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先生既宠又撩还护短

第218章 别开窗帘!

正落在她的脚边。

贺钰的领带也凌乱了。

莫名有种异样的性感。

“我、我就拿个资料。”小脸爆红的盛朝朝整个小脸都快烧起来了,一向口齿伶俐的她如今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还是生硬的。

贺钰不言,而是垂眸看扣子。

话中之已不言而喻——

那扣子怎么解释?

“只是个意外……”盛朝朝也没想到会这么的凑巧!

“是挺凑巧的。”

贺钰眸中忍笑,语气平淡,面色淡然,似乎不悦了。

“!!!”盛朝朝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她一脸绝望的看着贺钰的领口,满脑子都是——

她还有的解释不?

意外扯成这样盛朝朝都佩服自己。

说没点儿小心思谁信?!

但真就是她意外扯出来的!

盛朝朝人都不太好了,她心中微焦。

难得贺钰主动找了她!

她竟然关键时刻掉链子,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我、我给你缝上?”盛朝朝眼巴巴的盯着他的半开的领口,憋了半天小脸都快憋红了终于挤出这么一句话。

贺钰:“……”

贺钰看着她发红的小脸,眸子半垂,不知想到什么,唇角微勾。

盛朝朝半晌等不来贺钰的反应,心中焦急。

她正想弱弱的再问一句。

就听到贺钰低沉磁性的嗓音自她耳畔响起——

“办公室有针线。”

“哈?”

盛朝朝一下子就傻眼了,她猛的抬起眸子,呆呆的盯着贺钰,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针、针线?”

“不是要缝起来?”贺钰似乎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在盛朝朝诧异出声的时候还似有不解的单眉挑了下。

“是没错……”

盛朝朝呆呆的点头,脑子还没跟上嘴巴。

她以为只是说说而已。

贺钰不会答应。

“还、还真要缝啊?”盛朝朝以为贺钰是在逗她,试探性说道,“这里没有针线,没办法缝,而且这种颜色的线……额……”

盛朝朝的话蓦的戛然而止在贺钰的动作中。

只见他云淡风轻的拉开边上的小抽屉。

然后……

从里面拿出了一整盒的针线!

盛朝朝粗略的扫了一眼。

红橙黄绿青蓝紫。

什么色都有。

“……”

“齐全么?”贺钰被她哑口无言目瞪口呆的小模样给逗笑,微扬着唇角道,“还是说……”

他话锋忽的一转。

淡淡的黑眸目光落到盛朝朝身上,他眼睛危险的半眯了起来:“只是随口一说?”

“没有没有!”

盛朝朝赶紧摇头,小脑袋都快摇成拨浪鼓了。

“那、那你脱……明天换下来我缝。”盛朝朝嘴里那句脱下来她缝话到嘴边她才惊觉不是那么矜持,忙改口。

出乎盛朝朝意外的是,贺钰竟然说:“现在缝。”

盛朝朝是没什么问题了。

现在缝。

可是贺钰……

现在脱?

“那去隔间换下……来……”盛朝朝刚想这么说,一个抬眸,水眸就倏地瞪圆了!

贺钰竟然!

她小脸刷的红了,余光瞟过他若隐若现的胸膛,匆忙转身看向窗外,狠狠深呼吸了一口气,藏在秀发下的小耳朵也滚烫滚烫的了。

贺钰看着她羞窘的背对他的模样,薄唇微抿,似乎不虞了。

不过……

他似乎瞧到什么,唇角又扬了起来。

他指尖挑开最后一个扣子,慢条斯理的把衬衣脱下。

因为盛朝朝背对着他,所以只能隐隐约约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

盛朝朝平息了大半天小脸才没那么红了。

她睁开水眸揉了把自己的小脸。

温度她都觉得烫。

“把持住把持住!”她暗暗告诫自己不能失了矜持。

看窗户!

对!转移注意力!窗外……

盛朝朝眸光落在窗户上,顿时就顾不上看窗外了!

什么窗外风景!

单单窗户上的风景就吸引了她全部的视线。

窗户的倒影上。

颀长的身影……**的胸膛……还有……

盛朝朝彻底呆住。

几秒后,她反应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大步上前,刷的一下动作快于本能的一把将窗帘给拉上,办公室内的亮光也瞬间暗下。

一时间。

昏暗的办公室内。

盛朝朝和贺钰对视,两人均怔了。

猜出她何意的贺钰心情大好,唇角不受控制的上扬。

而盛朝朝则是尴尬的扯扯唇角:“内个……光有点儿刺眼。”

实际上盛朝朝心中都快尴尬的抠出一个地下室了!

她本能的占有欲发作。

不想对面高层上的人看到贺钰。

万一有人正在对面楼上看呢!

“缝衣服能看到?”贺钰心情极好,黑眸微动,目光落到她窘迫的小脸上极想将她拥入怀里。

但怕将人吓跑了,他还是轻叹一声遗憾的收起心中的念头。

“能能能!”比起贺钰被其他人给看了去,盛朝朝觉得暗光线下缝衣服完全是小事!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无假。

她一把扯过贺钰手中的衬衣,然后拎着针线盒嗖嗖蹦出好远。

贺钰:“……”

还没靠近这丫头就吓成这样?

盛朝朝确实是害怕。

害怕自己控制不知吉吉将好不容易缓解点儿的关系再给整崩了,所以她小心翼翼的很,全神贯注在衬衣上。

可贺钰仿佛无处都在。

盛朝朝指尖碰到贺钰衬衣的刹那,水眸微缩,指尖被衬衣上残留的点点温热给惊的颤了颤。

她脸颊发热,小心脏无法平静。

她眼露懊恼之色。

她这也太不争气了!

不就一件衣服?

自个给自个催眠了许久只不过是一件衣服,盛朝朝才勉强稳住心神冷静下来穿针引线捡起扣子缝扣子。

办公室内光线比较暗。

总归还是不太方便的。

身边坐着的贺钰还没穿衣服……

盛朝朝更是无法集中注意力,分神缝了几针收尾的时候,指尖忽然刺痛,她轻轻惊呼了一声:“啊。”

“扎伤了?”

贺钰起身就要来开窗帘,想自己看看她的情况。

盛朝朝心中微紧,忙阻拦:“别开窗帘!”

见贺钰扭头蹙眉看她,她尴尬一笑:“眼睛才适应黑暗,突然拉开有些受不太聊那种刺眼的光。”

她脸不红心不跳的将私心说的冠冕堂皇。

贺钰也只是沉默了下没有拆穿她。

他转身走向另一边。

然后——

宝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