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先生既宠又撩还护短

贺先生既宠又撩还护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9章 还真是贼心不死

客厅里的电视一直在播放着,但是并没有任何的声音,若是往常她回来,贺钰恐怕早就围在她的身边了。

而今天如此的反常,实在是有些让人感到意外。

盛朝朝换好居家鞋,小心翼翼走到贺钰的身边,抬眸看去,不禁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脸色真的好难看。

难道是因为自己出去没有叫上他?还是有其他的事情?

盛朝朝不敢说也不敢问,只好十分乖巧的去倒了一杯咖啡放在了贺钰的面前,然后又默默地收拾桌面上的文件。

始终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贺律师,你心情不好吗?”盛朝朝直接坐在了他身旁,把小脑袋蹭到了他的胳膊上。

她明显示好的行为,让贺钰不自觉把目光转向了她。

意识到是他的情绪影响了盛朝朝的心情,他轻轻扯了扯嘴角,看着她说道:“没什么,可能是最近的工作太累了吧。”

盛郁并不打算告诉盛朝朝实话,因为这件事情原本就跟她没有关系,他不希望再把她牵扯进来。

“那我帮你捏捏肩?”盛朝朝知道贺钰说的不是实话,可她没有继续打破沙缸问到底,反倒是一脸温和地攀到了他的后背上。

既然他不想告诉她,那就说明他不想让她知道,既然他不愿意说,那她也不为难他。

毕竟能够问的人还是很多的。

于是乎,盛朝朝给借着洗澡的理由直接去了2楼,给东诚打了电话。

“喂?找找小姐有什么事要吩咐?”东城似乎很意外盛朝朝会直接打电话找他,毕竟她现在应该和贺钰在一起,应该没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虽然2楼离1楼已经很远了,可是盛朝朝还是压低了声音问道:“贺律师今天在律所见到谁了?”

电话那头明显一愣,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回了她的话。

“今天贺伊曼来了律所,只不过是以被告人律师的身份来的。”于是乎东城把贺伊曼来律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盛朝朝。

这下盛朝朝总算明白为什么贺钰会心情不好了。

“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来和解的,反倒是想要逼林朵朵撤诉?”她的小手托住了下巴又问了一句。“这个案子真的很难打吗?”

东城想了想,这才又解释道:“案子其实并不难打,难的是当事人没有办法举证。”

毕竟这件事情发生在王军家里,两个人各执一词,又没有人替林朵朵作证,对于林朵朵来说确实很难胜诉。

估计贺伊曼就是看上了这一点,所以才在律所里趾高气扬。

可能他觉得挫败贺钰,对她来说是一种变相征服。

“等我明天回律所的时候,你把林朵朵那个案子的资料都拿给我,再帮我约一下当事人。”盛朝朝简单的交代了东城几句,这才又挂断了电话。

这个贺伊曼还真是贼心不死。

她是绝对不会让她得逞的,想要动他们家贺律师,还要问问她同不同意!

因为律所里的案件激增,所以一大早贺钰就直接去了公司。

盛朝朝反倒是有了时间直接去了咖啡馆,见了林朵朵。

“你好林小姐,我是华纳律师事务所的见习律师,我叫盛朝朝。”

盛朝朝一见面就直接自报了家门。

结果林朵朵听到她是见习律师之后,脸色明显有了变化。

她的柳眉微微一粗,有些不满的嘟囔道:“怎么?你们华纳是因为我的案子小,所以直接找了你这么一个见习律师来打发我吗?”

盛朝朝没想到“见习律师”这几个字对林朵朵来说有这么大的冲击力,她急忙解释道:“林小姐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来复盘案件的,想要从里面找到更多的线索来帮你。至于您的案子还是由我们律所的大律师来处理。”

听到这句话林朵朵明显松了一口气,对着盛朝朝的语气也好了很多。

“真的很抱歉,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很重要,不能有半点闪失。”林多多叹了口气,“我本来就因为这件事情丢了工作,如果这个案子在败诉的话,我可能在这个行业以后再无出头之日了。”

盛朝朝很是理解的点了点头,“林小姐你放心吧,贺律师是我们律所最好的律师,他一定能帮助你的。”

有了盛朝朝的话,林朵朵明显也比刚才配合的多。

“那好,我现在需要你把那天发生的经过给我详细的讲一遍,我需要从中间找一些证据,希望你能提供的事情越详细越好。”盛朝朝一面说着,一面就从包包里拿出了笔记本和一支笔。

她一脸认真的看着林朵朵说道:“如果你感觉在描述的过程中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立刻停下。”

林朵朵冲着盛朝朝点了点头,就把当天的情况又叙述了一遍。

“那天我像平常一样在公司上班,公司的秘书说王军有资料落在家里了,让我去拿,所以我才去了他家。”

盛朝朝点了点头问道:“你到他家之后有没有遇到什么人,比如说司机保姆或者其他员工之类的。”

林朵朵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才回复道:“当时他们家的保姆就在家。”

“那他有没有看到王军对你做了什么?”盛朝朝一面说着,一面在手里的笔记本上记录了下来。

一般保姆都很了解他们雇主的习惯,如果这个王军不是第一次犯案,那这个保姆是个不错的突破点。

林朵朵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当时王军对我做了那些事情之后,我整个人很慌,直接跑了出去,也没有在意那个保姆到底在不在。”

她说到这些话的时候,整个身子还是会忍不住颤抖起来。

看来这件事情对她的伤害,可不是一星半点。

盛朝朝伸出小手握住了林朵朵的手,极力安抚的说道:“你放心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律所的人好了。”

性骚扰举证确实挺难的。

尤其是这件事情,有几点对林朵朵特别不利。

她虽然说是公司的秘书,让他去王军家拿资料,可现在那个秘书却矢口否认,说从来没有让她去过。

宝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