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派老祖宗,开局狂砍女帝

我!反派老祖宗,开局狂砍女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7章 窥探未来,李善仁被捅!

李善仁!我与你不死不休!

噗!

某个隐蔽的山洞之中,逆苍穹心中咆哮,愤怒不已。

气急之下。

他直接狂喷一口老血,染红了山洞的墙壁,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啊——

谋划多年,功亏一篑!

逆苍穹浑身是血,脸色惨白至极,双目血丝密布,神情扭曲而狰狞。

他的眼神深处,燃烧着滔天恨意。

心中喷涌着无边怒火。

逆苍穹死死攥紧拳头,指头深深扎入肉里,血流如注。

疼痛钻心,他却浑然不觉。

哒哒哒......

逆苍穹牙齿打颤,身子也剧烈颤抖着。

他全身是伤。

但是怒火和恨意已经掩盖了痛感。

噗!

噗!

噗......

本来外伤就严重。

心火内伤还那么旺盛。

可谓伤上加伤。

逆苍穹连续狂吐老血。

若非他是修者。

此刻早已吐成了人干。

但饶是如此。

此刻的逆苍穹,已经比曾经瘦了一大圈。

几乎皮包骨。

似一阵风就能吹倒。

摇摇欲坠。

咔嚓!

就在此时。

虚空破碎。

“魔杂种!找到你了!”

一道威严无比的声音响起。

下一瞬。

这个山洞里。

瞬间充斥一股无与伦比的可怖气息。

禁忌强者!

还不止一尊。

如山如海的滔天威压,轰然冲向逆苍穹。

噗!

再喷鲜血。

凄惨无比。

“啊——”

噗!

逆苍穹用力抓紧手中的九霄弑神枪。

用魔气抵御禁忌威压。

但魔气虽强。

奈何禁忌更胜一筹。

他吐血不止。

哼,傻逼一个,竟敢得罪帅主人,活该!

罗魅看着逆苍穹的惨状。

心中幸灾乐祸地想着。

这些天来。

逆苍穹一直被禁忌强者联合围杀。

连连遭受重创。

吐出来的血都能成一条小溪了。

若不是有罗魅的魔气固本培元,恢复伤势。

逆苍穹早已嗝屁。

本来,以罗魅的本事和力量。

逆苍穹即便面对禁忌强者,根本不至于这么惨。

甚至还能反杀。

可惜。

罗魅厌恶逆苍穹。

故意收了力。

恰到好处地让逆苍穹不死。

但是逆苍穹又必须被重创打伤,下场凄惨!

而逆苍穹所受的伤。

罗魅又会用魔气帮逆苍穹恢复。

死不掉。

生不如死!

魔的可怖之处就在于这里。

魔气不仅能让修者战力翻倍,强大如斯。

还能让修者拥有不可思议的恢复治愈能力。

尤其罗魅是先天第一杀伐魔兵。

魔中至尊。

更加强大非凡。

可以这么说。

只要罗魅不想让逆苍穹死。

在那些大恐怖禁忌不出世的情况下。

逆苍穹便能‘长命百岁’,一直逃生。

当然,若是类似恶人岛强者的那类大恐怖出世。

即便是罗魅,也保不住逆苍穹。

幸运的是。

魔虽是天下共诛。

但也不是所有禁忌大恐怖都会出手。

毕竟此界道则有限。

实力越强。

出手的限制越多,而且事后付出的代价也越大。

来追杀逆苍穹的这群禁忌。

实力倒也不算太强。

很多禁忌超级强者。

都认为光这群禁忌出手。

就能镇杀逆苍穹了。

毕竟此刻暂时还没有修者认出。

逆苍穹手中的罗魅。

乃是先天第一杀伐至宝——九霄弑神枪。

若是认出了。

那么,即便法则有缺,道则受限。

此界的巅峰超级强者。

也会毫不犹豫出手镇压。

但凡知道此枪的修者。

绝不会允许此枪作乱众妙之门的里世界。

“杀!”

逆苍穹大吼一声后,全力挥动九霄弑神枪。

咔嚓!

下一瞬。

他使用底牌。

催动了一件传送法宝,破碎空间,传送逃离。

“哼!任你逃到天涯海角,本尊都要镇压你!”

逆苍穹逃走后。

一位禁忌冷冽出声。

之前在玉女仙宗。

逆苍穹发疯后,杀了一个天骄。

那天骄,正是这个禁忌强者的亲人。

因此他必杀逆苍穹。

其他几位来追杀的禁忌强者。

也都有后辈子嗣。

死在了入魔的逆苍穹枪下!

咔嚓!

另一处隐蔽的山脉之中。

逆苍穹的身影出现。

噗!

再次喷血。

啪嗒!

这次。

吐出来的不仅是血。

还有一部分内脏。

“啊——”

剧烈的疼痛,让逆苍穹忍不住惨叫一声。

惊动了山脉之中的一些凶兽!

吼!

有一头仙君级别的凶兽杀来。

唰!

逆苍穹一枪扫过。

那只魔兽没有死。

而是双目变成黑色。

入魔。

魔化。

吼!

随即。

这只凶兽,冲向山脉深处,开始杀戮。

吼!

更多的凶兽冲来。

全部被逆苍穹手中的罗魅给魔化。

罗魅故意不杀那些凶兽。

她要借助逆苍穹之手。

魔化天下!

造成魔乱世间的假象。

杀戮起。

暴乱生。

万灵共怒!

为逆苍穹和无极魔宫拉仇恨。

让无极魔宫,成为天下共伐的道统势力。

真正死绝。

当然。

罗魅这么做。

还有第二个目的。

造成大轰动。

引起虞炎仙的注意。

这也是李善仁的吩咐。

动静闹大一点。

让虞炎仙知道此魔兵的厉害。

随即李善仁便会来除魔。

到时候。

他再表现得不敌魔枪。

以虞炎仙的手段和心机。

定然会抢魔兵。

届时。

计划便走出了圆满的一步。

这其中。

逆苍穹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当然。

由于他之前设计散播谣言,伤害了玉嫣雪。

李善仁自然要让这货惨一点。

“完了......一切都完了......”

逆苍穹此刻。

稍微还保留一丝心智。

这自然是罗魅故意为之。

杀人,诛心!

李善仁不仅要折磨逆苍穹的身体。

还要摧残他的心灵。

让逆苍穹。

一步一步,看着谋划多年的无极魔宫被灭绝。

“啊!少宫主救命......”

“苍穹......你为何要拿那杆魔兵!”

“无极魔宫的基业,都毁于你手......”

“逆子!枉我如此看重你,你看看你做了什么?”

这些声音。

不断地回荡在逆苍穹的脑海之中。

不久之前。

他逃回了无极魔宫的大本营。

可是那里已经血流成河。

一位善于推演测算的禁忌强者。

耗费大代价。

推演出了无极魔宫的隐藏所在。

无数修者杀了过去。

诛魔!

其实就算没有这推演。

只要逆苍穹回到无极魔宫大本营。

李善仁也会根据逆苍穹身上的追踪烙印。

让天下诛魔修者找到大本营所在。

惨烈的围杀之下。

逆苍穹在无极魔宫强者的掩护之下。

再加上有罗魅的‘帮助’。

最终九死一生。

逃了出来。

可是他却亲眼看到同门被杀。

父亲重伤,生死不知。

长老们下场凄惨。

悲壮哀呼——

无极魔宫可谓已经算是灭亡。

无数同门流离逃窜。

等待被杀。

某位禁忌强者。

还用血脉禁忌之法。

锁定了无极魔宫的门人。

所有修炼的无极魔宫功法的修者。

都要杀!

就算其自废功法,变成废物。

也会被认出。

一个不留!

魔,必须死绝。

无极魔宫的灭亡。

已然无法挽回。

逆苍穹悲痛欲绝,懊恼万分,愤怒滔天。

“李善仁!都是你,都是你算计我啊!”

以逆苍穹的心智。

自然都明白。

一切都是李善仁对他的阴谋诡计。

他根本不是魔。

但是此刻。

由于李善仁的谋划。

他已然变成了天下共诛的魔。

无法挽回的那种。

“好好好!李善仁,既然你将魔兵‘赠’给我,我定然要好好利用。”

“将来定要找你,报、仇、雪、恨!”

逆苍穹双目中有黑芒闪过,面容扭曲,咬牙切齿。

傻逼,你还想利用我?

听到逆苍穹的话,罗魅心中冷笑。

这样想着。

罗魅故意泄露大量魔气。

让那些追杀逆苍穹的修者。

感应到逆苍穹的存在。

白痴,玩死你!

罗魅恨不得立即弄死逆苍穹。

但是李善仁有命。

她便也暂时忍下。

咔嚓!

下一瞬。

禁忌强者们再次追杀而来。

逆苍穹在罗魅的‘掩护’下,继续狼狈逃窜。

好不凄惨。

逆苍穹知道罗魅害了他。

但是此刻。

他却无法放弃罗魅。

拿着罗魅。

他会继续被追杀。

可是放弃罗魅。

他便没了保命的资本。

这时一个死循环。

李善仁早已算计好。

惨!

......

某个阴暗潮湿的角落。

伏羲已经变成了一尺高的泥人。

恶心至极,丑陋无比,像一坨行走的大便。

“魔......现世此界了!”

“绝对不是一般的魔兵,否则不可能让一个天仙小修者,在众多禁忌强者手底下逃命。”

“此界竟然拥有这般魔兵?而且我还无法用先天八卦推演测算......”

伏羲喃喃自语,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如果是那十大魔兵之一,那么我一定要得到。”

“有那等魔兵在手,我以后就更容易对付李善仁了!”

若是李善仁在此。

听到伏羲此时的想法。

定然会大呼妙极。

随即,伏羲咬牙切齿地说道:

“李善仁!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竟然有脸说要娶嫣雪?你不配!”

“你前世杀了嫣雪,已在她的灵魂深处留下了‘心魔劫’!”

“只要有心魔劫在,即便嫣雪已经冲破了我在她身上留下的封情绝爱的秘术,嫣雪也不可能真心爱上你!”

原来。

李善仁之所以一直听不到系统任务的完成。

除了伏羲在作怪外。

还有一个心魔劫的存在。

而这个心魔劫。

自然是前世的李善仁一剑捅出来的。

“李善仁,我绝对不会让嫣雪失身与你,只要你敢碰她!”

“那么我即便再损寿元,也要放大心魔劫,让嫣雪迷失自我,被心魔所困,在床上亲手杀死你!”

“嫣雪如今已得到轮回天尊的传承,李善仁,你的末路到了!”

伏羲有着处女情结。

因此绝对不能容忍玉嫣雪被李善仁给拱了。

上一次李善仁要睡玉嫣雪时。

伏羲使用了逆天秘术——时空逆转。

这一次。

已不能再用逆转时空。

伏羲准备在玉嫣雪的心魔劫之上做文章。

只要能利用好心魔劫。

伏羲自信。

以玉嫣雪如今的手段。

在出其不意之下。

就算杀不死李善仁。

但绝对能重创。

“嫣雪,你等着,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你是我的,也只能属于我!”

“我绝不允许其他恶心男人碰你......”

伏羲这样想着。

下一瞬。

咻!

伏羲离开了此处。

他要去......寻魔!

若是那件魔兵来历不错。

那伏羲自然要抢夺魔兵。

壮大自己。

伏羲可是非常清楚魔兵的厉害。

自然不能放过。

当然。

若是垃圾魔兵。

伏羲便看不上。

......

天妙道院。

一道身穿儒袍的老者盘腿悬空而立。

此人正是天妙的现任院长。

“这个李善仁,手段还真是毒辣,无极魔宫谋划数万载岁月,就这么没了......”

院长此话无疑表明。

他知道逆苍穹是清白的。

更清楚无极魔宫没有入魔。

而且还知道。

幕后黑手是李善仁。

“不过......李善仁还真是舍得,那可是先天第一杀伐凶器......”

“他竟然能拿出来谋划设计,就不怕到时候收不回去?有点魄力啊!”

院长心中惊叹李善仁将九霄弑神枪拱手送人的手段。

他却不知。

若是换一杆魔枪。

李善仁自然不会拿出。

但奈何这杆枪是雌的。

还那么听话懂事。

自然可能放心大胆地谋划使用。

“老院长让我盯着点李善仁,还不让我泄露魔兵的事......”

“这可倒好,那小子自己给泄露出来了,此等魔兵,这下真是要天下大乱喽......”

“那个拥有不同修炼文明的世界已经接近此界,而它其中的一块大陆提前到来,差不多快到了......”

“这个时候出乱子,那小子还真是会惹事。”

院长语气虽然担忧地说着。

但是他的神色之中。

却没有半点担忧。

从容不迫。

似一副尽在掌控的表情。

“道子的人选,差不多也该定下来了,就在那臭小子和那两个孩子之中选一个吧......”

“唉——不好选呐,嗯?不对,我怎么把恶人岛那小娃娃忘了!”

“三个崽子就麻烦了,好了嘛,现在凑四个......”

“不过恶人岛的小娃娃对李善仁那臭小子似乎有点意思,我需要给小娃娃一点动力......”

院长的目光。

此时正看向天妙古城。

那里有一道少女身影,正走进古城。

此处距离天妙古城,隔着一个小世界。

但是古城门口的那一幕。

在院长眼中,仿若近在眼前,清晰可见。

“还有,那臭小子好歹也是准道子,他既然当众宣布要娶那个被轮回天尊选中的小女娃......”

“我这个做院长的,到时候大婚时,该送点什么礼物?”

这时,天妙的这位现任总院长似是看到了什么,轻声疑惑道:

“恶人岛恶这个小娃娃,为何最近总去那寻花问柳之地?”

“算了算了,年轻人的想法我这个老头子猜不透,嘿嘿。”

天妙院长看着狮玲儿的背影。

表情逐渐猥琐化......

......

另一边。

玉女仙宗。

某个仙雾缭绕、云蒸霞蔚的洞府之中

玉女仙宗修炼的是无情之道。

因此每个弟子修炼的洞府都追求简单、清冷。

防止弟子被浮华奢靡蒙蔽了双眼。

因而,这里面只有一张寒冰玉床,平时静修就在这之上。

此时。

玉嫣雪正躺在玉床之上。

双目紧闭。

脸上带着浅浅的幸福笑容。

她已经维持这副模样好几天了。

不久之前。

玉嫣雪因为李善仁将逆转时空前的记忆注入她脑海之中。

导致她直接被甜蜜暴击得昏厥过去。

此刻。

李善仁就在玉床旁边,凝住着玉嫣雪。

五官如画,精致无暇。

眸似秋波,眉若远黛。

唇含碎玉,脸衬晚霞。

白皙得比婴儿还滑嫩的肌肤,连那万年雪山之上的风雪见了,恐怕都要黯然失色。

三千青丝如瀑,宛若那银河匹练,倾泻在她的后背。

身穿一袭白裙,婀娜玲珑的身材傲然有致,凹凸诱人。

整个人散发出一股空灵清冷的气质。

宛如雪山之上一朵不染尘埃的浊世青莲。

圣洁而高贵。

让人产生一种只敢远观,而不敢近亵的敬畏之感。

绝美冷艳,遗世独清。

这种好看的妞儿。

不说别的。

每天当花瓶看着,都别有一番韵味。

何况成为道侣之后。

不仅能看,还能......

但,若是仅仅如此。

李善仁自然没必要娶她。

毕竟仙路茫茫。

娶一个花瓶,迟早化作一堆枯骨。

阴阳两隔。

而且李善仁也不可能对拖油瓶感兴趣。

但是如今的玉嫣雪。

可大不一样。

那气运浓度,早就爆表。

妥妥的机缘收割机,宝贝吸铁石。

所有得罪她的货色。

几乎都没有好下场。

比如之前那群被谣言引动的修者。

几乎都被逆苍穹杀绝。

没死的也被打残,好不凄惨。

更为关键的是。

如今的玉嫣雪。

有轮回守护。

轮回传人。

日后就是下一个轮回天尊。

掌控诸天轮回。

而那条神秘轮回河流之中的一切。

也迟早都全归玉嫣雪。

轮回河流的东西有多牛掰?

根据瑶晨所言。

其中的鸿蒙混沌至宝。

例如混沌珠,鸿蒙道玺之类。

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一般的数量。

至于更珍贵的禁忌之物,不死级别神药仙丹、无上魔兵之类。

也是不少。

甚至其中再出现一件可与九霄弑神枪匹敌的魔器,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这轮回河流。

可是代表着所有‘轮回’。

时时刻刻都有宝物好东西掉进去。

举个例子。

比如将轮回河流看成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河流。

而那些宝物神物,就是平时掉落进入那千千万万河流中的好东西。

那些东西。

全都归河流的掌控着拥有。

而且轮回河流的牛掰之处,还不在于其中的宝贝。

而是随心所欲穿梭轮回。

比如今天你位于暗影仙岛的一条河流旁。

但是你想去鸿蒙大世界。

那可是很难的。

至少此时的李善仁,去不了。

但是若鸿蒙大世界也有河流。

那么河流的掌控着。

就能直接通过暗影仙岛的河流。

瞬间传送到鸿蒙大世界的河流之中。

无需任何空间秘宝。

也不必施展无上破界秘术。

更不必掌握什么空间法则之力。

至于说破界限制之类。

没有!

就是这么牛逼!

只要有河流的地方,掌控者都能随心所欲前往。

换句话说。

只要有轮回的地方。

玉嫣雪日后也能随心所欲传送。

而且轮回的妙用。

还有很多。

比如超脱生死。

不灭不亡。

永生不死。

这挂开得.......

李善仁都不得不服。

不过李善仁倒也没有怪玉嫣雪抢了他的机缘。

因为李善仁很有自知之明。

若是玉嫣雪不进入轮回天墓。

那他所得到的机缘。

也不可能会有玉嫣雪所得的那么牛掰。

最多得一点皮毛罢了。

完全不能比。

什么轮回之眼、轮回天丹和轮回神格之类。

这些轮回天尊压根就不会给他。

这一点。

李善仁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不是玉嫣雪抢了他轮回天墓中的机缘。

而是玉嫣雪得到了大机缘。

然后主动来白给白送。

毕竟他只要娶了这妞。

她的东西不久等于自己的?

但可惜......

李善仁此时赫然发现。

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李善仁此时在注意观察着玉嫣雪的表情变化。

她似乎在做梦。

刚才她在笑。

笑得很迷人。

但此时。

她的笑容逐渐消失。

“不要......不要......”

玉嫣雪的身子逐渐颤抖起来。

她脸上满是惊恐慌张之色。

玉嫣雪在害怕。

她似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画面。

或者说。

她正在梦中经历一件极为可怕的事。

“李善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好不好?”

玉嫣雪的声音中。

充满了绝望和无助。

李善仁用脚趾头想。

都知道玉嫣雪正在经历什么。

不消说。

肯定是看到了前世自己弄死她的画面。

“李善仁!你为何要杀我!为何?”

玉嫣雪的表情再变。

惊惧和惶恐消失。

变得愤怒,狰狞。

似是有滔天怒火。

那表情。

就好像一个......魔!

“心魔!”

李善仁觉得麻烦的地方。

就在这里。

玉嫣雪的心中有魔。

“呵呵,难怪一直没有得到系统提示。”

“我还以为是虞炎仙那杂碎在作怪,现在看来......”

“原来是我自己作下的孽,这倒是有趣了。”

李善仁此刻完全明白了。

为何全部都已经很完美。

玉嫣雪也已经表现得死心塌地爱上他。

甚至都被幸福暴击晕厥了过去。

但是还没有交出真心。

赫然正是心魔作祟。

要想真正完成那个系统任务,获得大礼包。

必须根除玉嫣雪的这个心魔。

否则他所做的一切。

都是扯淡。

玉嫣雪的内心深处。

还在担心一件事。

怕他出手再杀她一次。

即便玉嫣雪再世为人。

但是有些事。

说不清。

李善仁自己都不能保证。

他这一世一定不会砍死玉嫣雪。

所以玉嫣雪会有这个心魔担忧。

也属于正常。

毕竟无论再喜欢一个人。

被对方无情宰杀弄死过。

心中要说没有隔阂和魔祟。

那才奇怪。

不过现在的重点是。

如何彻底消除心魔?

毕竟心魔不除。

就无法获得系统神秘大礼包。

而且换句话说,心魔也是一根刺。

危险!

因此......

必须根除。

玉嫣雪此时的表情又有变化了。

“李善仁!我和你同归于尽!一起死......”

听听,这梦话都在杀仁了。

若是以前。

李善仁自然把玉嫣雪这种话当成屁。

他躺着让玉嫣雪弄。

玉嫣雪都不可能弄死他。

最多欲仙欲死。

连弄伤都做不到。

但是如今。

就不好说了。

即便不会死。

但是受伤的风险还是有的。

“她的心魔劫是因我而起,因情而生,心中有担忧、忐忑。”

“我若向她证明保证,我绝对不会砍死她......”

“消除她的担忧,应该就能破掉这心魔劫......”

李善仁若有所思。

“我想想,若是给她一个举世瞩目的婚礼,向天下修者证明她是我老婆......”

“这样应该能证明我的心意了......”

“然后我晚上再来一个洞房花烛夜,一顿操作猛如虎之后,便趁着对她说一些好听儿的话......”

“如此能消除担忧否?”

李善仁想出了主意。

但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不对劲……

“算了,先不想这些,反正做这一切也是为了系统大礼包。”

“我不防先看一看,这所谓的神秘大礼包,有何妙处。”

李善仁这样想着。

便将玉嫣雪的事暂时抛到脑后。

他不久前当众退婚。

获得了一个神秘大礼包。

还没打开呢。

‘系统,打开神秘大礼包!’

【叮!恭喜宿主第一次打开神秘大礼包!】

【叮!恭喜宿主获得功法——阴阳造化功!】

【叮!恭喜宿主获得‘窥探未来卡’一张!】

【叮!恭喜宿主获得‘时间回塑卡’一张!】

嗯?

没有系统商城随机抽奖机会。

没有反派随机召唤。

也没有系统经验值。

但是李善仁却一点也不失望。

因为这三个东西。

那可都是不凡。

阴阳造化功。

赫然是不弱于混沌传承功法的逆天功法。

其品阶和珍贵程度,丝毫不在吞天魔功之下。

更关键的是。

这乃是一门双修功法。

老骚批都懂。

而且不是那种只能采阴补阳、采阳补阴的旁门小道功法。

当然。

此功法也能采阴补阳。

但是它却还能互利互惠。

双修双赢。

同时还能修炼出非常不俗的功法神通。

而且体验也是别有风味。

这个就不过多解释。

【窥探未来卡:使用之后,可随机窥探未来的一角,先知先觉......】

【注:使用后所窥探的未来,和使用者在未来的某次大危机有关!】

看到未来。

而且还是看到大危机。

看到之后。

自然能够提前规避。

作弊神器不解释。

【时间回溯卡:可以让使用者的时空逆流,回到过去,最高可回溯时间为三天!】

【注:持有此卡者,死亡之后,自动激活此卡,回到过去三天的时间节点。】

回到过去。

改变现状。

也是一大挂壁神器。

可以说。

有了这个卡。

也等于多了一条命。

毕竟就算立即自杀。

也能重生回到三天之前。

可谓是逆天牛掰了。

这个系统神秘大礼包。

简直哇塞!

要知道。

光是这窥探未来卡。

需要的兑换经验值。

就远远高于死亡笔记。

太贵了。

而这个时间回溯卡。

那后面的数字,更是吓人。

李善仁就没想着兑换。

性价比有点不高。

而且包括阴阳造化功在内。

这三玩意在系统商城的位置。

都属于不可随机抽取的范围。

也就是说。

除了兑换和系统大礼包外。

是不可能抽到这三件宝贝的。

此刻,李善仁才算是明白系统大礼包存在的意义了。

大礼包之中内出现这般逆天作弊器。

李善仁自然希望完成得到玉嫣雪真心的任务,获得大礼包。

‘系统,使用窥探未来卡。’

既然能看到危机。

自然早一点知道。

更好。

不过李善仁有点疑惑。

以他的手段和心思。

还是大挂壁一个。

谁能在外来给他造成危机?

还是大危机。

有意思了。

【叮!未来一角已经传输到宿主脑海,请注意查收。】

哗啦啦——

这一瞬间。

李善仁顿时觉得眼前一花。

随即他再睁开眼时。

这里是一出大红喜庆的房间。

看样子。

是个婚房。

有一对璧人结婚。

显然,此乃洞房花烛之处。

李善仁在画面中看到了一个人。

他自己。

一身红。

并非是因为穿着新郎袍。

而是他的身上,已被血染红。

汩汩......

画面中。

鲜血直流。

他的胸口之上。

赫然插着一柄剑。

那剑之上道韵流转,法则涌动,一看就不是凡剑。

剑插得很深。

一剑穿心。

血色的剑尖。

从他的后背捅出,血止不住地流。

还能看到。

有神魂从伤口中溢出。

说明此剑。

不仅伤身。

还毁魂。

他的脸色极为惨白。

摇摇欲坠。

显然深受重伤。

剑的另一边,是一双洁白如雪的手。

正是玉嫣雪。

嘶啦!

玉嫣雪拔出了剑。

血洒漫天。

残魂飞舞。

“李善仁,你曾经一给了我一剑,如今我还你一剑,我们两个,扯平了!”

玉嫣雪的语气极为冰冷。

神色淡漠至极。

眼神中的寒意像极了李善仁。

或者说,简直是女版的李善仁。

不过李善仁注意到。

画面中的玉嫣雪。

双目中似没有瞳孔。

漆黑一片,宛如深渊黑洞。

此乃入魔的征兆。

她,最终没有逃过心魔劫。

心魔劫使她心性大变。

前一世被李善仁杀死的的一幕。

会时刻浮现在她的脑海。

让她不再相信男人。

更不会去爱。

画面中。

两个人。

坦诚相见。

一张床。

一把染血的剑。

很显然。

玉嫣雪是在两人最开心的时候。

忽然出剑。

李善仁即便防备再深,手段再高。

在干那事干到最开心兴奋的时候被女方忽然来一剑。

自然也就没能避过。

毕竟洞房花烛。

面对一个如花似玉的妹子。

你对她感觉还不错。

那种时候,想到保持警惕办事。

实属不易。

哗啦啦——

很快。

窥探未来卡的效果用完。

李善仁眼前一晃。

未来的一角消失。

呵呵,原来是被女人给捅了。

这可真有趣。

李善仁虽然有所猜测。

但是真正见到那一幕之后。

还是不免有点吃惊。

一个看起来如此喜欢她的女人。

能被甜蜜暴击弄晕厥过去的妹子。

竟然在洞房花烛之夜,一剑捅来。

防不胜防。

所以说。

很多时候,告诫某些男同胞。

妹子固然好。

但也不要傻乎乎全无保留、彻底坦然相见。

有可能一切都是表象。

她,或许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喜欢你。

或者就算喜欢。

内心深处还没有完全交代。

还存在着一层坎。

很可能由于这道坎。

你就会被‘一剑捅死’。

万劫不复。

尤其是那些对妹子做过亏心事的伙子们。

指不定那一天。

你和妹子在快活的时候。

就被一剪刀......咔嚓!

李善仁这种玩意,都难逃一劫。

何况其他人。

留一手总是没错的。

不要过分痴情舔狗。

但是......

也别走极端了。

李善仁此时虽说看到了自己未来会被玉嫣雪插一剑。

但是不妨碍他一定要将玉嫣雪拿下,获得系统大礼包。

他更不会认为女人都是‘凶手’,日后完全避而远之。

总以为女人会害了自己。

更不会变成一个毫无感情的杀手。

可以稍微换个思路。

看似和自己没有未来的妹子、女神、绝代佳人之类。

不要想着极尽摧毁、诋毁,或者自卑远离。

稍微花点心思。

让妹子在未来乖乖放下手中的‘戒备’之剑。

老老实实躺下。

岂不美哉?

阴阳调和。

男女共存。

女人少不了男人。

男人也少不了女人。

此乃正常的生物生理需求。

自然法则。

人非圣贤,岂能避之?

异性是和谐生活的调味剂。

不要总是一天将什么心中无妹子,拔刀自然神这种傻逼话挂在嘴边。

偶尔说一说娱乐气氛倒是不错。

当真了就是蠢比。

那些认为妹子都是妖魔鬼怪,坚决抵制的玩意。

不如砍了当太监去?

呵呵。

不要女人。

要什么?

五指山?

还是另一个男人?

李善仁微微摇头。

既然知道洞房花烛会被捅。

那么结婚的事,就需要暂时缓一缓了。

不过。

李善仁却有点疑惑。

看玉嫣雪在未来的模样。

明显是又受到了刺激。

因此才会被心魔劫吞噬。

李善仁想到了虞炎仙。

不消说,那杂碎肯定作怪了。

但李善仁还是有点想不通。

以他的手段。

怎么可能让玉嫣雪被刺激得心魔劫爆发?

除了虞炎仙,应该还有其他事情,引出了心魔劫。

嗯?

这时。

李善仁赫然想起。

当时在画面之中。

他隐隐看到玉嫣雪的手腕处。

多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红绳。

拴着一个小牌子。

牌子上写着三个字:

鸳鸯楼!

玉嫣雪竟然连办事的时候,都带着这破牌子。

值得留意一下。

而就在这时。

正在沉思的李善仁。

不知道玉嫣雪已经醒来。

玉嫣雪睁眼便看到了李善仁那仙姿玉骨般无暇的侧颜,心跳顿时加速。

她自然知道自己之前昏迷丢人了。

认为李善仁一直在这里陪伴着她,等她醒来。

玉嫣雪的双颊一阵发烫,双眸中满是深情和感动。

这就是被喜欢的人呵护的感觉吗?

好暖!

他说要娶我?

什么时候呀?

玉嫣雪呆呆地想着。

她却不知道。

自己在未来。

洞房花烛夜时,会给李善仁一剑。

这时。

李善仁看向了玉嫣雪。

“哟,小妞儿醒来了?”

玉嫣雪急忙爬起来,有些磕磕绊绊地说道:

“那个......这个......实在不好意思,我昏迷了多久呀?”

李善仁笑道:

“三天。”

“三天?”

玉嫣雪吃惊出声。

他竟然在这里守护了我三天?

李善仁自然不知道她的脑补,笑道:

“没错,我都没发现,你原来这么能睡,真是个贪睡的小猪。”

玉嫣雪的脸顿时滚烫起来,低着头,弱弱地回应一句:

“你......你才是......小......”

她想说小猪。

但是不敢说出来。

而就在此时。

一道震天动地的吼声,传到了这里。

“李善仁!救命啊!”

李善仁认出了这声音。

竟然是兔子。

它来玉女仙宗做什么?

肯定和狮玲儿有关。

语气这么激动。

李善仁见玉嫣雪紧张得不行,担心她再次被暴击昏厥,于是便说道:

“你再好好休息会,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咻!

李善仁离开后,玉嫣雪似是松了一口气。

她和李善仁在一起时,太紧张了。

“我终于......终于实现愿望了,不再是单身小舔狗啦!”

“哈哈.......”

玉嫣雪像个孩子一般笑着。

“李......善仁哥哥他长得那么好看,而且各方面都那么优秀,简直像做梦......”

此刻。

玉嫣雪的脑海中,全是李善仁完美的一面。

李善仁的阴险狡诈,歹辣凶狠,杀戮无情,不讲道理和霸道如斯等都被她抛在脑后。

情人眼里出西施。

啊呀!

玉嫣雪想着,激动得不行,心跳根本停不下来。

她捂着笑出声的嘴巴,在玉床之上反复滚来滚去的。

蹬着玉腿。

一点儿也不像个玉女仙子。

“等等,我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该怎么对他好,我得学一学......”

玉嫣雪这样想着。

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很多书籍。

《不可描述的男修三百问》

《主抓他们,你便抓住了男修的心》

《道侣之间不得不说的十件事》

修道万千。

无情只是一道。

因此有这些书籍便也不奇怪。

玉嫣雪早已准备就绪。

立即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看到一半。

她有很多不懂的地方。

于是催动传音符。

叫来了几个玉女仙宗的弟子。

“参见玉女。”

这些弟子之前也嫉妒过玉嫣雪。

因而此时心中很慌。

“不用多礼,我问你们,你们可有动过情?有没有道侣?有多喜欢对方?”

玉嫣雪此时神情淡漠,雍容华贵,丝毫没有刚才的娇羞模样。

“啥?”

这些女弟子懵逼了。

玉女仙宗修的是无情大道。

在准备斩情丝之前。

都不会有任何道侣。

即便去斩情丝,也不会真心喜欢对方。

用过男人之后,便直接斩杀,走向无情大道,追逐修道高峰。

而且玉女仙宗有门规。

不能对男人动真情。

此时玉嫣雪这么问,她们自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过她们也清楚。

如今玉女仙宗所谓的门规。

恐怕早就是浮云了。

至少对于玉嫣雪来说,这个门规不存在。

而她们却不知道。

她们的宗主冷沧海。

也早已破了门规,此时正不知道和孙于晏在哪里蜜月逍遥呢。

“是啊,我倒是忘了,我们玉女仙宗乃是修炼不合理的无情大道。”

玉嫣雪看到女弟子们的反应,便知道自己问错了。

“好吧,我换一个问法,据你们所知,有了道侣之后,应该和道侣做一些什么呢?”

玉嫣雪一眼就看出了。

这几个女弟子,气息不畅,眼神飘忽,明显是动了情的表现。

而且她的轮回之眼,还能看出。

其中一个女弟子,早已不是完璧之身。

对于这个,玉女仙宗倒也不会惩罚。

无情,不是无性!

女弟子们闻言,若有所思地说道:

“要做的事情太多啦。”

“比如一起游历世间,共同闯秘境遗迹之类。”

“或者按照凡人情侣之间的浪漫做法,约会、逛街、看戏、一起享用美食,赏月看星星......”

玉嫣雪自信听着。

暗中记下来。

“然后最最要的是,得有身体接触。”

玉嫣雪皱眉,道:“说仔细点。”

那女弟子正色道:

“就是要牵手拥抱然后......亲亲嘴啦。”

玉嫣雪忍住不脸红,静静听着。

另一个不是完璧之身的弟子说道:

“还有那绝对不能少的至关重要一步,就是同床共枕,一起睡觉。”

她说得很自然。

但是另外的女弟子却有些面红耳赤。

玉嫣雪的脸上也涌现一抹红晕。

“至于具体怎么睡的细节,首先需要坦诚相见......”

那女弟子说了一会。

有声有色。

随即她还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玉嫣雪,道:

“玉女,更多的细节我也不太好说,有伤风化,都在这里面呢。”

玉嫣雪定睛一看。

那是一本散发着淡淡金光的小册。

封面上写着三个醒目的大字:

金瓶梅!

旁边还有一个括号。

括号里加了几个字:无删插图版。

......

另一边。

李善仁来外面见到了兔子。

“善仁兄呐!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兔子一见到李善仁。

二话不说,立即上来抱住李善仁的腿。

“怎么回事?说重点!”

李善仁淡淡问道。

“其实说起来,这事也赖你......”

兔子的语气似有些埋怨。

“小玲儿最近对你的感情那是越来越深了,尤其是听到你要娶玉嫣雪的消息......”

“那简直了,她整天茶不思蜀,心神不定,总是发呆。”

“为了像玉嫣雪一样得到你,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小道消息。”

“天妙古城有一个资深的男女情感女大师,号称没有拿不下的男人......”

“她对外宣传,会传授泡男上乘手段,让所有女修都能轻松搞定如意郎君......”

李善仁听着,嘴角一扯。

不消说。

狮玲儿肯定去找那女大师去了。

兔子越说越激动:

“本来没什么的,小玲儿她愿意去找女大师,那就去呗。”

“可是......那女大师手段高哇!”

“若不是我全力阻止,狮玲儿几乎要把身上的宝贝都送了出去,她明明都看出那女大师心怀不善......”

“但是为了你这臭......你这帅哥哥,小玲儿非常想要学那什么泡男技巧,就都不管了啊!”

李善仁听了好笑。

反问道:

“兔兔,我若是没记错的话,你似乎不是兔子吧?”

他言外之意很明显。

你丫的可是禁忌大恐怖。

妈的不会宰了那女大师?

“甭提了,我早就想弄死那丫的!”

“可是......小玲儿知道我会那么做,或者说那女大师提醒了小玲儿,不给我动手啊!”

“院长那小家伙又不管事,而且那女大师除了小玲儿之外,还有许多禁忌拥护者......”

“一般人动不了她,天妙道院其他人也帮不了忙,我就只能来找你了。”

李善仁可没有兴趣管这破事。

反正最后天妙院长,或者恶人岛的前辈会处理那所谓的女大师。

他现在还有玉嫣雪的事得处理。

可没有心思多管闲事。

“李善仁!你不能走,帮帮忙呗,那些被小玲儿送出去的宝贝倒是小事,我也不在乎。”

“我是担心小玲儿的心里出问题啊,会变得不健康的,而且这种事,恶人岛那些老不死的也管不了!”

李善仁停下脚步,微微疑惑,心里出问题?

不健康?

这就是心灵会被伤害的意思。

但,他还是不想管。

李善仁正准备走。

而就在这时。

他赫然看到。

兔子的腿上。

绑着一根红线。

上面有个牌子。

牌子上写着:

鸳鸯楼。

李善仁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

“鸳鸯楼是什么地方?”

兔子一听,顿时激动,咬牙切齿地说道:

“就是一个破妓院,也是那个女大师传授狗屁技巧经验的地方!”

“她是鸳鸯楼的头牌花魁,被封了个天下第一花魁的狗屁称号。”

“其实就是一个千人骑,万人枕的臭婊.子,仗着睡过的男人多,就出来坑无知少女!”

妓女传授泡男经验?

李善仁皱眉更深,继续问道:

“你腿上这个牌子怎么回事?”

兔子道:“是那狗屁妓院发的,破规矩,说是戴着这个才能进去,花了一万极品灵石换的,妈的,我还忘了扔!”

兔子说着,就要取下牌子扔了。

“慢着,给我看看......”

李善仁记得。

未来一角中。

玉嫣雪给他一剑时。

她的手腕上就有鸳鸯楼的牌子。

女大师。

泡男人。

心里出问题,不健康。

从某种角度来说。

心魔劫不就是心里不健康的一种吗?

这下......

有意思了。

“行了,你先回去,我很快就会过去解决此事。”

兔子见李善仁答应,兴奋的跳起来。

“拉钩!”

它伸出短小的兔手,要和李善仁拉钩不反悔。

“滚!”

咻!

下一瞬。

李善仁来到玉嫣雪的房间。

“啊!”

玉嫣雪正在看那本插图小册子。

刚开始看。

她就仿若看到了新大陆。

开辟了新世界。

面红耳赤。

发现李善仁进来,她慌忙收起。

李善仁自然看到了小册子。

沃日!

金瓶梅?

还是无删插图般。

不会是哪个穿越者搞出来的吧?

李善仁敏锐地注意到。

那本小册子的底部。

印着书籍出处。

赫然正是:鸳鸯楼!

“你怎么突然来了呀......”

玉嫣雪收敛心绪,慌张地说道。

“你之前不是说,我若赢了你,才能退婚,若是不赢,便要娶你。”

“我倒是觉得你这说得不错,在理,我可没兴趣娶一个花瓶!”

李善仁若有意味地说道。

等话语刚落。

轰!

法力催动。

他便准备出手。

“我来试试你的实力,你若是太菜,呵呵......”

李善仁没有说下去。

但玉嫣雪怎么不明白她的意思。

顿时,玉嫣雪神情肃然,平复心神。

赫然准备动手!

能一剑捅到自己。

即便是自己大意了。

也证明玉嫣雪的实力不凡。

李善仁这回倒要看看。

如今的玉嫣雪。

实力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全力出手,不准留力,否则的话,呵!”

李善仁盯着玉嫣雪,不容置喙地说道。

“明白!”

玉嫣雪用力点头。

她可不想输。

毕竟输了,也许李善仁就把她当花瓶。

不娶了怎么办?

全力以赴。

轰!

法力涌动,玉嫣雪气势攀升到了极致。

大战开始。

爽文孙傲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