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先生既宠又撩还护短

第452章 因为,我,姓盛

而另一侧的包房内。

“妈,你说他出去那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会不会是偷偷的溜走了?”年轻貌美的女人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头发,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放心吧,他不会这样做的。”年长的女人缓缓地笑了笑,一脸温和的安抚着不耐烦的女人。

“最好是这样,不然我今天这样不就白费了。”年轻的女人轻轻地扯了扯嘴角,喃喃道。

不多时,原本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而原本没有精神的年轻女人也重新端坐在了桌前,一脸笑意的准备迎接进来的人。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进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当年轻女人看到进来的女人时,眼底瞬间染上了一抹妒意,恨不得上前拉开两人的距离。

而盛朝朝没有想到的是贺钰竟然拉着来到了他之前吃饭的包房,而里面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她今晚跟踪的对象,而另一个年长一点的,此刻都在看向她。

盛朝朝皱了皱眉,她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一脸疑惑的看向贺钰。

而贺钰将盛朝朝拥在怀中,看着包房里的两人,轻声说道:“这个是盛朝朝,我的未婚妻。”

“坐在主位上的是我妈何思年,而坐在她旁边的那个,是我妹妹贺伊曼。”

盛朝朝这才知道,原来跟他如此亲密的人原来是他妹妹,怪不得会如此熟络。

只是,这样的一次乌龙,也让盛朝朝明白了,这事情真的不能够只看表面。

好在她刚刚还算沉稳,没有跟贺钰胡搅蛮缠,否则现在的场面还真是有够难看。

“阿姨好,妹妹好。”盛朝朝连忙扯了个笑脸,有点尴尬的站在贺钰的身旁。

何思年看着盛朝朝只是轻笑的点了点头,反倒是一旁的贺伊曼上下打量了盛朝朝一眼,看着她的神情明显带着嫌弃。

“你就是贺钰的女朋友?也不怎么样嘛……”

听了贺伊曼的话,盛朝朝的小脸明显有点不自在,可面上还是扯了扯嘴角,没有多说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贺伊曼看她的眼神带着些许敌意。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恋哥情结?

盛朝朝眉头微微皱了皱,一时间也想不出其他的解释。

“坐在我旁边吧,看看想吃什么。”贺钰伸手捏了捏她的小手,示意她坐到身旁。

贺伊曼的敌意他看在眼里,可眼下他也不好,当着何思年的面太过计较。

盛朝朝点了点头,极为乖巧的坐在了贺钰的身旁。

现在这种时候装乖巧绝对没错。

“你跟贺钰是一起来的吗?”冷不丁的贺伊曼再次开了口。

她的目光始终盯着盛朝朝,似乎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我,我是……”

没等盛朝朝的话说完,贺钰就直接接过了话头,“是我打电话让她来的,只不过这个小家伙总是迷路,刚刚才被我找到。”

他的手很是宠溺的揉了揉盛朝朝的小脑袋,看着她的神情也柔和了不少。

盛朝朝很是感激的看了贺钰一眼。

明明是她跟踪在先,惹贺钰生气在前,却没想到在他的家人面前他还这么维护她。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贺伊曼明显很不爽贺钰如此维护盛朝朝。

“都已经这么大的人了,还需要别人这么细心的照顾,我还真替你觉得累的慌。”

贺伊曼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似有若无的扫了盛朝朝一眼接着说道:“你的女朋友不应该是那种可以为你分担的人吗?”

“我跟贺律师两人在一家公司,平时很多工作我都可以帮到贺律师。”盛朝朝轻笑了一下,努力帮自己找回了几分面子。

好歹她都是贺钰的助理。

却没想到她这句话一说出口,贺伊曼的问题紧接着又问了出来,“哦?你们是一家公司,你是什么职位?”

“额……”

面对贺伊曼的追问,盛朝朝明显矮了一头。

她求救的目光看向了贺钰,她现在到底要不要说她是助理呢?

“朝朝……”

没等贺钰的话说完,贺伊曼再次开口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贺钰所在的公司之前一共有三位大律师,只有一位是女性,而且她不姓盛。”

面对咄咄逼人的贺伊曼,盛朝朝忽然有点不爽了。

要不是看在他是贺钰妹妹的份上,她一定站起来直接怼她。

“工作上面的事情,我们还是以后再聊吧。”盛朝朝勉扯了一个礼貌的笑容,打算把话题敷衍过去。

却没想到贺伊曼依旧穷追不舍。

像是抓到了盛朝朝的把柄一般,继续穷追猛打。

“华纳律所的在职律师也没有姓盛的,所以你究竟是什么职位?”贺伊曼昂着下巴挑衅似的看着盛朝朝。

她就是想让盛朝朝再贺钰的面前抬不起头来,她就是想让她明白,她现在的身份和资格都配不上贺钰。

“够了,贺伊曼!”没等盛朝朝开口,贺钰的冷眼就扫上了贺伊曼。“你只是我法律上的妹妹,又有什么资格来过问我未婚妻的事情?”

贺钰原本不想把场面弄得太过尴尬,可见到贺伊曼对盛朝朝不依不饶的样子,他的火就忍不住往上窜。

他之前并不想把盛朝朝介绍给她们。

因为对于他来说,盛朝朝只需要知道他就够了,至于贺家的其他人对于盛朝朝来说并不重要。

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偷偷的跟来了。

“好了,你们兄妹两个今天难得吃一顿团圆饭,就不要因为这些小事生气了。”何思年适时打破了房间内尴尬的氛围。

“更何况我看朝朝应该也饿了吧,还是先吃东西吧。”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盛朝朝微微一愣,可还是礼貌的笑了笑。

她现在才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贺伊曼对她的敌意这么重?

原来只是法律意义上的兄妹……

也就是说贺伊曼根贺钰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而且刚刚看贺伊曼对她敌视的样子就能猜得出来,她一定喜欢贺钰。

她还以为这是个家宴呢,没想到是个鸿门宴。

情敌当前,那她还有什么好乖巧的?

她这么想着,身子往贺钰身上一歪,可怜巴巴的说道:“贺律师,我的手腕好疼,要不你喂我……”

贺钰静静地盯着盛朝朝看了两秒,目光又滑落到了她的手腕上。

他自然看得出盛朝朝是在装病,可他却并没有揭穿她的意思。

只是温柔的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贺伊曼原本看这盛朝朝就来火,没想到她竟然还敢当着她的面秀恩爱。

“手腕疼就不要出来吃东西,还要拖累别人,真是麻烦。”何一曼冷哼了一声,“这种只会添麻烦的人,真不知道对贺钰来说有什么用?”

盛朝朝听了这话一点儿也不恼。

她的一双小手直接扳住了贺钰的胳膊,一脸幸福地蹭了蹭,“妹妹,你没有谈恋爱你不懂,这就是我跟贺律师之间的情趣。”

刚刚以为他是贺钰的妹妹,她对她完全没有防备。

现在已经明确是情敌范畴了,盛朝朝自然火力全开。

听着盛朝朝的话,贺伊曼的火气更大了。

她实在不懂,贺钰到底喜欢盛朝朝什么?

难道就喜欢她这么废柴?

成天和祖宗一样,需要供起来?

“你工作上帮不上他,生活上还拖累他,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有脸跟他继续在一起的?”贺伊曼似乎被盛朝朝气昏了头。

一张嘴说出来的话格外尖酸刻薄。

贺钰几乎勃然大怒,刚要开口,却被盛朝朝拦了下来。

“刚刚你问我在华纳律所是什么职位,”盛朝朝一脸认真的看着贺伊曼说道:“我仔细想了想,我是我们家贺律师的吉祥物。”

“吉祥物?”贺伊曼嘴角抽了抽。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对,没错,我是我们家贺律师不可或缺的吉祥物。独一无二,无法替代。”

盛朝朝说着看了贺钰一眼,看他没有反驳,这才转过头继续对贺伊曼说道:“像你说的生活上给他提供帮助的那叫保姆,工作上对他有所帮助的那是合作伙伴。”

“你这是强词夺理而已。”贺伊曼冷眼瞧着盛朝朝,“像你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你没有资格。”

既然已经扯破了脸,那就没有必要继续装下去了。

盛朝朝一点都不认可的摇了摇头,“资格是贺律师给的,至于你说了我这样的人抱歉,整个风城独一份。”

她说着,直接起身站了起来,冲着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何思年解释道:“阿姨我之前来的很匆忙,还没有来得及介绍一下我自己,所以我在这里郑重的介绍一下。”

她的举动让何思年很是意外,可看到贺钰无动于衷的样子,他也只能点了点头。

“我叫盛朝朝,盛家四小姐。目前的职位是华纳的实习律师,我呢,没有什么厉害的技能,但是,只要我想,整个风城都是我的,因为,我,姓盛。”

盛朝朝说到这儿的时候,转头盯上了贺伊曼,“如果你觉得我的身份还配不上贺律师的话,我可以让我大哥收购你所在的公司,你觉得怎么样?”

宝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