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派老祖宗,开局狂砍女帝

第327章 神魔墓园晨北醒来,叶辰心思,反派大魔头,气运洛夜

神魔墓园?

李善仁倒是略有耳闻。

这个地方位于绝情天域北漠的极北之地。

属于绝情天域的边缘地带。

极其的偏远。

据说和另外两个天域毗邻。

属于三域交叉地带。

这个世界在远古时期。

存在着神祇和魔神。

但是在经历了一场惨烈的神魔大战之后。

众神几乎都已经陨落。

魔神们也全都喋血。

后来一位神秘莫测的大能人物。

施展了通天手段。

凭空搬来了一座浩瀚无比的巨大墓园。

埋葬了神魔!

坐落于三域的边缘。

这便是神魔墓园的由来。

而原本没有相连的三大天域。

绝情天域,幽冥天域和瑶池天域,也因为这个神魔墓园而连通。

只要有本事穿越神魔墓园。

便不需要跨越界域乱流,而直接来往三域之间。

因为这神魔墓园的存在。

绝情天域,幽冥天域和瑶池天域之间的交流往来。

相对于其他天域而言。

也更为频繁一些。

甚至有修者们汇聚在神魔墓园的边缘地带,或者墓园深处。

建立了一些三不管地带、地下交易黑市、三域论道台等等。

按照李善仁的理解就是。

玄幻版坟头蹦迪。

三域修者们,在远古神魔们的墓地之上,各种玩耍。

李善仁怀疑会不会有某个神魔忽然苏醒。

然后对着那群‘没礼貌’的修者们大吼一句:

滚,别在老子坟头瞎比比。

“呵呵,神魔墓园?”

“要是真的苏醒某个神魔。”

“按照常规套路,又是一个气运之子吧?”

“说不定这次前往神魔墓园,还能顺便捡两个漏!”

李善仁饶有意味地想着,嘴角咧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神魔苏醒。

常规套路,常规操作。

然而。

就在李善仁刚刚这么想着时。

奇妙的气运神格似乎发挥作用了。

......

与此同时。

北漠的极北之地

神魔墓园之中。

某个神魔的坟墓。

这里死寂一片。

并没有修者在此。

充满着死亡的气息。

神祇魔神的威压隐隐涌现。

黑色神芒闪烁不休。

远古的符文凭空绽放。

诡异绝伦的雾气弥漫此间。

即便是强大修者来此。

也难以见物。

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

正因为如此。

才没有修者来此处汇聚‘蹦迪’!

忽然。

掩埋着神魔的殒神灵土隐隐有些松动。。

沙沙......

唰!

一只手。

苍白如雪、沾染死气和污秽的手,从陨神灵土之中突然冲天生出。

哗啦啦——

很快。

一道身影从里面爬出。

身形略微单薄。

穿着一件简陋破烂的灰色布衣。

身上满是污秽的灵土。

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看上去就像一个刚从泥地里站起的泥巴人。

此人的周身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

气息全无。

宛如凡人国都之中的一个普通人。

不过。

他的双眸却极为的明亮。

宛如夜空中两颗最璀璨的明星。

照亮了这片死寂沉闷的灰蒙蒙地域。

“我是谁?”

“我在哪?”

“我来自何处,将要归于何方!”

此人用一种极为繁杂特殊的语言,呢喃开口。

他好似失去了记忆。

什么都记不得了。

璀璨的双眸之中满是迷茫疑惑之色。

“我名晨北!”

嘭!

嘭......

晨北走出自己的墓地。

凭着感觉。

缓缓朝着墓园门口走去。

“嗯?为何为感应到了一股特殊的气息?”

门口,一座看似破败的房屋之中。

正在盘腿静修的叶辰。

忽然睁眼。

看向了晨北走来的方向。

叶辰是一个穿越者。

穿越来这里之后,获得了金手指——系统。

这个系统名为守墓人系统。

只要持续守墓,就能获得非凡的好处和系统奖励。

并且守的墓地越大。

墓地里埋着的死物生前越强。

奖励就越丰富。

于是乎。

叶辰便离开了瑶池天域。

辞别了青梅竹马瑶池儿。

一人来到此处守墓多年。

如今他的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仙皇巅峰。

只差临门一脚。

便能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然而。

令叶辰惊疑的是。

才多久不见。

他的青梅竹马瑶池儿,便成为了瑶池天域的一方女帝。

虽然比起那位瑶池第一女帝还差上一些。

但是瑶池儿如今的实力。

已经足以横压一方。

震慑天下。

“呵呵,瑶池儿乃是此方天地眷顾之女,在这种天地法则之下,比起我这个开挂有金手指的男人快,倒也不算不正常。”

叶辰喃喃开口。

饶是如此。

他心中还是稍微有点不爽。

尼玛的,老子作为一个挂壁。

还比不上一个娘们?

差距小点也就罢了。

但是尼玛差距也太大了吧?

老子最多在年轻天骄之中有点名堂

那小娘皮就已经可以俯瞰众多老前辈修者了。

“不过嘛,那小娘皮虽然升级快得不解释,但好歹很喜欢这个我的前身。”

没错。

真正和瑶池儿青梅竹马的是叶辰的前身。

穿越来的叶辰。

其实和瑶池儿感情并不深。

交集不多。

“她不久前一见到我就让我叫她老婆,着实有趣,呵呵!”

“但是,这种到嘴的豆腐有些无趣,而且她如今修为太高,我也和她打不了架!”

叶辰眼中闪过一抹无奈。

腹下蠢蠢欲动,饥渴难耐。

虽说他经常找一些修为低的女子解渴。

但是嘛。

身为穿越者,又有系统,难道不该打穿所有女帝强者的床头?

“妈的,她的那个婊.子姐姐,给老子等着,将来把你们两姐妹一起收了!”

原来。

不久前瑶池儿出现在叶辰面前时。

这货想着不能睡的话,亲两口,摸几下总可以吧?

但是。

瑶池儿的一个姐姐,修为不咋地,脾气倒是挺冲。

看不起叶辰。

像防贼一般防着叶辰。

就如同老母子护犊子一般

不让瑶池儿接近叶辰。

更是指责瑶池儿让叶辰叫‘老婆’的行为。

这种儿时的过家家小游戏在过去玩玩就行。

过去了就是过眼云烟。

如今瑶池儿贵为一方女帝。

岂能和一个修为只有区区仙皇的低贱守墓人再来往?

曾经叶家势力不错,瑶池儿和叶辰可以是青梅竹马。

但是如今的叶家,绝巅已经陨落。

瑶池儿所在的实力也是瑶池天域一方大道统。

岂能还有一个‘过气’的青梅竹马?

再加上女尊男卑的思想。

瑶池儿的姐姐自然厌恶叶辰。

很快便将瑶池儿拉着离去。

不让瑶池儿被叶辰污染。

“哼!狗眼看人低的婊.子,等着老子的几个系统大礼包下来,修为上去之后,狠狠打你的狗脸,让你上天!”

叶辰前世就是一个情场浪子,好色之徒。

自然要把看不起他的女人,全部打个痛快!

“不过,瑶池儿这小丫头这次来神魔墓园,似乎是为了和另外两域的绝巅强者,商议异界之灵入侵此界的事!”

“妈的,还好我比较低调,没人能发现我是异界穿越之人!”

“而且最近来神魔墓园的年轻天骄也变多了,似乎除了商议之外,三域的部分年轻天骄之间,也想趁此武力交流一番。”

“以此争一争,三域的年轻天骄,孰强孰弱!”

“真是一群无聊的白痴,老子是懒得动手,不然全部给你们打趴下!”

叶辰自负而傲然地想着,嘴角咧起一抹蜜汁自信。

他现在的实力。

有自信横压三域年轻一代的修者。

“听说这次那个石头女人也会来,她的实力可不仅碾压绝情天域,纵观九大天域,十一尊巅峰女帝之中,她都可能位于前列!”

“啧啧,此界颜值越高,修为和实力越牛逼!”

“瑶池儿长得不错,但实力和她相比,却差了不知多少,虽然同尊为女帝!”

“但是瑶池儿这种女帝,和那十一尊比起来,却还是差了很多啊!”

叶辰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神往期待之色。

“纳兰樱雪,其他修者议论最多的女人,传闻成帝之后,便没有男子见过其真容!”

“我叶辰,将会是第一个观你女帝真容的男子,那份馈赠,我要了!”

叶辰也听过看到纳兰樱雪真容就能获得无上机缘的传言。

因此他自然对纳兰樱雪势在必得。

收入后宫!

“只可惜,以我现在的修为,和纳兰樱雪相比,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想见真容,至少要把她打服!”

“唉——真是男比女,气死男也,系统,你也太不给力了吧?”

叶辰在脑海中抱怨一句。

【叮!宿主想要修炼速度更快,可以去寻找更大更强的墓地!】

听到这话。

叶辰嘴角一抽。

这神魔墓地还不够大?

里面埋着的可是远古神魔。

能不强?

就在这时。

咯吱。

房屋的门被推开了。

走进来一个浑身灵土,蓬头垢面的男子。

男子看上去十分年轻。

俊俏非凡。

只不过全身透露着一股死气。

【叮!警告宿主,你遇上了大恐怖,千万小心!】

叶辰看到晨北的瞬间,系统的提示就来了。

他的系统优势就在于这里。

危险靠近时,会及时提醒。

大恐怖?

叶辰从晨北身上,感应不到半点修者的气息。

等待会儿。

这货不会是从墓地里爬出来的吧?

夭寿啦!

网文套路被我看见了。

叶辰听着晨北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古老语言,心中有点慌。

随即。

两人开始比划滑稽搞笑的手语。

“这人竟然听不懂我说什么?”

晨北微微皱眉。

感觉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之感。

......

【宿主请注意,你即将和气运之子相遇!】

【宿主请注意,你有几率和逆运之子相遇!】

【宿主请注意,你很有可能和逆天之子相遇!】

这边,绝情魔宗之中,李善仁正准备出发前往神魔墓园。

系统提示就来了。

经验宝宝即将到账,妙哉!

逆运之子身上应该也能捞点好处。

只可惜不容易遇上。

至于逆天之子。

呵呵,苏玄,秦嚣狂和凌霄这三个反派正是逆天之子。

都送了一波系统温暖。

吞噬了他们的系统之后。

还算不错。

李善仁淡淡一笑。

看来这次神魔墓园之行。

能有不小的收获。

“我先去了,你自己想办法尽快赶来!”

这时,李善仁的耳畔,再次想起了一道悦耳如黄莺出谷般的好听声音儿。

“宗主,不打算带我一起飞?”

李善仁疑惑。

尼玛神魔墓园离这里十万八千里不止。

没有纳兰樱雪这种绝巅强者辅助。

去到那里少不得要花费一番功夫。

李善仁可不想浪费那么多自己的精力和时间。

有免费的车可以上,怎么能不上呢?

“李善仁,三天之后,神魔墓园见!”

咔嚓!

纳兰樱雪说完,也不等李善仁再说什么,便破碎虚空而去。

我勒个去。

还真不带我飞?

好了,免费车溜了溜了。

李善仁摇了摇头,倒也没有抱怨。

他自己去也不是不行。

“不过宗主,不带飞也行,连个九龙拉车也不安排一波?”

李善仁虽然贵为圣子。

但是纳兰樱雪奉行华而不实的玩意一切从简的宗旨。

大量的福利都花费在修炼资源和实力提升上。

对于门下弟子们的排场和面子,压根就不打整!

不在乎。

用她的话来说。

实力第一。

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装饰有屁用?

因此。

李善仁连一辆想要的飞行撵车都没得。

别说他了。

纳兰樱雪自己出行,也都是法力硬扛,要么破空飞行,要么一直破破虚空穿梭。

可是飞行和破碎虚空虽然轻松简单。

但是要耗费大量的法力和精力。

李善仁虽然不在乎。

但是觉得这种不符合他反派的气场和人设。

于是乎。

李善仁便准备去抓几只代步工具,弄一辆气派的飞车。

而就在这时。

纳兰樱雪似是猜到了李善仁心中的想法。

声音从很远处的虚空传来。

“你需要用自身的实力,在三天内赶来神魔墓园,这算是我对你的一次考验!”

好家伙。

难怪不带我一起飞。

原来是亲传弟子考验来了。

李善仁倒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毕竟这段时间以来。

他虽然没有见过纳兰樱雪这个人。

但是印象还不错。

至少纳兰樱雪对待同门的态度,那是好得没话说。

当然,也非常严厉,刚正不阿,绝不徇私舞弊。

严格要求门人。

这种妹子要收亲传弟子。

自然是要各种考验的。

“可惜了,要是被她带着飞,也许可以用老骚批之眼瞅一瞅她的真容!”

“看看是不是如传闻那般,看一眼就能‘高.潮’,获得逆天好处!”

李善仁刚才都已经准备在见到纳兰樱雪瞬间。

就立即用眼睛一观真容。

可惜却连她的面都没见到。

进来宗门那么久,都成了圣子。

连宗主的屁都没有闻到过。

着实有点搞笑了。

这个纳兰樱雪不会真如传音那般,是个石头宅女?

李善仁心中恶趣味地想着。

“三天之内,到达神魔墓园?”

“呵呵,倒也有趣,可惜,我是那种会老老实实听话的男人?”

李善仁饶有意味地一笑,随即便离开了绝情魔宗。

而就在他离开绝情魔宗的瞬间。

咔嚓!

虚空破碎。

一块红色令牌出现,上面残留着淡淡的怡人清香。

“这是我的身份令牌,在外面若是遇上了无法解决的危险,可以拿出来震慑宵小。”

“若是遇上了不惧此令者,你可以随时催动!”

“到时我会尽快赶来,别多想,此乃你身为圣子的特殊待遇。”

“但无论是拿出来震慑宵小,还是催动它,你只可以对外使用它三次!”

“三次之后,我便会收回!”

李善仁耳畔再次响起了纳兰樱雪的传音。

圣子有宗主面子加身和亲自护道三次?

好家伙!

难怪绝情魔宗有那么多修者头破血流也要拜入。

果然是福利大宗!

“不愧是天下最美丽的宗主,太体贴了,宗主我爱......”

李善仁正想说我爱你。

但是想一想那绝情的门规,便立即改口,而且现在还不是时候说这话。

有耍流氓的嫌疑。

“我爱死咱们宗门了!”

这时,声音再次传来:

“有时间恭维我,不如多花点心思感悟道心,提升实力,你天资很好,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切勿荒废了!”

听听。

这是令正道修者表面唾弃的魔道女子之语?

李善仁听得出这话里的真诚,对纳兰樱雪的印象不免又好上了一分。

然而。

纳兰樱雪的下一句话。

却让李善仁好感顿无。

“记住了,这次神魔墓园之行,是考验,不是游山玩水!”

“你不要偷奸耍滑,只能用自己的力量赶来!”

说完。

纳兰樱雪这次才真正走了。

“呵呵,被抓到叫偷奸耍滑,抓不到就是诚实通过考验!”

李善仁笑意更浓。

随即通过系统传音,吩咐了吕布一些事。

咻!

李善仁破空而去。

而在不久之后。

一道身穿红色铠甲,魁梧高大,手持方天画戟的男子,来到了绝情魔宗。

由于世界绝对真实认证卡的存在。

李善仁的麾下,自然也被一起认定为本土修者。

别人看不出吕布来自异界。

不久之后。

吕布通过特殊的困难方式。

拜入了绝情魔宗。

随即,吕布便按照李善仁的吩咐。

观察着某些可能是经验宝宝的家伙。

由于系统提示过。

绝情魔宗之中,有不少气运逆运之子,甚至还有逆天之子。

只是这里实在太大了。

毕竟是一个自成天地的小世界。

李善仁自然一时难以找到那些经验宝宝。

于是便让吕布进来留一个心眼,慢慢找。

......

轰!

李善仁在御空飞行的过程中,修为再次突破。

如今的他。

已经半只脚踏入准仙帝。

很快就能成为一尊真正的准仙帝。

李善仁自己都不清楚。

如今的他,究竟有多强。

反正再遇上孙老狗那种仙帝。

半耳刮子?

还是一口痰?

半步仙皇齐娇雪。

一巴掌?

苟德胜那种仙皇。

一巴掌?

“纳兰樱雪应该已经走远,现在我做什么,她知道个鬼!”

李善仁停下身形,淡淡说道。

纳兰樱雪刚才估计暗中观察了他一番。

看看他是否老老实实用自己的硬实力前往神魔墓园。

但此时李善仁感觉某种气息消失。

知道纳兰樱雪已经对他彻底放心。

把他当做那种老老实实接受考验的老实圣子了。

李善仁此时自然不会再老实。

倒不是说他故意如此。

而是这个考验对他来说,根本不算考验。

能省点力气和精力。

何必呢?

“去哪里弄点代步工具?”

“可惜了,虚空神梭在嫣雪妹子那儿,不然倒是方便!”

有了虚空神梭,李善仁倒是愿意用自己的实力前往神魔墓园。

但是少了这玩意。

饶是以他目前的实力。

破碎虚空也得花费不少时间。

而且画面不美观,还掉价。

这种赶路方式不太符合反派气质。

“若是此时有一个反派白痴,驾驭着九龙拉车,装逼破空而来就好了!”

李善仁心中这般想着。

......

与此同时。

李善仁不知道的是。

在距离他不远处的一处天空。

正有九道气息可怖的龙影。

拉着一座气派华丽的撵车,横渡虚空而来。

此刻。

撵车上的宫殿之中。

有一道神情淡漠,衣着华丽的身影。

“呵呵,这次神魔墓园有可以打压的气运之子,不错!”

此人名叫周无敌,是一个穿越者。

身怀反派大魔头系统。

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乃是魔教的教主!

魔教乃是魔道大势力之一。

威名赫赫。

甚至由于其行事作风霸道无比,残忍嗜血。

凶名远在绝情魔宗之上。

而周无敌自己,原身赫然是一位绝巅人物。

但是因为曾经招惹了一个女人——纳兰樱雪。

差点被打死。

被打得几如残废。

随后抑郁死去。

周无敌便穿越而来,占用身体。

原身被打残之后。

魔教失去了顶梁柱,地位一落千丈。

并且教内也有不服者出现。

还好周无敌靠着系统,最近又挽回了魔教的名声,同时强势整合了魔教,死忠于他。

如今的周无敌,实力已经恢复到了仙皇巅峰。

但是因为系统的原因。

在别人眼中,他表面上有着原身绝巅的修为,且还是实力恢复到了巅峰那种。

足以震慑宵小。

可谓是狐假虎威。

再加上系统的帮助。

魔教上下被周无敌唬得一愣一愣的。

这不,今日听说神魔墓园有不少绝巅齐聚。

周无敌就带着魔教全部强者去装逼,顺便行一些反派魔头之事,获得系统奖励。

可是刚出门没有多久。

系统就提示,有可以打压的气运之子出现。

神魔墓园之行,会遇上。

“呵呵,针不戳!”

周无敌的心情可谓是非常不错。

“根据探子所报,那个纳兰樱雪和绝情魔宗新晋圣子,这次也会去神魔墓园!”

“哼!打伤我前身之仇,是该好好算一算了!”

“我自己虽打不过你,但是我有系统,设计阴死你一个圣子,轻而易举!”

“反派就是要狂霸吊炸天,高调横压一世,岂能畏畏缩缩行事?”

周无敌利用系统,也获得了两位绝巅强者作为打手。

自然敢肆无忌惮杀死绝情魔宗圣子。

甚至于,若是他试探出自己的打手,可以收拾第一强者纳兰樱雪。

那么,周无敌绝对毫不犹豫,扒光纳兰樱雪。

当然了。

若是打不过。

周无敌自然不会莽夫。

“哼哼!到时候老子一定当着天下修者的面,好好宠幸你这个婊.子!”

周无敌身上杀伐之气浓烈,神情凶厉异常,真的宛如一个大魔头。

“魔教来了,快逃!”

撵车之外。

所过之处。

响起了一道道心惊胆战的呼叫。

“不要......”

“啊!”

“魔教无法无天!”

无数的惨叫声响起。

周无敌这次出行。

就是要显摆魔教的名头。

震一震天下之修!

因此沿途之中。

周无敌命令魔教麾下。

见到修者就杀!

女的扒.光......

极尽残忍。

行那反派大魔头之事。

“爽!这才是反派大魔头该有的样子!”

“前世网文中的那些反派,写得尼玛反派不像反派!”

“打着反派的名头,却做着主角的圣母事!”

“老子既然成为了反派,就要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反派!”

周无敌听到外面的哀嚎之声。

心中暗爽不已。

在他眼中。

反派就是要坏!

无底线!

杀伐果断,凶魔天下!

为祸世间!

杀杀杀!

况且他还是一个背景如此牛逼轰轰的反派头子。

岂能不给这个世界带来祸乱?

“教主,有些杂碎倒是有点本事,在孩儿们的手下溜走了!”

这时,一道气息可怖的身影,出现在周无敌的身前,跪下恭敬开口。

此人名为魔二。

乃是魔教十二大魔将之一。

修为滔天!

实力可怖。

“溜走了?呵呵,没关系,魔枭已经记住了他们的气息,那些杂碎逃到天涯海角,都得死!”

周无敌残忍一笑。

他盯上的猎物,都得死!

魔枭,乃是他手下两尊绝巅高手之一。

如今的魔教。

加上周无敌原身的威名。

在外人眼中。

赫然拥有三尊绝巅级别强者。

可谓是威名赫赫,鲜有人敢招惹。

被他们盯上之后。

要么立即被杀!

要么就在溜走之后。

像猫捉老鼠一般玩耍被杀!

逃不掉的!

“呵呵,女尊男卑的世界,该逆转了!”

周无敌非常厌恶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

因此只要遇上弱一点,又没有什么大势力做靠山的女修。

他就立即残忍扒光,残忍杀死!

女尊世界杀女人。

爽!

......

另一边。

李善仁有点懵逼。

因为此刻。

在他的身后。

尼玛跪着一大群女修者。

甚至还有一些仙皇巅峰之上的强者。

有几个即便他出手。

都不一定能轻松碾压。

这种修者。

忽然莫名其妙地跑来他的身后。

奉献上身上的各种宝贝神物。

然后就这么跪着了。

气运神格这么好用的?

当真是各种宝贝送上来?

不过李善仁自然看得出。

这些家伙这么跪着。

肯定是有求于他。

但是......

李善仁会管闲事?

当然,若是有个谁送来一辆不错的气派飞行撵车,他倒是不介意顺手收下。

“你们认得我?”

李善仁问了一句废话。

他穿着绝情魔宗的服饰。

魔道第一大宗。

别人不认识才有鬼。

只是没人见过特殊的圣子服饰,因此猜不到李善仁在绝情魔宗的具体身份。

但是。

只要有绝情魔宗这个名字就够了!

这群跪地的修者。

正是被周无敌当老鼠追杀的修者!

她们刚才疯狂逃命来到这边。

见到李善仁之后,认出绝情天宗服饰。

于是乎。

有一个聪明的修者,立即献上宝贝,一言不发地跪在李善仁面前。

她知道不可能逃得过魔教的追杀。

如此的话。

与其被魔教杀了抢宝。

倒不如主动献给绝情魔宗的弟子。

寻求一线生机!

其他修者见状,也纷纷效仿!

天下谁都知道。

当初魔教的教主周无敌。

被绝情宗主纳兰樱雪,几下打残。

魔教因此差点出问题。

只是不知为何,周无敌的修为在不久之前,忽然恢复。

而且魔教还多了两位绝巅强者。

一时间。

魔教威名更甚从前。

令无数生灵闻风丧胆!

尤其是女修。

听闻周无敌那残忍的手段,无不心神巨震。

“尊贵的魔宗大人,我等只知道您来自绝情魔宗,不认识您!”

一个仙皇女修,颤巍巍地说道,语气无比地恭敬!

“不认识来跪我干嘛?”

李善仁想说我长得太帅了?

妹子见到就主动下跪献宝?

当然,他也就玩笑性的想一想。

李善仁说着,便准备离开。

懒得理会这些人。

那些宝贝他也看不上。

这群人见到他立即跪下。

李善仁也不可能因为别人这个莫名其妙的举动就杀人。

无聊浪费法力!

因此他选择无视离开。

而就在此时。

远处忽然有九道可怖的气息传来。

魔教大军浩浩荡荡涌现。

气势雄伟。

杀机滔天!

吼!

龙鸣震天动地。

哟呵,速度挺快的嘛。

代步工具,来了!

李善仁心中暗叹气运神格就是妙哉!

他才刚这么一想。

就送上们来了。

“魔教?”

不会吧不会吧!

真的有一个爱显摆的反派送车来了?

李善仁看到了九龙之后那撵车上的醒目旗帜,念出了这两个字。

而与此同时。

李善仁也感应出。

在他说出这两个字时。

那群跪着的女修,显然身形猛颤。

这一瞬间。

李善仁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感情这些家伙被魔教追杀。

见到了自己这个第一魔宗的弟子。

以为自己能震慑魔教。

所以跪着求一线生机!

呵呵。

李善仁心中冷笑。

“哈哈哈哈——一群老鼠杂碎,逃吧,尽情逃......嗯?”

这时,几个打前锋追杀的魔教之徒,看到了那群被追杀的女修。

自然也看到了李善仁。

“绝情魔宗的弟子?”

一个魔教徒心中疑惑。

他自然看出那群女修的用意。

这是求绝情魔宗的弟子保护?

随即,这个魔教徒便传音给十二大魔将,说了这里的一幕。

咔嚓!

很快,一道身影破空而来,冷冷看着李善仁,道:

“绝情魔宗的,你要管我魔教的闲事......”

此人语气高高在上,倨傲不已。

若是以往,即便他身为十二魔将之一,也不会这么和绝情魔宗的弟子说话。

但是。

如今的魔教今非昔比。

加上教主在内,三尊绝巅。

而绝情魔宗应该就纳兰樱雪一尊绝巅强者。

这个魔将自然要傲气一些。

然而。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李善仁便不耐烦地打断道:

“你爹我不认识这群白痴,乖儿子们针不戳,送车儿来了,你们想做什么自便。”

他自然不会管那群女修的死活。

笑话。

若是今天换成另一个绝情魔宗弟子。

很可能就被这些女修给害死了。

他自然看得出魔将对他涌现了杀机。

可不会在乎什么绝情魔宗的名头。

“哼,算你识相......”

魔将听到李善仁的话,得意一笑。

但是发现李善仁的话不对劲。

尼玛的,给你机会你不中用?

李善仁看到此人竟然想要口嗨,瞬间出手。

嘭!

魔将所在的位置。

发生了大爆炸。

不过这个魔将却没有死。

因为他的实力。

放在绝情魔宗,也是内门长老的级别!

甚至接近圣级长老。

修为碾压了李善仁很多。

“嗯?大胆!一个区区半步准仙帝,竟然敢对我出手!”

下一瞬。

魔将的身影出现在另一个位置。

而就在此时。

吼!

那九条龙拉着的车辇,已经过来。

停在了空中。

咻咻咻.....

随即,十二个魔将一起出现。

其他魔教的长老,战魔等等。

也同时出现。

冷冷看着李善仁。

刚才李善仁出手的一幕。

他们自然看到了。

“绝情魔宗新晋圣子?”

有一个魔教长老,盯着李善仁,这样问道。

“那边是......魔教?”

远处,有修者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立即逃遁。

而有一些有身份的修者。

则在远处吃瓜。

因为他们也看到了李善仁的服饰。

好戏来了!

两大魔道势力的碰撞!

曾经纳兰樱雪打残周无敌。

如今周无敌威名更凶。

整个魔教倾巢而出,闹出了泼天声势。

吓得无数生灵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但此时。

一个绝情魔宗弟子,面对整个魔教势力,巍然不惧,从容傲立。

这一幕。

着实让不少修者大跌眼睛!

“那个修者穿的服饰,没见过啊!是绝情魔宗的什么弟子?”

一个正道大势力的天骄疑惑问道。

他心中巴不得魔教和绝情魔宗干起来。

狗咬狗!

“不知道,杂役弟子,外门内门,真传和准圣子,我都知道,这种特殊服饰,还是第一次见!”

另外的修者看不出李善仁服饰所代表的意思。

“等一等!听说最近绝情魔宗出了一位圣子,且修为只有仙王,当时还有不少修者嘲笑呢!”

“此人仙王巅峰修为,莫非正是那位圣子?”

有修者似乎猜到了李善仁的身份。

......

这边,李善仁看到整个魔教的势力都倾巢而出,心中好笑。

尼玛如果真的遇上反派逆天之子。

倒是有趣了。

那白痴会玩!

出个门搬来了整个道统势力。

这样一想。

李善仁顿时觉得自己这个反派做的。

太失败了!

瞧瞧。

这对比。

别人九龙拉车,全教强者护道。

结果自己。

啥玩意没有。

就一个破身份令牌。

出事还得呼救。

别人直接让手下肆意妄为,嚣张行事。

李善仁在心中狠狠批评了自己一波。

不称职。

“可是绝情魔宗的新晋圣子?”

那个长老见李善仁不理会自己,便压下怒气,再问了一次。

【恭喜宿主成功遇上逆天之子!】

来了来了。

他带着反派系统来送了!

李善仁感谢对方成功让自己看出了自己这个反派多么的不称职。

所以......

还是全杀了吧!

这样就没有对比了。

逻辑可还行?

“正是你爸爸我,我的孙儿们......”

“呵呵,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跪下来主动自爆,然后乖乖交出那辆破车!”

“这样你们可以死个痛快,或者我让你们爆炸,再抢个车!”

“选吧!三个呼吸!”

李善仁冷冷开口,语气淡漠,说得轻描淡写。

好似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一刻!

天地寂静。

在场魔教门徒,跪着的女修,包括远处的那些修者,皆有些难以置信。

自爆和被你打爆炸。

有区别吗?

还有,你自称爸爸,却叫别人孙儿?

辈分乱了吧?

“呵呵,有种啊!我正要去找你,没想到你就送上门来了!”

这时。

周无敌的身影出现,冷冷看着李善仁。

他身旁,站在两个气息如渊如海的高大身影,被黑雾遮掩,看不清真容。

“那是魔教教主周无敌!”

远处的修者看到周无敌,顿时本能地暴退了数百丈!

而那群跪着的女修,直接被吓得晕厥了过去。

这一刻。

天地的氛围好似都变了!

魔威滔天!

杀机浓烈!

众多魔教之徒都忍不住呼吸一滞。

他们都知道。

教主,怒了!

要杀人!

这个绝情魔宗的圣子,注定死的凄惨!

“一个呼吸!”

然而。

李善仁直接懒得看周无敌。

开始死亡倒计时。

从容不迫。

半点不慌。

他一眼就看出了。

周无敌就是一个花架子。

表面是恐怖强者。

其实也就仙皇巅峰。

这种货色。

一个大耳刮子?

不过周无敌身旁的那两个修者。

倒是不凡。

似乎很恐怖!

绝巅强者!

“哈哈哈哈——好好好!你是仗着纳兰樱雪之威,以为我不敢动你?”

“呵呵,别说你一个杂碎,就算是纳兰樱雪亲自来了,我也......”

周无敌见李善仁直接无视自己,不怒反笑。

他已经很久.......

没有这般想残忍折磨一个人了。

“三个呼吸!”

李善仁直接越过第二个呼吸,打断了周无敌的话。

咔嚓!

就在此时。

虚空炸裂。

“是吗?我来了你要如何?”

宛如空谷幽兰的绝美声音,悠悠传来。

一股无与伦比的滔天气息。

震荡而出。

这片天地。

顿时凝固。

时间停止。

“那是......”

众修者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只是见到虚空漩涡之中。

用处了一道道神光。

将周无敌身旁的两个修者笼罩!

唰!

随即,两个魔教绝巅强者,便被强行拉进了虚空漩涡之中。

“纳兰樱雪!”

周无敌心中大骇!

刚才他就已经准备纳兰樱雪会出现的准备。

两个绝巅手下已经备战。

可是。

却瞬间被纳兰樱雪强势拉入了虚无空间。

胜负强弱。

一招见分晓!

这个宗主,挺给力。

李善仁心中对纳兰妹子印象真是说不出的好。

他刚才试探性地催动了令牌。

说自己被魔教包围。

别人给他三个呼吸。

让纳兰樱雪滚来。

否则立即死!

没想到。

两个呼吸纳兰妹子就来了。

针不戳!

这种吃软饭的感觉。

还别说。

有点味道。

不过,就算纳兰妹子不来。

李善仁也有手段。

来了倒是省事不少。

嘭嘭!

下一瞬。

两具冷冰冰的尸体。

从虚空中坠落。

正是魔教两大绝巅。

众修者这才清楚的认识的。

绝巅也有强弱。

魔教的绝巅,在纳兰樱雪面前,就是渣渣!

【叮!宿主请快逃,你遇上了难以想象的超级大恐怖,注意!请注意!你要死了......】

这时,周无敌的脑海中,想起了系统的提示。

尼玛逼的啊,刚才怎么不提醒?

还有,系统你个龟孙儿。

不是说我那两个绝巅手下很强吗?

怎么被纳兰樱雪这娘们秒了?

【叮!请宿主不准在心中羞辱本系统,你因为本系统出尽风头,走向人生巅峰,请看清自己的地位!】

【若是宿主再敢乱想,本大魔头系统,将会主动抹杀宿主!】

系统的声音无比寒冷。

当真宛如一个魔头之语。

操!

周无敌不敢再骂。

毕竟没有系统,他就是一个咸鱼。

咔嚓!

周无敌毫不犹豫,立即使用系统奖励的虚空传送符,逃走!

他表面是绝巅。

尼玛其实就是一个仙皇渣渣。

在纳兰樱雪面前,屁都不是。

他却不知。

纳兰樱雪收到了李善仁的传音。

知道他是个渣渣。

所以刚才没有对他动手,脏手!

“教主逃了,逃啊!”

魔教十二魔将,和其他长老们见到周无敌溜走,心惊胆战地四处奔逃。

刚才还宛如魔神之军的魔教众徒。

此时已经是丧家之犬!

这一切。

都是因为李善仁!

“杀!杀了这群魔教杂碎!”

两个绝巅身死,周无敌逃走。

那些吃瓜修者们开始追杀没有依仗的魔教之徒。

局势瞬间反转。

“哟呵,逃得挺快!”

李善仁刚才就封镇了这片虚空。

可周无敌还是逃了。

说明刚才的传送,应该和系统有关。

李善仁岂能让其跑了?

咔嚓!

他也立即使用一张破空传送符,追杀!

这种符箓他很多。

周无敌跑不掉。

至于纳兰樱雪。

杀了两个绝巅之后,便再次离去。

周无敌就交给李善仁了。

至于其他魔教之徒,估计也活不下来多少。

今日。

威名赫赫的魔教,算是彻底没了。

......

某个隐蔽山林中。

这里正在发生着大战。

“洛夜!你当真要赶尽杀绝?”

一个修者,正在追杀一群修者。

这个修者名叫洛夜。

乃是一个穿越者。

拥有一个天赋金手指,可以复制别人的天赋。

他此时乃是仙帝境界。

却追杀着几个仙皇。

可见其实力不凡。

咔嚓!

就在此时。

他们的正前方远处。

出现了周无敌的身影。

“呼呼!”

周无敌心惊胆战,大口喘气。

“应该是逃走了吧?”

“我使用的可是系统奖励的传送秘宝!”

“随机传送,无法追踪,他应该追不到我!”

周无敌心中稍安。

纳兰樱雪,还有绝情魔宗圣子!

你们两个等着!

老子有系统。

迟早弄死你们!

等我重新变成反派大魔头,就是你们的死期!

我要杀尽绝情魔宗!

一个不留!

周无敌心中狠狠发誓。

没了,都是因为那个杂碎!

一切都没了!

周无敌气得牙痒痒!

咔嚓!

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出现。

“你......”

周无敌难以置信,李善仁怎么追来?

呵呵,气运神格果然不错。

李善仁心情舒畅。

他使用的传送符箓,也是随机的。

但是却随机到了周无敌面前。

这种运气,没准了。

啪!

【宿主请快逃!你还反派大魔头,太丢人了,连逃命都不会......真菜......丢人!丢人......】

这时,周无敌的系统再次嘲讽模式。

显然,系统似乎也有点慌。

嘭!

周无敌身上的保命法宝为他挡住一击。

啪!

啪啪啪啪......

几个呼吸后。

周无敌的底牌依仗。

没了。

“爸爸,饶命......”

周无敌立即求饶。

没有半点反派魔头的样子。

【呸!宿主真丢人,身为反派魔头,竟然向一个气运之子跪下求饶,丢人!呸呸呸......】

系统厌恶地说道。

在系统眼里。

李善仁就是一个大气运加身的气运之子。

啪!

下一瞬。

周无敌,卒!

系统被吞噬。

......

另一边,洛夜已经杀死了那几个被他追杀的仙皇。

“哈哈,爽!有复制天赋的能力在,我很快就能成为此界绝巅!”

“开外挂的感觉,真爽!”

“嗯?”

这时,洛夜注意到了不远处的李善仁。

刚好此时,李善仁一巴掌拍死了气息无比可怖的周无敌。

“卧槽!那人有点猛啊!”

“能越境拍死那么牛逼的人,肯定是一个天赋牛逼轰轰的人!”

“我若是复制了他的天赋能力,简直了!”

洛夜想着,便疾驰而出,准备过去和李善仁搭讪,顺便悄悄复制天赋。

呸!

晦气!

李善仁杀死周无敌之后。

吞噬了系统发现收获很小,心情顿时不爽。

于是他发泄似地朝着一旁随便晦气地喷了一口闷气。

刚好这口闷气的方向之上。

洛夜过来了。

下一瞬。

嘭!

洛夜,卒!

【恭喜宿主意外击杀气运之子洛夜!】

【恭喜宿主获得特殊奖励,气运神格获得提升!】

这次的奖励毕竟特别,倒也不错。

不过......

???

李善仁看向洛夜的方向。

只有一团血雾洒落。

这也行?

吼!

随即,李善仁便坐上了周无敌的车辇。

朝着神魔墓园扬长而去。

但是刚才的一切,已经迅速传遍了四面八方!

魔教被灭!

因为招惹了新晋圣子李善仁!

顿时,李善仁这个名字,传荡四方!

许多修者闻之仰慕敬畏!

......

“唉——我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人......”

晨北告别了叶辰,离开神魔墓园。

而他前行的方向。

正是李善仁九龙拉车疾驰而来的方向。

就在晨北离开后不久。

叶辰的守墓破房间之外,响起了一道讥诮之声:

“听说这里有个修为低劣的守墓蝼蚁,痴想妄想,竟敢和那位身份尊贵的女帝攀关系,可笑至极!”

屋内。

叶辰听到此话,心中冷笑。

不消说,这些人,是瑶池儿的姐姐怂恿而来的。

换句话说。

就是炮灰!

呵呵,这是逼我扮猪吃虎,提前装逼打脸的节奏啊!

叶辰感应出了门外面修者的修为。

嘴角咧起一抹蜜汁微笑。

心中暗爽!

都让开。

他要开始装逼了!

爽文孙傲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