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派老祖宗,开局狂砍女帝

第267章 魔怔 鞭子 求殴打!

“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妙圣炼塔......为何直接就炸了?”

“牛逼啊少门主,我今天算是彻彻底底的服气了!”

“此刻我只想替少门主说一句:吗的还有谁?”

“啊——不行了,背景滔天,实力不凡,天赋妖孽,仙姿神颜,还总是让我的小心脏震惊......”

“别说圣炼塔了,现在我都快炸了!”

......

一道道震惊不已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震天动地。

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没看到连那位万佛之祖,宝相庄严的慈航圣师都现出法相爆粗口了吗?

谁还能淡定?

“啊——我的小心脏快炸了!”

嘭!

下一瞬。

有一个李善仁的小迷妹,由于过于激动,导致体内法力过于躁动剧烈,气血涌动沸腾。

直接肉身爆炸!

化作了漫天血雨。

尸骨无存!

咻!

她的神魂飞出,脸上没有丝毫痛苦和悲伤,爱慕的神情更加热切了。

而且看样子,她的神魂也有些膨胀。

似乎也有爆炸之意。

见到这个女修爆炸,周围的修者脸上的震惊之色更加浓烈了。

尼玛这也太夸张了吧。

至于么?

不过,不得不说,少门主的能量实在太牛掰了。

不仅能把天妙圣炼塔给闯爆炸。

连活生生的修者都能因为他而爆炸。

此等奇观都能出现世间。

还有什么......是这位少门主做不到的?

他们之前虽然意料到李善仁的闯关成绩会无比惊艳。

但是怎么都想不到。

从上古年间便遗留至今的圣炼塔,竟然就这么爆炸。

而且炸得‘尸骨无存’。

渣都不剩。

这又让不少人想起了上古六大凶族的封于秀。

当初封于秀由于不小心挡住了少门主的路。

结果被少门主的灰大狼直接一口吞了。

渣都不剩。

而此刻,天妙圣炼塔,也由于‘不小心’阻挡了少门主的考核。

便被少门主用某种特殊的手段,直接弄炸。

由此。

在场的这些天骄修者,得出了一个结论:

“千万千万不能挡少门主的路,任何路都不行,否则的话......”

“保证你最后连渣渣都不剩,死无全尸,凄惨无比......”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李善仁的目光,变得更加恭敬和敬畏了。

“真是让我有些迫不及待呢,不知道肉身爆炸......”

“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被他弄爆炸......”

“一定是种无与伦比的美妙体验吧?”

这时,朱荨儿的美眸中,直接忍不住闪动着浓烈的性.奋之色,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她又在脑补了。

幻想着,将来某一天,也被李善仁直接给弄炸!

也体验一次。

肉身爆炸的极致感觉。

是否能上天?

定然美妙无穷。

令人回味久远。

注定难以忘怀。

得知朱荨儿奇奇怪怪的可怕想法后,第二魂魄立即提醒道:

“你魔怔了,注意收敛心绪,什么爆炸都玩出来了?”

“肉身爆炸倒是无所谓,别到时候你连灵魂也被他给整炸了!”

听到这话。

朱荨儿丝毫不以为意,脸上的性奋之色更加浓烈,回应道:

“无所谓,我不怕死!”

“若是能被他弄得爆炸身亡,想必一定会非常的不一样,飞一般的体验呐......”

“和死比起来,我更怕不被他殴打!”

“现在我浑身难受,简直生不如死!”

“好希望快点将他收为男仆呀,这样他就能乖乖听话暴打我了!”

朱荨儿说着,手指深深地陷入肉里,鲜血溢出,钻心的疼痛,她却浑然不觉。

与此同时,她还死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同样有鲜血流出。

“修道漫漫,长生难觅,苦短人生,若是不能尽情地快乐享受......”

“活着有什么意思?我宁愿去死!”

此刻。

朱荨儿的脑海中,只有李善仁一人。

所想的事,也只有日后被李善仁暴打的画面。

在她看来。

被暴打就是一件无比享受的人生快事。

在她看来,一个人,应该轰轰烈烈地快.活一生,及时享乐。

哪怕因为快活和享乐而死。

也无怨无悔。

总比痛苦而无趣地苟活着,要好多了。

“唉——我将来竟然要和这么一个心灵变.态爆炸狂融合为一体,究竟是好还是坏?”

第二魂魄被朱荨儿的歪理给整得无奈了,悠然一叹,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安啦安啦!我又不是真的去送死,你别担心啦!”

“再说了,到时候,我就算真的让善仁哥哥打爆我......”

“那时他还不一定舍得呢,因为我会让他......死心塌地爱、上、我!”

朱荨儿眼中的狂热和性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自信和期待。

期待李善仁真正爱上她的那天。

这么一个男人,臣服在她的身边。

听从她的一切吩咐。

每天按时按量,按照她的指示......殴打折磨她!

简直美妙!

“圣炼塔既已爆炸,考核还会继续吗?”

第二魂魄如此问道。

不仅是她。

此刻,在场的很多天骄,心中都有这个疑问。

天妙圣炼塔乃是此次招收学子考核的一环。

塔都炸了。

其他天骄修者还怎么考核?

“阿弥陀佛,真个是让老僧意外啊,李施主......”

慈航圣师眼神复杂地看着李善仁,心中也在考虑着考核的问题。

不过。

他同时也在心中怒骂了一个人。

西洋圣师罗伯特·纳维利斯。

若不是罗伯特·纳维利斯主动要求将天妙圣炼塔搬来。

这个上古流传至今的试炼至宝怎么会炸?

这可是中央灵域天妙总院的重要试炼至宝啊!

就这么没了。

这次天妙道院可谓损失巨大。

到时候院长肯定心疼死。

“还好这事和我无关,我只是一个来主持考核的......”

“天妙圣炼塔是那西洋老儿罗伯特,为了不让李施主夺得此次考核第一,特意请求院长搬来此处为难李施主的。”

“而圣炼塔也是李施主给闯炸的,院长到时候也只会找罗伯特和李施主的麻烦。”

慈航圣师想到了那位‘院长’,眼中也不由得闪过几分凝重,心中在为自己撇清责任。

反正这次圣炼塔爆炸的事,和他无关。

“不过,罗伯特好歹也是被圣师道印选中的此代圣师,院长最多稍微责罚他一番,应该不会把他真的怎么样。”

“但这个李施主似乎就有危险了......好像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李施主身后有老祖门,而且天赋如此逆天......”

“攀过书山,一指断学海,登上的天路高度,也前无古人,后难以有来者......”

“李施主如此天骄,等他进入道院成为学子后,院长还不把他当宝贝看?”

“很可能直接越过外院学子和内院学子的低阶身份,直接一跃成为内院身份尊崇的圣师学子......”

“甚至都有可能......被破例封为候补道子之一。”

“毕竟曾经天妙圣炼塔存在的目的之一,正是为了给道院选出候补道子......”

“谁若能在天妙圣炼塔之中闯出优异的成绩,便有机会成为候补道子之一......”

“以李善仁如今考核闯关的成绩,应该已经达到了候补道子的要求......”

“呵呵,有意思了,罗伯特想要针对李施主,没想到不但没有为难到妖孽逆天的李施主......”

“反而成就了李施主,让李施主还没有进道院,便有机会成为候补道子......”

“呵呵,还有当众学狗叫……”

“这一次,西洋老儿罗伯特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可笑至极......”

‘不过眼下,还是先处理考核的问题,不然这次中州招收学子的考核,就彻底告吹了。’

这样想着,慈航圣师催动法力,圣言响彻天地,盯着李善仁道:

“李施主,可否说一下,天妙圣炼塔为何直接炸......为何会发生此等情况?”

“还望李施主不吝告知。”

听到慈航圣师的话后,在场其他天骄修者停止了震惊议论,顿时止声,目光齐齐看向李善。

天地一片寂静。

都在等待着李善仁的回答。

想知道这位少门主,究竟是怎么将天妙圣炼塔,给弄炸的。

来一点细节。

说不定他们以后能因此受益呢。

此刻,李善仁一袭白衣绝尘,无尘无垢,神情淡然雅致,气质如仙如神。

悬浮虚空之上,卓尔不凡,在众人眼中宛如九天之仙临尘,令人望而生畏,不敢有丝毫不敬之意。

为何爆炸?

我知道个屁!

我也想问,它为什么那么不经闯,如此轻易就爆炸?

面对慈航圣师的询问,李善仁表面淡然无常,不动声色,其实自己心中也有点疑惑和懵逼。

不久之前。

他如闲庭漫步一般进入了天妙圣炼塔,轻松闯过了天妙圣炼塔的前三十五层。

书山考核一个修者的悟性。

学海,则是看修者的修炼天赋。

天路是看肉身和神魂的强大程度。

而那天妙圣炼塔之中前三十五层的危险考验。

则是直接考验修者的......实力、战力!

毕竟在这个世界,实力为尊,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弱者淘汰。

一切修者修炼,都是为了无匹绝对的实力,强大的战力。

这样才能屹立于巅峰。

保证自身的绝对安全。

长久生存下去。

此乃铁则,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其他一切都是浮云烟雨,最终会烟消云散。

化为虚无尘埃。

就算背景妖孽。

实力也不可或缺。

天下没有哪个势力,会长期无条件地保护一个废物垃圾。

比如孙于晏,若是李善仁没有最够的实力让他重视。

若不是担心以后会被李善仁宰了。

他是傻了还是闲着没事干来白给李善仁后台?

李善仁若是一个没有什么实力的废物垃圾,若是没有那么多强力的收下。

那孙于晏别说给李善仁后台,跪舔李善仁,连看都不会看李善仁一眼。

甚至还可能会亲自出手,强势残忍踩死李善仁。

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你没有一点用处,别人凭什么重视你?

没有一点优势和特‘长’,谁都不会把你当回事。

只有自己有足够的资本,别人才会重视你。

尊重你!

又比如那些李善仁的小迷妹们。

若是李善仁长得丑,她们傻了才会因他而死,因他爆炸?

李善仁若是丑一点辣眼睛。

她们恐怕会第一个出手,让李善仁爆炸。

当然话又说回来了。

孙于晏会如此地舔李善仁。

实力和担忧固然重要。

最重要的还是......李善仁有挂,有无敌系统。

所以说了那么多。

再牛逼的实力,和外挂系统相比。

也就那么回事,不堪一击,不值一提。

有外挂,就等着上天,轻松屹立巅峰吧。

没有外挂,就老老实实努力拼命提升绝对实力。

很显然,世间大多数的修者都没有挂。

开挂者也不多,拥有系统的更是少数。

因此常规来说,个人的真正绝对实力,还是无比重要的。

天妙圣炼塔之中前三十五层的考验,正是验证修者实力的。

一个修者悟性再高、天赋再逆天妖孽,肉身和神魂再牛逼。

但若是无法将这些利用起来,发挥出惊天战力的话。

那也是如同瓷器装酸水——白白浪费!

李善仁如今的实力。

自然是轻松闯过了天妙圣炼塔三十五层。

简单如喘气,几乎都是瞬间秒杀每一层的实力考验者。

至于吗第三十六层的考验,李善仁自然也轻松闯过了。

不过,三十六层的考验,却不止一个。

随即李善仁又遇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考验者。

那人自称天妙道院的创始人!

只不过是一缕残魂。

但是,接下来李善仁却不是和创始人的残魂打。

而是和他‘自己’打。

那位创始残魂施展了一门绝世复制神通。

直接复制了一个和李善仁一模一样的傀儡出来。

修为、实力、神通都和李善仁一样。

甚至连紫宸梵天火、吞天魔功、星辰镇魔决,都能暂时复制。

创始人的残魂许诺李善仁。

只有李善仁能打过自己的傀儡,才算真正闯过三十六层,随后得到无上机缘。

随后李善仁瞬秒傀儡。

为何?

因为天妙创始人的残魂,并无法复制先天第一杀伐利器九霄弑神枪。

从天妙圣炼塔的外面,并看不到三十六层里面的情况。

因此李善仁果断从通天玉牌的小世界中,取出这杆滔天魔兵。

“杀呀!”

而罗魅由于第一次被李善仁使用。

自然兴奋不已,全力爆发她的小宇宙。

“主人是唯一的,虽然这具傀儡也很帅,但是复制品都该死!”

抱着这样的想法,罗魅直接一枪便秒杀了李善仁的复制傀儡。

原本以为这般就能轻松闯过圣炼塔三十六层。

可是。

“魔兵?如此魔性和魔气!必当祸乱世间,留你不得!”

天妙道院创始人的残魂感受到九霄弑神枪之上的滔天魔气后,脸上忽变

由原来的善意浓浓,变得杀机汹涌。

当即便要出手毁掉九霄弑神枪。

‘呵呵,我看是留你不得!老残魂一个,还爱多管闲事,我送你彻底归西!’

李善仁自然不肯。

于是他果断出手,施展所有底牌,直接把创始人的残魂给打爆,灰飞烟灭。

“世间将被你这魔子祸乱!我若非本尊在鸿蒙大世界,定然第一时间来铲除你!”

“唉——可惜了,我如今身陷险境,无法和众妙之门里世界中的天妙道院取得联系......”

“不然一定通知他们,立刻联合除掉你这个即将给世间带来灾难的魔子!”

创始人的残魂消失前,先对着李善仁说了这番威胁的话语。

而这后面这两句话,他本来没有必要说的。

这样倒是提醒李善仁,李善仁暂时不会因此被天妙道院追杀。

但是创始人的残魂,却还是说了这样一番话。

好似是故意说给李善仁听的一样。

当然,对于这种话,李善仁则信一半,放一半。

即便这个创始人真的能将他是所谓魔子的事,告知整个天妙道院。

他也不惧。

而且青阳子身为圣师,得知了这件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他。

无所谓。

“呵呵,我等着,老东西!”

李善仁丝毫不惧,将来指不定谁铲除谁。

不过,就在李善仁刚刚说完此话时,那个创始人的残魂,便立即改口,说出了最后的一句话。

“不过,若是小友能帮老朽一个小忙,那老朽以后即便脱离险境,也不会将小友拥有魔兵的事说出去......”

“非但如此,我还会给小友一个难以想象的逆天大机缘......”

呵呵,前一秒还魔子。

下一刻就小友了。

随后,李善仁听完了创世人的要求,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只是留了一个心眼。

在创始人的残魂彻底泯灭之后,李善仁便立即收起九霄弑神枪,潇洒出来了。

可是没想到。

他刚刚出来,天妙圣炼塔就直接爆炸了。

现在慈航圣师让他说原因。

怎么说?

说老子拥有举世皆敌的魔兵,然后看你们天妙道院创世人不顺眼,直接宰杀了他的残魂?

这样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没必要。

看似张狂不怕事。

其实太蠢,还会给自己惹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反派可以肆意妄为,倒行逆施,随心所欲,但是不能闲着没事找事。

该说的自然肆无忌惮地说。

不该说的,也没有必要多嘴。

会说话,也是一门不错的学问。

因此,李善仁便对慈航圣师说道:

“圣师,说实话,在下也并不知道圣炼塔为何会发生这般变故。”

“我只是按照圣炼塔的规矩,闯过了全部三十六层。”

“在闯过最后一层的考验后,我便遇上了天妙道院创始人的残魂......”

“他又为我准备了一个对手,是我的一个复制傀儡......”

“等我将我自己的复制傀儡打败后,那位创始人的残魂便直接消失了......”

“不过他消失前说了一句:终于等来了应缘之人,圣炼塔的使命结束了。”

最后这一句,自然是李善仁瞎编的。

目的就是为了忽悠慈航圣师。

同时也为他加了一个神秘的身份:被天妙道院创始人选中的所谓应缘之人。

这样的话,以后他进入天妙道院,说不定会方便得多。

当然,别人可能不信。

但那无所谓。

反正现在死无对证,信不信由你。

“原来如此,想不到三十六层的考验之中,竟然有那位院长的残念(残魂)......”

“自天妙圣炼塔存在以来,还从来没有修者能过闯过三十六层的考验......”

“李施主非但闯过了那一层无比困难的考验,还通过了那位院长留下的残念考验,当真了不得......”

“老僧猜测,此塔存在的目的,应该就是等待一个能通过残念考核的人出现。”

“如今既然已被李施主通过,此塔存在的使命也就结束了,因此才会消失世间。”

慈航圣师唏嘘说着,分析天妙圣炼塔爆炸的根本原因。

“只不过......应缘之人?还有,闯过三十六层之后,李施主得到了何种机缘呢?”

这句疑惑而好奇的话,慈航圣师没有问出,而是藏在了心中。

“既然圣炼塔已毁,那此次考核自然需要变更一下。”

随后,慈航圣师自己设下了几重考验和难题。

并取出了一个佛门至宝替代天妙圣炼塔,让其他的天骄进入其中参加考核。

“这个古塔,有点意思。”

李善仁看着那个古塔模样的佛门至宝,心中动了一些念头。

通过洞悉之眼查看古塔后。

李善仁得知。

此乃万佛封魔塔。

其中有万具上古佛陀法身,佛法无边,封印镇压着无数的凶物异魔。

慈航圣师正是因为持有此宝,才被尊称为万佛之祖。

那些天骄修者们进入其中后,正是和这里面的一部分凶物异魔战斗。

以此来体现他们的战力。

李善仁之所以看中这个万佛封魔塔,乃是为了其中的凶物异魔。

先天第一杀伐利器九霄弑神枪,目前还是处于残废状态。

并不完美。

之前在圣炼塔之中,李善仁第一次利用此魔兵战斗,发现出奇地趁手。

不愧是第一魔兵。

真尼玛太强大了。

残废状态都那么猛,要是再完美点,岂不美哉?

目前要想让九霄弑神枪继续变强大。

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找一个合适的超级强者,让九霄弑神枪将其反噬。

但这一种方法需要时间,而且合适的强者也不容易找。

以九霄弑神枪现在的魔性和所拥有的的滔天魔气,很多修者一靠近就嗝屁。

碰到就直接爆炸。

连被反噬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还有第二种方法让魔枪变强。

那便是让她吞噬吸收天地间的魔气,凶气和煞气等。

又或者不断杀戮,吸收各种凶物魔物等等。

万佛封魔塔之中可是有不少好养分啊。

就这么封印镇压着,太浪费了。

拿来满足九霄弑神枪,让魔兵变得更加强大,岂不更爽。

李善仁这样想着,目光从万佛封魔塔之上收回,谋划着如何从慈航圣师手中夺得此塔。

随即,李善仁直接对慈航圣师说道:

“敢问圣师,我是否也能进去这个塔之中考验一番呢?”

“刚才天妙圣炼塔的考验太过于轻松简单,如同小孩子过家家,我都还没有出力,太没劲。”

“我根本不过瘾,实在想不通,天妙圣炼塔竟然会这般轻松......”

“那些曾经去闯此塔的修者们,到底是有多弱,连这种小孩子玩意都闯不过......”

“唉——就因为如此,还白给我对此塔有那么大的期待......”

“这导致我现在心中无比失望呐,可谓手痒难耐,不知道圣师可否给个机会,让我进去你的塔里玩一玩?”

听到此话,慈航圣师心中一抽。

其他修者则是再次懵逼。

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

太过于轻松简单?

没出力?

太没劲?

小孩子玩意?

无法无天啊!

老天爷,快降下神通,收了少门主这个妖孽吧。

太气人了。

那几个天妙学子听到此话,忍不住嘴角一抽。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这是直接藐视所有曾经闯过天妙圣炼塔的圣师学子们。

真敢说啊!

简直狂妄嚣张到了极点。

要上天了。

但偏偏......还无法反驳!

尼玛圣炼塔确实因为他爆炸了。

从某个角度看,爆炸的圣炼塔在李善仁那里,不就和小孩子手中轻易可碎的玩意差不多吗?

无懈可击!

众学子心中五味杂陈,想着若是李善仁此时所说的话,被那些远在中央灵域总院的强大学子知道后。

哪些尊贵的学子们会怎么想?

妈的,我们辛辛苦苦闯了那么久的圣炼塔,你却如此轻描淡写且随意,还嘲讽我们连小孩子都不如。

简直太羞辱人了!

甚至还有几个学子心想,若是那几位更加尊崇的准道子大人,也听到李善仁现在说的话。

会不会也直接炸毛?

他们身为天妙道院最为尊贵的候补道子,却也都没能闯过天妙圣炼塔。

李善仁如今还未拜入学院,连身份最低微的外院学子都算不上,却说出此话。

这不是狠狠抽打那些准道子的脸吗?

“这位煞星刚杀死了地位最高的几个圣师学子之一的赵无极,现在又说如此狠话间接得罪了准道子们......”

“不知道等不久之后他进入道院,会发生什么?”

圣师学子赵达廉心中这般想着。

脑海中似已经浮现出道院‘腥风血雨’的画面了。

不过。

男修者觉得李善仁狂妄,目中无人。

那些小迷妹和女修者们,却不这么想。

“我的天,噗!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噗!简直了,噗!”

有小迷妹一遍狂喷百丈鲜血,一边心潮澎湃地激动说着,丝毫不在乎自己逐渐被掏空的身体。

她们只想多看眼前这如玉公子一眼。

“如此魄力,这般风采,当真是公子如玉,举世无双,我的道心......”

神机宫的神女此时,俨然也眼睛冒出了小星星,几乎要成为李善仁的小迷妹了。

而另一边,若非此刻朱荨儿已经进入了万佛封魔塔之中,恐怕又要脑补画面了。

“阿弥陀佛,施主既已通过了圣炼塔全部三十六层的考核,那便等于已经是我天妙道院的学子了。”

“此处距离中央灵域路途遥远,而到了中央灵域后,又要费一番心思才能真正抵达天妙总院之中......”

“路途遥远,免不了周波劳顿,望李施主好生休息一番,等待前往总院。”

“至于那上古秘藏之中的考核,也不需要李施主继续参加了,老僧希望施主以一个完美的身心状态,去往总院。”

“以便让道院的学子们,能真正瞻仰到李施主的绝尘风采。”

慈航圣师面带温和之色,说着一番‘关心’李善仁的话。

其实就是间接拒绝李善仁进入他的万佛封魔塔。

开玩笑吧!

圣炼塔的前车之鉴还不够?

若是让这货进去,那万一把万佛封魔塔也给玩爆了,岂不亏大了?

慈航圣师是万万不可能同意此事的,为此自然要说一份冠冕堂皇的话。

唉——今日老僧屡次犯戒呐。

先是爆粗口犯了嗔戒。

现在又说了一番违心之语。

慈航圣师有些欲哭无泪。

路途遥远?

见识我的风采?

呵呵,这位圣师还真不会找理由,这种牵强的话都能说得出。

尼玛天妙中州分院之中,不是有特殊传送法阵,可以直接前往总院吗?

远个屁!

李善仁看出了慈航圣师的决心,铁定不会让他进入万佛封魔塔,便也点头表示同意,不再为难这位万佛之祖。

反正进入天妙道院总院后,有的是机会。

“嘤嘤!我终于成为天妙道院的学子了。”

“奴家以后在道院里,可要尽量避免碰上李善仁!”

“恭喜我吧!”

“进入道院之后,寻找暗杀机会!”

“爽!”

“啊,我堂堂欢喜仙宗的喜子,竟然因为昏迷错过了考核,噗!”

不久之后,天妙道院的考核正式结束。

至于上古秘藏,李善仁也没有进去。

没有意义。

系统虽然提示这次上古秘藏他可能遇上气运之女。

但是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

如今进去的修者,李善仁都盯着呢。

并没有。

说明这个气运之女也告吹了。

虽然可惜,但也无法。

至此。

中州天妙学子招收考核。

正式结束。

李善仁,即将前往天妙总院,成为学子。

然后.......

会一会西洋狗罗伯特·纳维利斯!

“诸位施主,恭喜你们正式成为我天妙道院的学子,这是道院的身份令牌......”

慈航圣师说着,催动法力,虚空一挥。

接着数十枚古朴的赤色令牌飞出,分别掠向那些通过了考核的学子们。

“诸位唯有持有此令牌,方能进入天妙道院......”

“否则的话,即便能找到道院的位置,也无法看到道院,更不可能进入其中。”

“等你们到达总院之后,此令牌也有诸多用处,代表着你们的身份等级和所能获得的修炼资源......”

“因此,诸位无比保管好次令牌,若是遗失,虽然可以补办,但很麻烦。”

“诸位也不必担心令牌会被抢,此令牌唯有你们各自持有,才能代表身份,其他人拿了也无用,只是一块废牌......”

慈航圣师耐心地和通过考核的学子们解释着身份令牌的用处。

这个令牌,就是每个学子身份的象征。

它还有很多用处。

天妙道院闻名暗影仙岛,进入其中成为学子后有无穷好处。

但同时,道院也有着非常严苛的‘学子等阶制度’。

比如他们现在所持有的令牌。

乃是最低阶的外院学子所持有的赤色令牌,享受的资源和修炼授课都非常有限,地位最低下、卑微。

毫无话语权。

只有等以后相应的‘能力’上来了,通过某些考核之后。

令牌就会更换,提升等级。

之后也就能凭借升级过的令牌,得到更好的待遇和身份。

这就好比蓝星的某些学校。

而那些成绩不太好的学生,就要被各种区别对待,甚至言语辱骂,就算没有犯错,也总是让别人各种不满意......

而当成绩好了之后,便享受各种优待,经常被夸,明明犯了错也不会被惩罚。

天妙道院所谓的‘能力’,其实就是‘成绩’的另一种体现。

呵呵,我是最低阶的学子?

李善仁自然不满这破令牌所代表的身份。

不过无所谓。

等之后前往天妙道院的总院之后。

直接把那几个身份最尊贵的圣师学子,或候补道子,统统踩在脚下。

那群所谓身份最尊贵的货色。

被一个手持最低价令牌的学子羞辱踩踏。

那种画面,倒也还有点意思的。

正当李善仁这么想着的时候,慈航圣师的传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李施主切勿介怀,我此来只带了赤色令牌,所以只能暂时发这个给你。”

“以你的身份和考核的成绩,赤色令牌自然配不上你。”

“等老僧回到总院之后,自会说明情况。”

听了这话,李善仁微微点头,这倒还算不错。

低阶身份装逼踩人虽然有点意思。

但是作为反派,自然是站在高处随意踩人更爽。

和李善仁传音说完之后,慈航圣师便对所有人道:

“好了,考核结束,令牌已发,老僧也该离去。”

“诸位学子且回去处理完各自琐事,然后在半个月内,自己前往中央灵域的总院报到。”

哗啦啦——

说完,慈航圣师的身形逐渐模糊,消失不见。

这就走了?

李善仁还以为直接跟着慈航圣师去呢。

没想到是自己前往。

正好,中州还有一些可能出现气运之子的地方,没有去转过。

趁着这段时间,去偶遇一波气运之子。

赚够经验值,换取那件道具,以备弄死罗伯特·纳维利斯。

“主人,我不能一直留在你身边吗?”

很快,某个阁楼之中,朱荨儿私下找上李善仁,希望当狗。

她此时像小狗一样跪着,抓着李善仁的裤脚,轻轻晃来晃去,极为乖巧。

“等去到天妙道院再说,你这种样子成何体统。”

李善仁感受到门外朱音儿的疑惑,以及暗中某处虚空那若有若无的警惕,立即让朱荨儿滚蛋。

本来想趁着这次上古秘藏和朱荨儿建立一个‘正常’的表面关系。

以此把她带在身边。

但是李善仁当时已经成为学子,不需要进入上古秘藏,他懒得进去浪费精力。

因此,只能等到前往天妙总院后,再建立这种关系了。

若是现在就直接将朱荨儿带在身边,太玄的那些强者还不以为他给朱荨儿灌了什么迷魂汤?

到时候不利于暗中掌控太玄这个势力,得不偿失。

而且暂时不留着她在身边,也有其他好处。

“主人,我可以暂时离开,但是你......能不能打我一顿?”

朱荨儿楚楚可怜地说道,一副任由发落的模样,眼中满是渴望和祈求。

甚至李善仁还见到。

尼玛这妹子竟然拿出了一根满是荆棘的法宝鞭子,递给他......

咻!

这时,瑶晨刚好从鸿蒙道玺之中掠出。

她的神魂又修复了些,更加美艳动人,宛如空灵幽兰。

而瑶晨刚一出来,就见到朱荨儿将鞭子递到了李善仁的面前。

李善仁本来是要推开鞭子。

但这一幕,被瑶晨看在眼中,却以为李善仁要去接鞭子。

而另一边,朱荨儿赫然已经做好了一副准备挨打的样子,眼中还含有丝丝泪花。

“公子......”

瑶晨本来因为神魂恢复得不错,心情愉悦,想要和李善仁分享开心。

可是见到这一幕之后,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带着狐疑的目光看着李善仁,欲言又止。

“是晨儿啊,恢复的不错,这才多久不见,就又变漂亮了......”

“我不给其他男人活路,你这是不给所有雌性生灵活路呐!”

李善仁的注意力暂时被美艳而不可方物的瑶晨吸引,便一时也没有推开朱荨儿递过来的鞭子。

朱荨儿抓住机会,直接把鞭子送到了他的手中,另一只手压住他的手指,让他被动抓住了鞭子。

“公子......你真的好这一口呀......晨儿不打扰你雅兴了。”

瑶晨说着便又化作一道神魂流光,飞进了鸿蒙道玺之中。

其实,她是听到李善仁称赞她的美丽,顿时娇羞不好意思。

为了不被李善仁和朱荨儿看到自己的羞样,她便急忙进入鸿蒙道玺。

说句实在话。

瑶晨打心底里,还是比较好奇那接下来的一幕。

鞭子,上面还有荆棘。

她只能说哇塞。

公子真会玩。

公子他......以后会不会也拿鞭子打我?

进入鸿蒙道玺之后,瑶晨心中这般慌张地想着。

虽然有一丢丢点怕。

我也不喜欢那么做。

但若是公子真的喜欢......我也不是不可以......

瑶晨脑补中。

外边。

看到美丽的事物仅仅昙花一现。

李善仁大好的心情顿时有些不美丽了。

他看了眼手中的鞭子。

自然是知道瑶晨误会了什么。

“赶紧滚蛋!”

将鞭子扔给朱荨儿之后,李善仁直接招呼她离开。

朱荨儿无助可怜的离开之后。

又有一个人来拜访李善仁。

是神机宫的秦无双。

......

另一边,中州某个小家族之中。

传出了一道极为悲伤痛苦的声音。

“毅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如此狠心?竟忍心挖我的骨......”

爽文孙傲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