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派老祖宗,开局狂砍女帝

我!反派老祖宗,开局狂砍女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20章 宗门扬名,妖魔现世,疯狂杀戮,人间地狱,嗜血魔功

离火皇朝。

某个酒楼之中。

诸多的修者汇聚在此。

喝酒吃肉,聊天打屁。

绝大多数的修者。

其实都在讨论着一个话题。

天下第一宗和圣盟!

“喂喂!听说了吗?那天下第一宗,被圣盟放话了!”

“自然听说了,好家伙,多少年了,都没有道统敢惹圣盟!”

“这个天下第一宗,真是有本事啊!”

......

若是换成其他情况。

这个修者或许就要嘲讽天下第一宗。

说什么找死,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之类。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

圣盟制霸东荒多年。

一直没有其他道统胆敢忤逆。

忽然间。

出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道统。

竟然招惹了圣盟。

很显然。

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就是天下第一宗的人没有脑子。

没听过圣盟的威名。

无知招惹了圣盟的大人物。

第二则是天下第一宗其实知道圣盟底蕴。

也清楚圣盟不好惹。

但是。

天下第一宗还是惹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天下第一宗或许自有底蕴。

不惧恐怖的圣盟。

对于第一种情况。

其实很多人不这么想。

只有少数脑子转不过来的人,才会如此去揣测。

毕竟。

圣盟威名赫赫那么多年。

只要是个修者。

都不可能没听过圣盟威名。

怎么可能在无知的情况去招惹圣盟呢?

所以很显然了。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

若天下第一宗只是无知招惹。

说明这仅是一个小角色宗门。

根本不值得关注。

如此的话。

圣盟弹指便灭杀了。

又怎么可能闹得人尽皆知?

因此答案显而易见。

这个天下第一宗。

是一个底蕴不凡的超然势力。

“我滴个乖乖,这恐怕还是第一次圣盟放话威胁一个道统吧?”

“谁说不是呢?”

“曾经,谁惹了圣盟,那些大人们便直接出手,强势镇压!”

“没错,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无上绝巅道统,被极尽羞辱的一幕!”

“那叫一个凄惨啊,看到那惨状,我就浑身发凉!”

......

诸多修者推杯换盏,神情带着浓浓的恐惧,后怕说道。

也有修者脸上带着浓烈的疑惑。

很好奇。

天下第一宗究竟有什么底蕴和实力?

不少修者自然想过。

去东海郡的天下第一宗山门所在。

去观摩查看一番。

可惜。

这个念头很快便被抹去了。

“我还听说了更恐怖的事情。”

“圣盟传言天下,让天下第一宗三日内,去圣盟下跪,求饶,请罪!”

“可是呢,天下第一宗的人,非但不去,而且......”

这个修者倒吸一口凉气,定了定神,方才缓缓道:

“而且还在圣盟使者来通知的时候,将圣盟使者强势镇杀!”

“可谓是极其霸道,嚣张无比。”

“好家伙,那位圣盟使者大人,可是有着无上绝巅四重天的修为!”

“那是什么概念?无上绝巅四重天啊,一个念头,就能覆灭我身后道统!”

“可是,就这样强大恐怖的存在,死在了天下第一宗!”

“那尸体不成人样,凄惨无比。”

......

正是因为听说了圣盟使者被天下第一宗强势镇杀后的事。

那些原本想去天下第一宗的修者们。

才打消了前往东海郡的念头。

而只是来到离火皇朝。

在附近的一些古城酒楼里。

等待着......

山雨到来!

“三日之内请罪,天下第一宗肯定是不会去的。”

“你们说,圣盟的大人们,什么时候来离火皇朝?”

有修者猛地灌了一口酒,疑惑问道。

“不好说,也许是三日后,也可能是现在已经来了!”

“到时候,肯定有一场惊世大战吧?”

“我们可以用留影法宝,在远处观战,绝对刺激!”

......

在场的修者们。

一个个的都满脸期待之色。

毕竟。

这可相当于无上绝巅之间的超然大战。

平时连绝巅大战都见识不到。

更别说无上绝巅了。

甚至于。

有的修者连无上绝巅的面都没有见过。

只在传闻中听说。

对无上绝巅敬畏异常,恐惧无比!

如今机会放在眼前。

自然不肯错过。

“不过啊!这次过后,无论天下第一宗输赢,都将名留青史!”

“这个宗门,曾经名不见经传,如今一鸣惊人,实在奇怪!”

“你们猜,这个宗门,会不会是从其他地域来的,中土的道统吗?”

“应该不是,若来自中土,圣盟大人们估计不敢招惹。”

“那究竟是什么来历?”

......

此时此刻。

如今的天下第一宗。

已经和从前大大不一样了。

名声非常显赫。

不像从前。

连区区一个玄天圣地之流。

都敢不将天下第一宗放在眼里。

甚至东荒叶家,楚家之流。

都敢说要来将天下第一宗灭宗绝种。

然而现在。

族内要是没有一个无上绝巅五重天坐镇。

那都不好意思在天下第一宗面前放个屁喘口气。

甚至于。

连去东海郡观摩天下第一宗的胆子都没有。

这。

就是现在天下第一宗的赫赫威名。

不久之前。

雪巡天以为。

在外报上天下第一宗的名号可能用处不大。

因为别人不知道。

但是现在。

这个问题已经不复存在。

整个东荒。

已经没有多少势力敢招惹天下第一宗。

毕竟是敢跟东荒霸主圣盟叫板的超然存在。

谁特么敢不知死活?

“难怪当天,那个叫雪巡天的杂役弟子,敢当众杀死那么多传承天骄。”

“原来是有所依仗,这种背景,我特么都敢狂!”

“雪巡天那么强大,妖孽天骄一个,却只是区区的杂役弟子。”

“说明这天下第一宗,很牛啊!”

“外门弟子,乃至内门弟子,该有多强大?”

“是啊......”

修者们议论纷纷,都能看到彼此脸上的压抑和震撼。

然而。

就在这一刻。

整个酒楼之中瞬间变得安静起来。

不止这座酒楼了。

这里整个古城。

都在这一瞬间。

好似失去了声音一般。

变得寂静无声。

如同变成了一个死城。

死一般的静!

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针落可闻。

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是没有了。

诡异无比。

显得非常阴森可怖。

而在每一个修者的眼中。

都能看到浓烈到极致的大恐惧。

所有的表情都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震撼之色。

震惊到了极点!

很显然。

这是发生大事了。

此时此刻。

正有一股极为恐怖滔天的强大威严。

笼罩着这座庞大的古城。

不仅仅是古城。

周遭方圆百万里不止。

都在这股超然恐怖的威压范围之内。

别说修者了。

连一些强大的猛兽凶禽。

此时都是跪伏在地上。

停止呼吸,瑟瑟发抖!

看上去非常弱小可怜,无助凄惨。

好似是见到了什么难以想象的超然恐怖!

被吓到了!

这股强大滔天的威压。

带着一股子浓烈至极的妖魔气息。

这种气息。

如同一座太古山岳般。

沉重地压在每一个生灵的肩膀上。

灵魂在颤栗,肉身都好似随时会爆炸一般。

痛苦不堪,心惊胆战!

“发......发生......发生了什么?”

有一个无上绝巅修者。

也在古城之中。

此时稍微有些反应过来。

脸上的惊恐和震撼没有减少半分。

不过却能开口了。

语气颤巍巍的,连话都有些说不清。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

有超然大恐怖的存在,降临了!

“圣盟.......圣盟的大人物来了吗?”

“很有可能,如此恐怖的威压,除了圣盟大人物们,还有谁?”

“我滴个天啊,太恐怖了,这就是圣盟强者的威压吗?”

“可是,我怎么感觉,在这股威压之中,掺杂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这气息,不似人族,带着一股浓烈的弑杀之意,好似猛兽要嗜血!”

......

修者们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震惊到无以复加。

众人猜测。

此时笼罩在每一个人头顶上的恐怖威压。

应该是来自圣盟的强者。

但也有人疑惑不已。

圣盟的强者们应该都是人族。

但是这气息。

显然不是来自人族。

而是掺杂了一丝诡异森然的杀意。

让修者们灵魂颤栗,恐惧非常。

不久之后。

威压变得越来越浓烈。

而那诡异不祥的气息也越加的渗人阴森。

有的修者甚至因此失去意识,昏死了过去。

还有的修者法力躁动,产生了某种骨子里的臣服感。

嘭嘭嘭......

又过了一会。

一些弱小的修者。

甚至直接就爆炸开来。

化成了浓浓的漫天血雾。

飚洒天空。

一股子浓重的血腥臭味顿时就弥漫开来。

而那些修为稍微高一些的。

也觉得压力逐渐增加。

好似也快要和那些弱小修者一起爆炸似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圣盟的大人们,为何滥杀无辜?”

“我的弟子没招惹圣盟啊,为何爆炸了?”

“我可怜的孙子啊,也死了!”

“有实力,就是如此无法无天,霸道如此吗?”

......

见到自己的后辈子弟们纷纷爆炸。

很多修者的心中都是痛苦不堪,非常惊疑。

甚至有人产生了不满。

但是很快隐去。

并且也只敢在心中想一想。

绝对不敢说出半个字来。

毕竟。

圣盟别说杀区区的后辈子弟了。

就算把全家都残忍弄死。

这些修者都没有半点办法。

哑巴吃了黄连亏。

只能默默的吞入腹中。

咽下苦水。

毕竟。

圣盟的确太强大了。

不是谁都有天下第一宗那种底气。

胆敢无视东荒权威,挑衅高高在上的圣盟大人。

那简直就是找死不挑日子。

轰隆隆——

这时。

远处的天际。

有着巨大的震动传荡而来。

那方向。

正是妖魔禁区的方向。

而圣盟的人。

根本就没有如修者们所想的那般来了。

此时此刻。

圣盟的强者们。

其实早就一溜烟跑了。

远离这片靠近妖魔禁区的地方。

毕竟妖魔实在太恐怖了。

圣盟的强者也不敢招惹半分。

更不敢和其正面抗衡。

只能战略性撤退,避其锋芒,溜了溜了!

“那是什么?”

“如此多的数量,威压好像就是来自他们啊!”

“太恐怖了,那......”

有修者看到了远处天际密密麻麻的身影。

恐怖绝伦的强大威压,正是来自那些身影。

而那诡异渗人的气息。

也随着那些身影的靠近。

从而变得越加澎湃浓烈!

有的修者好似认出了那些身影的身份。

脸色骤变。

眼中的惊恐变得前所未有的浓烈!

神情唰地就惨白无比。

心脏的跳动好似都要停止了一般。

“妖......妖魔.......怎么可能?”

有无上绝巅修者战战兢兢地说道。

语气中的恐惧非常澎湃。

怕得要死,慌得一批!

“不应该啊!妖魔禁区,不是重新被封印了吗?”

“为何?为何妖魔出来了!”

“数量如此庞大,气息那么可怖,修为强大到了极点!”

......

修者们一个个宛如受惊的小绵羊一般。

好似见到了成群的恶狼。

太恐惧了!

毕竟那群妖魔的神情。

一个个都非常的凶横残忍。

且震荡出疯狂的嗜血气息。

其中还溢出了极为骇然的滔天杀意。

很显然。

这些妖魔此时正准备杀戮!

毫无人性可言!

“不.......”

“啊!”

“饶命啊,妖魔爸爸,我愿意做您的无上绝巅孙子!”

“妈妈呀!”

......

很快。

惨叫声便响彻寰宇,震动八方。

妖魔带来的巨大恐惧。

已经开始弥漫开来!

其中连无上绝巅老祖宗级别的强者。

都跪下磕头求饶。

愿意为奴才!

“呸!垃圾人族,也配做我妖魔之奴?”

一个规则小妖。

冲上去。

一脚踩在那无上绝巅人族的头上。

此时因为妖魔超然强者的威压镇着。

因而这个无上绝巅人族根本就无法反抗。

也不敢反抗。

只能任由一个曾经在他眼中是蝼蚁般存在的小妖踩着。

极端羞辱,踩踏在脸上。

这种情况。

已经在这片天地各处发生着。

有修者被妖魔硬生生扯断了手臂。

但是却不敢叫一声。

因为妖魔警告过了,敢叫就更惨。

还有的修者。

被妖魔直接扒光了衣服。

在大街上宛如死狗一般拖拽着。

好似是为了好玩。

而那些被拖住的修者。

修为都高于拖拽他们的妖魔。

可是。

根本就没有一个修者能够反抗。

因为在那虚空之中。

赫然站着一尊气息超然恐怖到极致的无上妖魔。

仅仅一尊妖魔。

散发出来的威严便震荡天地八方。

方圆百万里之内的无数人族和其他生灵。

全部都被这尊妖魔的威压席卷压制。

谁也无法反抗。

任由比自己弱小的妖魔们欺凌践踏。

肆意玩弄过后。

便被小妖魔们残忍分食。

吃人盛宴!

真正拉开了序幕!

“啊!啊!啊!”

有修者凄厉惨叫。

太突然了。

刚才他们还在酒楼里议论闲聊。

没想到。

这才没过几个呼吸。

就亲眼看到了自己的亲人好友。

在自己的面前。

被一群小妖们嘎嘣脆吃掉!

画面残忍至极。

手段极为无情狠厉!

“我要拼命啊!”

有的修者试图反抗。

可惜。

就在下一瞬。

嘭!

浩瀚磅礴的威压,如同海啸一般席卷冲来。

就好似一柄巨大的重锤。

狠狠地敲打在那修者的脑袋之上。

一刹那!

那个反抗的修者便直接被压到爆炸。

凄惨而死!

其他想要反抗的修者。

也都是这种凄惨的命运。

轰!

“老子赚了!”

也有大毅力修者。

抵抗这那尊超然妖魔的威压。

反抗成功。

击杀了一尊正在羞辱自己妻子的妖魔。

可惜。

这个真汉子下一瞬间。

就直接嗝屁身死,爆炸成了一堆渣渣。

“为何如此啊!”

“妖魔大人们,我等没有招惹您们啊!”

“为何如此残忍,给条活路啊!”

“我想活着,别吃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

有的修者凄惨求饶,只求活命。

就算是像狗一样卑微。

只要活着,就什么都愿意去做。

“是吗?那你这头卑微的人猪,将这个吃了!”

嘶啦!

一个妖魔。

猛地撕掉了另外一个人族的血肉。

递给那人族的一个亲哥哥。

让亲哥哥吃掉弟弟的血肉!

“你......”

想活命,就吃自己亲人!

可见这些妖魔是何等的残忍至极。

最终。

那个哥哥为了活命。

吃了。

“哈哈哈哈!傻叉!你以为吃了,我就不吃你?”

大笑着。

妖魔们便大快朵颐,将哥哥分食殆尽,渣都不剩!

除了这种情况外。

还有妖魔逼着儿子吃父亲。

丈夫吃妻子。

弟弟亲手杀死妹妹。

当着自己最爱之人的面,吃妖魔的污秽之物。

种种惨剧。

在这离火皇朝的地域之内,四处发生着。

惨惨惨!

宛如一幕幕人间炼狱般。

死亡随时在发生。

“啊!不要!”

“畜生!畜生啊!”

“你们不得好死......”

一开始。

修者们只是惨叫声此起彼伏。

有的求饶,有的磕头,还有的顺从!

可是随着妖魔们的残忍恶行越来越令人发指。

修者们已经看得出。

妖魔根本就不会放过自己。

人族!

在这群妖魔的眼中。

那就是蝼蚁!

玩物!

味道不错的食物!

妖魔根本不将人族看做是生灵。

没有丝毫活着的价值。

唯一能说得上的小用处。

或许就是口感不错。

亦或者被戏耍时的表情......

很逗趣,可笑!

既然求饶无用,磕头无用。

反正妖魔都会杀死自己。

那就反抗。

可笑反抗也是徒劳。

于是乎。

诸多修者们便一起大口喝骂了起来!

“你们这群畜生,我东荒有圣盟坐镇!”

“你们滥杀人族,等圣盟大人来了,要你们不得好死!”

有修者想起了东荒的支柱。

圣盟都是人族组成。

妖魔们如此丧心病狂,滥造杀孽!

圣盟岂能坐视不理?

可惜。

这些修者想错了。

圣盟的人早就逃之夭夭,

根本就不会管这些人族修者的死活半分。

毕竟。

在圣盟的强者眼中。

这些修者,就宛如蝼蚁一般。

谁会去在乎一群小蚂蚁的死活呢?

“是啊!我东荒有什么圣盟,我宗每年都上贡修炼资源给圣盟!”

“用不了多久,圣盟大人就会来杀光你们!”

“除了圣盟外,我东荒还有诸多传说大教,恐怖道统!”

“那些超然道统的存们,也不会容忍你们的恶行!”

“哈哈!等死吧,我先去也,在下面等着你们这群妖魔送死!”

......

一个个人族修者,破口大骂着死去。

妖魔们也懒得封闭这些声音。

相反。

这群妖魔还认为人族的骂声很有趣。

因为。

这能够带来更巨大的恐惧。

让其他修者恐怖如斯!

不一会。

这片天地就骂声震天!

可惜很快便熄灭。

因为人都迅速死光了。

妖魔们杀得快。

吃起来更快!

犹如蝗虫过境一般。

很快就横扫了离火皇朝一个大郡的所有人族。

都不说尸横片野了。

因为尸体几乎都被吃了。

血海!

一眼望过去。

血染一片,到处都是血!

血淹没的大地。

侵染了河流!

浓重的血腥臭味可谓是滔天刺鼻。

而这种血色的地域画面。

还在迅速地蔓延而去。

“快逃啊!妖魔来了,不......”

有修者想逃。

可惜根本就来不及。

刚产生这个念头。

便被妖魔的威压禁锢住。

在原地等死,等吃!

满脸绝望之色。

“圣盟的大人们,为何还不来啊!”

不少修者认为圣盟理所应当来救。

因为妖魔无差别攻击人族。

已经算是绝种大屠杀了!

圣盟怎么能不管啊!

“谁......谁来救救我等啊!”

一个绝巅老者,仰天凄然惨叫!

脸上的神情如同死灰一般。

他刚才。

眼睁睁看着自己道统的所有修者。

被妖魔残忍羞辱,然后风卷残云一般吃掉。

那一幕。

甚至让这个绝巅老人道心差点崩溃。

实在太凄惨了!

恐怖到了极点。

死亡持续蔓延而去。

迅速地接近着东海郡。

因为刚才妖魔们已经对人族搜魂。

得知了天下第一宗的位置。

打算一路血洗过去。

带着滔天恐惧。

让天下第一宗的人胆寒心裂!

感受最残忍的绝望和无助!

“小杂碎们!没想到老子们出来了吧?”

“很快,老子们就能残忍弄死你!”

一个妖魔想起了雪巡天当日的嚣张模样,便咬牙切齿。

脑海中浮现出羞辱踩踏雪巡天的酸爽画面了。

“快一点!再杀快一点!”

“我已经等不及,要残忍收拾那个狗屁天下第一宗了!”

这些妖魔的目标。

正是天下第一宗。

“人类的灵魂,实在太难吃了,恶心!”

妖魔虽然喜欢吃人族的血肉。

但是对于神魂这些。

却非常排斥!

因此。

很多妖魔吃了血肉后,便不管神魂了。

或者直接一巴掌拍死。

又或者抹去记忆,让其痴呆飘荡。

最后魂飞魄散。

这导致无数的惨死冤魂,在四处飘荡。

......

与此同时。

在阴天子的幽冥地府小世界中。

一个地府判官皱眉。

“奇怪了,为何世间忽然多了那么多的惨死冤魂?”

“不过这样也好,能壮大我地府的底蕴!”

死去的修者。

只要神魂没有灭掉。

都会被地府的使者去拘魂抓来。

充当苦力之类。

若是一些有实力的强者神魂。

地府便会招揽。

让其成为地府的打手,随从等。

“原来如此,东荒的妖魔出世了么!”

“那群妖魔,还真是残忍,当真对人族一个不留!”

“而人族的那些强者们,又冷眼旁边,不愿多管闲事!”

“这样下去的话,东荒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这群妖魔吃得差不多!”

听到这些话。

在枉死城中的一个女子,忽然睁眼。

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东荒妖魔出世?”

“宗门安好吗?”

女子喃喃说道。

......

这边。

圣盟已经远离了妖魔禁区的位置。

诸多高层汇聚在一起。

盟主龙啸云。

副盟主司徒傲天。

以及几个圣盟核心长老。

“有意思了,那些妖魔此时血洗的位置,距离天下第一宗不远吧?”

副盟主司徒傲天微微一笑,饶有意味地说道。

“以那些妖魔的秉性,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全部吃光!”

“想必,肯定不会放过天下第一宗的!”

“如此也好,我们倒也能省事。”

“借助妖魔的手,解决这个不知死活的宗门!”

一个身形魁梧,眼神残忍阴厉的老者,幸灾乐祸地说道。

“没错,真是天助我也!”

“合该天下第一宗倒霉,敢惹我圣盟,气运都变成霉运,哈哈!”

“是可惜,老夫不能亲自看着天下第一宗覆灭!”

“否则的话,那场景,肯定十分的美妙!”

一众圣盟核心长老们,心情都很不错。

个个面带笑意,谈笑风生。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

就是不能亲手解决天下第一宗。

不过光想着天下第一宗的所有弟子门人。

被妖魔吃个精光。

这种感觉。

倒也是很不错的。

毕竟以妖魔的残忍。

绝对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天下第一宗活口。

“你们说,天下第一宗能撑多久?”

“我赌三个呼吸,三个呼吸就被吃光!”

“那可不一定,要知道,天下第一宗有个小畜生,招惹了妖魔!”

“我觉得妖魔不会杀他们,而是会留着,慢慢折磨!”

‘是极是极,有时候,死都是一种解脱,哈哈哈!’

狂笑声响彻天地。

随即。

这些圣盟强者觉得逃到此处还不保险。

于是跑得更远了。

......

与此同时。

某个传说中的大教之中。

“不久之后,那个地方就要出世了,这时候妖魔出来,真晦气!”

“无妨,出世的那群妖魔,修为不算太高,我们可以应付!”

“大不了到时候,让他们一起进去争夺机缘!”

“哼!这群妖魔,实在残忍,竟杀了那么多人!”

听到这话,一个高层愣住,问道:

“你还在乎那些蝼蚁的命?”

那个高层立即摇头,道:

“我在乎个屁,单纯抱怨罢了!”

“会被杀死,也是那些蝼蚁自己实力低微,活该!”

在这些传说大教高层的眼中。

被杀的那些人族修者们。

连人都不太算。

自己弱小,被吃掉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听闻九头蛇一族会过来,想必他们能够处理妖魔的事!”

“九头蛇一族的底蕴,不比我们强多少,能镇压妖魔?”

“不好说,可能带来了强者,即便无法镇压,也会有所制衡。”

“拭目以待,我倒是希望九头蛇的神子别过来,以免那个出世后,多一个分机缘的!”

......

这个大教口中谈论的九头蛇。

此刻已经整装待发。

九头蛇一族。

苍穹之上。

已经悬浮着密密麻麻的飞舟,撵车,古战车等。

都是被一些飞行绝巅凶禽拉着。

震荡出恐怖气息,虚空扭曲。

“神子,祝你圆满而归!”

一个九头蛇长老说道。

此时。

九头蛇一族还不知道妖魔出世了。

他们此行的目的。

是为了去彻底稳固封印。

让妖魔永无翻身的机会。

若是知道妖魔出世。

恐怕九头蛇的神子,就不会那么轻易前往了。

“哼!一群被捆住的蚂蚱罢了,本神子定要好好收拾它们!”

九头蛇的神子表情倨傲,高高在上地说道。

似是根本不将妖魔放在眼里。

“别说他们被困住,就算脱困!”

“以我们这次去的底蕴,有那几个奴才在,问题不大!”

这次前往东荒的队伍中。

有着超然恐怖的无上绝巅。

不过。

这些无上绝巅,却不是九头蛇一族。

而是奴!

被一些超然圣族收服的异族奴才。

拿来当做工具使用。

但即便是奴。

这些工具奴才的实力,却非常强大。

这一次。

九头蛇抽签前往东荒。

圣族的那些超然道统表破例给了九头蛇神子这些奴才。

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神子切勿过于自信,若妖魔真的出世,能退就退!”

一个长老提醒道。

九头蛇神子心中鄙夷。

废话!

我特么刚才都是场面话。

傻了才和那群白痴妖魔拼命。

“行了,启程吧!”

一声令下。

诸多飞舟撵车,便化作一道虹光,横渡虚空而去。

方向。

正是东荒,妖魔禁区。

......

另一边。

天下第一宗之内。

李善仁因为司鼎楽这个气运之子。

获得了系统商城随机抽奖的机会一次。

现在就开始抽奖。

“系统妹子,抽奖。”

【好的主人!】

【恭喜主人,成功从系统商城之中,抽中特殊功法,嗜血魔功!】

哦?

李善仁看了嗜血魔功的介绍后。

眼前一亮。

这可以说又是一部外挂功法。

自在逍遥法可以迅猛提升修炼速度。

代价是要消耗寿命。

但只要不断地传授子功法给别人。

那么这种寿命消耗便不成问题。

而嗜血魔功。

也是相同的道理。

只不过也有代价。

那就是要不断地吸收强者血液。

融合自己。

用来抵消嗜血魔功的副作用。

不过。

只要不催动运转嗜血魔功,便不会有副作用。

至于副作用。

那就是抽取本源精血。

没错。

自在逍遥法是以寿命为代价提升修炼速度。

而嗜血魔功。

则是以自身的精血为代价。

但是只要吸收强者的大量血液。

便不存在这种问题。

可以说。

这是一门为嗜血而成的魔功!

“不错,可以让门下弟子修炼!”

“反正只要杀人之前催动就行,平时就不运转!”

只有催动的时候,才会消耗精血。

轰!

很快,李善仁便掌握了这门魔功。

随即便将嗜血魔功,放入到传承宝阁之中。

“传承宝阁之中,多了一门功法,名为嗜血魔功,想学的,自己去!”

李善仁传音,通知了弟子们。

颜子清微微睁眼,看起来没有兴趣,便继续修炼。

在颜子清看来。

这功法听起来就不怎么,应该一般。

颜子清却不知。

之后。

她会非常后悔。

“又有新功法了?必须去啊!”

陈小红庆幸自己还没出去历练。

直接冲去传承宝阁。

修炼嗜血魔功。

而正在修炼刀法的雪巡天,也迫不及待来到了传承宝阁。

“太神奇了,竟然是如此妖孽功法,好想嗜血一次!”

修炼之后,雪巡天无比兴奋。

都想着再出去试炼,多杀点来找死的宵小之徒了

陈小红也是这个想法。

想试一试,嗜血功法究竟有多玄妙。

催动功法,不断吸血,就能迅速增长修为。

果然是魔功。

但也很爽啊!

而就在两个弟子这么想着时。

忽然。

远处的天际。

震荡来了一股股滔天恐怖的威压。

其中弥漫着浓烈至极的妖魔气息。

虚空轰鸣扭曲,乾坤震荡不休。

天地都好似要倾覆了。

大地剧烈摇晃,裂开出一道道醒目的沟壑。

无数的树木倾倒。

山体崩塌,乱石纷飞。

一副宛如末日来临的模样。

“来了!”

陈小红之前听李善仁说过妖魔出世。

因而此刻猜测,是妖魔来了。

“嗯?”

雪巡天也感应出了妖魔的气息。

“居然出来了,哼!刚好缺点血!”

雪巡天冷冷一笑。

神情中满是期待之色。

轰隆隆——

很快。

便见到密密麻麻的妖魔。

从远处浩浩荡荡而来,宛如一群食人蚂蚁般。

在诸多妖魔的手中。

还抓着人族的残肢断臂。

一口啃着,满脸嗜血之色。

没过多久。

那密密麻麻的妖魔身影。

便来到了天下第一宗之外。

将天下第一宗围了起来,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只苍蝇都休想飞出去。

“根据对那个肉猪人族的搜魂,那个杂碎的宗门,就在这里!”

上空。

为首的一尊妖魔强者,冷冷开口。

这次来的妖魔强者。

只有一尊!

其他的则没有来。

因为在一众妖魔看来。

区区天下第一宗,根本不值得那么多妖魔来。

一尊无上绝巅八重天的妖魔。

足以横扫一切了!

到时候。

这尊无上绝巅八重天的妖魔。

将天下第一宗全部抓回去就行。

一定要极端残忍折磨。

让天下第一宗不得好死!

“放开我,你们这群畜生!”

“我诅咒你们啊!”

“一群丧尽天良的杂.种!”

在妖魔群之中。

一直传出阵阵大骂的声音。

那是成千上万被困住的人族修者。

毕竟人族数量太多了。

妖魔们迫不及待来围杀天下第一宗。

因此有的人族暂时没有吃干净。

便打包带走。

路上吃,以后吃,慢慢吃!

换着花样享用。

反正这些肉猪蝼蚁又跑不掉。

而且。

还能让这群人族渣渣。

亲眼看着天下第一宗是何等的凄惨。

让世人知道。

得罪他们妖魔。

会付出怎样残酷恐怖的巨大代价!

“雪巡天小杂碎,吾来了!”

“当初你不是很拽吗,如今吾要你见识......”

“真正的地狱大恐怖!”

无上绝巅八重天的大妖魔冷冷开口。

语气宛如那万年不化的寒冰。

杀机澎湃。

这尊无上绝巅八重天的妖魔要吓唬雪巡天。

让天下第一宗所有门人绝望,无助!

然后在他们最痛苦的时候。

狠狠折磨,残酷虐待!

如此多的妖魔。

再加上自己那么恐怖的实力。

这尊无上绝巅八重天的妖魔很确定。

马上天下第一宗的小崽子就会出来跪下,磕头,求饶!

满脸绝望,恐惧。

可怜巴巴!

“傻叉!”

只可惜。

无上绝巅八重天的妖魔并没有得到带有绝望的恐惧求饶声。

反而听到了一道带有戏谑的嘲弄之声。

很是淡淡随意。

就好似某人见到野狗,随地吐痰一般自然。

“大......”

无上绝巅妖魔暴怒不已。

可惜。

‘胆’字还没有说出。

忽然!

轰!

一股比这头无上绝巅八重天妖魔更加恐怖超然的威压。

携带天崩地裂的滔天威势。

猛地从苍穹盖压而下。

好似天穹整个坍塌了一般。

这一刻。

刚才气势汹汹,无比嚣张的无上绝巅八重天妖魔。

直接怔住,遍体生寒!

感到头皮发麻。

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接窜上了天灵盖。

身子猛地一颤。

灵魂几乎有了溟灭消亡之感。

宛如......

天地覆灭!

恐怖的末世来临!

“老祖,下令攻杀进去,灭了这个......”

有的小妖魔反应慢。

脸上还带着狂热的嗜血。

忍不住要撕咬扯断天下第一宗门人的四肢了。

可惜。

话还没有说完。

便有了和妖魔老祖一样的感觉。

一瞬间。

在场所有的妖魔。

全部......

怔住!

同一时刻。

一个巨大的黑影咻地出现。

张开了血盆大口。

朝着妖魔群就直接咬来。

唰!

一口之后。

十万妖魔,直接嗝屁!

“吗啊!”

一个妖魔被吓的凄厉惨叫。

尖锐的声音极为刺耳。

划破虚空。

“怎么可能?逃!”

为首的无上绝巅八重天妖魔。

只有一个念头。

逃走!

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心。

见到那巨大身影的瞬间。

这妖魔的心神感觉都要崩溃。

怕得要死!

饕餮之威,恐怖如斯!

妖魔......

胆寒!

爽文孙傲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