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先生既宠又撩还护短

第395章 估计更加不得了!

出租车司机就只能在一条路上行使,偏偏前面的车子一会儿就急停一下,出租车师父逼不得已只能刹车。

盛朝朝看着前面的车子,总觉得像是故意的。

司机师傅也很焦虑。

心焦烦躁之下,司机师傅不小心没刹住车,哐当一声,车头直接撞到了前面私家车的车尾上,前面车子的车尾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盛朝朝:“……”

麻烦大了。

造成追尾两辆车谁也走不了。

还没等盛朝朝生气的,前面车子上下来一个染着黄毛的嚣张男人,他踢了两脚出租车师父的车门,嘴里脏话骂骂咧咧:“下来,妈的!没长眼睛啊!”

出租车司机师傅吓的脸有些白。

他也是个老实人。

看着盛朝朝频频看手表,他抹抹头上的汗道:“姑娘,你先换辆车吧,我得先处理处理这追尾的事。”

盛朝朝也不好意思让司机自己承担,就想留下一部分钱。

她确实赶时间。

才开口——

外头的黄毛男人就好像听到了:“想走?门都没有!告诉你们,今天要是不赔,你们谁都别想走!”

“车是我开的,追尾我们走程序,这姑娘只是我的一个乘客,与她无关。”

司机解释着,奈何黄毛男人执意不肯放盛朝朝走人,盛朝朝只好选择最科学最理智的手段——

报警。

警察来这事才算解决。

在路上耽误了一段时间,盛朝朝一看时间,已经到了约定时间,她心中焦急,边换了辆车子边给贺钰打电话想说明情况。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

贺钰的手机无人接通。

这或许是平常的事。

可在盛朝朝这就很少见了。

24小时都能联系到或许是夸张了些,但是一天22小时盛朝朝联系贺钰都是能联系到的,况且这还是在约定的时间段里。

盛朝朝只是稍稍狐疑了片刻就将心里头那点疑惑丢到脑后。

赶去电影院的路上,不知怎么的。

盛朝朝右眼皮忽的跳了两下。

她还纳闷的嘀咕了句:“好不容易约会一次,可别出什么掉链子的事啊。”

追尾耽搁了时间本就很倒霉了。

盛朝朝可不想再碰到什么事了。

世事无常,天永远不遂人愿。

盛朝朝还没赶到电影院,就看到无数辆消防车从她所搭的出租车旁边呼啸而过。

“怎么了这是?”她疑惑的问了句。

司机师傅也不知道,他问了活跃在电影院周边的同事一句,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是盛华电影院着火了,这不去救火。”

盛华电影院?

熟悉的名字让盛朝朝小脸神色微微一变。

她握着手机的手一紧,手心都凉了。

这正是她跟贺钰约定的地点。

贺钰早早就到了。

发生了火灾……

盛朝朝心下焦急,她一次又一次的给贺钰打着电话,无一不是无法接通,她都快心焦如焚了。

终于在她焦虑的等待中。

电影院到了。

只是……

热闹人声鼎沸的电影院不复存在。

取而代之的一片火海。

看着彻底被火海包围的电影院,她眼前一黑,踉跄了一下:“贺、贺律师。”

消防员还在进进出出。

“快!里面还有不少被困人员。”

“灭火!”

“救人!

耳边嗡鸣作响,盛朝朝已经听不清四周吵嚷的是什么了,此时此刻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

贺钰还在电影院里。

这个念头一起,她心中就急火攻心,她才想要冲进火场,眼前就蓦的一黑,身体晃了晃晕了过去。

医院走廊。

“好好的怎么会住院?”盛大龙站在医院的走廊里面一直在来回的走,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怎么都想不通,之前还好好的闺女怎么直接躺在了医院里。

盛郁一身白色大褂站在走廊里,看着焦躁不安的盛大龙和其他几个人,“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朝朝只是惊吓过度引发的昏迷,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真的?”盛大龙明显有点不相信。

一旁的盛祁之自然也不信,他阴沉着脸看向盛郁,“如果真的没什么毛病,为什么医生还不让进?”

“因为朝朝受了刺激,现在需要休息。”盛郁一字一句的解释,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始终一言不发的盛厉静静的看着三个人,半响才算主动开了口,“既然老三都这么说了,你们也不要着急了,朝朝迟早都要见,不急于一时。”

盛祁之明显不满盛厉的话,他刚想反驳几句,就听到他再次开口,“朝朝这个情况,她同屋的姑娘知道吗?”

一句话瞬间堵了盛祁之接下来要说的话。

对!阿花还不知道!

要是她知道朝朝住院,估计更加不得了!

盛祁之这么想着,忽然有点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

“朝朝这边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帮忙处理,”盛厉说着,抬手拍了拍盛祁之的肩膀说道:“平时你跟朝朝的圈子接触最多,这件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好。”

得到盛厉的肯定,盛祁之忽然觉得肩上的重担沉甸甸的,一早就把对病房里的疑虑打消了。

他转身离开了病房,临走还不忘交代盛郁有情况及时通知他。

“爸,你也先回去吧,在这等着,不如去旁边的公寓里休息一下。”盛厉说着又拍了拍盛大龙,示意他去隔壁大厦的公寓楼休息。

盛家的财力雄厚,想在旁边大厦买个公寓还是很简单的。

盛大龙轻叹了口气,又向着房门紧闭的病房看了一眼,这才点了点头。

眼见着病房门口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盛厉的目光这时才落在了盛郁的身上。

他双手抱胸,走进他缓缓开口:“说吧,病房里面到底什么情况?”

早在他刚刚回答盛祁之的时候,他就看出了端倪,只是碍于这么多人在场,他没有戳穿他。

盛郁一向少言寡语,能让他多说的,一定有内情。

盛郁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开了口,“贺钰在里面。”

“什么?”盛厉的眉梢一挑,差点直接推门进去。

不过好在他还算理智,控制住了。

宝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