不好!”

此人如坠冰窟,遍体生寒。

看到了死亡!

忽然。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一道愤怒滔天的大喝声震荡天地。

“拜月圣教的杂碎何在?”

“胆敢杀我九头蛇一族的强者,准备好受死了吗?”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让很多人讶异。

“九头蛇?”

听到这三个字。

天刀王的脸色只是有些疑惑。

却没有多少在乎。

毕竟。

九头蛇和他们天月神朝比起来。

强不了多少。

甚至于。

若是没有那些圣族的支持。

九头蛇远远不如天元神朝。

“一个垃圾圣族,也敢嚣张?”

孤独无情面露不屑。

嘶啦!

雪巡天可不管什么九头蛇来不来。

那一刀没有丝毫停留。

下一瞬。

便见那玉女浮屠宫的人。

直接变成两段。

身死道消。

“你敢啊!”

玉女浮屠宫的那个领队愤然咆哮了一声。

“嗯?竟然没人在乎我九头蛇一族来了?”

那边。

气势汹汹而来的九头蛇,有点懵。

他们刚才故意那么一吼。

除了找拜月圣教的麻烦外。

还有装哔闪亮登场的意思。

好让在场的道统修者。

见识一番他们九头蛇一族的威风。

可是。

现在的情况却让九头蛇一族大感意外。

在场所有的修者。

好似没听到刚才那一句大吼般。

更没有一个人将目光看过来。

反而齐齐看向了一个手持血刀的女子。

这特么!

抢老子们风头?

九头蛇一族当即不能忍。

然而。

还不等九头蛇有什么动作。

咻。

又一道身影从天下第一宗飞舟内掠出。

是陈小红。

“九头虫的垃圾,还真是杀不完啊!”

陈小红面带不屑地说道。

“什么?你是杀我九头蛇的凶手?”

“呵呵,你们那废物神子,就是被我踩死。”

嚣张,狂妄的声音响彻天地。

九头蛇的修者装了个寂寞。

被反装一波。

“你大......”

陈小红可不会给对方逼逼赖赖的机会。

直接悍然出手。

杀到了九头蛇的强者之中。

她隐匿了修为。

因而别人看不出深浅。

但是从她表现出来的强悍来看。

所有人都认为她乃是无上绝巅九重天的超然强者。

毕竟。

一人就敢单挑那所有来此的九头蛇强者。

尼玛能弱?

“太狂了!”

“不,太猛了!”

“这就是我东荒的天下第一宗!”

“是我东荒的强者啊!”

......

东荒的修者只感觉热血上涌,说不出地激动。

那边。

雪巡天一人砍了之前狂拽又高高在上的玉女浮屠宫。

而这边。

陈小红丝毫不将强大的圣族放在眼里。

什么就做霸气!

这就叫!

这一刻,这一瞬间!

那两道绝世风采的超然身影。

深深印刻在东荒诸多修者的脑海中。

今天之后。

天下第一宗将真正威震东荒!

成为毫无悬念的东荒.......

第一!

“刀魔秘境即将开启,阁下当真要如此咄咄逼人?”

玉女浮屠宫那边。

显然有点顶不住雪巡天的攻势。

试图求和。

雪巡天这次根本不废话了。

“好好好!阁下住手,住手啊,我等交出刀魔前辈的信物。”

怕了!

真的怕了啊!

玉女浮屠宫的人很快认怂。

雪巡天太特么猛了。

再折磨砍下去的话。

玉女浮屠宫这次来东荒的人。

可能要全没了。

即便到时候背后道统能报仇雪恨。

可是人都死了。

报仇有个屁用?

识时务者为俊杰。

暂时认怂。

时候再狠狠报复。

哼!

就在玉女浮屠宫的人以为雪巡天会停手时。

却听道:

“呵呵,过时不候!”

“如今老子要直接抢!”

“先砍死你们再说!”

嚣张的声音冲荡九霄。

睥睨的身影傲立虚空!

一句话。

彰显无匹霸气。

于此同时。

有人见到一道身影。

从天刀王的宫殿中走出。

来到雪巡天的脚下。

“败者天云子,见过魁首!”

这一幕。

让雪巡天稍微停手,看向天云子。

魁首二字。

似是勾起了他尘封已久的记忆。

眼中闪过复杂。

“魁首?”

东荒许多人皆不明所以。

唯有那浮屠仙宫内的孤独青天。

以及九头蛇撵车中的几个修者脸色一变。

似是想起了什么。

魁首!

第一可称魁首。

比如丹道魁首,剑道魁首等。

而能让天云子这个刀修如此恭敬相称之人。

这天下,古往今来。

唯有一人尔。

咻!

刚才一直淡然随意的孤独无情。

顿时出现在虚空中。

瞪大眼,看向了雪巡天。

“女儿身?”

“或许真的是他!”

孤独无情的心中。

竟然生出了一股敬佩之意。

他很狂,非常狂,目中无人,高高在上。

可是此刻看向雪巡天的神色中。

却无半点猖狂。

反而透露出仰慕!

“你认错人了!”

雪巡天看着天云子,淡淡道。

说话的同时。

他的刀。

刀锋还在对着玉女浮屠宫。

想逃?

呵呵,晚了。

“这里没有什么魁首。”

“那人已经死了!”

“我,乃是天下第一宗......”

“外、门、弟、子!”

什么叫语出惊人,石破天惊?

这就叫!

谁特么敢想象。

一个砍得玉女浮屠宫认怂的人。

竟然......

尼玛只是一个外门弟子?

这特么都只是外门弟子。

那......

内门弟子,长老,宗主该是何等的强大?

众人不敢相信。

“等等,我想起来了!”

“她......她就是曾经砍死叶家等天骄的那个妖孽!”

“当时她自称天下第一宗的杂役弟子!”

“如今修为增长,已经晋升为外门弟子了!”

“我特么,晋升是重点?外门弟子啊!”

......

就在众人震惊之际。

那边也有疑问震荡而来。

“你是谁!是谁啊!为何如此针对我九头蛇一族?”

显然。

九头蛇也正在被殴打。

只听:

“天下第一宗......”

“杂、役、弟、子!”

陈小红的声音震彻天地。

她本来有资格成为外门弟子了。

但。

因为修为进步太慢。

被李善仁贬为了杂役弟子。

故而此刻只敢这么说。

否则被宗主知道。

药丸!

“我尼玛!”

“你告诉我这是杂役弟子?”

“不过对比起来,她......好像真的要比那个外门弟子弱上些。”

“从实力上来说,真的很像杂役和外门的区别。”

“???”

......

天云子还跪在虚空,呢喃道:

“外门弟子......当年的传说,万千天骄心中的传奇......”

“只是外门弟子吗?”

“天下第一宗......”

这一刻。

天刀王和天云子都记下了这个宗门。

而他们此时还不知道。

在不久的将来。

这个名字。

将会在北漠再次震撼他们!

“哼!简直胡说八道!”

“若你只是外门弟子,那你们这天下第一宗的宗主,该是什么修为?”

这边。

浮屠仙宫的一个强者,不信地说道。

在他看来。

雪巡天和陈小红如此说。

只不过是为了装哔。

想为天下第一宗造势罢了。

这般实力的人只是区区杂役和外门。

谁特么会信?

此言一出。

诸多修者心中便也涌现明悟,眼中露出恍然。

的确。

太夸张了。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

“也许这两人,已经是天下第一宗的底蕴了!”

“虽然说年轻了些,但或许是改变了容貌之类。”

“没错,再怎么说,能砍翻一个无上道统的人只是区区外门,不可信啊!”

......

诸多修者也都是怀疑了起来。

不过。

仅仅是在心中罢了。

嘴上可没有人敢放屁半句。

就算雪巡天和陈小红是为了装哔又如何?

别人硬实力摆在那了。

有实力。

别说只是杂役和外门。

就算两人说自己是奴役仆从。

也没人说半个不是。

唰!

这边,雪巡天收回思绪,不再理会天云子。

更不在乎众人是否相信。

反正他自己清楚自己的身份就行了。

别人怎么想无所谓。

雪巡天再次出刀。

杀机澎湃,肆虐虚空。

一道恐怖至极的刀芒划破虚空。

好似要将天穹砍开。

浩瀚无匹的刀意犹如潮水一般震荡八方。

凌厉的刀气卷动九天。

一刀落下。

如同那血色的银河一般。

猛地倾斜而来。

咔嚓!

一刀。

直接将玉女浮屠宫的宫殿砍成了两半。

几个强者直接嗝屁。

“你逼人太甚!”

领头的玉女浮屠宫强者咬牙道。

“我宫有不朽坐镇,你......”

唰!

雪巡天刀很快。

足够堵住对方的嘴。

“威武!大哥威武啊!”

周大福热血翻涌,激动大吼。

虽然不知道女儿身的雪巡天为何让他叫大哥。

但这重要吗?

牛叉哄哄就完事了。

太强了!

强大无匹,恐怖如斯。

“此仇我玉女浮屠宫记下了!”

最终。

那个领头的强者,准备溜了。

放下了狠话。

可惜。

这片天地早已被暗中的三道恐怖身影。

布下了封天绝地大阵。

逃?

不存在的。

“怎么可能?”

那人大惊。

唰!

雪巡天再次砍来。

毫不留情。

更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莽就完事。

杀意汹涌无匹。

“这就是当年传奇?”

孤独无情和天云子都看呆。

“不知进退,同时得罪玉女浮屠宫和圣族中的九头蛇!”

“到时候,你们怎么死都不知道!”

浮屠仙宫的强者,冷冷开口。

语气中。

似是对这天下第一宗有些不满。

因为......

这些强者隐隐有所猜测。

那孤独青苍和阿二或许就是死在这天下第一宗的手中。

这个可能性很大。

因此。

浮屠仙宫的强者心中涌动了杀意。

可是。

当他们刚刚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

一道让他们无比熟悉的声音。

忽然响起。

“孤独无情!我的天邪道眼,你可用得心安?”

这声音来自天下第一宗飞舟内。

众人寻声看去。

心中又震。

“孤独问天,你果然是被天下第一宗所救!”

浮屠仙宫的一个强者冷哼。

“好兄弟,你没死,我可真高兴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

孤独无情将目光从雪巡天身上收回。

看向了天下第一宗的飞舟。

嘭!

嘭!

嘭......

脚踏虚空的声音响起。

很快。

便见到一个男子从飞舟内走出。

每走一步。

脚底下都荡起一阵水波似的空间纹路。

恐怖的气势席卷八方。

震荡天地!

见到如此一幕。

浮屠仙宫的强者和孤独无情都脸色一变。

“你的修为竟然恢复了?”

“还有天邪道眼,怎么可能?”

孤独无情满脸不可置信。

修炼本源都被挖了。

怎么可能还恢复修为?

这是何等逆天的手段啊!

而且。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尼玛他的修为怎么也好似恢复了?

我竟然看不透!

孤独无情在这一刻。

从自家兄弟的身上感应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

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感到有些头皮发麻。

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接窜上了脑门。

“少宫主,小心!”

咻咻咻......

下一瞬。

浮屠仙宫的修者感应到危险后。

便立即闪身来到孤独无情的身边。

挡在其前面。

以防孤独问天悍然下杀手。

不过。

令他们意外的是。

孤独问天只是震荡气势和杀意。

并没有闪身过来快刀斩乱麻。

而是一步一步!

缓慢踏空而来。

嘭!

嘭!

这脚踏虚空的声音。

宛如地狱的索命魔音。

牵动着孤独无情的每一根神经。

让他灵魂都在震颤。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的!”

“天下第一宗,究竟是什么存在?”

“一个本该废了的人,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如此修为?”

孤独无情根本不愿相信眼前事实。

他能明显感觉得出。

自己和孤独问天之间的差距。

犹如天堑!

完全难以逾越。

孤独无情和一众浮屠仙宫强者的表情。

被众人看在眼里。

“好家伙!一个砍北漠道统玉女浮屠宫。”

“一个捅那幽冥域的圣族势力九头蛇一族!”

“现在,又来一个,打算和中土的超然势力浮屠仙宫开打?”

“太震撼了!”

......

众多观战者的小心脏快受不了了!

谁能想到。

不久前还高高在上的存在。

此刻却被天下第一宗的三个人分别给单挑了!

甚至有修者还猜测。

若不是刚才天云子下跪得及时。

那恐怕。

此刻天刀王都要被攻击了。

别说东荒道统了。

连其他地界来的道统都是震撼不已。

“这特么是东荒的道统?”

“不管是不是外门弟子,都太猛了!”

“东荒这里不仅有真龙存在,如今还出真龙了!”

......

一个来自中土的强大道统,脑海中深深刻印下来天下第一宗这五个字。

今天的一切。

足够他震撼许久了。

而此人现在却还不知道。

很快!

他将在中土那片大地上。

再次听到这震撼无比的名字。

“饶命!前辈逃命啊!”

这时。

响起了玉女浮屠宫强者的求饶声。

这一刻。

来此的玉女浮屠宫修者。

就仅仅只剩下这一人了。

根据孤独问天所言。

他的天道邪眼被挖。

和这玉女浮屠宫脱不了干系。

既然如此。

雪巡天便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玉女浮屠宫的任何人。

赶尽杀绝,一个不留!

这,就是天下第一宗的行事准则。

你招惹我半分。

那我必要灭你满门。

“饶命?呵呵!”

雪巡天冷笑。

手中之刀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另一边。

“不要!不!我九头蛇一族身后还有诸多强大的圣族!”

“你若杀我们,便是不死不休!”

“即便你们有底蕴,但是面对我身后的圣族,也一定死无全尸!”

九头蛇一族也被杀得差不多了。

陈小红面无表情,丝毫不惧。

宗主说过。

最喜欢对方用背后势力压人了。

因为......

那样就可以多宰杀点白痴了!

天下第一宗。

最喜欢麻烦和有大背景的玩意。

“若是你不说此话,我可能还饶你半条狗命!”

“既然你身后有靠山,那我自然要期待一番了!”

陈小红玩味开口。

丈八蛇矛舞动,威势骇然,杀机汹涌如潮!

嘭!

嘭!

嘭......

不觉间。

孤独问天已经来到了孤独无情身前。

浮屠仙宫的强者们凝神戒备。

他们倒不是怕孤独问天。

而是雪巡天和陈小红那边太特么猛了!

到时候玉女浮屠宫和九头蛇被解决之后。

和孤独问天联手来围攻他们。

那......

药丸的节奏。

轰!

法力震荡之下。

孤独问天,正准备出手。

而就在此时。

咔嚓!

一道虚空破碎的声音轰然震天响起。

轰隆隆——

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

只见。

虚空中传来惊雷之声。

哗啦啦——

下一瞬。

虚空荡起一道道巨大的涟漪。

“有飞舟直接破碎虚空而来?”

有修者双目瞪大,震惊看着虚空。

此刻。

从一道道虚空漩涡中。

赫然涌现出各种座驾的身影。

有飞舟,有撵车,也有飞禽,还有战车等。

数量极多。

声势浩大!

这一刻。

雪巡天和陈小红似是有所感应。

脸色齐齐大变。

同时停手。

脸上涌现了浓烈至极的恭敬之色。

心中有些难以想象。

此时他们感应到的那股气息。

太熟悉了。

“怎么可能?”

“难道说......他老人家亲自来了?”

雪巡天不可思议地说道。

“不应该吧?这种小场合,不应该会来吧?”

“太屈尊了!”

陈小红也不敢相信。

在场所有人听到这些话,都有些疑惑。

但也有人猜测。

难道说......

天下第一宗有更强者来了?

“本王就说为何来的道统那么少,原来是赶齐了。”

天刀王看向那些飞舟撵车,了然道。

“道友救命啊!”

“同为圣族,诸位一定要救我等啊!”

这时。

两道求助声音响起。

分别来自玉女浮屠宫的那个强者和九头蛇。

他们看到了熟悉的飞舟撵车。

这些道统的底蕴,不比他们弱多少。

甚至有几个还强于他们。

比如太虚剑宗、嗜血恶鬼族、六目邪族......

如今这些‘熟人’的座驾齐齐到来。

有救了啊!

天下第一宗。

你们......

死定了!

爽文孙傲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